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3章 过家家

第153章 过家家

热门推荐:、 、 、 、 、 、 、

转眼有过了一个月,已经渐渐入冬了,天气渐渐转凉,外面飘起了雪花,一夜之间,漫山遍野都披上了一层银装,放佛进入了童话的世界。

周雨彤和周父两人捧着暖暖的热茶,腿上都披着厚厚的毯子,坐在客厅里落地大玻璃前,看着窗外的飞雪。院子里早已有了厚厚的积雪,看着十分美丽。

陈姨出门采购的东西回来,看见一老一小,坐着发呆的两人,不由笑了起来:“窗边毕竟凉,你们一老一小两个大宝贝,坐会儿就往里边来点,谁生病了大家都不能安生呀。”

“冷不坏,毯子下面泡了几个热水袋了。”周雨彤笑呵呵道:“陈姨,这雪真好看!要不要给你搬个椅子一起来坐会儿呀?”

“晚上阿始就要回来了,我正忙着准备,你提我带好阿始爸爸呀!”陈姨,一边整理着刚刚采购回来的东西,一边说着话。

周父不以为然,吐槽道:“有什么好准备的?回来就回来呗!”

“叔叔,你笨呀,阿始哥哥回来陈姨在准备很好吃的,你晚上就能开荤了呀!”周雨彤小声在周父耳边道。

周父恍然大悟:“对哦!好主意!”然后转过头,兴高采烈地对陈姨喊了一句:“阿始好不容易回来,你一定好好款待,多做点好吃的给阿始补补。”

“行,我知道了,款待阿始,阿始爸爸今天可没得吃。”陈姨坏坏道。

“你你你!!!”周父被气得说不出话。

三人一阵笑闹,陈姨就忙开了。

周雨彤已经5个月了有点显怀了,掀开毯子,站起了身来。肚子有些微凸。“叔叔你一个人坐会儿有事叫我,我去给陈姨打打下手。”

然而当周雨彤刚刚迈进厨房,却被陈姨赶了出去:“都和你说了,别进厨房了,怎么就不听。没事就好好陪着阿始爸爸!”

“陈姨你再不让我做做事情,我就真得痴呆了。”这些日子周雨彤已经被陈姨静止了一切家务,她觉得做做家务其实也没什么。活动活动对孩子也好。可是陈姨却担心周雨彤磕着碰着了。严令静止。

虽然嘴上说着俏皮的话,周雨彤的心里却和吃了蜜一般甜。陈姨无微不至的关照让周雨彤终于找到了一丝家的感觉。

“少废话,出去继续看雪去。”陈姨当然还是不让周雨彤进来的。

无奈之下。被打出厨房的周雨彤只好又陪着周父在床边发呆。

不得不说,最近一段时间,周雨彤几乎迷上了发呆这个兴趣**好。以前的周天后来的周雨彤,都是劳碌命。总是把自己当做一个陀螺,一个不停地旋转。没有**也没有停顿。

然而现在。周雨彤发现,原来生活真的也是需要停顿的。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周雨彤再也不会把所有的时间排得慢慢的,而是更多地去放慢生活的节奏。偶尔发发呆,放空自己,出出神。心情大好。

晚上周始如约回来了,带回了不少国内的特产。周雨彤看着不禁眼眶有些湿润。

“这些东西你买的?”

“不是,岚子和娟子让我带给你的。说是你喜欢的。”周始的回答,周雨彤并不吃惊,这两天她有收到过岚子的邮件问她现状,提起了又惊喜给她。只觉得心里十分愧疚。

自己怀孕的事都没和他们说,不声不响就跟着周始来了米国也木有告诉他们。他们却还一直想着自己。周天是吃过闺蜜亏的人,吴慧怡的背叛,对周天来说一直是心里不大不小的一个疙瘩。

认识了岚子和娟子之后,虽然周雨彤感觉上已经接受了她们,可是潜意识里总是有一些戒备。然而现在岚子和娟子却用真诚敲开了周雨彤的心扉。

“哥哥,等孩子出生了,我想告她们这件事情。”

