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1章 偶遇

第151章 偶遇

这天天气正好,秋风习习,秋老虎也渐行渐远了。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一碧如洗,和煦的阳光晒在身上让人十分愉悦。

周始已经离开米国有些日子了,周雨彤也在他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这些日子,周雨彤就安心养胎,心情甚好。

然而偶尔想起肖逸,心中仍旧十分难受。他应该知道自己离开中国了吧?知道自己跟着周始来了米国吧?甚至他愿意,他甚至有可能已经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他会知道吗?林玉儿应该不会让他知道吧?

总是这么胡思乱想一阵之后,周雨彤就把所有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她早就做了决定就该好好的贯彻执行,不能半途而废。周雨彤用这样看似荒谬的逻辑,却说服了自己,抛开肖逸,抛开与国内有关的一切,周雨彤越发觉得生活还是充满乐趣的。

前几日,陈姨说家里东西不多了,准备去趟超市,周雨彤来了这里这么久还没怎么出过门,正好也空着没事,想着出去走走就和陈姨说好了结伴同行。

周父也难得兴致勃勃地想一起出去走走,陈姨也没拒绝,一行三人便开车去了市里的超市。

陈姨推着手推车,十分高兴道:“彤彤你来了之后,我却是轻松了不少,出来阿始爸爸也能放心交给你。”

周父却不高兴了,瘪着嘴不满道:“合着你说的我好像就是你的负担一样。”

“哪能,我这是夸彤彤能干呢!”陈姨挑拣着手中的蔬菜。

来到米国周雨彤不得不说最最满意的事情,就是终于能放心吃所有东西了。不用再担心各种“神奇”配料出现在食物中了。

周雨彤接过了陈姨手中的菜:“陈姨你可别说我能干,上次的蛋糕。上上次的花盆,我可没这个脸。”

要说做菜什么的,周雨彤充其量就是个把菜煮熟的水平。前日心血来潮想着跟陈姨学做蛋糕,觉得这种东西只要按配方做做总不能再做烂了吧?

然而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个巴掌,她真的没有把蛋糕做烂了,而是一点点都不烂,像块钻头。掉地上能有个坑的那种。

至于那个花盆。其实周雨彤的无心之失,可是在之后的日子里,周父就是身体一点一点越发好了起来。可是心疼却从来都没好过,没没想起那个花盆都肉疼。

“你还好意思说那个花盆。”周父哼哼了一声,不给周雨彤好脸色。

“哎呀,叔叔。我知道错了。”周雨彤赶紧讨饶。

陈姨见着斗嘴的一老一小,不由捂住嘴笑了起来:”阿始爸爸。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就不要这么斤斤计较了。你那么多花花草草,花盆更是多得都快能把五大湖装完了,一个花盆而已多大点事。”

周父被一唱一和两人气得不行:“哼。你就是烦我那些花花草草,盆盆罐罐,她砸掉一个好一个是吧!”

三人虽斗着嘴。却也并不真生气,周雨彤卖个萌撒个娇。周父脸上的怒色就再也挂不住了,噗嗤笑了出来。

然后又是一片其乐融融。

陈姨和周父对周雨彤都越发喜爱了,毕竟一个真心真意对你好的人,谁也没有理由不喜欢。周雨彤又是个活泼的,虽然有时候有点小毛躁,可是有了她,陈姨和周父都觉得日子不再无趣了。

三人在超市里兜兜转转,小半天手推车里就高高地堆起了小山。

“陈姨买的东西都差不多了,我们还要再逛逛还是就回去了?”周雨彤看了下购物清单。

“出来都出来了,付了钱,陪我去看看花盆。”周父却来了兴致。

陈姨“噗”一笑,“知道了,不就是又要看花盆么?这个点了,我们先去吃个中饭吧!”

