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8章 住院

第158章 住院

周雨彤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从icu中转了出来。

虽然已经在普通病房了,可是周雨彤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康复,全身没力气不说,脸色也是差得可以,苍白地几乎透明。

原本怀孕的时候周雨彤吃得就不多,也没长什么肉,现在更是像瓷娃娃一般给人一种脆弱得几乎一碰就要碎掉的感觉。

陈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开启了狂补模式,每天变着花样给周雨彤做好吃的补身体。

“陈姨,不用这么夸张的。”周雨彤看着面前一桌各色汤汤水水,也是哭笑不得,又是乌鸡汤又是黑鱼汤,还有猪蹄,这是要把她补成球吗?

“你早产伤了身体,不好好补补以后伤了身体怎么办?再说你一直都没有下奶,以后宝宝吃什么?”陈姨道出了自己的担心,她是过来人,看周雨彤的状态,不好好养着万一留下什么病根可是要苦一辈子的。

陈姨的话戳中了周雨彤的心径,昨天医生来的时候隐晦地和她提过,她确实因为早产伤了身体,以后可能不会再有另一个孩子了。

刚知道的时候,周雨彤心里还是难过了一阵,陈姨劝了好一阵,才算好点。想着已经有了宝宝,她应该知足了,别太贪心。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

可是因为早产,她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奶水,根本喂不了了孩子。这才是让她担心的。宝宝就是她唯一的孩子了,她这才有点明白了为人父母的感受了。所有的东西都想给他最好的。她不能给他完整的家,却想做一个尽心的母亲。

想到这里,周雨彤一咬牙:“不为自己,为了宝宝,我是该多吃点。”把陈姨带来的汤汤水水一股脑全部喝完了。

“这才对了!”陈姨乐得合不拢嘴,心下也略微放心。就怕周雨彤为了所谓的身材,不愿好好吃东西,耽误孩子不说,对自己身体也不好。见周雨彤这么配合,也很高兴。

吃完了饭。周雨彤却想到了另一件事情。“陈姨,我想去看看宝宝。”

前几天,她一直在icu里,孩子也在保温箱里。到现在她都没能见到自己的孩子。心里十分记挂。今天好不容易有点精神了。周雨彤就迫不及待地想见见她的孩子。

“我去问问医生,能不能借个轮椅过来,推你过去看看。你不知道阿始爸爸。这两天,我一来医院,他就去那里守着,也是醉了。”陈姨也明白周雨彤想见到孩子的心情,也并未阻拦。

“叔叔这么喜欢宝宝呀?”周雨彤也没有想到周父会这么喜欢宝宝,原本只是听陈姨说过一次,周父挺喜欢孩子的,没想到会这么喜欢。

“可不是,以后家里就热闹了。”陈姨收拾了碗筷便往外走:“我去和医生借轮椅去,你在这里等我。”

陈姨推了周雨彤便去了保温箱那里。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路雪白的墙壁,来往着行色匆匆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和步履蹒跚的病人,还有就是神色担忧的家属。

周雨彤心快跳出了嗓子眼,终于能见到期待了这么久的宝宝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害怕,不知道宝宝究竟是什么样的?早产会不会对宝宝有不好的影响?一个个疑问萦绕在她的心头,不由问道:“陈姨,宝宝长什么样子?”

“长得可像你了特别好看。”陈姨也看出了周雨彤的紧张,握了握她的手:“不用紧张的,宝宝就是出生得早了一点点,身体很好,医生都检查过,过几天就能从保温箱里出来了。”

“嗯嗯!”周雨彤虽然口中应着,心里却仍旧放不下心。

路途并不十分很长,很快就到了。周父果然守在玻璃窗外,远远地看着房内,嘴角微微翘起,眼中满是期待和喜爱。

透过厚厚得玻璃窗,望进房内。保温箱一排排整齐地排列在房间里。周雨彤第一眼就在一堆白人宝宝中,看见了自己的孩子。

只见保温箱里躺着一个红红小小的婴儿,眼睛还未睁开,小手紧紧握成团,静静地躺着,胸口有节奏地起伏着。可是身上却接着各种冰冷的仪器。

周雨彤眼中的眼泪忍不住便流了出来,他还那么小,明显看得出还没足月,真的活得下来吗?万一有个万一,她怎么办?这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怎么还能失去他?不她不能失去他!

