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44章 事故

第144章 事故

周始想着,周雨彤应该就是一时和肖逸置气,又想着肖逸肯定做了什么对不起周雨彤的事情,心下一狠,不和肖逸说也罢,让他一辈子愧疚,在周雨彤最需要的时候却找不到他。

想明白了周始便换了神态:“你先好好把身体养好,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奶奶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别担心了。”

周始离开了病房,关上了门,顿时病房里的空气便陷入了宁静。

周雨彤把手轻轻覆在了平坦的小腹上,虽然她丝毫没有感觉,可是这里真的有一个小生命在成长,一个和她血肉相连的小生命。

从周天到周雨彤,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小生命会这样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周雨彤心里十分矛盾,她想要继续读书,根本就不可能留下她,而且她现在的情况又怎么允许她再有这样一个小生命。

可是,现在这就是她再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缘牵绊了,她真的要拿掉他吗?

周雨彤刚刚觉得身体有了一丝好转,便急匆匆地来到了太平间。

一阵阵冷气从四周侵袭而来,让人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青白的灯光,让这里平添了一丝冷寂与凄凉。

周始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周雨彤的身上:“这里有点冷,你披着吧!”

周雨彤缓缓揭开白布,看着奶奶毫无血色的脸庞,眼中的泪水毫无征兆的奔涌而出,昨夜还哄着她为她喝粥的奶奶,如今便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了这里。

“奶奶,奶奶!”周雨彤伏在了奶奶的身上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捉弄她。活了两世,可是身边的亲人总是一个个地离她而去。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身体不好,还是要节哀,况且……”

周始没有继续说下去,周雨彤却明白周始的意思。轻轻地抚摸着小腹,周雨彤似乎感觉到了那条小生命正在成长。

他还那么小,她怎么可能感觉得到他?她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

然而一想到要把他从身体里拿走。周雨彤只觉得心里一阵抽痛。奶奶已经不在了,她再也不想失去这个唯一的亲人了。

“走吧!这里阴气太重了,对你真的不好。”周始扶起了周雨彤。要不是她一再地要求,他根本就不想带她来这里,一个孕妇跑这种地方来总是不好的。

周雨彤虽然还想多陪陪奶奶,可是想到了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生命。还是重新盖上了白布。离开了这里,心里却做下了决定。

回到了病房里。

“哥哥。我决定了,这个孩子,我要,我要自己把他养大。”

周始并不意外周雨彤会要这个孩子。点了点头:“嗯,等肖逸回来了好好收拾他一顿。”

“哥哥,我说的是要自己把他养大。和肖逸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孩子只是我的。”周雨彤却倔强地抬起了头。定定地看着周始。

周始陷入了沉思,在他的心里,女人自己带大个孩子,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周始,见过不少的单亲母亲。然而在天朝,这真的可以被接受吗?

虽然周始的心里总是更希望周雨彤能和肖逸有一个好的结局,然而他也觉得两个人如果不想在一起了,却因为孩子被绑在一起,的确是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彤彤,你真的确定,你要这么做吗?在国内,这样的话恐怕你的日子会很难过。而且,你的学业怎么办?学校会让你这么做吗?”

“我确定我要这么做了,我不想让他离开我,我不能再失去他了。“周雨彤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

“彤彤,你也别急,这件事情我会替你安排好的。你先安心把身体养好了。”周始把周雨彤揽在了怀里,轻声安慰道。

过了几天,周雨彤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因为知道了孩子的事情,周雨彤也十分注意,虽然心里还是很难受,却也节制了许多。

中午,周雨彤一个人在病房里看书。周始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彤彤,那人只判了3年。”

“什么!他害死了奶奶,为什么只有3年?”周雨彤对于这样的结果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样一个人,害死了她唯一的亲人,为什么却只收到这样的惩罚?

“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不逃逸的话,只有三年的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前周始也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立法,然而当他着手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才发现这样的结果。

“真的只有三年吗?”

“嗯。”周始艰难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样的结果,可能受周雨彤不能接受的。可是法律就是这样,不是他们可以左右的。

“哥哥,这件事情,我总觉得蹊跷,这么大早上的酒驾,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周雨彤突然想起了些什么。

周始支着头想了一会,“你不说不觉得,确实那天做的测试,分明就是刚喝过酒不久的样子,这么大早上喝得这么醉上路,确实有点可疑。我自己去查查看,你有没有什么觉得可疑的人?会不会有人故意雇了人做的?”

