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68章 画册

第168章 画册

寒假将近,周雨彤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岚子和娟子。

这天,元宝没有一早酒醒,周雨彤就想赖个床,懒洋洋地窝在被子里养精蓄锐。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子照在脸上,舒服极了。

然而,这是房门却被敲响了。

是谁会这么一早来敲她房门?周雨彤有些疑惑,却也无奈,只好起身披了件衣服就去开了房门。

站在门口的却是顾鑫,低着头手中正捧着那盆开得正艳得花朵,赫然就是周始让周雨彤看过的那盆。

“还没起来?今天怎么睡这么晚?”

“元宝做完睡得晚,还没醒。”周雨彤打了个哈欠,“有事吗?”

“这个开得正好,给你拿来摆摆桌子。”顾鑫走进了房间,把花盆放在了周雨彤的写字台上,动作莫名有着一丝不自然,神态也显得有些紧张。

“这花呀!上次周始和我说这叫……是叫大花马齿笕是吧?”周雨彤搜索枯肠才算想起了这盆花的名字,最受不了这种学名了,又难听又记不住的,不过这次周雨彤却只记得学名了。

顾鑫一惊,手一抖把花盆里的土都撒了些出来:“周始给你看过这花?”

周雨彤点了点头,并没有注意大奥顾鑫的异常,“他说你种的挺费心的,这花都不是这个季节开的。”

“他还说什么没?”

周雨彤对于顾鑫的紧张有些不明所以,她就是个植物白痴,周始就是和她说这些都是多的了,还能和她探讨种植技术不成?摇了摇头:“没有了啊!我又不懂,周始能和我说什么。”

顾鑫好似舒了口气:“不给你了。放在你这也是被元宝玩坏了。”

说着傲娇地顾鑫端着花转身就走了。

周雨彤却不高兴了,明明是他要拿给她的,怎么搞得像她非要问他要一样:“谁稀罕你啊!好走不送。”转身上床,也不搭理顾鑫。

刚走到门口,顾鑫就噗嗤笑了出来,又走了回来,把花盆重新放到了周雨彤桌上:“这花超级好养活的。房间里这么暖和。一般这花死不了,放在太阳下面,每天浇点水。不要太多。”

“矫情!不要了!”周雨彤嘟着嘴不悦道。

“我求你要的还不行吗?”顾鑫放下了花,喷了点水,便去逗了元宝起床。

元宝并没有要起床的意思,见是顾鑫。抱住了他又继续睡了过去。

“你抱他去你那里睡吧!让我睡个懒觉。”周雨彤又打了一个哈切,钻回了温暖的被子中。

顾鑫抿着嘴微微一笑。便连着被子一起把元宝给抱走了。

下午,周始来房间里找周雨彤:“彤彤,我过两天先回国去了,下个月末再回来。然后正好我们一起回国。”

那天周始问起的时候,周雨彤只觉得确实该回去给奶奶扫扫墓了,也没有多想。可是这些日子细细想来,总是心有余悸。“哥。我心里总有些担心。林巍会不会再多我做什么?我倒没什么,只是元宝……”

“我这次回去就是要去先安排一下,你放心,我总归护你们母子周全就是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周始都这么说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周始绕到了周雨彤的书桌前,饶有兴致地拿起那盆大花马齿笕看了又看:“顾鑫果然拿来给你了。“

周雨彤不得其所:“嗯?这盆花有问题吗?”

“没有,挺好的花,又好看,有好养的。”周始嘴角微微扯着弧度,笑得十分隐晦。

周雨彤看着,总觉得不对,“哥!你肯定知道什么。”逼问道:“快说!”

“彤彤,其实这么久了,顾鑫对元宝对你都是真的不错。”周始放下了花,自己去倒了杯茶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周雨彤抢过了周始手中的杯子一副送客的样子:“哥你想说什么烂在肚子里!”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周始笑着从周雨彤手里拿回了茶杯,“我不说还不成吗?”