她的手不由紧紧握住,指甲深深嵌进手心,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陈姨,宝宝为什么那么小……”周雨彤的声音有点哽咽了,眼泪从眼中掉了下来。

看着保温箱里的孩子,陈姨不由箱子了自己的孩子,眼眶不由也红了起来,却不动声色地抹去了眼中的泪水,轻轻抚着周雨彤的背脊安慰道:

“别哭别哭,还在月子里,哭坏了眼睛是一辈子的事情。孩子不足月自然看着比别的孩子小一些,不过医生检查过了还挺健康的。过几天就好了。”心下只怪自己思虑不周,没想到孩子看着情况并不是很好,天下父母心,周雨彤看着怕是心疼极了。

周父这才意识到身边的两人,见状不由想起了往事,心里对周雨彤多了一丝怜惜,安慰道:

“阿始那时候也是早产的,生下来还没有宝宝大!现在不也好好的?现在科技比那时候发达得多,又是在米国,孩子一定会好好的。“

周雨彤听着周父安慰的话,心里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受,宝宝还那么小,却要遭这些罪,对于孙音音的恨意更加深了,不管孙音音究竟为了什么那么做的,她绝对不会原谅她。她差点杀了她的孩子!她怎么下得去手!

“我就是,心疼孩子这么小就要遭这些罪,他现在一定难受极了。”周雨彤的眼泪忍不住得往下掉。

“宝宝会好的,你别哭了,哭坏了身体,以后怎么照顾宝宝呢?”陈姨把周雨彤揽在了怀里安慰道。

周雨彤的眼泪却好似管不住一般,一个劲地往下掉。

“陈姨,你带彤彤回去吧!等过几天宝宝再大一点再带她来看宝宝。”周父和陈姨使了个颜色,陈姨立刻会意,只怪自己欠考虑。没想到周雨彤看着宝宝受罪会这么难过。

“不要。陈姨,我再看一会。”周雨彤却不愿意走,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小小的一团。

陈姨的电话却响了起来:“喂?……你来啦?这么快?我们现在在保温箱这里,一会儿就回去……你也要过来?……好吧。你沿着走廊直走。然后右转就到了。”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便朝这边过来。

“周雨彤,你要不要紧?都还好吧?”顾鑫快步走了过来,蹲在了周雨彤的面前。脸色泛红,还喘着粗气。

周雨彤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眼眶红红的,并不理顾鑫,只是远远看着玻璃窗内。陈姨只好替她回答:“还好,就是孩子大人都收了大罪了。”

顾鑫顺着周雨彤的目光,望了过去,心里也不由有些揪心,看着周雨彤现在的状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问陈姨:“好好的怎么会早产了?”

立时,陈姨和周父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鑫。

周雨彤却回过了头:“你没事又跑过来做什么?”虽是说着冷淡的话,声音中却带着哭腔。

顾鑫就知道周雨彤肯定会这样问他,也不生气,“先别哭了,孩子怎么样?要不要紧?”

“医生说情况还算不错,过一段时间就能回去了。”陈姨道。

听完这话,顾鑫点了点头,才算放心了一点:“没事就好,她呢?”

“彤彤……”陈姨和周父都不再说话了。

周雨彤却开口了:“没什么,你别担心我了,你好好回去读书就是了。”又转头对陈姨说:“陈姨我们回去吧!”

“彤彤……”陈姨看着周雨彤对顾鑫态度,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却也不好在现在说周雨彤什么。又见顾鑫不恼也不怒,心里对顾鑫的好感,不由直线上升。

周父看顾鑫也越发顺眼了,笑着对他道:“小鑫,你来推我一起回彤彤病房坐会儿吧!”

