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15章 双彤斗+第116章 过分

第115章 双彤斗+第116章 过分

周雨彤再一次恢复意识,看到的却是紧皱着眉头的宋家老太太。

“干妈,我是不是真的精神分裂了?”周雨彤焦急地询问。

干妈摇了摇头:“阿天,你的精神没有问题。”

“可是……”一阵恐惧袭上了她的心头:“干妈,我真的看到了她,而且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昨天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要害死周始了……”

宋家老太太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这才是我所担心的。原本我是不相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的。可是看着现在的你,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你老师说的是对的,世界上也许确实有种人力不可抗拒的力量,操纵着这个世界。”

“干妈,我该怎么办?”周雨彤最后的希望都被破灭了,她没有精分,也就是说,真的,“周雨彤”回来了,凭借一种人力不可抗拒的力量回来了。

宋家老太太握住了周雨彤的水:“阿天,不管那是谁,我只想守住你。不要怕,周始肯定是一样的想法,我会和他说你确实是精神的问题,你就住在我这里吧!我看着你。”

周雨彤的心里已经被恐惧彻底占据了,然而听了干妈的话,却又让她确实放下了心。是的他们都会守着她的,她也不会放弃的,她一定会坚持住的,会好的!

“干妈,你看不住我的,就让周始看着我吧!他是我哥哥,我相信她。”宋家老太太毕竟是一个体弱的老人,怎么看得住发疯了的周雨彤?周雨彤不想伤害这么一位爱自己的老太太:“干妈你就和周始说我有病,让他把我关起来吧!”

“阿天……”干妈看着周雨彤坚定的眼神,也明白她是在为自己考虑。不由更加担心她了。

“干妈,放心没事的,我不舍得再离开你们,我会守住的。”周雨彤的心里已经满是力量和勇气。

干妈见状点了点头:“不行你再来找我,我这两天也会帮你找找有没有什么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周雨彤点了点头。

干妈和周始说明了周雨彤的情况,周始心事重重地带着周雨彤回到了家里。“彤彤。真的要把你关起来吗?我真的不放心你。”

“哥。没事的!干妈给我开了药,吃了关几天就好了。”周雨彤微微一笑,她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今天到现在“她”都没有出现?难道她已经离开了?虽然抱着一丝侥幸,可是她还是让周始把她关了起来。

静静地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安静得让她觉得可怕。可她心中更多的却是侥幸,也许她真的离开了……

又是一天。“她”仿佛从来没有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过一样,再也没有出现。

知道第四天晚上,周雨彤甜甜地睡去,却再一次看到了那张面孔。

“你怎么又来了!”周雨彤惊恐道。

“她”的声音却不似原来那样魔性。变得平和而又柔软:“我从来没走过,何来又?”

“你想做什么?”周雨彤却不觉得“她”是便好了,只觉得警觉地向后退。可是她发现她退无可退,无处可退。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一直很清楚。”“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冲动暴虐,可是就是那种平静,越是让周雨彤感觉可怕,“她”一定是有备而来的,而她却总是那么被动,被“她”玩弄在手掌之中。她不要!

“你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输给你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周雨彤也早已镇定了,害怕什么的已经是没有必要了。这么多天的恐惧除了让她身心俱疲就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嗯,我也不会输给你的。我们两个只能留一个,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周雨彤”似是叹息一般:“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不过现在我不得不破坏它……不过你放心,你走了之后,我会好好对待奶奶和爸爸。刚回来第一天,确实是我太冲动了,这两天,我一直躲在你的灵魂里看你的记忆,真的很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周雨彤却有些哭笑不得,为什么“她”能开挂?能看到自己的记忆,能知己知彼,自己却对她一无所知……重生以来,一直运气好到爆的周雨彤不由淡淡的忧伤了,果然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自己的rp是用光。可是就是“她”开挂了,她也并不觉得害怕。她一定会赢的,她一个30+的老女人还能输给一个18岁的小姑娘不成?

