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27章 沈忱的秘密

第127章 沈忱的秘密

肖逸的车子驶进了一片群山环抱之中,笔直的公路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人了。然后进了一个岗哨,看到了一排排整齐的房子

两人找到沈忱的时候,她的车停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沈忱一个人坐在车里,眼泪啪啪地往下掉。见了来人,二话不说走上去就打了肖逸一圈。

“是你不让我见他是不是?”说拉着肖逸的脖子又是一拳招呼了上去。

沈忱的一拳可不是说着玩的,饶是肖逸也是消受不起,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一口血痰就吐了出来。

周雨彤大惊,赶忙去拉沈忱,可是她拿拉的住沈忱啊,被沈忱一带也摔倒在了地上。

肖逸见周雨彤摔倒了,却一下子脾气也上来了,一把抓住了沈忱的手直接把她甩在了车上。

“彤彤是好意,你欺负她算什么?”

沈忱又要作势来打肖逸,肖逸却并没有再坐以待毙让她打,抓住了她的手。

“你就这点能耐?嗯?除了有力气大人你还能做什么?我要是他也不要你!”

沈忱的泪水一滴滴从眼中落了出来。

“阿逸!你也冷静点!”周雨彤上去拉开了肖逸,扶住了沈忱。“忱姐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在这里被别人看去了也不好看不是?”

“彤彤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不明白?”肖逸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沈忱:“但凡你想的家里什么时候不顺着你,可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你是嫁不出还是怎么样?干嘛非巴着那个有妇之夫。”

“阿逸,你别说了。”周雨彤抱住了沈忱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沈忱抱着周雨彤掉着眼泪,不甘道:“我要见他,见了他我有办法的。他喜欢我的。他说过他喜欢我的。”

肖逸双手叉腰背过了身去,沉默了片刻:“好,我让你见他。我会安排好的,不过你不要后悔,这是你自己想见的。”

“我不会后悔,我要去见他,让我去见他。”沈忱推开了周雨彤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坚定而又认真。

“明天我让你见他。今天现在这个点了,先去安顿一下,你打个电话给爷爷奶奶。报个平安。”肖逸也明白沈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与其这么一直耗着,不如让她死心。

第二天,周雨彤终于见到了那个她很好奇的陈玘劼。

第一眼只是一个普通到扔在人群中根本找不到的普通军人。穿着整齐划一的军装,身材十分高大健硕。但是放在军营中,却也并不是十分显眼。五官端正,表情严肃而不失威严,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军官的样子。

周雨彤有意无意瞟了一眼肖逸。不知道他穿军装会不会很帅?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周雨彤赶紧甩掉胡思乱想的念头。

朝着要见人家的是沈忱,现在见了人家低着头没声音的也是沈忱。

今天的沈忱和平常很不一样。化了素雅的妆,穿着一件常常的连衣裙。低眉垂眼就和平常小女生一样,根本就没有忱姐那副彪悍的样子。

“人给你找来了,你自己说吧!”肖逸面无表情拉着周雨彤就要走,却被陈玘劼拉住了。

“肖逸你别走开了。”

沈忱的脸色却一下子沉了下去。

肖逸看了眼沈忱,又看了眼陈玘劼,刚要说什么,周雨彤却“哎呦”一声蹲在了地上,“阿逸阿逸,我有点不舒服。”

肖逸鄙视地看了一眼周雨彤,这么差的演技真的好意思装的。竟然都让沈忱见了陈玘劼,他就没准备插在两个人中间,要让沈忱彻底的死心。

“彤彤早上就说不舒服了,我带她去看看医生,阿忱你说完了打我电话。”说完就带着周雨彤走了。

之前肖逸不准沈忱和陈玘劼见面,周雨彤就不是很赞成,其实本来没什么他们一不准,沈忱就来劲了。今天竟然要让沈忱死心,他们两就不要掺和进去了。情急之下,就想出了这么个逗比的办法,自己都忍不住打自己几个巴掌。

不过看肖逸这么配合着就走了,周雨彤倒是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贻笑大方了。肖逸那么明白的人,自己都想得明白的事情,肖逸怎么会不明白?

讪讪地对着陈玘劼和沈忱笑了笑,自觉太丢人了。

沈忱却好似舒了口气,感激地对着周雨彤淡淡一笑。

肖逸今天的心情却好似不错的样子,拉着周雨彤到山里去逛了一圈。

“你让忱姐见陈玘劼,不怕回去被骂?”

