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4章 换医生

第154章 换医生

回家之后,孙医生并没有再打电话来和周始商量所谓的周父的病情的新发现。

周始心里也明镜似的,所谓的新发现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更加坚定了他换医生的打算。他不想再被一直威胁下去了,在周始看来,孙音音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指不定那一天就会伤害到他的亲人。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周始才在几天之后找了个合适的时间叫了陈姨和周父,说出了他的打算。

“爸,陈姨,孙医生最近一直忙于出差,也无暇顾及爸爸的病情。不如我们换个医生吧?”

原本上一次,周始就和陈姨和父亲提过换医生的事情。然而当陈姨和父亲听孙音音说只是出去进修几个月而已,说什么也不肯换医生。

周始十分头疼,他都和孙音音闹成那样了,孙音音去腐国哪是进修,就是和他怄气出去旅游的。偏偏对陈姨和周父却说是进修,还装出一副担心装,动不动给陈姨打个电话。

“孙医生不是都回来了?好好的换什么医生?”周父有些不乐意。孙医生一直对他的病情都十分上心。而且也不像别的医生那样,反而像自己的另一个女儿一样。

孙音音和周天差不多大,职业也是医生。周父每每想起周天,总是忍不住爱屋及乌,对孙医生也多了很多好感。

“是啊!好好的换什么医生。你爸的病从头到尾都是孙医生在照顾,没有谁比她更加清楚你爸的情况了。换了医生,要是不了解情况,对你爸爸反而不好。”

陈姨也不赞同换医生的事情,孙医生对她也特别好。周始不在家,周父都是孙医生在操心。陈姨总是想起,周父发病的那个晚上,要不是孙医生的及时赶到,也许周父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也不想换医生,只是孙医生实在最近太忙了,爸爸的病情又不能长期没有人照顾。才想着换个医生的。”周始就知道这次还是会面对周父和陈姨的反对。

“孙医生前两天和我说最近没事。要定期给我来做检查的。”周父也有些不解,为什么孙医生和周始的话有那么多出入。

“阿始,孙医生这么好的医生。你还要去哪里找?你不要听了别人的胡言乱语,怀疑孙医生呀!”陈姨有些不客气道。周始的说法和孙医生的说法出入那么大,陈姨心中早就相信了孙医生的说法。

不由暗怪周雨彤不懂事,平时看她也不生气。总是和和气气的,周始一回来就告状。撺掇周始换医生。早知道她是这样的人,自己也不那么顾及她的感受了。

周始听了周父的话已经十分生气了,那个孙音音不是和他说她要去出差吗?怎么和周父和陈姨说没事了!简直太过分了。又听陈姨话里,似乎有什么不对。什么叫听了别人的胡言乱语?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你们这么说,反正那天在卖场,我和彤彤遇见她。她和我说要出差了。”

陈姨一听周雨彤,更是验证了心里的想法。果然就是她在周始面前说三道四。语气更加不客气了:“孙医生没事干嘛和你说要出差又和我们说没事?阿始你不要随便听信了别人的话。”

周始越听越恼火了,什么叫听信别人的话,他用得着听别人的话吗?都是他亲眼看到的啊!刚想反驳,却听陈姨继续道:“孙医生对不熟的人性子都比较冷,一开始可能是对她态度不怎么好。她也不用这么编排孙医生吧?”

“她?”周始莫名其妙了:“什么她?谁编排孙音音了?你们是被孙音音灌了*汤了。我做儿子的说什么你们都不信,她说什么你们都信。“

周始有些恼羞成怒:“这是我爸!我能害他吗?不换算了,以后让孙音音别来找我了。”说完甩手就离开了。

此时的周雨彤,正躺在床上看书了,完全不知道三人的谈话。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下周雨彤捧着本书,歪在床上看着,台灯旁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

突然,茶几上远远放着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这个电话只是用来以防万一的,来米国这么多天了,就没接到过电话。虽然现实的是个陌生的电话,周雨彤一猜便知道是顾鑫无疑。只有他是知道她这个号码的。

“喂?”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接起了电话。

“干嘛啊?这么无精打采的?”电话里顾鑫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晚上的,我又不是你这样的青春期少男,哪来那么多的精神。说吧,什么事情?”

“上次的事情还没完,你和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雨彤就知道顾鑫肯定不会忘了,只道:“我和肖逸分手了,然后我来了米国,就这么简单,还能有什么事情。”

“那你怀孕又是怎么回事?肖逸知道吗?他怎么让你一个人来米国,还怀着身孕?”

周雨彤叹了口气:“不知道,我不想让他知道。”

“你脑子坏了吧!不让他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啊!”顾鑫几乎惊呼了起来,他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回事。

“你脑子才坏了,我的孩子,我自己能带大。你敢去和肖逸说,我就敢再消失的彻底点让你再也找不到!”周雨彤不悦道。

“你个疯女人,为了什么,能让你和肖逸分手啊?还带着孩子一个人跑出来!你不是有病是什么啊?”出国之前肖逸的话还历历在耳,他不想打扰周雨彤,所以他出国了,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和肖逸分手了。还带了孩子一个人跑米国来了。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自己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周雨彤有些生气,也不想多解释,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那头,听到了忙音的顾鑫,并没有急着再打回去,放下手机。撑着头思索了片刻。拿了车钥匙和钱包就往外走。

早上起来,周雨彤和往常一样,收拾好自己。就去厨房里帮陈姨准备准备早饭,端端盘子摆摆餐具什么的。然而周雨彤却感觉到陈姨有了一丝不同寻常。

“陈姨,早上好!”周雨彤一进门就和往常一样甜甜地打了个招呼。

陈姨却只是:“嗯。”了一声。

顿时房间里的气压就低了下来。

陈姨收拾了餐具往外端,周雨彤赶忙迎了过去。

“陈姨。餐具我来拿出去。”

