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62章 淼淼

第162章 淼淼

哄着元宝睡了觉,周雨彤看了下时间,还是拨出了电话。

漫长的“嘟……嘟……”声之后,电话被接起了,“喂……”耳边响起顾盼疲惫的声音。

“盼姐,是我,彤彤。”

“彤彤!”顾盼听到了周雨彤的声音一下子,便精神了起来:“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我等

了你好久了。”

“盼姐,哥哥说你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彤彤,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不然也不会来找你,你一定要帮我救救淼淼,我现在都不敢让淼淼离开我的视线,好怕他会也给淼淼注射那个东西。”顾盼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周雨彤听着却没有一丝一毫心软,“盼姐……你告诉我,你戒毒是不是根本没有戒完?”

“彤彤,我……”顾盼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她以为周雨彤知道了一定第一时间就会想办法帮忙的,没有想到,她竟会提起这件事,然而这也是她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

“盼姐,那时既然就不相信我了,为什么现在又来找我了呢?”周雨彤质问道。

她心里也有个结,她费了那么多心思在顾家的事情,甚至和肖逸产生隔阂也是为了这几件事,可顾盼根本没有相信她,所以才连见过林巍都不肯告诉她,才会被林巍蛊惑。

顾盼如今的情况万全是她咎由自取!周雨彤觉得她所做的一切努力不但付之东流了,里外不是热恩,还被人恶意揣测。

“彤彤,不是那样的,林巍是他骗了我……”

顾鑫刚要解释。却被周雨彤打断了。

“你相信我的话他的话会有作用吗?盼姐,我为了淼淼和顾鑫做了那么多事情,在你心里却还是不值得相信的。这次你又来找我,可是我却不敢答应了,第一我没有能力和林巍斗,第二我不确定你以后什么时候是不是会被林巍蛊惑了在背后戳我刀子。”

顾盼没有想到,周雨彤有这么强硬的语气。更没有想到周雨彤会说出这些话。在她的印象里。周雨彤一直是温温和和的一个人,几乎不会拒绝别人什么要求。短短的一年时间竟然也让她变了这么多吗?

顾盼的心里有些绝望,她已经想不到别的方法了。心中十分后悔当日的举动。现在想来,顾鑫在国外却是让她最放心的。当日为何会因为这件事情疑心肖逸?

“彤彤,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不相信你……没有以后了。求求你救救淼淼,淼淼那么喜欢你。那么相信你,你一定要救救淼淼。”顾盼早已泣不成声了。

当周雨彤听到顾盼嫁给林巍之后,她最担心的就是淼淼,顾鑫在国外了。林巍也鞭长莫及了,可是淼淼呢?她一个外人都这么担心的事情,身为淼淼的母亲。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时心里更气了。

“你嫁给林巍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会对淼淼做什么?你让我救淼淼,我改怎么救?我自己都被林巍逼得躲在了外面。我又怎么救淼淼?”

“彤彤,我……我知道错了,我当时也是因为毒瘾犯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都没有脸面面对淼淼,彤彤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帮帮淼淼吧!”

顾盼的哭泣让周雨彤越发烦躁了,现在想起当日让肖逸管这件事情就是不该的。林巍背后是什么?她的背后又是什么?她根本没有能力管这件闲事,可是想起顾鑫和淼淼,再回到当日,她还是会插手。

她一直是个单纯的人,不愿意去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也愿意尽心尽力去帮别人。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是心口如一的,顾盼就是。顾盼的心里想的她根本猜不透,顾盼根本不会全心全意的相信她,也不会把心中所想告诉她。

这也是她现在的矛盾所在,让她不管淼淼她肯定是做不到的。可是真的要管的话,却后患无穷,顾盼的不信任只会一次次让她的努力付之东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顾盼又反悔了,她又里外不是人了。

周雨彤叹了口气:“你去问哥哥吧!这件事情我管不了,哥哥能帮你,就帮,不能我也没有办法。”