两人走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周雨彤忍不住开口问道。

“骂就骂了,反正从小到大给她被的黑锅还少?”肖逸温言一笑:“现在冬天,山上光秃秃的,等以后天暖和了带你出来玩。”

肖逸说得潇洒,周雨彤却觉得他今天有点反常:“你昨天不是还紧张兮兮的,今天这么笃定了?不怕忱姐再钻牛角尖?”

“钻就钻呗,反正我尽力就好了。”肖逸轻松的神情,让周雨彤越发好奇了。

然而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沈忱很快打来了电话。

“说好了没?”肖逸淡淡问道。“好了,我们过来了,你等等,别哭,别闹腾。”

“走吧去收拾残局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遇到了陈玘劼。

“肖逸,我……”

“沈忱说什么家里都不会支持的,你放心好了。家里都会很感谢你的。”肖逸打断了陈玘劼的话。

陈玘劼微微点头,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看着陈玘劼果断而坚决的背影,沈忱该是真的死心了吧。

周雨彤突然觉得心里对沈忱有了一丝淡淡的同情,什么都不缺,唯独最想要的人却把她拒之门外。

肖逸拉了拉她,她才回过神来。加快了步伐朝沈忱的所在走去。

推开门,周雨彤却惊呆了,沈忱一个人躺在了卫生间了,水流哗哗地流着,红色的血水溢满了地面。

“忱姐!”周雨彤见到这一个场景简直惊呆了,她以为沈忱最多就是抱着她痛苦一会儿就算了,没想到。忱姐却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肖逸却十分淡定地关了水龙头。然后把血泊之中的沈忱抱出了卫生间。

周雨彤看到沈忱受伤的伤口的时候,倒吸了口冷气翻出了急救箱,赶紧先给沈忱处理了手腕上的伤口。两人匆匆把沈忱送到了医院里。

病房外里,肖逸拍了拍一脸担忧的周雨彤。

“没事的,她有分寸的,要是真想死也不会先打我们电话了。只是折腾一下而已,折腾完了也就好了。”

肖逸的话并没有让周雨彤放心太多。毕竟失了那么多血,对身体总是不好的。

时间证明,肖逸的话是有道理的,周雨彤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没过几天,沈忱就生龙活虎的了。

周雨彤偷偷看见,沈忱一个人在病房里抹眼泪。可是并没有揭穿她。

有一天,夜里沈忱独自摸到了周雨彤的房间里。

“忱姐怎么了?”半梦半醒的周雨彤揉了揉眼睛问道。

沈忱幽幽地叹了口气:“一个人晚上睡不着。就来找你了。”

“忱姐,没事的,新的不去旧的不来,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不是吗?”周雨彤往一边睡了睡在床上滕了个位置给沈忱。“下面冷,来一起睡。”

沈忱钻进了被子里:“你之前问我,我不肯说,现在我告诉你。”

“忱姐,不高兴的事情别去多想了,都过去了。”周雨彤的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忍。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小的军官,专门负责保护爷爷。他不想别人那么总是让着我,经常对着我就是一顿揍。我也是贱,竟然这么就喜欢上了。

后来他结婚了,我哭着去找他。他告诉我只是把我当妹妹看待。

他骗谁呢?当妹妹,这么差的借口。

我见到了他的老婆,那是只是一个文静的女人,没我漂亮,身世背景和我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他还是悬着了她而不是我。

我去学了化妆,只是为了见到他的时候能更加女人。

我给自己化了我认为最最美丽的妆,穿了漂亮的衣服,可是他今天看都没有多看我一眼。”说到这里,沈忱已经泣不成声了。

“忱姐,真的不用为一个男人这样的。”周雨彤打开了灯,拿了纸巾给沈忱。

然而沈忱接下来的话,却让周雨彤吃惊到无以复加。

“两辈子了,我以为这辈子我知道了结局,就一定能改变它,然而最后却仍旧是这样的结果。

然而,上辈子虽然阿逸也痊愈了,可是缺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缠在了一起。可是这辈子却出现了你,而那个有妇之夫却很早死了。”

周雨彤心头一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虽然惊讶,可也并不觉得有多吃惊,毕竟她能重生到周雨彤的身上,就不允许比人重生了。可是忱姐说的上辈子的经历,心里却有了一丝不明的意味。

沈忱却继续道:“不管你是谁,这辈子好好对待阿逸,阿逸真的很好,我不想他再重蹈之前的覆辙。”

“忱姐,不会的,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上辈子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辈子我会好好照顾肖逸的。”周雨彤握住了沈忱的手

沈忱却淡淡一笑:“我已经联系好了,我又要出国了,参加了国际志愿者,可能有很久不会回来了。好好照顾家里,好好照顾阿逸。”(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