“随你好了,现在瞒着她们也对,不然娟子指不定就冲到肖逸面前去了。过段时间也好。”

接下来的几天,周始都在倒时差中度过,第三天精神抖擞的周始来了兴致,突然想起,周雨彤月份马上要打上去了,该给小baby准备些东西了。

周雨彤有些无奈,自己才只有五个月,还有大半年呢!现在准备什么呀?却经不起周始的兴致勃勃,准备就准备些吧!反正早晚都要准备的。两人便开车去了卖场。

“这么冷的天,还出门,冻死我了。”刚上车已经裹成熊的周雨彤还是忍不住打着哆嗦。

“打了这么高的空调还冷吗?等等到了卖场就好了。”周始用手试了试空调的温度:“还好呀,挺暖和的,等等就好了。”

“哥,你今天兴致怎么这么好啊?这么心血来潮的。”周雨彤不由问道。

周始当然不会告诉周雨彤他在国内的时候,手下一个妹子的娃满月酒请他去了,他一下子就被那么个肉团子俘虏了。那么软软小小一个,想到了周雨彤肚子也有一个,心里就有些“浮想联翩”。

果然不告诉肖逸使正确的,有肖逸在他哪能霸占小团子。心中想着这些,口中却说着:“最近圣诞了,卖场都在打折。屯着点多好呀。”周始不禁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多好的理由,简直了。

然而周雨彤一点都不相信周始是会因为卖场打折要多屯点的人。“才不信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就是心情好,想买买买,行了吧!”周始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周雨彤笑喷了,周始绝对是被手下那些剁手党给带坏了:“话说,哥你明年要不要试试看,双11的时候抢购一轮?”

“双11?那是什么?”周始有些不明白。

“你都会买买买了,还不知道双十一?”两人笑闹了一阵,周雨彤也不觉得那么冷了。很快卖场便到了。

一到婴儿用品那块,周始就根本停不下来,仿佛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对一切充满着好奇。饶有兴致地把所有的东西摆弄了一遍。

一个大男人在婴儿用品店里煞有介事目不转睛地摆弄各种婴儿用品,一个奶瓶能翻来覆去拆装好几遍,站在一边的周雨彤不由默默低下了脑袋,还好是在米国。没人认识她。不然她绝对要挖个洞钻下去。

然而根本拦不住周始的兴致盎然,实在受不了周始地来回穿梭,周雨彤干脆找了个地方坐着等他了。

过了一会儿。周始推着一手推车的东西来到了周雨彤的面前。

“彤彤,这些东西你看看怎么样,每一样我都对比过了,挑了设计最合理的过来。”

噗嗤。周雨彤就笑出声来了,原来他这么专心致志倒腾半天。不是恋物癖,只是为了比较东西是不是合适。可是一件红色的婴儿装和蓝色的婴儿装之间,有合适和不合适吗?

看着一扯琳琅满目的婴儿用品,虽然觉得有些好笑。却也觉得十分贴心:“哥哥选的就是最好的。”起身翻看了一下手推车里的东西,也没什么不合适的。“都挺好的,我都很喜欢。”

周始一听周雨彤的表扬。心里别提多嘚瑟了,拿出了一件件小东西。滔滔不绝地和周雨彤讲着选这个的理由。周雨彤觉得周始实在是太可**了,这么一件小东西都这么用心。摸了摸略微隆起的肚子,好像自己这个妈妈反而有点太大条了。

“咳!阿始!你回来啦!”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两人回头一看,孙医生正挽着另一个腹部高高隆起的年轻华人女人,满脸微笑热情地和周始打招呼。

“孙医生你好。”周始略显生疏地回了一句。

出于礼貌,周雨彤也叫了医生:“孙医生!”

当然孙医生还是一贯地不理她,这么多天了。孙医生每次来看周父对所有人都平易近人,可是一到周雨彤这里,却总是横眉冷对千夫指。

周雨彤本来就完全没有玻璃心体质,她不理就不理呗,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又加之久而久之也习惯了,更加无所谓了。反正每次见到孙医生都礼貌打招呼,有没有礼貌是她的事情,人家理不理是人家的事情。

“阿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孙医生并没有因为周始的生疏而有自知之明,反而更加殷切地问道。

“前几天。”周始仍旧并没有特别热情。

有自知之明,缩在一边的周雨彤心中腹诽,人总是犯贱的生物,别人对你好的,不知道好好珍惜,就喜欢去捧着不理你的人。有意思吗?