“这些话该是我说的,谢谢你把这具身体让给我,我会代替你好好活下去。”周雨彤淡淡一笑。

“她”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微微一笑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周雨彤再一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又一次游离在身体之外了。

“你放心,我不会再那么傻了,只是想带你看些东西。”“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周雨彤带着一丝狐疑,也不多言语,默默地看着一切。

只见,“周雨彤”学着她平日里的样子和周始说话,说她已经好了,没事了,想出去看看。

这几天周雨彤确实一点点都没有再“发病”,周始也不疑有他,就相信了,还问“她”想去哪里。

“周雨彤”微微一笑,说想肖逸了,想去看看肖逸。周始很高兴地开着车带着“周雨彤”去了肖逸的公司。

进了肖逸的办公室,周雨彤看见的是肖逸没错,可旁边多了一个人,林玉儿。

林玉儿真亲昵地喂着肖逸吃东西。“阿逸,这个桔子可甜了,你尝尝……”

肖逸并没有拒绝,扬起了春光般灿烂的微笑:“嗯。”便就着林玉儿的手吃了下去。并没有因为周雨彤和周始的到来而有任何的尴尬。

一旁的周始早已被气得不行,撩起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肖逸就是一拳。“你个混蛋!”

“啊!”林玉儿被吓坏了,赶紧去扶肖逸。

肖逸被打倒在地。却推开了林玉儿,擦了擦嘴角的血,站了起来,对着周始也是一拳。“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彤彤这天你怎么过的你知道吗?”周始对着肖逸又是一拳。

“阿逸!我去叫保安!你等着!”林玉儿想往外走,却又被肖逸拉住了。

肖逸也没手软,一拳打在了周始的脸上:“我这么久了怎么过的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和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周雨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拦住了又欲出手的周始:“哥哥走吧。确实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他,哥哥不要再闹了。”

周雨彤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了。只觉得心被一片一片敲碎了。这么多天,为了他,她一直不断地被“周雨彤”折磨着。她不敢去见他,生怕再放生上次那样的事情。她想战胜了“她”再去见他。告诉他,她爱他。很爱很爱……然而这一切,似乎现在都变成了笑话,他不要她了,就是因为那一晚的争执。他不要她了……

“彤彤……”周始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周雨彤,心里一阵心疼,又想着周雨彤现在身体和神智并没有完全的康复。生怕她又受了什么刺激又要发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肖逸你等着!”

说完扶着周雨彤便离开了。

回到了周始家里,周雨彤又把自己一个人关了起来。手机铃声却响了。是肖逸的短信,周雨彤一阵烦闷,也不想看扔在了一边,抱住了膝盖不由痛哭了起来。

“周雨彤”又一次出现了:“你看肖逸都不要你了,你还执着什么?他不要你了!”

周雨彤只觉得心在滴血,也不想说话,一个人默默地哭泣。

“她”却有些小得意:“他都不要你了,你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周雨彤不由冷笑,“她”要是觉得这么容易就能打败自己,那她这么多年都白活了:“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这样我就会轻生吗?你太小看我了吧?我和肖逸之间有误会,只要赶走了你我会解释清楚的,我和他之间会没有事的。”

“她”也不由冷笑了起来:“你觉得你还等到哪一天吗?呵呵。”说完又消失了。

“周雨彤!你究竟去哪里了?你这个卑鄙小人,除了偷偷躲起来还会做什么?有本事你出来!有本事我们打一架!”

周雨彤对那个“周雨彤”真的也是恨之入骨了,要不是“她”,她和肖逸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可是肖逸为什么为什么会背叛她,会和林玉儿那么亲昵?周雨彤的不由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悲哀,为什么他和林澍最后是那样,和肖逸又是这样,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然而,周雨彤现在来不及思考这些,她不想陷进“她”给她准备的陷进,她最想看到的不就是自己失魂落魄,最好是现在上吊自杀了,这样才能让她赶紧回来。周雨彤没那么傻,毕竟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她的内心是一个三十岁的老女人,已经过了那种,小小的失恋都能死去活来,寻死觅活的年纪了。

“周雨彤”这一天又不再出现了,知道第二天……

———————————————————————————————

“周雨彤”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周雨彤已经波澜不惊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已经习惯了。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啦?”

