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17章可怜之人+第118章

第117章可怜之人+第118章

周雨彤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周雨彤”挤了出来,而“周雨彤”却有些探究地起了身,走出了房间。

周雨彤一惊,自己怎么会在肖逸家里?房门也没有关上,搞什么飞机啊?自己什么时候过来的。

“彤彤,醒了?”肖逸正在厨房里忙着,身上还系着周雨彤买的y围裙,见了周雨彤微微一笑。

“周雨彤”一声嗤笑:“你不是和林玉儿在一起了么?怎么又要她了?”

肖逸立刻就意识到,这就是那个“周雨彤”了,却也没有隐去原先的笑容:“饭做好了,吃一点吧!别饿坏了。”

猥琐地偷窥着的周雨彤,心里也很想知道那个问题的回答,没能听到答案还是有点遗憾。

“周雨彤”今天心情却很好,饶有意味地问肖逸:“你知道我不是她是不是?周始没和你说过,我很闹腾的,你还敢把我放出来?”

肖逸将饭菜一样一样地端道了餐桌上:“我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你,你想闹就闹好了,反正你不会伤害她的身体,别的都是身外之物,想砸就砸好了。”

周雨彤不由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肖狐狸,还说什么想砸就砸,连碗都换成塑料的了,周围就没什么能砸得坏的东西,心里却因为那句,“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你”有了一丝暖意,不过就这样就想让她原谅他也是不可能的。

“周雨彤”来了兴致,把桌上的碗筷一件件通通扔到了地上。“那我就砸了。”砸完还不算,又开始大声地尖叫了起来,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说出来丝毫没有负担。

周雨彤不得不感叹下,“她”还真的是个小太妹。

肖逸却不再理睬她。默默地收拾着一切。

终于几个小时之后,疯狂的“周雨彤”耗尽了今日的时长,再也折腾不起来地不见了。重新掌握了身体的周雨彤,只觉得全身酸痛,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这基本上就是每天的常态了,“周雨彤”为了不让自己再有力气做别的。干脆每天都让自己先累成狗。也是满拼的。

肖逸见周雨彤疲惫地倒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这才走了过去抱起了她。

“把我关起来吧。”周雨彤虚弱道。

肖逸却多了一丝欣喜:“你回来了?”

周雨彤叹了口气:“从来就没走过,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肖逸吻了吻周雨彤的额头::“嗯。我不会把你一个人关起来的,我会陪着你一起面对‘她’,所以不要放弃,不要输给‘她’。”

周雨彤幽幽道:“干妈都和你说了?”

肖逸轻轻地把周雨彤放在了床上:“说了。可是你是谁重要吗?我爱的是你,不管你是谁。对不起。之前是我错了,林玉儿是我故意气你的。”

周雨彤身体很累,心里却忍不住嘚瑟了下,口中却道:“我是曾经周天。而且周天很爱林澍,很爱很爱,你不介意?”

肖逸却没有做太多思考:“你都说了。那是曾经,现在你选了我不是吗?”

“谁和你说我选你了。”周雨彤嘴硬道。“我还没想好了。你最近的表现我太失望了。”

肖逸躺在了周雨彤的一边,抱住了她,“那就看接下来吧?别说话了,好好休息,这样才能干得过她不是吗?”

“咳……可是,我觉得她好可怜,要是真的被赶走了她就死了……”这么多天来,“周雨彤”虽然总是这么折磨着她,可是她对待“周雨彤”的想法却越发不一样了,她不想死难道“她”就愿意死了吗?难道就没有可以两全的办法了?

肖逸也陷入了沉默,吻了吻周雨彤,把她搂进了怀里:“人都是自私的,我只想你活着,为了我坚持住好吗?”

周雨彤不语,沉沉地睡了过去。

周雨彤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并没有被占据。周雨彤只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不过这个“惊”却是惊吓,“周雨彤”是不是又准备干什么逆天的事情。可是“她”不出现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郁闷归郁闷,周雨彤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船到桥头自然直。

肖逸因为要看着周雨彤,干脆把工作带回家做了。周雨彤能控制自己的时候,也不想去打扰他。周雨彤自己画了会儿画,看了会书,做了午饭,两人一起吃了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午睡醒来,周雨彤发现“她”还是没有出现,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她”肯定在酝酿什么。

下午,周雨彤正在画着画,突然笔就掉在了地上,等她反应过来一切的时候,她已经又一次被挤出来了。

“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晚?”周雨彤淡定地问“她”。

“累了,想休息一下。”“她”捡起了画笔,收拾了画具。

周雨彤不由吐槽道:“你也会累?”

