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2章 孙医生

第152章 孙医生

“我来米国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会留在米国,也许再也不会回去了。”

听了周雨彤的话,顾鑫沉默了片刻。“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

“顾鑫,你好好念书就好,我有你联系方式,有事会联系你的。”周雨彤敷衍道,她一点都不想被顾鑫找到。

“可是,我没有你的。你以为我傻啊!你来米国这么久都不告诉我,还说回来找我?把联系方式给我!不然我不放你走。”顾鑫紧紧拉住了周雨彤的手臂。

“你放开,我没有手机。你找不到我的。”周雨彤挣扎着想甩开,却被抓得死死的。

陈姨虽然离开了目光却远远一直盯着两人,见状冲了过来直接就打了顾鑫一巴掌:“是不是男人的?”

周雨彤和顾鑫两人当时就懵了,愣在了那里。

陈姨却又是一巴掌招呼了上去:“彤彤都有了身孕了,你心疼就算了,还这么和她闹腾!”

“什么!”醒过神来的顾鑫惊呼道:“你有身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雨彤算是输给陈姨了,她现在自己也就只有4个月,衣服又比较宽大,比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可是陈姨这么一嚷嚷,顾鑫都知道了,自己要解释的事情就更多了。想想都觉得一个头要变成两个大。

“陈姨,他没和我闹腾,真没有,孩子不是他的。他……”

顾鑫打断了周雨彤的话,“孩子就是我的,阿姨我对不起彤彤了,之前都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阿姨打得对,阿姨你彤彤现在住你那里吗?联系方式是什么?我回去准备了马上来接她。”

“别胡说!”顾鑫的胡说让周雨彤百口莫辩。“这件事国内谁都不知道,你谁也别说,你妈也不准。这是我电话,你敢说出去了,我绝对让你再也找不到。”

周雨彤从包里找了笔和纸,写了自己的号码,然后塞在了顾鑫手里。

“陈姨。真的只是个朋友。我们回去吧!”她拉住了陈姨,眼神中略带哀求。

陈姨虽心下仍由狐疑,可是看着周雨彤的样子却是极其认真的。也怕再多待下去们会赶过来,拿过了周雨彤手中的纸笔,塞给顾鑫:“把你的联系地址。写给我。”

周雨彤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可也知道陈姨也是关心自己。只道:“陈姨我要找他,他逃不了的。”

顾鑫却求之不得,写了自己的地址老老实实地给了陈姨,“阿姨。她是个傻妞,你好好劝她。拜托了,有事尽管来找我。我绝对不会跑的!”

听着顾鑫不正经的话周雨彤只觉得牙痒痒。可细细一品话中关切的意味,周雨彤不由鼻尖一酸。一阵莫名的感动袭上了心头。“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才不傻。”

回家的路上,陈姨半信半疑问道:“那真的不是孩子爸爸吗?”

周雨彤点了点头,陈姨虽然还是不相信可也不再问起了。

一路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周雨彤想起顾鑫,发现他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任性不懂事的顾少爷了。她已经不能再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

这天,天气有些阴郁,天空布满了乌云,窗外飘着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水汽。不由让人感到阴冷。

天气不好,周父的心脏上的老毛病有些犯了。腿上的风湿也十分严重。整日窝在床上,各种各样的方法都用了也不见好。

周雨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在伤病和年龄面前,人永远是脆弱的,就算科技再发达,现代医学再进步,人类永远无法战胜这两个敌人。

身为医生的周天一直清楚的明白这个,总能冷静地面对伤痛与死亡。可是身为人女的周雨彤,却再也无法冷静而淡然的面对这些。每天陪在周父身边,一刻也不肯离开。

陈姨看着也心疼,可是怎么也劝不住。

下午,周父的医生也赶了过来。

听陈姨说,周父的医生是个华裔的女医生孙音音,周父一直都是由她照顾,她也很尽心负责,就是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及时过来看周父。