“周雨彤”对于周雨彤的反应并没有太多的吃惊:“嗯。”

“你今天还有什么把戏?尽管拿出来好了,小妹妹。”周雨彤已经渐渐有些想明白了,“她”不管怎么样都只有一个小姑娘的阅历而已。从刚来的大吵大闹,到昨天带自己去看肖逸和林玉儿在一起,这一切不过是小女孩的伎俩而已,并没有什么好可怕的。她越来越相信自己一定会战胜“她”的。

“嗯。”“她”微微点了点头。两个人立刻又换了一下。

“周雨彤”这次去的是宋家老太太家里。“周雨彤”对着老太太一通解释,就是说她已经好了没事了,今天想去看看老师云云。

宋家老来一听十分高兴哪有不愿意的。准备了了宋老平时爱吃的东西,便准备去墓地看望宋老。

周雨彤心里狐疑“她”究竟要做什么?然而,显然“她”是不愿意回答她的。周雨彤只好静观其变。

周雨彤跟着干妈就去给宋老扫墓了,两人一起到了墓地,在宋老墓前,抱着哭了会儿,一切都那么的正常。以至于周雨彤觉得也许这一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离开墓地时干妈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周雨彤”就提议两人一起出去逛逛吧!干妈自然是答应了,可周雨彤却觉得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在心头涌动。她想得只是赶快送干妈回了家,回去再和“她”斗。然而身体已经不受她控制了。她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看着一切。

两人走到了一个湖边,周围景色很好,湖光山色很是美丽,然而却空无一人。周雨彤心中越发担心了然而她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只能不断地在心里问她:“你究竟要做什么?”

“她”冷哼了一声,“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你!”还未等周雨彤再开口。只听“噗通”一声,干妈已经掉进了湖里。周雨彤心下大急:“你怎么能这么做!”

又是一个转瞬,周雨彤觉得自己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终于明白“她”要做什么了。就是要自己死,这样“她”就能回来了……电光火石间,无数的念头在周雨彤的脑海中闪过。然而她来不及多想什么,“救命。救命……”干妈的呼救声一声声入耳。

“怎么?不去救人了?”“周雨彤”的声音在周雨彤的脑海中想起。

“我会把身体还给你,我死了之后,一定要救干妈……”周雨彤的眼中已经被泪水弥漫了。

“周雨彤”的声音却分外急迫而愉快:“放心,我也不想摊上官司。”

周雨彤再也顾不得许多,跳进了河里,冰凉的河水从四周涌来,一点点地将她淹没,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远离自己,她拼命想去抓住,拼命的挣扎,可是……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她再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

一切都该结束了吧……周天这么想着,然而猛然又是一股巨大地力量把她吸进了周雨彤的身体。她被呛了一口水,也顾不得多想,赶紧闭气划动着双手,向干妈游去。

周雨彤用尽了一身力气,这才把干妈还有自己重新带回岸上。

“干妈?干妈?”干妈呛了太多的水,已经晕厥了过去。

周雨彤立刻做起了急救,好不容易才让干妈把呛进去的水,吐了出来。

“彤彤?”干妈虚弱地抱住了周雨彤。

“干妈……是我的错……对不起……”周雨彤紧紧抱住了干妈哭了起来。

“‘她’还在是吗?”干妈地话让周雨彤,突然惊醒,“她”呢?自己没有死?

“这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换回来?为什么会这样?”周雨彤的脑海中想起了一阵慌乱而崩溃的声音。“究竟是为什么!你明明已经出去了,为什么还会回来!”

惊魂甫定的周雨彤不由舒了口气,自己还活着还活着。

然而身体里的声音更加歇斯底里了,痛苦的叫喊着,不甘地咒骂着,就像在自己的耳边用喇叭大声地叫着,脑袋快要炸开来,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在滚倒在了地上。

“彤彤,你没事吧?”干妈见周雨彤的情况不对,心下大急。

周雨彤顾不得干妈,在脑海中对“周雨彤”道:“你现在这么折腾有用吗?我们两谁都拜托不了谁,身体是我们两个共有的,你想把她弄坏了我也没有办法。”

脑海里的声音,终于平静了下来,冷冷地道:“我不会放弃的,这本来就是我的身体,我一定会抢回来的!”

周雨彤现在倒淡定很多了,不是自己的强求不来的,自己现在也没有任何地办法。再说这身体本来就是人家的,和自己公用了都是自己对不起人家。可是“周雨彤”的种种作为让她很是担心,他不想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然而“她”却在不断地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彤彤,她孩子是吗?”干妈见周雨彤不再痛苦地打滚了,扶起了周雨彤。

周雨彤点了点头,“我和她谁都不能从这个身体里离开……”

干妈紧锁了眉头。“我们赶紧回去吧!虽然天还算暖和。可毕竟已经秋天了。回去就说我们连个一起落水了,别的什么都不要说,知不知道。”

“干妈……”周雨彤的眼中满是歉意。“我回去还是把自己关起来吧!不让总是连累你们……”

“肖逸知道吗?”干妈突然地询问让周雨彤的心不由一紧。

微微摇了摇头:“别让他知道了吧!”