“周雨彤”却并不怎么特别生气,“我也是人,怎么会不累。”说完也不再理周雨彤,去楼下煮了杯咖啡,然后又准备了小点心,给肖逸送到了书房里。

“阿逸,休息下,吃点点心。”“她”甜甜地一笑,然后把准备好的点心放在了肖逸的桌上。

肖逸正支着头紧锁着眉头在画方案,见周雨彤,却换上了温暖的微笑,端起了咖啡抿了一小口:“今天怎么样?”

“都挺好的,你忙吧,我就看着你。”“周雨彤”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中捧了本书,眼睛却被黏在了肖逸身上。

肖逸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语,又继续埋头画方案。

周雨彤是见惯了肖逸工作的,可是每次看他工作,心里就忍不住泛粉红泡泡。对认真工作的颜值爆表男人,真的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周雨彤“也静静地就这么坐着,默默地看了肖逸工作了一个下午,也不闹腾。等到“她”走了周雨彤都没有发现,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怎么又能动了。

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肖逸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抱住了周雨彤:“怎么就坐了一个下午?我这么好看?”

周雨彤“噗嗤“笑了出来:“要是不好看。我早不要你了。”

肖逸蹭了蹭周雨彤的脸颊。“‘她’出来过吗?”

周雨彤默不作声,“她”出来过吗?算是吧,可那个是“她”吗?周雨彤突然觉得今天下午的“她”怎么有点不像“她”?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肖逸看着她这幅模样,也不多问,笑着问了吻周雨彤的额头:“我知道现在的是你。”

周雨彤环住了肖逸,靠在了他的怀里:“其实‘她’挺可怜的……”

“周雨彤”的童年。周雨彤是都知道的,并且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那种深深地不幸和绝望,她都能感受得到。那样噩梦般的童年,她开始理解“她”的疯狂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性格。

肖逸微微点了点头:“好了不要多想了,走吧。去做晚饭去。”

晚上,周雨彤躺在了肖逸的怀里,便深深睡去了。

梦里。周雨彤又变成了一缕幽魂,飘荡在了空中。又回到了周家那个破旧的小房子里。

只见一个七八岁小姑娘,畏畏缩缩地躲在墙角,一个男人和一个老太太一边大喊大叫地吵嚷这,一边砸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死老太婆!你不给我钱,我就去把这个小biao子卖了!”说着男人推开了老太太,把小姑娘扛在了肩上,就往外走。小姑娘一路哭喊,大叫,声嘶力竭,挣扎着。可是那么小小的小姑娘怎么挣扎得过那么一个大男人。

老太太一路哭喊着,一路追着那个男人一路跑,终于追上了,拉着那个男人一阵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才从那个男人手里抢下了小姑娘。

男人仍然不肯罢休要去抢那个小姑娘,老太太无奈,只能扔了一张存折。“你拿去吧!只有这些了,你都拿去!”

男人捡了存折再也不管什么,就走了,只留下,痛苦的祖孙二人。

画面一转,又是学校的一角,几个女生团团围住了那个小女孩。

“说我的发卡,是不是你偷的!”

“还有我的蝴蝶结!”

几个小女孩略带凶狠地指着那个小女孩。

被围住的那个小女孩,被吓得满脸泪水,无助地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

“肯定就是你!你妈就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偷人,你从小就偷东西!”几个小女孩七嘴八舌,对着那个小女孩一顿臭骂。

被围住的小女孩突然发疯一样,抓起了地上的土,朝着几个小女孩就扔:“你们才偷东西!你们才是狐/狸/精。”

几个小女孩收了惊吓,纷纷四散逃开了……

接下来的一幕一幕,周雨彤看着只觉得无比的心疼,一股股恨意从心头涌了出来。

周雨彤知道心疼是自己的,可那股恨意却是来自于另一个人。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周雨彤幽幽地开了口。

这些记忆她之前她从未翻开过,她一直不想太多的关注这具身体的过去,毕竟那已经是过去了,和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关系。她知道这具身体的过去是悲惨的,她不想继续那样的悲惨,她想好好的生活……

周雨彤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周雨彤”挤了出来,而“周雨彤”却有些探究地起了身,走出了房间。

周雨彤一惊,自己怎么会在肖逸家里?房门也没有关上,搞什么飞机啊?自己什么时候过来的。

“彤彤,醒了?”肖逸正在厨房里忙着,身上还系着周雨彤买的y围裙,见了周雨彤微微一笑。

“周雨彤”一声嗤笑:“你不是和林玉儿在一起了么?怎么又要她了?”

