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57章 元宝

第157章 元宝

顾鑫离开的几天之后周雨彤渐渐能够起身行动了,周始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倦胡子拉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周雨彤也知道,确实这两天为难周始,他这两天的焦急肯定不比自己少。不由十分自责,当时说话没有考虑过后果。才导致现在的窘境,她就是猪队友。

周父对于周始的回来也是欣喜万分,然而当他发现周始再次一个回来了。周父的脸色都变了。

“爸,阿天还是没能回来。”周始的声音中满是疲倦。

“啊?”周父的眼眶渐渐变红,“怎么了?””爸,阿天最近比较忙真的是来不了,不过阿天和我说好了要打电话回来的。刚刚和她联系过,一会儿就打过来。”周始赶紧解释道就。

周父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周雨彤见状舒了口气,真水难为周始了。

不多时,果然周始的电话响起了。

“阿天,爸爸在这里听着呢,你说吧!”周始把电话交给了周父。

“阿天?阿天!”周父颤颤巍巍地拿起了手机唤道。“我都好……你别挂念我……诶好……好……你忙……我知道……会的……”

周父边说眼泪止不住地就从眼中流了下来,周雨彤看着眼中的泪水不由溢了出来,却不敢让他看见,只是轻轻擦干了。

放下电话,周父就不再说话了。自己推着轮椅离开了病房,陈姨赶紧追了出去。

两人走远,周雨彤才敢开口:“哥,你说叔叔信了吗?”

“不知道,我现在只希望他能有活下去的念头,就怕他知道了真相连活下去的想法都没有了。”周始十分疲惫地靠在沙发上。

“刚刚是谁?”

“一个朋友,说好了,以后每个月都让她打个电话过来。你看爸,阿天一说忙,他绝对不会闹脾气说非要她来。我们谁他都敢闹腾。就阿天他不敢。”周始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孙音音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她太过分了,前两天和陈姨说,她也默认同意了。”

“她差点杀了我的孩子!我不要她好过。”周雨彤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也能这么恶毒,也有这么重的报复心理。对她做什么她都可以忍。为着孙音音对周父的好。她也会忍下来。可是她竟然想杀她的孩子!她绝对不想她好过。

周始点了点头,他明白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惹得祸,当时就不该和孙音音说和周雨彤登记的事情。只怪他那时候也是太天真。只以为孙音音真的是值得信任的朋友,没有发现她不但是朋友,还是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

女人的嫉妒心实在太可怕了。周始心中默默打了个寒颤,要是周雨彤的孩子没生下来,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放心。”周始拍了拍周雨彤的肩膀:“你好好养身体,别多想。”

春天已经悄悄走进,冰雪渐渐消融了,点点星星的从泥土中冒了出来。

宝宝终于在满月这天离开了保温箱,周雨彤的手难以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怀里的小人已经睁开了眼睛,乌黑乌黑的满是灵气,皮肤也不再是刚出生时那样病态的红,而是粉嘟嘟的。活脱脱一个雪白粉嫩的小团子。

抱着孩子的那一刹那,周雨彤一直揪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从医生手中接过了这么软软轻轻的小身体,可是手却因为激动颤抖得越发厉害了。

然而孩子在周雨彤的怀里并不是很舒服,脸上带着不高兴,挣扎了几下就哭了出来。

陈姨赶紧从周雨彤手中接过孩子:“不是你这样抱的,你这样他不舒服了当然要哭了。”

手忙脚乱的周雨彤想去哄孩子,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周父和周始却都笑了起来。

“第一次抱孩子难免的,以后熟了就好。”周父安慰了下周雨彤,又迫不及待地对陈姨说:“让我也抱抱。”

陈姨刚刚哄好宝宝,万分不情愿把他交给周父,却扛不住周父那么期待的眼神:“你轻点,别弄疼宝宝了。”

“知道了,知道了。”周父小心翼翼接过了孩子,轻轻地摸了摸宝宝柔嫩的脸颊。宝宝也不排斥,倒是睡得十分安详。

“叔叔给宝宝起个名字吧!”周雨彤早就有这个打算了,能让自己的父亲给孩子起名字,对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慰藉呢?

“起名字?”周父迟疑了,没想到周雨彤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这不好吧?”

周雨彤却道:“叔叔和哥哥对我们母子恩重如山,我们特别感激叔叔,况且叔叔能把哥哥教的那么好,以后宝宝也要叔叔费心了。”

“都是小事,没什么感激不感激的,而且这么些日子,因着你,我真是开心了不少,整个人都活泛了,是我该谢谢你了。至于名字,你只要不嫌我起的不好,我是乐意之至”能有这么光荣的任务,周父也十分高兴。

“叔叔起的名字肯定最好了!叔叔费心了。”

周父搜索枯肠一时间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名字。“要不,我回去再想想?”

“不急,叔叔慢慢想就是了。”

接了宝宝回了家,周雨彤之前做家教的那户人家得知周雨彤的宝宝出生了,又送了不少婴儿用品来。

周雨彤看着满屋子堆成小山的婴儿用品,不由想到了顾鑫,这么多天了也不再听到他的消息,突然有些不安,也不知道他最近过得好不好?