电话那头的顾盼也舒了口气,对她来说,现在只求周雨彤不拒绝,也不敢奢求太多。周雨彤让她去找周始,已经算是默认了,对她来说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的答案了。

“谢谢你,彤彤。“顾盼真诚地道谢。“彤彤,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顾鑫……”

“我不清楚这件事情,现在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可是真要严重,我肯定会和顾鑫说,顾鑫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知道该做什么。”

周雨彤远远望了一眼还在床上熟睡的元宝,心里其实很理解顾盼的想法,然而她真的不可能做到。这件事牵扯太多了,不告诉顾鑫,万一顾鑫从别人那里知道了什么,肯定要怪她的。周雨彤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道:“我还有事情,再见了。”

挂了电话,周雨彤给周始发了个邮件,大意就是让他看,能帮就帮,不强求。其实她心中也很矛盾,一方面很担心淼淼,另一方面又不想周始卷进是非。又一想周始说不会不管顾鑫家里的事情。

心里也大概有数了,干脆就不管这件事情了。

一个月之后,周始回来了,带来了淼淼。

只见她身量比起去年高了一点,可是人却瘦了一圈,脸上的婴儿肥早已消失不见了,脸色蜡黄,眼睛也没有了光泽,只拉着一个小小的箱子,眼睛红红的,带着泪痕,身上还别着一块黑纱。见到周雨彤的时候,淼淼一下子扑进了周雨彤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姐姐!”

周始回来之前并没有知会过她。周雨彤完全没有想过周始会把淼淼带回家,吃了一大惊,却也顾不得许多,抱起了淼淼,一抱起来,更心疼了。

原本还住在周家的时候,周雨彤都不怎么抱得动淼淼。总说她是小胖妞。可是现在却轻了许多。身上也是瘦骨嶙峋的,淼淼这一年多受了多少罪呀!

“淼淼不哭,不哭。”

淼淼哭得越发伤心了起来。

陈姨和周父也没搞明白情况。也是一头雾水。

周始也是胡子拉碴,一脸疲惫,领带歪歪地挂在脖子上,身上的衬衫皱得不能看。一进门就匆匆把外套行李箱扔在了地上。一边解扣子一边往楼上走。“淼淼以后就住在家里了,彤彤。我现在是顾淼的监护人。”

“哥!”周雨彤开口想问,周始却摇了摇头。

“你先安顿好淼淼,晚上来我房间,我和你解释。我先去睡一觉,困得不行了。这么多天总算能安心睡一觉了。”

周雨彤见状也不再询问,只是抱住了淼淼。轻轻地拍着她,小声的安慰道:“没事了!淼淼不哭。”

可是淼淼却根本止不住。越哭越厉害了。周雨彤也没有了法子,抬头看见

陈姨怀里的元宝的元宝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泣不成声的淼淼。

便示意陈姨把元宝抱过来,“淼淼,不哭了,淼淼看看这是弟弟,弟弟看着你呢!元宝说姐姐不哭。”

元宝似乎对淼淼也很感兴趣,嘴中咿咿呀呀不知道说着什么,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碰了碰淼淼脸上的眼泪。

淼淼很快止住了哭泣,“姐姐,这是哪来的弟弟啊?”

“这是姐姐的宝宝呀,叫元宝,以后淼淼也是大姐姐了,要帮姐姐带好弟弟,不能随便哭鼻子了好不好呀?”周雨彤把元宝又递给了陈姨,抽了纸巾给淼淼擦干净了眼泪。

“弟弟的爸爸是肖逸叔叔吗?”淼淼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却并没有再掉眼泪。

“弟弟的妈妈是姐姐。”周雨彤避重就轻地回答,又转移了话题:“淼淼现在饿不饿?累不累?要不要吃点东西再休息?”