“不用。”陈姨冷冷地说了一句,避开了周雨彤。

周雨彤不明所以。十分尴尬:“那我来端牛奶吧!”说着周雨彤便端起了牛奶往外去,却又半路被陈姨截下了,抢过了手里的东西。

“你坐着去吧。”

周雨彤有点蒙,也不敢惹陈姨生气。只能低着头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周始出来没吃早饭就出门了,一顿早饭吃的悄无声息的,谁都没有说话。周雨彤也不敢随便说话。总觉得今天家里的氛围不太对。

吃完早饭周雨彤。想帮着去收拾碗筷,也被陈姨拒绝了。周雨彤只好去找周父。周父也淡淡的不是很上心。没多久就让周雨彤出去了。

回到房间,周雨彤一个人闷闷不乐的,今天究竟怎么了,一家人怎么都这么怪怪的。

晚上,周始回来了,却被周父叫到了书房里。

“你昨天那么和我说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周父的语气十分不悦,周始从来没有那样和周父说过话,周始离开后,周父昨晚几乎一夜没睡。脸色苍白,眼中布满了红血丝。

“爸!你说,我是你儿子,我有必要对你扯谎吗?明显是她两面三刀啊!“周始也十分不理解孙音音到底给周父和陈姨灌了什么*汤,能让两人对她那么深信不疑连儿子都能怀疑。

“孙医生又有什么必要两面三刀呢?这么多年了,孙医生的为人,我们有目共睹的。孙医生说,彤彤在你面前说了她坏话,原本我是不信的。只觉得彤彤虽然不喜欢她但也不至于会和你告状,现在看来却由不得我不信了。“周父扭过了头,一脸怒气。

“她还恶人先告状,彤彤什么时候说过她坏话。爸,你觉得我是会因为彤彤的一句话而否认孙音音的人吗?”周始越发觉得孙音音简直不可理喻。怪不得昨天陈姨会说那样的话,原来她早就编排过彤彤了。

“况且,彤彤至始至终都没提过孙音音一句话。听昨天陈姨的话,彤彤反而是受了委屈了。”那天遇见孙音音,她就没理周雨彤,周始开始并没有多想什么,现在想来,周雨彤真的是受了大委屈了。

“爸!之前她去腐国就不是去进修,是和我怄气。上次遇见她,她又拿你的病情威胁我。我是真的不放心把你交给她了。我是你的亲生儿子,我也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你说我会害你吗?”周始苦口婆心的解释道。

原本他是不想说出之前孙音音去英国的事情,一说出来,指不定就得面对周父无休止的询问。然而如今都牵扯到了周雨彤,周始就不得不说了。今天回来看见周雨彤就是愁眉不展的,肯定是受了委屈了。孕妇本来就容易多想,再这么下去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了。

心下对孙音音多了一丝厌恶。

“什么怄气,孙医生为什么要和你怄气。之前你们不都相处的挺好的吗?”周父也越发不解了,周始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些,他也无从得知。

“她知道我为了给彤彤办绿卡,和彤彤登记的事情,就和我大闹了一通。威胁我如果敢接彤彤过来就不给你看病了。然后就去腐国了。”

周始原本是特别不愿意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的爸爸的,这么大了还要把这种事情和周父说,实在太丢人了。指不定被周父嘲笑成什么样了。

周父愣了一下,笑呵呵道:“人家姑娘看上你了,你怎么不明白?”

“爸……”

“彤彤真没和你说过孙医生坏话?”周父又换了副一本正经的表情。

“真没有,提都没提过孙医生。”

“那你心里对孙医生怎么看?喜欢她吗?”虽然周父也觉得自己在问废话,要是喜欢就不会一天到晚想着把她换了,也不会和彤彤登记了,不过要是不问清楚了,以后周始反悔了指不定还得怪自己。

“爸你说呢?”周始真是受够自己这个装叉的老爸了。

“咳咳咳,其实你早和我说哪里来那么多事情?你也别想着换医生了,这几件事情就此打住。了。其实彤彤的事情你也做的欠考虑了,要给彤彤办绿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你为什么一定要选这个?”

周始当时和周父说的时候,周父其实并不很是答应,可是心思都在周天的事情上,也没多想,现在想来可能真的对周始影响有点不好。

“爸,你不觉得这个方法最简单而且没有后顾之忧吗?爸你也别多想了。”

周雨彤正在睡觉,丝毫没有意识到家里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分歧。

马上要到圣诞节了,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氛围,周家也装饰一新,陈姨和周雨彤抽了一个下午去采购了圣诞树还有各种装饰品。

已经是平安夜了,下午,周雨彤正读着报纸,周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周雨彤听到周父均匀的呼吸声,这才发现周父已经睡着了。蹑手蹑脚地给周父拿下了夹在鼻子上的眼睛,盖上了毯子,走出了书房,轻轻关上了门。

回到了自己房间,却见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

顾鑫这学上得也太轻松了吧!整日里没事就骚扰自己,简直了。也懒得搭理他,干脆把手机关机了。

到了晚上,陈姨准备了丰盛的大餐,家里放着欢快的圣诞节的歌曲,周始回来了,一家四口人一起大吃了一顿。

正在众人十分高兴的庆祝的时候,门铃却被敲响了。

“这么晚谁呀?”陈姨不由有些好奇。“我去开门看看。”说完便起身迎了出去。

大家也都对来人很好奇,纷纷伸长了脖子等着陈姨回来。然而当看到陈姨身后跟着一个满身白雪的粽子。

周雨彤嘴角的笑意僵住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