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49章 相见

第149章 相见

机场上,周雨彤再一次回望了一眼帝都的蓝天。

“彤彤?”周始拉了拉她的手。

“没事,走吧。”周雨彤摇了摇头还是走上了飞机。

看着飞机一点点的起飞离开了地面,周雨彤的眼睛不由有些湿润了。再回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又会是什么情形呢?

“累了你就休息一下。”周始握了握周雨彤的手。

“嗯,没事。”周雨彤呢喃着点了点头,似是和周始说着,却又像说个自己听的。

周雨彤跟着周始来到周家的时候,虽然有一些吃惊,还是意料之中的。那是一栋掩映在山林之中的小别墅。

两层巨大的平台高低错落,一层平台向左右延伸,二层平台向前方挑出,几片高耸的片石墙交错着插在平台之间。溪水由平台下怡然流出,建筑与溪水、山石、树木浑然天成,像是由地下生长出来似的。

“不用太担心,爸爸是很好相处的人,你放心就好。”周始安慰道,他对周雨彤的忐忑还是有一点明白的,毕竟要告别生活了这么久的熟悉的环境,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害怕是难免的。

周雨彤心里也确实难以平静,不是因为离开故乡的忐忑,而是自己想见了两辈子的爸爸,遗憾了这么久,终于要见到了,也许困扰了她这么久的疑问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解开,心中怎么能不翻江倒海。

“嗯,叔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不知道我准备的礼物,叔叔喜欢不喜欢。”

“爸爸肯定喜欢的,你别多担心了。”周始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进了屋。一个和善的阿姨便迎了过来:“阿始回来啦!”

“陈姨,之前和你说过的,这是彤彤。”周始又拉着周雨彤,“彤彤,这是陈姨,平时就她照顾爸爸和我,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就找她好了。”

周雨彤礼貌地叫了声:“陈姨好。以后麻烦了。”

“没什么麻烦的。好孩子,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太辛苦了。行李都放下,快去见阿始爸爸去吧!在院子里等着你们呢!”陈姨十分热情地招呼着两人。

周始点了点头,对周雨彤说:“行李交给陈姨好了,我带你去见见我爸爸。”

说着拉着周雨彤的手便往院子里走。

郁郁葱葱的庭院里满是各种叫不上名的树木。一池清澈的溪水波光粼粼。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安详地坐在轮椅中,看着潺潺流淌的溪水。

周雨彤的眼中不由充满了泪水。这就是她的爸爸,她素未蒙面的爸爸。她是那么想扑在老人的膝头叫一声爸爸,可是她不能够,她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偷偷将泪水抹去。

“爸爸,我回来了。”周始蹲在了老人的身前,握住了老人的双手。“最近身体还好吧?”

老人微微一笑:“哪有你想得那么孱弱了,这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那个小姑娘吧?”周父抬头看向了周雨彤。

周雨彤微赧。“周叔叔好。”

“好孩子,阿始和阿天都把你当妹妹,那你便也是我的孩子。你的事情阿始都和我说过了,没事的,你就放心住下来就好了。”周父十分的脸上满是笑意。“阿始,阿天怎么样了?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周始和周雨彤说过,并没有告诉周父周天已经过世的消息,虽然并没有很吃惊,可是当她亲耳听到周父对周天的挂念,却好似被镇住了一般,眼泪差一点又冲出了眼眶。

“阿天忙,可能来不了这里,而且和你说过,现在阿天身份比较特殊,国家是不会让她来米国的。”周始虽然心里一直十分不安,却仍旧说着这样的谎言。

周雨彤心中无声地叹息,周始也确实不容易。

“彤彤,你告诉爸爸,阿天是怎么和你说的。”周始又把目光转向了周雨彤。

虽然之前周始都和她说过了,可是真的面对了周父,周雨彤却有了一丝迟疑,然而理智终究战胜了情感,虽然不想欺骗这样一位老人,可是这确实是对他最好的决定吧!