“你这孩子!”干妈眼中满是不解。

“他知道了也没用。真的没用,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忍着……”周雨彤低下了头。

干妈心疼地搂住了周雨彤。

“周雨彤”现在已经越发的绝望了,压抑了很久的“她”,越发的歇斯底里。接下来地日子周雨彤只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又回到了最初地疯狂。“周雨彤”每天一出现就是一阵乱砸乱打。

她发现“周雨彤”每天出现的时间总量。都是一定的,以前“她”那么多天不出现就是为了积攒时间好出现的时间更长一点。然而现在没有了方向的“她”几乎每天都会好不顾忌地出现,一下子耗去“她”今天的时长。

“她”并不想伤害这个身体,却只是想让周雨彤难过。于是就拼命地大叫,砸东西,就是不想让周雨彤安生。

周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也没有办法。周雨彤始终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每当周始听到一阵阵尖叫和砸东西的声音都忍不住想去开房门,可是又想着周雨彤干妈的话,不敢去开房门。

几日下来,周雨彤几乎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可是身体里的两个灵魂都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被捆绑在一起。

然而就在兄妹两人都已经走投无路,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周家的门被敲响了。

周始看到了来人,只觉得手痒,抡起了拳头就上了。

然而肖逸却并没有再还手:“彤彤呢?”

周始冷笑一声,又抡起了拳头:“你还知道彤彤,你还敢来?”

肖逸被打倒在了地上,用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在一起站了起来:“周始,我想见彤彤,宋干妈告诉了我一切,让我见她好吗?”肖逸的语气多了一丝哀求。

“彤彤不需要你!”周始将肖逸推了出去就想关门。

肖逸却抵住了门:“周始!彤彤需要我,我不能让她一个人!”

“你那天是怎么对彤彤的?嗯?彤彤不需要你,我会照顾好彤彤的。”周始“嘭”地关上了门。

没多久电话铃却响了起来,是周雨彤干妈的电话。周始坐在了沙发上,点了根烟,看着电话不断的响起,最后还是接了起来:“伯母……”

“阿始,你这又是何必呢?我告诉肖逸的,也许现在只有肖逸能帮彤彤,你又是何必呢?”干妈的语气并没有责怪,又的只是规劝和无奈。

周始却握紧了双手:“那个混蛋,怎么对彤彤的伯母你知道吗?那个混蛋!”

“阿始,肖逸也是和彤彤怄气,你女朋友对别的男人那样了你开心吗?”

“可是他就是不能那么对彤彤!”周始犟道。

干妈一点一点慢慢劝着周始,她也知道周始是个护短的倔脾气,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又道:“现在彤彤的病情,不容乐观,一切以治病为重,至于肖逸你以后慢慢收拾不就是了?何必耽误彤彤治病了?”

周始不语,沉默了片刻:“那我让他进来,不过等彤彤病好了一定不轻饶他。”

和干妈告了别,周始再一次打开了大门,果然肖逸还站在那里,神色里充满了焦急。“周始,我……”

周始也不愿多听肖逸解释:“我让你见彤彤,是为了彤彤治病,之前的事情还不算完。”

肖逸一声苦笑,就知道他是捅了马蜂窝了:“先给彤彤治病要紧。”

周始带着肖逸进了周雨彤的房间,周雨彤正在睡觉,“周雨彤”每天的闹腾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精力,“她”不出现的时候,她基本上都累得不想动了。

肖逸打横抱起了周雨彤就要走,却被周始拦住了,“你要带她去哪里?”

“回家,我不会让他一个人管着,我会每时每刻都陪着她。她会好的……”

肖逸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周始却觉得情绪很复杂,他不想让肖逸带走周雨彤,又觉得肖逸也许真的能治好周雨彤,挣扎了片刻艰难地开口:“她情绪很不对,之前我开车她差点让我出了车祸,我送你!”

肖逸一阵感动,“谢谢,谢谢你照顾彤彤这么久,是我的错。”(未完待续)

ps:双更鸟=。=存稿哗哗地流,心疼t.t

然后5.1的加更是补五一之前的,打赏+粉红票神马的,差不多吧?

5.1之后的另算哈=。=感觉需要小本子记着,不记得自己欠多少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