“别你说的这盆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等等就去还给顾鑫去。”周雨彤捧起了花盆就要往外走,却被周始拦了下来。

“这花真的没什么,你送回去了才有什么了。你就安心摆着就是了。”

周雨彤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真的假的?那你干嘛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这花?”

“真的没什么,你就别疑心了。”周始笑着从周雨彤手里把花盆接了过去,重新放在了桌上,又拿了喷瓶,喷了点水。

周雨彤心里却暗暗记了下来,等等一定要去度娘一下,不过被元宝一搅很快就忘记了。

过了几天,恰好是情人节,一家子光棍也没什么好过的,大家也都没放心上。

顾鑫暑假还没结束,带孩子的事情当然就理所当然地扔给了他,周雨彤难得得闲了,躲在房里自己做做自己的事情,颇为自在。

这时,周雨彤聚精会神地看着恐怖片,觉得全身汗毛凛凛的,背上冒着凉气,双手抱住了膝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咚咚咚咚……”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把周雨彤吓得扔掉了鼠标,大叫了起来:“啊!!!”

“你干嘛啊?”顾鑫推开了门,手中还一边穿着外套。

“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周雨彤惊魂甫定,拍了拍胸口,把放着恐怖电影的窗口关掉了。

顾鑫皱着眉头,也不管周雨彤到底再做什么,心急火燎地关照了一通:“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元宝和淼淼在我房里睡觉,你去看着点。”

“什么事这么着急?”周雨彤狐疑道。

顾鑫也不多解释,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走出了房间:“我走了啊!”

周雨彤只好关上了电脑,拿了本书便去了顾鑫房里。

房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周雨彤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蹑手蹑脚走了进去,生怕吵醒两个小宝贝。

顾鑫的房间和当年第一次去顾家已经是两种不一样的风格了。书桌上整整齐齐地高高码着一摞一摞的书和资料,床边沙发上到处散落着元宝的玩具,床头柜上却摆满了奶粉奶瓶尿不湿这些元宝的东西。

周雨彤劝忍俊不禁地笑了,顾鑫现在俨然就是元宝的奶爸呀!不过说来太奇怪了。元宝真的就和他亲。甚至有时候连自己这个亲妈都嫉妒。

元宝和淼淼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周雨彤也不忍心去打搅他们。

站了片刻,还是决定替顾鑫整理一下吧!毕竟是自己儿子造的孽。

把地上的玩具一件一件整理好了。放进篮子里,又把茶几上乱七八糟的元宝的小人书拾掇了一下。心里不由十分无奈,元宝别的玩具都特别爱护,就是这书。总是看一页撕一页的,什么坏习惯。

几乎每一本书都支离破碎的。周雨彤看着就觉得难受,只好一张一张纸慢慢整理。

翻开了那么许许多多的小人书,还有各处散落的纸张,一本速写本赫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淼淼的名字。淼淼的画吗?周雨彤不由来了兴致,拿起那本本子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淼淼真的很有画画的天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像过去那么乱涂乱画了,每一幅画都已经很像样了。雪白的纸上。五彩的画笔勾勒出了美丽的图画,十分有灵气。有画小动物的,还有画花花草草的,周雨彤印象最深的是一张画了全家福的。

上面画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还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边上是一个笑的很开心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同样微笑的男孩子。

周雨彤看了不由叹了口气,淼淼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觉得心疼。她从来没有说过任何想妈妈,或者是想家了的话。除了刚来那几天,一直哭以外,连哭都不怎么哭,甚至皱眉头都很少出现。。

可是看那张画纸,明明是经历过了很多次沾湿之后皱巴巴的样子。周雨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只是想着以后还是要多关心关心淼淼。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翻过那一页之后,却是几张空白纸,周雨彤刚想放下,却见后面几页又有画了,不过画风却变了,没有五彩缤纷的颜色,也没有稚嫩的笔触了,转而代之的是铅笔多变的线条。