肖逸立刻就意识到,这就是那个“周雨彤”了,却也没有隐去原先的笑容:“饭做好了,吃一点吧!别饿坏了。”

猥琐地偷窥着的周雨彤。心里也很想知道那个问题的回答,没能听到答案还是有点遗憾。

“周雨彤”今天心情却很好,饶有意味地问肖逸:“你知道我不是她是不是?周始没和你说过,我很闹腾的,你还敢把我放出来?”

肖逸将饭菜一样一样地端道了餐桌上:“我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你,你想闹就闹好了,反正你不会伤害她的身体。别的都是身外之物。想砸就砸好了。”

周雨彤不由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肖狐狸,还说什么想砸就砸。连碗都换成塑料的了,周围就没什么能砸得坏的东西,心里却因为那句,“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你”有了一丝暖意。不过就这样就想让她原谅他也是不可能的。

“周雨彤”来了兴致,把桌上的碗筷一件件通通扔到了地上。“那我就砸了。”砸完还不算。又开始大声地尖叫了起来,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说出来丝毫没有负担。

周雨彤不得不感叹下,“她”还真的是个小太妹。

肖逸却不再理睬她,默默地收拾着一切。

终于几个小时之后。疯狂的“周雨彤”耗尽了今日的时长,再也折腾不起来地不见了。重新掌握了身体的周雨彤,只觉得全身酸痛。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这基本上就是每天的常态了。“周雨彤”为了不让自己再有力气做别的,干脆每天都让自己先累成狗,也是满拼的。

肖逸见周雨彤疲惫地倒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这才走了过去抱起了她。

“把我关起来吧。”周雨彤虚弱道。

肖逸却多了一丝欣喜:“你回来了?”

周雨彤叹了口气:“从来就没走过,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肖逸吻了吻周雨彤的额头::“嗯,我不会把你一个人关起来的,我会陪着你一起面对‘她’,所以不要放弃,不要输给‘她’。”

周雨彤幽幽道:“干妈都和你说了?”

肖逸轻轻地把周雨彤放在了床上:“说了,可是你是谁重要吗?我爱的是你,不管你是谁。对不起,之前是我错了,林玉儿是我故意气你的。”

周雨彤身体很累,心里却忍不住嘚瑟了下,口中却道:“我是曾经周天,而且周天很爱林澍,很爱很爱,你不介意?”

肖逸却没有做太多思考:“你都说了,那是曾经,现在你选了我不是吗?”

“谁和你说我选你了。”周雨彤嘴硬道。“我还没想好了,你最近的表现我太失望了。”

肖逸躺在了周雨彤的一边,抱住了她,“那就看接下来吧?别说话了,好好休息,这样才能干得过她不是吗?”

“咳……可是,我觉得她好可怜,要是真的被赶走了她就死了……”这么多天来,“周雨彤”虽然总是这么折磨着她,可是她对待“周雨彤”的想法却越发不一样了,她不想死难道“她”就愿意死了吗?难道就没有可以两全的办法了?

肖逸也陷入了沉默,吻了吻周雨彤,把她搂进了怀里:“人都是自私的,我只想你活着,为了我坚持住好吗?”

周雨彤不语,沉沉地睡了过去。

周雨彤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并没有被占据。周雨彤只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不过这个“惊”却是惊吓,“周雨彤”是不是又准备干什么逆天的事情。可是“她”不出现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郁闷归郁闷,周雨彤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船到桥头自然直。

肖逸因为要看着周雨彤,干脆把工作带回家做了。周雨彤能控制自己的时候,也不想去打扰他。周雨彤自己画了会儿画,看了会书,做了午饭,两人一起吃了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午睡醒来,周雨彤发现“她”还是没有出现,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她”肯定在酝酿什么。

下午,周雨彤正在画着画,突然笔就掉在了地上,等她反应过来一切的时候,她已经又一次被挤出来了。

“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晚?”周雨彤淡定地问“她”。

“累了。想休息一下。”“她”捡起了画笔,收拾了画具。

周雨彤不由吐槽道:“你也会累?”