两个小姐妹看见软呼呼的小团子也十分喜欢,小姐妹的父母提议以后小姐妹下了学便来周家让周雨彤辅导功课。周雨彤很感谢他们的体贴,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一家人在周家吃了饭才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周父也不听周雨彤年报纸了,开始翻字典的大业。家里字典不够还非要让周始去图书馆接了好几本字典回来,选了一堆名字。

一天下午突然来告诉周雨彤,“宝宝叫周思源吧?饮水思源挺好的。又好听又好记。”翻了这么多天周父才发现,名字本来就是给人叫的,好听好记寓意好,通俗易懂就好了。弄得文绉绉的也没人明白,反而不好。

周雨彤听了也觉得不错。就这么定了下来。周思源小朋友同时拥有了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名,就叫元宝。

周思源小朋友很郁闷,混蛋妈是多喜欢钱啊!连小名都不放过!然而现在还是毛毛头的周思源小朋友的一切抗议都会被无情的忽略。他只能默默接受张这么个好听的小名。

这天,天气不错。家里的各种储藏都不多了。陈姨便想着出门去市场上采购一番。周雨彤因为要带元宝,就没跟着一起去,周父也有点懒得动弹。便没有跟去了……

元宝一直都挺听话的,也不哭闹,周雨彤也省心不少,经过了几日的训练,她已经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妈妈,变成了既能当爹又能当妈的全能型老手。

连陈姨都忍不住夸赞了她,做饭没什么天赋,带孩子却学得这么快。

周雨彤心里却只能苦笑,虽然陈姨和周父都十分喜欢小孩子,但是一来两人年纪都大了,二来毕竟没什么血缘关系,总不好事事都劳烦他们,白天还好,晚上的话还是得她自己照顾元宝。

再者周雨彤也确实是下了苦功夫,想要做一个认真尽责的妈妈。

周雨彤哄完了元宝就去给周父读报纸了,然而没读几句便被周父打断了。

“彤彤,今天也没人在家,有些话我一直想和你说了。”

“嗯?”周雨彤有些不明白,也想不清周父会和她说什么,这么神神秘秘德尔。

“你的性格和阿天妈妈很像,不经意间,我一直会把你当成是她。”周父的目光望向了窗外,嘴角却扬起了弧度,眼中满是幸福。

听周父说起周母,周雨彤的心不由也有些恍惚了,“叔叔我和姐姐的妈妈很像吗?”

“长得一点都不像,只是不经意间的一些小动作,总是会让我有错觉,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动作,也许就是那份神态吧?”周父打开了抽屉,翻出了一叠已经发黄的旧照片,手指不断摩挲着。

周雨彤的目光落在了照片上,不禁眼中闪烁起了泪花,那不正是爸爸妈妈的结婚照?爸爸妈妈还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相爱,双手紧紧握着对方,眼中满是爱意。

周母在世的时候从来没有给周天看过这些,甚至周父的照片都没能在周天的眼前出现过。周天其实是很不理解的,却从来不敢问周母。现在看到了这些老照片,周雨彤十分希望周父能告诉她更多当年的细节,让她能弄明白爸爸妈妈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显然周父并不准备和周雨彤这么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孩聊太多关于周母的事情,收起了照片,仔细包裹好了重新放回抽屉,然后看向了周雨彤。

“我也不知道你和元宝爸爸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可是作为过来人,我真的很想劝劝你,有些事情不要太执着。过去就过去吧!你愿意为她生孩子说明你的心里还有他,为了你好,也为了孩子好,还是告诉他这件事情吧!千万别到了我这个年纪了才后悔莫及。”

周雨彤一愣,没有料到周父会和她说这件事,顿时脑海中有些真空。说实话,她来米国这么多天了,不是没想过回去找肖逸。可是每每想起商场里他明明和林玉儿在一起,却骗他在办公室,总觉得胸口被重击了一般的难受。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骗她,顾鑫的事情,林玉儿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为什么她这么信任他,可他却要骗她?她如何还敢相信他?如何还能相信他的那些甜言蜜语?

“叔叔,不是我执着了,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能过去的。奶奶走了,元宝是我唯一的亲人,当时知道有他的存在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多想就觉得一定要把他生下来。可是他的爸爸,我真的不能原谅他。”周雨彤低下了头,她也不愿意多谈这个话题,每一次谈起她都会觉得很难受。

现在的她只想做一只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沙堆里,不想去想那些事情,更加不想面对那些事情。唯一希望的事情是,好好的把元宝带大了。

爱情什么的,活了两辈子了,周雨彤倦了,也厌了,不想再面对那么复杂的关系。

周父看着周雨彤痛苦而又倔强的表情,不由叹了口气:“她当年,大概也是这般想的吧?”浑浊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汽,再一次望向了远处。

“叔叔……”周雨彤意识到似乎自己说错了话,刚想再解释什么,周父却摇了摇头。

“罢了,我劝不了她,又怎么劝得了你。我也就是说说,你真的不愿意,也不要强求自己。你是个好孩子,在我眼里,就和阿始阿天一样的。我也希望你过得好。”

周父真挚的话语让周雨彤心里十分惭愧,她也知道周父的话是对的,告诉肖逸,无疑是对她对孩子最好的选择。有肖逸在,元宝一定会过得很好,很幸福,有爸爸,还有一家子爱他的亲人。肖逸会为他安排好一切,一出生他便是天之骄子,也许比同龄人轻松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她却自作主张地为他选择了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在这么个拼爹的时代,原本可以有个很靠谱的爹,现在没有爸爸,只有这么一个没有用的妈妈,在未来他要独自面对的压力有多大,她完全可以想象。也许他懂事了知道了这一切会恨自己这个任性的妈妈吧?周雨彤觉得自己的心揪着疼,可是她真的不敢再相信肖逸了。

只能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倍努力,不能让元宝过得比别的孩子差,不能让元宝不幸福。

“元宝该醒了,去看看吧!”

周雨彤点了点头,两人都不想再继续这个忧伤的话题了额,有默契地选择了不再去想。(未完待续……)R129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