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71章 闲事

第171章 闲事

看看林澍,看看手中牵着的元宝,内心虽然有一丝不情愿,可还是坦然了。

她不可能把元宝藏起来一辈子,元宝总是会被别人发现的。遂也不再纠结,牵着元宝地手便朝着林澍走了过去。

“元宝,叫伯伯。”周雨彤拉了拉元宝的小肉手。

元宝抬头看了一眼周雨彤点了点头,“伯伯。”

林澍看见了元宝有些吃惊:“这是?”

“我儿子。”周雨彤没有躲闪什么,大方道。

“儿子!?”林澍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巴:“你结婚了!?”

“没有。”周雨彤不准备用千千万万地谎言去圆一个谎,那样太累了,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可是……”林澍再要问什么,却被周雨彤制止了。

“元宝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多问,也不要和别人说,我并不想太多人关注元宝。”

林澍愣怔了一片,点了点头:“你是来个奶奶扫墓的吧?”

“嗯,刚刚去过,现在准备去看看阿天母女。”

“我陪你一起去吧!”

周雨彤也没有拒绝,便和林澍两人便聊便走,一起朝着周天母女的墓走去。

“你已经能站起来了呀?祝贺你。”周雨彤先打开了话匣子。

林澍干巴巴一笑,看了一眼元宝,只觉得元宝看着特别像一个认识的人,却又想不起来是谁。把目光转向了周雨彤,心中充满了苦涩。

“因为你的一句话,我用了3年时间,恢复到了现在的样子。”

周雨彤被噎了一下,尴尬地“呵呵”笑了笑。“恢复了就好,以后你一定会更好的。”

林澍并没有接话茬,而是换了个话题:“这么久了,你去哪里了?”

“哥哥安排我出国了。”周雨彤回答道。

林澍又看了一眼元宝,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活脱脱一个小肖逸吗?

“孩子的爸爸,是肖逸是吗?所以那时候你拒绝了我?”林澍突如其来地发问让周雨彤有些懵。

摇了摇头:“你别多问了。”

“我懂了。”林澍也不再多问。

周雨彤突然想起。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妞妞怎么样了,问道:“妞妞呢?”

“挺好的在家里,我走路不方便。带着妞妞出来也不方便,就没带出来了。”林澍转而又问道:“你是想把他带回去了吗?”

周雨彤摇了摇头:“过一段时间,我就要离开国内了,带妞妞出去也不方便。再者妞妞跟你应该也跟习惯了。就让她一直跟着你吧。”

周雨彤想问他魏丹丹的现状,想想还是没有问。毕竟他应该也不想谈起她吧?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

周天和周母的墓碑前摆放着刚刚林澍带来的花束。

周雨彤蹲下了身子,把花束递给了元宝:“元宝,把这个花放在阿天阿姨的照片前。”

元宝有点疑惑,抱过了花。仍由花束把他小小的身体完全挡住了,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周天的墓碑前,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妈妈。这个是阿天阿姨吗?”

周雨彤微笑着点了点头。

元宝点了点头,把花束放在了周天的墓碑前,又看了一眼周雨彤,得到了妈妈的肯定后,扑腾扑腾跑了回来。

第一次来看周天的时候,周雨彤的心情十分复杂,毕竟做了30多年的周天之后,看着周天静静地长眠于此,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年,她的心中已经早已习惯了现在的人生,早已习惯了她就是周雨彤这件事实。而周天,长眠于此的周天,对她而言是已经埋葬在这里的过去。

周雨彤把另一束花放在了周母的墓碑前,心中默默地告诉周母。

看着墓碑上熟悉美丽的面庞,眼中的泪水不由泛滥了。她是多想去抱一抱妈妈,告诉妈妈她见到爸爸了,告诉妈妈她是多么想一家团圆。

然而事实却是,妈妈已经和他们天人永隔了,而她虽然陪在爸爸的身边,可是父女二人却不能相认。

然而她又能怨什么?上天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让她能够重新见到自己的爸爸,能够拥有元宝,已经是格外的眷顾了。她又能奢求什么。