“就上次那家中餐馆,好久没吃硬菜了,好好给我点几个硬菜。”周父的话刚一出口就收获了陈姨的一个大白眼。

“医生都嘱托你不该吃的别吃了。”

听着两人斗嘴,周雨彤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然而眨眼之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略一迟疑,周雨彤低下了头,后退了一步躲到了陈姨身后。

只见那人似乎也朝这边看了过来,却被同行的伙伴唤走了。

周雨彤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在这里他不想再遇见熟人。只想和过去说一句再见。

“彤彤?怎么了?不舒服?”陈姨注意到周雨彤的举动,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不是,不是。没事,我们赶紧去结了账吃东西去,我可好奇那家中餐馆有多好吃,让叔叔这么念念不忘了。”周雨彤岔开了话题,不想让陈姨发现自己的异样。

“哪是有多好吃,不过是他找个借口开荤罢了。”陈姨嘴上虽然吐槽着,可是还是去结了账,然后带着一老一小来到了传说中的中餐馆。

刚刚从天朝来的周雨彤也没有觉得这家店有什么特别,装饰的还蛮中国风,菜色也和国内差不多,大堂里坐满了人,虽然还是黄种人居多,但也不乏白皮肤。

虽然周父百般挣扎,但是陈姨却丝毫没有给他吃硬菜的机会。端上桌的,各个都清淡极了。周父的好心情顿时就泄了一半。

周雨彤却觉得陈姨干得漂亮。原本老年人像周父这样身体不好的就该吃的清淡一点,可这些天看下来周父却一味地喜好重油重盐的东西,对肉更是有执念一般的喜欢。陈姨总是恰到好处地制止周父,周父再如何死缠烂打也没用,十分尽责。

周雨彤曾经好奇过,觉得陈姨是不是算是周始和周天的后妈。很委婉地问了周始才知道,并不是。

陈姨早年因为一心想出国,可是和很多想嫁老外的华人女子一样,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幸福。后来离了婚。带着孩子单过,这原本也没什么,单亲妈妈国内都很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孩子自己出去玩,掉河里,然后就没了。陈姨万念俱灰差点就活不下去了,周始救了她。得知周始父亲卧病之后。陈姨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又觉得没脸回国,干脆就留了下来照顾周父了。

几个菜上来,周雨彤就没什么胃口了。只觉得嘴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却也并没有表现出来。动了几个菜就放下了筷子。

“彤彤吃这么少?不合胃口吗?”陈姨不由关切道。

“早上陈姨做的太好吃,吃太多了,现在不饿。”周雨彤甜甜地拍着陈姨马屁。

“这油嘴滑舌的小丫头。就知道奉承我。身体不舒服和我说,千万别硬撑。”陈姨关切道。

“知道啦!”周雨彤夹了一筷菜添给陈姨。说话之间“啪”地一声,周雨彤的筷子便掉在了桌上。

饭店的门口进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周雨彤心下一惊。

“彤彤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陈姨见状也十分着急。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周父看着目光有些呆滞的周雨彤也十分担心。

周雨彤有些慌张,“没事。没事,我去下卫生间。”说着起身便离开了餐桌。

“你别乱动,我陪彤彤过去。”陈姨紧随其后也跟在了周雨彤的身后。

周雨彤也顾不得其他就跑进了卫生间里。才舒了口气。顾鑫不是在另一个州吗?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刚刚在超市里看见顾鑫都吓了周雨彤着实一跳。

她总觉得不想再遇见了顾鑫了,她该怎样面对他的质问?又该怎么解释她的现状?一切都是她不想面对的。

“彤彤。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陈姨扶住了周雨彤。

周雨彤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有点尴尬:“想上厕所,嘿嘿。”刚说完她就想给自己一个巴掌,能不能撒谎撒得再走心点?

陈姨一脸不相信,周雨彤实在装不下去了,叹了口气:“咳,陈姨遇到了一个我不想遇见的人。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他,陈姨能不能帮忙一下?”

“我以为多大点事呢?你能吓得筷子都掉了?”陈姨不以为然道:“不就是个人?又不是鬼能把你吃掉不成?有什么好怕的?”