“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为你接风洗尘。要不今天一起吃个饭吧?”

“今天不方便吧!下次吧!”周始并不十分想搭理孙医生。

“不方便吗?我正好想和你谈谈周伯父的病情,前两天给他做检查,我有点新的发现,想和你讨论下。”

“怎么没听陈姨说起过?”周始不由皱起了眉头,孙音音明显就是故意的。

“我回去才想起来的。今天方便吗?”孙音音胸有成竹地淡淡一笑。

周始却也不是随便就能被套住的人:“你有空来家里聊吧!”

“过几天我可能又要出门一次,我怕耽误了。”

周雨彤差点没笑出声,孙音音这么想和周始一起吃饭?一双眼睛不由偷偷觑了觑两人。

难不成孙音音是为了周始,才看自己那么不顺眼以至于这么明显的不搭理自己?可是这也不对啊!自己一个孕妇有什么好不顺眼的,又不会和她抢周始。

思来想去周雨彤突然意识到,周始为了给她办绿卡是和她已经登记了。想明白了这些,周雨彤发现原来孙音音这么对她还真的不是委屈她了。

“孙医生你这么忙,爸爸的病就不烦你挂心了,之前你去腐国的时候,我已经联系了新的医生了。”周始却反将了孙音音一军。原本周始就已经联系好了新的医生,却听说孙音音回来了,就先把换医生的事情缓了缓。

陈姨和周父对于孙音音的好感,周始也是知道的。这也是为什么周始会越发不喜欢孙音音。陈姨和周父这么喜欢她,她却三番两次利用他们威胁他。周始十分反感。

“阿始你说什么呢!伯父的病,一直是我在照顾,我对他的情况最了解了。你放心把他交给别人,我却不放心的。算了你不在意伯父的病情,我也不强求你。”孙音音的脸色一下子就挂了下来。

周雨彤真是被孙音音的逻辑打败了,既然这么重要紧急的病情,你能直接现在马上立即说出口吗?非要一起吃饭才说?

她也十分不理解孙音音的举动,为什么非要和周始一起吃饭呢?会特别香吗?为什么她和周始一起吃了那么多顿饭从来不觉得?

思忖了半天,周雨彤得出结论,应该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吧?不由吐槽了下周始,不解风情。

“父亲的病情诊断的很要紧的话,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今天真的不方便,我要走了,再见。”说完周始也不等着孙音音反应,拉着周雨彤就走。

走到收银台周雨彤早已笑得合不拢嘴了。

这下换周始郁闷了,“你笑什么?”一边说,一边把篮子里的东西一件件都拿了出来。白人服务员微笑着接待了两人,然后把东西一件件结账了,打包好。

“哥,说实话,孙医生看上你了吧!”周雨彤捂嘴笑道。

“什么和什么啊?一天到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周始的脸腾地就红了。

“不然没事干嘛非要和你一起吃饭呀?别骗我了,我都看出来了。你也太不解风情了,人家女孩子都这么盛情邀请了,你也忍心拒绝。”周雨彤终于找到机会揶揄周始了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她老是拿爸爸的病情作为威胁,最烦这样的了。陈姨和爸爸这么喜欢她,她却只是利用他们威胁我。”若是之前,她想约他吃饭,都不需要理由他都会答应。可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越发不想搭理孙音音了。

如今她又想拿周父的病情做威胁,周始是越发不能忍受了。

周雨彤听了周始的话,若有所思,看孙音音对周父的病那么上心,确实是感激她的,可是拿这个做威胁,周雨彤不得不怀疑一下她的医德。(未完待续)

ps:真的也是醉人了,花花已经疲于奔命了,感觉存稿朝不保夕,哭。。。。。求虎摸,求安慰~~~~~

...R64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