周雨彤并不打算问淼淼什么,毕竟淼淼还小,也说不清事情,也不想淼淼多去想起那些事情。

带着淼淼吃了东西,又洗了澡,便想哄着淼淼上床睡觉。

“淼淼,好好睡觉,有什么事情就叫姐姐,姐姐听到了会过来的。好不好?”周雨彤给淼淼掖好了被子,微笑着摸了摸淼淼的小脸。

“姐姐,陪淼淼睡好不好?”淼淼却拉住了周雨彤的手不肯放开。

“嗯。”周雨彤点了点头,“淼淼闭上眼睛睡觉,姐姐不走。”

“姐姐我怕……”淼淼却又哭了起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从眼睛里不断地涌了出来。“淼淼没有爸爸,现在连妈妈都没有了。”

周雨彤看见淼淼手臂上的黑纱就知道顾盼只怕不好了,可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然而从淼淼口中说出,她却觉得胸口闷闷的。把淼淼搂在了怀里。

“淼淼不要多想了,好好睡觉,乖乖的。”

“姐姐,淼淼讨厌林叔叔!是他害死妈妈的!是他害死妈妈的。”淼淼嚎啕大哭了起来。“他想用针筒扎淼淼,妈妈挡住了淼淼,劝扎在了妈妈的身上。”

周雨彤不由皱起了眉头,淼淼这么大的孩子,正是最最敏感的时候,大人总以为他们什么都不懂,一会儿就忘记了,可是有些事情他们总是记得最牢了。十分担心,盘算着要和周始商量一下,给淼淼找个心理医生。

心里对林巍的憎恨越发浓烈了,他根本就不是人。然而却也不敢再淼淼面前表现出分毫,只得柔声安慰她。

“淼淼不要去想了,淼淼太累了,需要好好睡觉。”

“姐姐……姐姐……”淼淼紧紧地抱住周雨彤呜咽着。

周雨彤也不忍心推开,只得搂住了她,轻轻拍着她的背,等到她在自己怀里睡着了,才轻轻把她放到枕头上,盖好被子。自己则做在了床边看着她。

陈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小声道:“这孩子睡着了吗?”

周雨彤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给淼淼掖了掖被子,拉着陈姨悄悄走出了房间。

“好不容易哄睡着了,淼淼情况太不好了。”周雨彤担心道。

“这孩子家里怎么了?看她还带着黑纱,出了什么事情?”陈姨也很担心。陈姨很久没见过这么狼狈着回来的周始了,又见他带回了这么个孩子,知道事情肯定不小,可刚刚那状况也不好多问。却见这孩子何周雨彤却是认识的,忍不住好奇心便过来询问了。

“这件事情特别长,别人家里的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这孩子的爸爸前几年就出车祸走了,最近妈妈又去世了,哥哥这才带回来的。”周雨彤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要不要注意什么?这孩子看着状况挺不好的。”陈姨也愁上眉梢。原本家里多个孩子她是挺高兴的,只是这孩子情况这么复杂难免有些担心。

“平时也没什么,现在我也不太确定,这段时间要小心点,晚上我得陪着她睡一段时间。”周雨彤心里也没什么底,一年没见淼淼了,这一年她应该过得不太好,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还是要等周始醒了问他了。“哥哥怎么样了?”

“回来就会房间睡得和死猪似的。”

这些日子,周始怕是忙坏了,才会这么累。周雨彤现几乎能够想象,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心里不由又担心起了顾鑫,肯定不能瞒着他了,可是该怎么和他说呢?

两人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嘶哑的哭声,“姐姐,姐姐。”两人都不由心下一颤。

“你赶快去看看。”陈姨催促道。

周雨彤也不敢耽搁,赶紧小跑着,进了房间,抱起了淼淼。

“淼淼,淼淼,姐姐在这里,乖,不哭,不哭,姐姐就出去了一下。你看你一叫,姐姐就过来了是不是?不要怕了,不要怕……”

“姐姐……”淼淼却说不出别的话,只是一味的哭泣。

周雨彤心里也是愁得不行,淼淼这么离不开她,可是她还有元宝,越发坚定了要带淼淼去看心理医生的想法。(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