“陈姨,只是觉得遇见他会遇见很多麻烦。陈姨,来米国只是想安安心心把孩子生下来,不想又沾上以前的麻烦了。”周雨彤拉住了陈姨的手。

陈姨思考了片刻,“我知道了,反正也吃得差不多,等等我们出去了,我们就走吧。”

周雨彤连连点头,“谢谢陈姨!”

放下了辫子,用长长的头发挡住了脸,周雨彤躲在了陈姨背后走了出去。回到餐桌边,周父吃得正欢。

“怎么快就回来了?彤彤好点没?”

“家里有点事情,我们赶紧去看你的花盆,然后回家吧。”也不等周父同意,陈姨便叫了服务生买单又打包了没吃完的东西。

“什么事情啊?”周父满腹狐疑,却也无奈,周雨彤推了轮椅就往外走了,都不给周父反抗的机会。

出了饭店,周雨彤中的大石才算放了下来,顾鑫应该没有看见自己,以后估计也不会遇到了吧?放慢了脚步。

却被陈姨调笑了:“平时看你还挺胆大的,都敢一个人跑米国来生孩子,今天就这么怂了。”

“陈姨,你饶了我吧!”周雨彤讨饶了起来。

刚走出去十米开外,背后却响起了喊声。

“。”周雨彤一惊,一回头原来是服务员追了过来,原来少给了陈姨找零。

和服务员道了谢,陈姨已经笑得不行了:“彤彤我倒真好奇那是谁了?能把你吓得这么草木皆兵。”

周雨彤心里也有点郁闷,顾鑫有什么好怕的啊?为什么自己能怕成这样?也是醉了。

可是她确实不想面对顾鑫,不想和他解释。心里有点泄气,周雨彤有些没精神地垂下了头,“陈姨……”

三人刚走几步,却有人又跑了过来,一下子拉住周雨彤。

“真的是你!你怎么来米国了?我找了你好久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周雨彤愣了三秒,怪不得呢,怎么会少拿找零?原来顾鑫就是为了看是不是自己。

“你……”刚想说你认错人了,却觉得实在是太假了,正思索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陈姨却蹿了出来,推开了顾鑫。

“你就是那个负心汉吧!是不是男人的!把彤彤一个人扔米国来就不管了!”

周雨彤差点被噎死,赶紧拉住了陈姨。“陈姨,你在胡说什么啊?不是的,你别管,你带叔叔先回车上,我一会儿就过来。”

“彤彤,这个负心汉,你还护着他!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揍一顿!”陈姨来了劲,因为也是受过男人的伤,陈姨对负心汉都是深恶痛绝。看着顾鑫和周雨彤年纪相仿,周雨彤又那么害怕遇见他,心里越发相信肯定就是他了。

“陈姨,真的不是,只是个朋友而已。”周雨彤对于陈姨的脑洞也是五体投地了,真乃神人。

“只是个朋友你那么害怕见到他?彤彤你别怕,我在,肯定为你要回公道!”

周雨彤无奈地叹了口气:“陈姨真的不是……”

“小陈,彤彤的事情让她自己处理,我们别掺和了吧!”周父虽然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尊重彤彤的举动。

周雨彤向周父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陈姨虽然还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了下来,白了完全不了情况的顾鑫一眼,推着周父离开了。

两人走后,顾鑫又拉住了周雨彤:“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负心汉?你怎么会一个人在米国,那两个人是谁?肖逸呢?”

“你能一个一个问吗?”周雨彤甩开了顾鑫,“那是我一个朋友的家人,我现在寄住在他们家。肖逸在国内,没什么负心汉,也没什么事情。别光说我,你没事跑这里来做什么?两个州差了十万八千里好不好?”

“和同学出来旅行,正好路过这里,就看到你了。没事你跑米国来做什么?到底怎么回事?”顾鑫越发觉得周雨彤身上发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的电话已经很久没有打通过了,打电话问他妈妈得到的消息,却是让他安心读书,她好得很,别多管她的事情。

顾鑫心里纠结了很久,差点就想飞回去看个究竟,可是想起出国之前肖逸的话,顾鑫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焦急。

她有他,他费心……(未完待续)

ps:刚刚码出来。。。。。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