之前周雨彤刚刚来的时候,孙医生正好去腐国出差了,才一直没有见到。

昨天,孙医生才出差回来,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好,看到这样的天气,就打电话来问了。听说了周父的情况,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

能这样用心的照顾周父,周雨彤对于这样一位医生很是感谢,她这个不孝顺的女儿,学了那么多年医,可是却来不及救回自己的妈妈。现在爸爸生病了,她也无能为力,什么都不能做。

陈姨带着孙医生来到了周父的病床,周雨彤见到了这位女医生。

孙音音个子不高,年纪和周天差不多大,一头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扎成了马尾辫,白大褂里面穿着干练的职业装。五官虽然并不是很惊艳,却十分耐看,只是眼下的青黑,显示了她的疲惫。孙医生身量很小,穿着一双很高的高更鞋。手中提着一个大大的箱子

周雨彤刚想和陈音音打招呼,可是陈音音却直接略过了她身前,走到了周父床边。

“周伯父,哪里不舒服?”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询问。

周雨彤只好有些尴尬地自己退到了一边,也不碍着医生检查。

“我要做检查,房间里还是不要太多人了。”孙音音对着陈姨道。“陈姨你留下来帮我下忙,别人都出去吧!”

周雨彤有点小郁闷了,这个房间里除了她就是陈姨了,陈姨留下来帮忙,她就是其他人吗?

“孙医生,我在学校也学过一些护理,要不我来帮忙吧!”周雨彤却不想离开。想看看周父大的检查,了解下周父的情况。

“你有医生或者护士的职业资格证吗?”孙医生白了周雨彤一眼。“看病不是过家家,学校里随便学过一点就有用吗?出去吧,别耽搁时间。”

周雨彤心下有气,刚想还嘴,可是看了床上痛不欲生地周父,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陈姨也搞不明白。平时孙医生这么和善的一个人。怎么平白无故今天对着周雨彤就火药味十足。也觉得孙医生这么赶彤彤确实太让她下不来台了,“彤彤,你去看看我下面熬得汤怎么样了吧!”

周雨彤点了点头。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只好闷闷不乐出了房间。

在厨房里盯着那锅汩汩冒泡的热汤看了半天,耳朵却时刻听着客厅里的动静。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陈姨送了孙医生走了出来。周雨彤一听到动静,就跑了出去。

“孙医生。叔叔身体要不要紧?检查下来有没有问题?”

孙医生奇怪地看了周雨彤一眼。

陈姨忙道:“孙医生,这是彤彤,阿始的远房妹妹,以后要住在家里了。以后你来。我要是不在家,彤彤也是一样的。”

“陈姨,我从腐国带了不少东西给你还有叔叔。在车上,刚刚来的时候急着看叔叔。还没拿下来,我这就去拿。”孙医生却一眼也没看周雨彤,笑着拉着陈姨。

周雨彤对于这种被人完全忽略的感觉只觉得十分无语,她们今天才见面,哪里得罪她了?简直了!可是她也知道,她绝对不能和孙医生较真什么。只好闷闷地低下了头。

陈姨有些无奈,“孙医生不用客气的,阿始每年也得飞个几趟腐国,况且我们两个老家伙了,也用不过来。”

“陈姨可别和我客气,是我的心意。”说着就提着那个大箱子走了出去,不多时又拎着几个精致的包装袋走了进来。“也不知道陈姨和伯父喜欢不喜欢。”

陈姨接过了袋子一看,“孙医生你太客气了,这我怎么好意思收呀!”陈姨是个识货的人,一看那些东西就知道价格不菲,心里不由迟疑了。原本以为孙医生只会准备点小东西,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礼物。

“陈姨可别和我推,我可从来没把陈姨和伯父当外人,你们就和我家里的长辈一样。孝顺你们,我别提多高兴了。”