“周雨彤”却并不怎么特别生气,“我也是人,怎么会不累。”说完也不再理周雨彤,去楼下煮了杯咖啡,然后又准备了小点心,给肖逸送到了书房里。

“阿逸。休息下。吃点点心。”“她”甜甜地一笑,然后把准备好的点心放在了肖逸的桌上。

肖逸正支着头紧锁着眉头在画方案,见周雨彤。却换上了温暖的微笑,端起了咖啡抿了一小口:“今天怎么样?”

“都挺好的,你忙吧,我就看着你。”“周雨彤”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中捧了本书,眼睛却被黏在了肖逸身上。

肖逸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语,又继续埋头画方案。

周雨彤是见惯了肖逸工作的,可是每次看他工作,心里就忍不住泛粉红泡泡。对认真工作的颜值爆表男人,真的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周雨彤“也静静地就这么坐着,默默地看了肖逸工作了一个下午。也不闹腾。等到“她”走了周雨彤都没有发现,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怎么又能动了。

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肖逸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抱住了周雨彤:“怎么就坐了一个下午?我这么好看?”

周雨彤“噗嗤“笑了出来:“要是不好看,我早不要你了。”

肖逸蹭了蹭周雨彤的脸颊,“‘她’出来过吗?”

周雨彤默不作声,“她”出来过吗?算是吧,可那个是“她”吗?周雨彤突然觉得今天下午的“她”怎么有点不像“她”?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肖逸看着她这幅模样,也不多问,笑着问了吻周雨彤的额头:“我知道现在的是你。”

周雨彤环住了肖逸,靠在了他的怀里:“其实‘她’挺可怜的……”

“周雨彤”的童年,周雨彤是都知道的,并且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那种深深地不幸和绝望,她都能感受得到。那样噩梦般的童年,她开始理解“她”的疯狂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性格。

肖逸微微点了点头:“好了不要多想了,走吧,去做晚饭去。”

晚上,周雨彤躺在了肖逸的怀里,便深深睡去了。

梦里,周雨彤又变成了一缕幽魂,飘荡在了空中,又回到了周家那个破旧的小房子里。

只见一个七八岁小姑娘,畏畏缩缩地躲在墙角,一个男人和一个老太太一边大喊大叫地吵嚷这,一边砸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死老太婆!你不给我钱,我就去把这个小biao子卖了!”说着男人推开了老太太,把小姑娘扛在了肩上,就往外走。小姑娘一路哭喊,大叫,声嘶力竭,挣扎着。可是那么小小的小姑娘怎么挣扎得过那么一个大男人。

老太太一路哭喊着,一路追着那个男人一路跑,终于追上了,拉着那个男人一阵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才从那个男人手里抢下了小姑娘。

男人仍然不肯罢休要去抢那个小姑娘,老太太无奈,只能扔了一张存折。“你拿去吧!只有这些了,你都拿去!”

男人捡了存折再也不管什么,就走了,只留下,痛苦的祖孙二人。

画面一转,又是学校的一角,几个女生团团围住了那个小女孩。

“说我的发卡,是不是你偷的!”

“还有我的蝴蝶结!”

几个小女孩略带凶狠地指着那个小女孩。

被围住的那个小女孩,被吓得满脸泪水,无助地摇着头:“不是的,不是的。”

“肯定就是你!你妈就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偷人,你从小就偷东西!”几个小女孩七嘴八舌,对着那个小女孩一顿臭骂。

被围住的小女孩突然发疯一样,抓起了地上的土,朝着几个小女孩就扔:“你们才偷东西!你们才是狐/狸/精。”

几个小女孩收了惊吓,纷纷四散逃开了……

接下来的一幕一幕,周雨彤看着只觉得无比的心疼,一股股恨意从心头涌了出来。

周雨彤知道心疼是自己的,可那股恨意却是来自于另一个人。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周雨彤幽幽地开了口。

这些记忆她之前她从未翻开过,她一直不想太多的关注这具身体的过去,毕竟那已经是过去了,和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关系。她知道这具身体的过去是悲惨的,她不想继续那样的悲惨,她想好好的生活……(未完待续)

ps:阿花今天防盗一下~~~两章重复~~~稍后就改文,不是骗子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