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11章 忘记

第111章 忘记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宋柯疲倦地走了出来:“我尽力了……”

然后众人一片嚎啕,宋柯叹了口气扶住了倒在周始怀里的周雨彤:“人是救了回来,就是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他的求生意志很弱,真的尽力了。”

众人一愣,这才止住了哭泣,林母一边哭一边道:”阿澍一定要好,一定要好……“虽然还是痛哭流涕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

周雨彤的心情却更加沉重了,躲在周始怀里止不住的抽泣。

宋柯有些疲倦地握住了周雨彤的手,朝周始示意:“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

可周雨彤却摇了摇头:“想看他一眼……”

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林澍被推了出来。裹满了纱布的林澍让人几乎人不出来,沾染了血迹的无名指上一枚戒指刺痛了周雨彤的眼睛。

那是林澍为两人准备的结婚戒指,周天不想太早结婚,林澍还是准备了结婚戒指,他说:“你已经套住我了,我只想现在就一辈子套住你,永远不放开。”

女戒跟着周天已经下葬了,可是那枚男戒周雨彤第一次看见林澍的时候,就从未从手上拿下来过。

周雨彤不,周天的心里一阵刺痛,好像被什么穿透一样。周雨彤不受控制地扑向了林澍,紧紧握住了林澍的手。

“贱人,不准碰阿澍!”林母发疯一样去推打周雨彤,却丝毫没有能够推动她。

“林院长另一只手动了一下。”一个护士惊讶道。

宋柯皱起了眉头:“麻药还没有退,怎么会动了?”

“真的动了!我也看到了。”另一个小护士也这么说。

宋柯思索了片刻:“伯母,你想林澍醒过来就别再推彤彤了,只有她能让林澍有求生的意志。”

众人听了都一片沉默。周雨彤却丝毫不觉,紧紧地握住了林澍的手。

“快点送进icu,彤彤一起去吧!”

宋柯催促下,护士推着病床,周雨彤握着林澍的手跟着病床一直到了icu,周雨彤不能再进去了才放开了手。

“彤彤,会没事的。”周始和宋柯扶住了失去了全身力气的周雨彤去了宋柯的办公室。

宋柯给周雨彤倒了杯水:“彤彤我不知道你和阿澍之间有些什么。警察送来的时候我听到说了一句是自杀。连刹车都没踩,直接撞的电线杆,撞得巧才算就回来了。”

“是我的问题。我不该疏忽了让他一个人走了。他昨天喝了那么多……我不该的。”周始也十分懊恼,虽然周始一直对林澍有气,可他是真心把他当做妹夫了,才会对他那样气。

“是我的错。我不该挂他电话的……”周雨彤幽幽叹了口气。“宋柯姐,能给我开病假吗?我守着他。守到他醒过来。”

“这个没问题,只是肖逸那里……”宋柯担心的看了一眼周雨彤。

“阿逸……我不知道,林澍要是醒不过来,我会后悔内疚一辈子的。”周雨彤心里已经乱成一团。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思考了。

“我会和肖逸说的,现在这个关头,肖逸会理解的。”周始至始至终都紧锁着眉头。

“宋柯姐。现在能不能就让我进去陪着他?”周雨彤觉得自己在这里一刻也坐不下。

宋柯点了点头:“行这个我来安排。”

周雨彤静静地坐在一边紧紧地握住了林澍的手:“你要是不醒来,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一辈子不会。”

林家人虽然不悦可是周雨彤却是他们现在的希望,在宋柯的一番苦劝之下林家人终于都回去休息了。

肖逸来到了医院,看见病床边紧紧握住林澍的手的周雨彤,觉得自己似乎被重重砸了一下,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离开了医院。

接下来的几日,周雨彤每天都那么握着林澍的手,为他擦洗身体。她总觉得林澍和她一样是有洁癖的,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身上脏了,她不想他醒来就觉得不舒服。每天尽心尽力地为他做着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他一点都没有醒转的迹象,周雨彤只觉得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被内疚与自责折磨着。这是上天在惩罚她的自私和冷酷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魏丹丹和秦雨每天也会陪着林母来一趟,然后对着周雨彤冷嘲热讽一番。周雨彤也全然不顾任凭他们说什么,宋柯或者周始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找了借口把那些人赶走了,换周雨彤一份清静。