周雨彤看着也没自己什么事情,孙医生打定主意忽略她,她问她什么都没用。还不如等等问陈姨,干脆也不管两人,进了周父的房间陪着周父。也不管二人在说些什么。

过了会儿隐约中听到客厅里响起了关门声,就听到了陈姨的脚步声。

“彤彤,孙医生说阿始爸爸只是老毛病,天好了就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的。现在让他睡会儿好了,你出来休息休息吧!”陈姨伏在周雨彤耳边轻声道。

看着熟睡的周父,周雨彤点了点头。

出了房间,陈姨才拉住了周雨彤的手:“孙医生是很好的人,不过就是面对工作十分严肃,你可别放在心上。”

“孙医生对叔叔的病真的很上心,怪不得周始哥哥能放心在国内打拼了,有她在,确实对叔叔很好。”周雨彤淡淡一笑。这个孙医生不喜欢自己,自己躲着她便是了,也没什么,只要对周父的病上心就好。

况且,她要是周天,也许她看不惯这个孙医生还能抱怨几句,可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脾气影响周父的治疗。现在,她只是寄人篱下的周雨彤,孙医生却是照顾了周父这么久的医生,她更不能因为她而让孙医生对周家有隔阂。

陈姨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做到今天这样,周雨彤已经很高兴了。还能期望再多吗?毕竟她只是一个非亲非故,还寄人篱下的孤女。

“上心是没得说的,要不是孙医生,周始能放心在国内工作?”提起孙医生陈姨就赞不绝口,十分喜欢。刚要继续夸几句,看了一眼周雨彤,只见她嘴角始终挂着淡淡大的微笑,看不出一丝异常,可陈姨却不再说下去了。

晚上,周雨彤照顾着周父吃了药睡下,又帮着陈姨整理了些杂物。刚想回房休息。

周始打回了电话,问周父情况。

“早上起来看天气预报,你们那天天气最近很不好,爸爸怎么样了?”

周始对于周父的情况十分了解,这样的天气周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心里也十分不放心。

“叔叔这两天不是特别好,整天得疼得停不下来。孙医生来看过了,说是老毛病,不用担心的。”

“孙医生回来了?”电话那头的周始不由也皱起了眉头。“她不是去腐国了吗?不是说这几个月都不回来了?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想起之前孙音音和他说的话,周始不由觉得事情十分不对。她都说要去英国学习,不能再照顾周父了,而且还是那种情况下说的。他都已经给周父换了家庭医生了,

“是呢!具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陈姨说孙医生昨天才回来,看到今天的天气就赶了过来了。给叔叔做了检查,说都挺正常的,只是老毛病,天气好了就没事了,不用太担心的。”

周雨彤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周始肯定不知道孙医生会对她有这样的恶意,她也不想周始担心,更不想告状什么的。

然而却听周始有些担心道:“你见到她怎么样?”

周雨彤被周始的话问的有点莫名其妙,“挺好呀,还给叔叔和陈姨都带了礼物呢!”

“好就好,他说没事就好。爸爸确实也是老毛病了,你是怀孕的人,别太操心。下个月,我有空,会回来住一段时间。”周始越发觉得孙医生的举动不同寻常,却也不和周雨彤多说。

“嗯嗯,哥你也注意身体,叔叔我和陈姨会照顾好的,你放心吧!”周始一向很忙,周雨彤是知道的,现在她在周父身边,就想尽力为周始分担一点,让他能够安心工作。

“嗯,彤彤……还有一件事……”周始不由又迟疑了。

半天听不到下文,周雨彤开口问道:“嗯?怎么了哥哥?”

“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总觉得也许你不是很想知道。”

周雨彤沉思了片刻,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和过去分割,就不要再犹犹豫豫拖泥带水的了。缓缓道:“哥哥,你觉得我不是很想知道就别告诉我了吧!”

“好,那我就不说了,你注意身体,别光顾着照顾爸爸了,你是有身孕的人。”周始却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确实那些事情何必再去烦彤彤,完全和她没有关系的事情。

挂下了电话,周始拿起了桌上的一堆文件,走到了碎纸机旁边,全部塞进了碎纸机。(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