明显就不是淼淼画的了,那这些画的作者便昭然若揭了。

没想到顾鑫画画这么好,画面十分干净,线条也简洁明快,只一眼就能清晰的分辨图上画得究竟是谁。

有很多淼淼,也有很多元宝,但是更多的却是她。

她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她从来不知道他还会画画,还能画得这么好,更加不知道他还画了这么多的自己。

一页一页翻过,看着自己的笑,自己生气的表情,甚至还有自己不顾形象大吃的场景……

每一张画都能和自己记忆里的场景重合,然而在她的记忆里,那些时候的顾鑫都在一边带着元宝呀!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画的,竟和照相机一样。

翻到了最后一页,竟然是自己躺在被子里睡觉的场景,书桌上还摆着一盆太阳花。

“妈妈!”床上元宝的叫喊声把周雨彤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扔下那一堆小人书,周雨彤走到了床边,抱起了元宝。

“怎么了呀?元宝?”

“叔叔呢?”

周雨彤差点没一手把这个混蛋小子给扔地上了,一睁开眼睛想到的竟然是顾鑫那个混蛋!“叔叔有事出门了,睡醒就起来了!”周雨彤没好气道。

“那我再睡会儿。”元宝说着倒头又睡了过去。

周雨彤恨不得把那张白白胖胖德尔小肉脸捏成肉包子,自己生的娃,就是跪着也要带大,说多了都是泪啊!

没过多久周雨彤就把元宝和淼淼都弄醒了,白天睡多了,晚上就得闹腾。教两人背了会儿古诗,转眼就到了晚饭的时候,陈姨来叫吃饭了。

“彤彤,吃晚饭了,小鑫呢?哪里去了?”

“下午说是急事出去了。”周雨彤拉着元宝和淼淼的手想跟着陈姨下楼,却看到了茶几上那些理了一半的书,转头对淼淼说:“淼淼先带弟弟下去吃饭。”

淼淼乖巧地牵了元宝地手下楼去了。

周雨彤则随手又把桌上的书弄乱了,然后把那本速写本深深地埋在了书堆下面,才走出了房间。

陈姨也有些疑惑:“没听他说有什么事情呀!他晚上回来吃晚饭吗?”

周雨彤想了想,“应该回来吧!没说不回来。”

“你打他个电话看看!”陈姨催促道。

周雨彤只得掏出手机,一只手给顾鑫打电话,一只手给元宝夹着菜。

电话通了很久,却迟迟没有人接,周雨彤不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皱起了眉头:“怎么没人接呀!”

陈姨给淼淼夹了几筷子菜:“应该是在外面没听到,看到了会回吧!先吃饭吧!凉了不好吃。”

周雨彤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了筷子,又挑着元宝喜欢吃的菜,给他多夹了点在碗里。元宝已经能把勺子用的很溜了,吃饭什么的万全不用多操心,也不挑食,基本上给什么吃什么,很是省心。

吃过了饭,周雨彤提元宝擦干净了嘴巴,抱了元宝下地让他自己和淼淼去玩,然后又掏出了手机,看了一下,还是没有回电话。

“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没回呀?”周雨彤自言自语嘟囔了一句,又对陈姨说:“陈姨先给他留个饭吧!等等他回来了,要吃自己热,不吃让他自己收拾了把碗洗了。”

陈姨不由噗嗤笑出了声:“我以为你要给他热饭菜呢!合着就只有他给你洗碗的份。”

“好吧好吧,他回来了,我替他热饭菜。就知道他是陈姨亲儿子,我是捡来的小丫头。呜呜呜。”周雨彤佯装揉了揉眼睛,做哭泣装,拉着陈姨撒娇。

“噗,你呀,就是不知好歹,人家顾鑫帮你带着元宝,让你省了多少心呀!给人家热个饭暖暖人家的心怎么了!”陈姨指了周雨彤的脑袋,笑道。

“知道啦!陈姨!我保证完成任务。”(未完待续)R466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