周雨彤蹲下身子,握住了周父的手,“叔叔,阿天姐姐真的是没有办法,她也很想见叔叔,可是实在没有办法。”

周父大的眼神顿时便失去了神采,暗淡了下来:“阿天没办法,我就自己回去,我要养好身体去见阿天。”周父自己说自话地呢喃着。

周雨彤看了一眼周始,他并没有露出异样,笑道:“就是这样的,爸爸你好好养好身体才好回去见妹妹不是。”

“你们去吃点东西吧,我自己坐会儿。”周父勉强地一笑。

周始点了点头,拉着周雨彤便会房子里了。

“我至今都不敢和爸爸提阿天的事情,就怕他连最后一点念想都没有就支撑不下去了。”周始轻声地叹了口气。

“叔叔现在情况怎么样?”周雨彤忍不住关切道。

“就是情绪不能太激动,这两年已经好很多了。我刚刚回国那会儿,爸爸的情况很不稳定,我只想着找回妹妹见爸爸最后一面。没想到妹妹已经不在了,也不敢和爸爸说,只一直骗到现在,没想到爸爸就支撑了下来一日好过一日了。现在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周始的眉头紧蹙了起来,眼中满是担忧。

“总有办法的,叔叔会好起来的。”周雨彤不知道如何安慰周始,只好如此说着。

两人吃了点东西,陈姨便带着周雨彤去了她的房间。

屋子是早就收拾好了的,一张大大的双人床,窗台下有着书桌和椅子,阳光晒进来刚好能洒满整张书中。房间的一角还有一台钢琴,周雨彤十分满意。

整理好了行李。安顿了下来倒在了软软的大床上轻轻抚摸着仍旧平坦的腹部,一夜无梦。

一夜的睡眠,并没有让周雨彤的身体得到恢复,起来了又倒在了床下,循环往复几次才算起床成功。

“彤彤怎么不多睡会儿?”陈姨正在厨房中忙碌着,端出一盘盘丰盛的食物。

周雨彤进了厨房,帮着陈姨把被子端到了餐厅:“睡足了。陈姨我帮你一起搬东西吧!”

陈姨也不阻止。只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要是不和你口味了直管和我说,千万别客气。”

“我不挑食。基本上什么都吃的。”

说话间,周始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陈姨,中午我有事要出门,晚上不用准备我晚饭了。彤彤是孕妇。你注意照顾一下。”

“知道了,这还用你说吗?这次回来多久?你什么时候走?”陈姨给周始倒了牛奶。

周始喝了口牛奶:“这次就是送彤彤过来。待不了几天,机票是订了下个星期的,不过这次回来要处理的事情挺多的,还要去帮彤彤办挺多手续。可能不怎么在家里。”

“知道了,你在不在家吃饭都和我说一声就是了。你们先吃着,我去给你爸爸送早饭。”陈姨又端了一个摆满了食物的盘子去了周父房间。

“彤彤。陈姨和爸爸都很好相处的,你也不要客气的。有什么事情直管和陈姨说就是了。”

“没事,哥你放心,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的。”周雨彤微笑道。陈姨和周父都挺好的,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很难过吧!

周始吃过早饭和周父道了别便离开了。

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尽管陈姨和周父都很和善,周雨彤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毕竟是寄人篱下,虽然这是自己曾经的父亲。当然,和周始这些话是不能说的。

周雨彤只能自己心中有数,尽量帮着陈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中午帮着陈姨一起做了午饭,周雨彤虽然不怎么会做菜,可是厨房里的活还是做的过得去的。和陈姨也算合作无间,陈姨还教了她不少的东西。

“彤彤,我这里一个人做也没什么,你多去陪陪阿始爸爸吧!”陈姨笑呵呵道。

周雨彤一经点醒,却有些犯愁了,给陈姨打下手还好,毕竟各自坐着事情,也不觉得尴尬,可是陪周父聊天,彼此都不是很熟悉,总觉得会不会很尴尬。

转念一想,多了解了解自己的爸爸也没什么不好的,周天心里一直对妈妈和爸爸之间的感情很好奇。然而周天的妈妈却从来不愿意提起,周始也只是告诉她父母之间有误会,究竟是什么误会,也许连周始也不是特别清楚吧!