回到了病房,陈姨扶起了轮椅上颤颤巍巍还站不稳的周雨彤,顾鑫见状,二话没说,走过去横抱起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又给她脱了鞋子,盖上了被子。

周雨彤却没来由地很烦顾鑫:“没事早点回去。”说完就扭过头去不看他。

“确认了你没事了,我就回去。”顾鑫也知道周雨彤现在心情不好,也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周父见状,心下一思忖,便对顾鑫说:“小鑫,陈姨和彤彤还有事,我们在这里也不是特别方便,你推我出去走走吧!”

顾鑫也明白周父的意思,也不反对,推着周父的轮椅便走出了病房。

两人离开了,陈姨才开口道:“彤彤,小鑫对你这么上心,你又何必这样伤人家的心呢?”

周雨彤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低头不语,陈姨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

推着周父出了病房,顾鑫询问了周父具体的情况,有又去问了医生半天情况,眉头不由深深皱起。

晚上陈姨和周父离开的时候,顾鑫并没有跟着走,陈姨和周父怎么劝都不肯听。对着周雨彤的冷脸,和衣在病床边地沙发上躺着。

夜里周雨彤因为身上不舒服辗转反侧,睡不着,挣扎地坐起了身。

“怎么了?”顾鑫虽然闭着眼睛,耳朵却时刻听着她的动静。

“你……这样又是做什么?”周雨彤叹了口气。

她心里明白顾鑫对她的好,可是她最烦的也是这份好。他明明知道她根本还不了这份情谊。原本有肖逸,现在有宝宝。他明明知道这一切,为什么还要这样让她为难?

“我高兴。”顾鑫睁开了眼睛坐起了身子,撑着膝盖回了会儿神,就站起了身,向周雨彤走了过来。“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找医生?”

“你高兴,我不高兴!”

“有什么不高兴你好了,随便你怎么骂都行,现在别闹了。”

周雨彤从来没想过,顾鑫那么个暴脾气现在竟然有这么好的耐心,原本以为他会恶狠狠地回击,却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任何的脾气,只觉得自己一拳打了出去,却像打在了棉花上。

心中发燥,也不说话了,重新躺回了杯子里,蒙着头也不管顾鑫。

“接到陈姨电话的时候,我要是不过来一趟,我根本干不了别的事情。看到你没事才安心一点,好好照顾自己。明天我就回去了,你放心我一直都很努力。我已经不是那个我了,相信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明白你的心思。”

重新遇到顾鑫,周雨彤就知道他已经变了,已经不是原来的顾鑫了,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然而她也发现,她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她一直并不想面对,却又一直不得不面对,不知所措。

顾鑫又道:“你为我操了那么久的心,就不允许我不放心你一下吗?”

周雨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第二天陈姨来给两人送饭。却见顾鑫伏案写着什么,周雨彤却两眼放空看着窗外。

“彤彤,小鑫,饿了没?刚刚做的饭,赶紧趁热来吃。”陈姨打开了一个个饭盒,端到了周雨彤的床边。

顾鑫放下了手中的笔,拉着陈姨走到了病房外:“陈姨,饭我就不吃了,周雨彤拜托你了,有事一定要打我电话,我回去了。”

“这么急?你怎么走啊?”陈姨不由有些担心,顾鑫风尘仆仆地来都没有休整又匆匆离开,回去这么长的路,怎么走?

“她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她最近心情不好,有什么脾气,您多担待点。”

“这话该我和你说才对,你明白,我就不多劝什么。”又道:“你昨晚陪了她一夜,都没好好休息,现在又急着走,你让我怎么放心。”

“没事的,你放心就好。”说完进屋和周雨彤告了别,拎起了包就往往门外走了。

昨晚周雨彤就听他说他今天要走,却没有想到走得这么急。一时语塞,愣愣地看他拎了包走到门口,才反应过来:“路上小心。”

顾鑫脚步一滞,转身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未完待续……)

ps:小花考试成绩出来了==不敢去看==先来更新了才敢去查==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大家快来祝福我吧~~~毕竟攒了那么多天人品R129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