已经是第五天了,林澍仍旧那样,没有丝毫好转。林母再也无法忍耐周雨彤了。

“你根本不能帮到阿澍什么!你给我滚!”林母对着周雨彤歇斯底里道。

周雨彤仍旧什么话都不说,这些天她早就习惯了林母了。也不说话,仍旧坐着不动。

林母几步走了上去,对着周雨彤就是一巴掌,周雨彤还是不动,也不说话。

秦雨也走了过来狠狠地给了周雨彤一个巴掌:“阿澍是丹丹的男朋友,以后会是丹丹的丈夫,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周雨彤抬头蔑视地看了她一眼,秦雨只觉得不寒而栗,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不要脸的贱货,就和她一样!”说完就畏畏缩缩地躲在了林母背后

林母来了劲了,对着周雨彤又是几巴掌。“你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们林家是不会要你这个狐狸精的!滚!你害的阿澍还不够吗!阿澍就是因为你在才醒不过来的!不然阿澍早醒了。”

宋柯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伯母,这么多天都是彤彤在照顾阿澍,要不是彤彤阿澍可能都撑不到现在。这里是医院还有别的病人你们这么总是吵吵嚷嚷的,太影响别的病人了。”

周雨彤终于松了口:“再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我就走。”是啊……也许林澍根本就不愿意见到她,就是不愿意见到她,才一直不肯醒来……

宋柯叹了口气:“伯母,彤彤都这么说了,你就让彤彤再守着一天吧!”

林母冷哼一声,气呼呼地就走了。

周雨彤仍旧做着平常的事情,为林澍擦洗干净了身体,然后坐了下来,握住了林澍的手:“阿澍,是我……我是阿天,是阿天……你听到了吗?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所以你不能死……你要醒过来……”

可是林澍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周雨彤就开始一点点讲述着周天和林澍的记忆,一直从认识开始讲,事无巨细,一点一点,一点不漏地讲着,也不管喉咙已经因为过多的说话而嘶哑,眼泪已经应为过多的哭泣而干涸……

一直不停地讲着,一边笑一边哭一边喜一边怒地讲着。

“彤彤,这样你身体会吃不消的。”周始担心地看着周雨彤,想劝着她去休息,可是周雨彤丝毫不为所动,也不肯碰一滴水一厘米,就一直这么握着林澍的手说着话……

就这样一天一夜就过去了,林澍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可以滚了!”林母再一次出现在了医院。

“等我再给阿澍擦一次身体。”周雨彤的声音已经几乎说不出话了,嘶哑的喉咙令人心疼。

边上的小护士眼睛都湿润了,这么多天来周雨彤做的一点一滴所有人看在眼里无不动容的,而亲生父母除了每天定时来吵闹一番,折腾下周雨彤还做过什么呢?

“林太太,就让周小姐在做一次吧!”小护士不由上前道。

“你做什么都没用的,快给我滚了!”林母一边说着却气呼呼地走出了病房。

周雨彤打了热水,拿了毛巾细细地为林澍擦洗干净了身体,重新盖上了被子,握住了他的手。“阿澍,我走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见到我,才不愿意醒来的是不是?接下来,我要走了,你会醒来的是吗?你一定会醒来的是吗?”

周雨彤的眼泪再一次迸涌而出掉落在了林澍的手上,“阿澍,再见了。”周雨彤虚弱嘶哑地声音在旁人听来几乎可怕。

林澍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周雨彤终于死心了,他不想见她……轻轻放下那只她紧紧握了那么多天的手,别过头去不愿意再看那张熟悉而安静的面孔,擦干了泪水便要离开了这里。

就在这时,一股力量拉住了周雨彤:“阿天不要走!”

“宋柯,林澍醒了!林澍醒了!”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周雨彤欣喜若狂地大声呼喊了起来,转身就去检查林澍的各项身体指标,都恢复了都恢复了。周雨彤激动地泪水在一次涌了出来。

“阿天不要走!”林澍已经微微睁开了双眼,虚弱而疲倦的声音因多日未曾开口而变得嘶哑,却仍旧清晰可闻。“阿天不要走……”

宋柯和医生们听到了周雨彤的叫喊声,赶忙蜂拥而至,可林澍却紧紧握住周雨彤的手,嘴中至始至终念着的都是那句:“阿天,不要走。”

周雨彤百感交集,只觉得又是高兴又是伤心,又因多日来的辛苦与担忧,一下子回不过气竟然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