想到这里,周雨彤心里也多了一丝期待,希望能找到父母之间过往的蛛丝马迹。

“陈姨,叔叔喜欢喝什么?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小零食?”周雨彤转动起了自己的脑筋。

陈姨会心一笑,高兴地点了点头“苹果汁刚刚榨好了,你拿了去给阿始爸爸吧!”

“嗯嗯,谢谢陈姨。”周雨彤拿了杯子到了苹果汁,便去了书房。

书房并没有关,周雨彤敲了一下便走了进去,书房并不大,然而周围的墙壁上布满了书橱,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窗台下的报刊架上放了许多报纸。

却见周父手中拿着一份报纸,眼睛却聚焦在窗外不知何处,眼中还闪烁着些许泪光,听到了敲门声才回过了神,顺手拿了手帕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彤彤来了呀,刚刚眼睛有些不舒服。”

周雨彤有些尬尴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冒失走了进来,周父肯定是在想事情,怕是被自己打扰了。又见见周父眼角的泪水,不由猜测,周父难道是在想周天和妈妈?

“叔叔,刚刚榨了苹果汁,就给您拿来了。”

“嗯,谢谢,放着吧!”周父点了点头。

周雨彤放下了被子,略一迟疑,还是开了口:“叔叔在看报纸吗?眼睛不舒服的话,不如我来给你念吧?”

周父微笑着点了点头:“嗯,好啊。”

拿了报纸,周雨彤慢慢念了起来。周父靠在了椅子靠背上听着周雨彤念报纸,目光却仍旧落在了远方。

过了一会儿,周父不由赞道:“彤彤英语很好呀!”

周雨彤有些不好意思,谦虚道:“挺久不说了,很多单词都不认识了。”

“挺好的,我也放心了,还担心你以后怎么和别人交流了。我带着阿始刚刚来的时候,那时候英文说得太差了,根本就没办法和米国人说话。只好拿着字典背了整整一个月,才敢和外国人说话,可是一张嘴就把人家大牙都笑掉了。”周父回想起年轻时的趣事,不禁自己笑了起来。

“我也担心着呢,就怕自己一张嘴外国人都摸不到头脑。”周天当年也是在国外生活过的,英文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周雨彤还是想哄哄周父开心。

“你英文说的挺好的,不用怕的。语音语调都还地道,要不是知道你是第一次来米国,我差点要以为你在这里待过很久了。”周父不由感叹:“国内的教育质量现状也是越来越好了,多少年没回去过了,也不知道国内变成什么样子了。”

周雨彤略一思索,一个主意在脑海中闪现,“叔叔,等等呀,我带你看看国内。”

说完周雨彤就跑回了房间,找到了自己的笔记本搬到了周父面前。

“那电脑这是要给我看照片吗?”周父不禁有些好奇。

周雨彤卖了个关子:“是也不是。”

开了机,联了网,打开了度娘的地图,搜索了帝都,又打开了街景模式。

“现在挺多地图都有这个功能,可以看到街景,这样足不出户都能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街景。”周雨彤解释道。

“这么神奇?”周父也来了兴致,坐起了身,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一边赞叹一边指挥着周雨彤的操作,“国内变化太大了,快给我查这个地方。”

周父告诉周雨彤了一个地名,她心下一动,那不就是周天原来的家吗?

周天和妈妈一直住在帝都郊外的套小房子里,后来周天觉得离工作的地方太远了,便存了些钱另外买了房子,那里就一直空置着。

周父从周雨彤的手里拿过了鼠标,一点点的移动,看着街景一点点地变化,周雨彤再一次吃惊了,虽然那里和小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熟悉的路线和街道一点点的出现,那不是她小时候上小学的路吗?只是她的小学早已被拆掉了。

果然周父叹了口气,伸手摩挲着屏幕:“那里原本是一个小学,阿天应该就在那里念的小学,现在已经拆掉了。”(未完待续)

ps:感觉现在每一章都度日如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