“我不知道,现在只觉得那天的事情很奇怪,那辆车都不知道哪里来的,突然就出现了。”周雨彤不断地逼着自己回忆当时的场景,然而越回忆越让她觉得可疑,这肯定不是简单的事故,是谁,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件事情?

看着周雨彤痛苦而挣扎的神情,周始赶忙道:“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去查就好了,别太逼自己了。”

“我一定要想起来哪里不对了,我一定要想起来。”周雨彤却倔强了起来。她一定要为奶奶讨回公道。

“你别逼自己,就是你想起来了哪里不对,没有证据我们也没办法,我去查这件事,你好好休息别逼自己。”

周始十分担心周雨彤的状态,自从奶奶走了之后,周雨彤看似很平静。可是他感觉得到。她身上的那种伤痛和不安。

……

周家没什么亲戚,奶奶下葬的日子也只有娟子、岚子还有周始陪在一旁。

这天,天空下着迷蒙的小雨。入了夏,很少会有这样的阴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凉意,即便是7月也让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以为周雨彤会伤心欲绝、痛不欲生,事实却是。一身缟素的周雨彤安静地捧着奶奶的骨灰盒放进了墓地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过程十分简单。并没有太多琐碎的仪式。安葬完了骨灰,几人在目前,伫立了良久。

娟子和岚子对于周雨彤的反常更加担心了,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道:“彤彤,天凉,你身体才好。回去吧,别让奶奶走得不安心。“

周雨彤依旧不想离开。可是想到腹中的孩子,只能擦干泪水,点了点头,感激道:“娟子,岚子谢谢你们,没有你们这几天我不知道怎么过。我没事了,已经放暑假了,你们都回去吧!”

娟子岚子那肯放心:“彤彤,肖逸不在,要不你跟我回去吧!你一个人我们怎么放心呀!”

“没事的,放心好了。”奶奶刚刚去世,周雨彤怎么能随便去别人家里住,娟子岚子不懂,他们家里人肯定不舒服的。周雨彤轻轻把手放在了小腹上,她还有个秘密,怎么能到处乱跑呢?“还有,你们别提肖逸了,我和肖逸已经分手了。”

周雨彤的话让岚子和娟子都大吃一惊。

“什么!怪不得这么多天他都不出现。彤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才和我们说?”娟子心里万分着急,在这样一个节骨眼,肖逸竟然和周雨彤分手了,她该有多难受啊?

“出事之前就分手了,他出去了,我不想告诉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何必和他说。你们真要是为我好,别去找他,也别和他说什么。”早晚都要告诉她们,况且周雨彤也不想自己的事情通过她们让肖逸知道了,就说了。

“岚子,娟子你们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彤彤的。”周始开口道:“你们赶紧回家吧,已经耽误了这么多天了。而且这件事彤彤有自己的打算,你们别管了。”

娟子和岚子虽然还是很不放心,可是周始都这么说了,两人也不好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彤彤,有事打我电话,我就回来。”娟子拉住了周雨彤的手。

岚子也拉住了她的另一只手:“我也是,千万别和我们客气。”

“知道了,谢谢你们。”这么久了周雨彤终于觉得心头泛起了一丝暖意。岚子和娟子真的帮了自己很多很多。

岚子和娟子带着深深的忧心,与周雨彤分别了,周始却给周雨彤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彤彤,这件事情,我唯一能查到的就是,肇事者的妻子在前不久和他离婚了,带着孩子还有一大笔钱去了国外。”

“一大笔钱?是有人收买他的是不是?就是雇凶杀人,是不是?是谁究竟是谁?”周雨彤失态地拉住了周始的衣袖。

“彤彤,你先冷静一点,这件事情你再急也没有办法。原本我不想现在和你说的,可是为了你的安全,很担心他在对你下手。”周始扶住了激动地有些颤抖的周雨彤。

“是谁?究竟是谁?”周雨彤的情绪却越发激动了。(未完待续)

ps:交通事故的那个判决,是花花听老师上课讲的一个例子,说是某地因为期房交不出房,有人带头去开放商那里闹得挺大的,然后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带头闹事的年轻人就被车撞死了。

然后老师说,交通事故不逃逸撞死人也最多就只有3年,而且赔钱也有保险公司,完全就有可能是房地产开发商雇凶杀人,可素根本就没有证据。

以此教导我们,年轻人不要太激动,做事要给别人留一条后路。

当时就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充满了恶意,回来查了资料,就是逃逸也只有7年。

额,我绝对不是鼓励犯罪额~~~~只是想普法一下下,交通安全真的很重要,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