两人默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走到了墓园门口,林澍停下了脚步深深看了一眼刚刚的方向。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看开了。今天看见了这孩子,阿天对我而言便躺在了这里。宁愿你不是她,这样她才一直没有离开我。”

“林澍,你想明白就好。”周雨彤点了点头,抱起了元宝:“元宝和伯伯说再见。”

“伯伯再见。”元宝脆生生叫了一声。

林澍从周天手里接过了元宝抱在了怀里,逗了逗他,问:“是叫元宝是吗?”

“元宝告诉伯伯你叫什么。”

“我叫周思源,元宝是我的小名。”元宝被林澍抱着也不怕生,笑呵呵道。

“周思源?是个好名字,彤彤,要不我做元宝干爸,怎么样?”林澍也笑了起来。

周雨彤有些尴尬,这元宝已经有了两个干妈,还要有一个干爸吗?这亲戚也太多了吧?还不等他回绝,林澍又问元宝。

“元宝,你想要个干爸吗?”

“干爸是什么?”元宝不解地问道。

“就是虽然不是你爸爸,却也会想爸爸一样疼你的人。”林澍耐心解释道。

周雨彤算是输给了林澍,竟然绕过她,直接骗元宝,算了,多一个人疼元宝也没什么不好,也就不出言阻止了。

“爸爸?”元宝仍旧不解,这也难怪。周雨彤一直刻意不去告诉元宝爸爸是什么,也难关元宝不明白。

林澍点了点头:“好不好呀?”

元宝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要!我只要顾叔叔做我爸爸。”

林澍一愣,完全不明白顾叔叔是谁,心下一片凄凉,原来自己不知道的那么多,周雨彤真的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雨彤了。

周雨彤也是一惊,这什么情况?仔细一想。都怪自己懒了。一直仍由顾鑫和元宝亲近,这下元宝心里都留下这样的想法了,以后一定要多注意。千万不能让这个想法再发展下去。

从林澍手中包过了元宝,有些尴尬道:“时间不早了,元宝要回去吃饭了,下次回聊吧!”

林澍也不再阻拦。强颜笑了笑:“路上小心,有事常联系。”

从公交车上下来。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周雨彤不由问元宝:“谁让你说要顾叔叔做爸爸的?”

元宝摇了摇头:“我自己。”

“你知道爸爸是什么吗?”周雨彤又问道。

“顾叔叔。”元宝斩钉截铁道。

“顾叔叔是顾叔叔,不是你爸爸!以后不许这么说了,不然妈妈生气了。”周雨彤从未这么严肃地和元宝说过话。

元宝被被吓坏了。鼻子一酸哇地哭了起来。

周雨彤后悔不迭,元宝一个半大孩子懂什么,不过是谁对他好久向着谁。自己凶他做什么?赶紧抱起元宝哄了起来,“元宝不哭。不哭,妈妈错了,妈妈不该凶元宝。”

哄了好一阵,元宝在抽噎着止住了哭泣。

“元宝,妈妈知道你喜欢顾叔叔,可是不能因为元宝喜欢顾叔叔,让顾叔叔不高兴是不是?那样顾叔叔就不喜欢元宝了呀!”

“顾叔叔喜欢元宝叫爸爸。”元宝带着哭腔嚎了起来。“元宝也想要顾叔叔做爸爸。”

周雨彤这下算明白了,原来顾鑫教过,怪不得元宝懂了,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妈妈不高兴,你想让妈妈不高兴吗?”

“呜……”元宝又大哭了起来。

她一个大人和小朋友较真什么?元宝那么小,不懂她可以慢慢教,心中又是一阵懊恼。哄了半天,元宝才算又止住了哭泣。

周雨彤也不再揪着这个不放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做饭肯定来不及了,干脆想带着元宝在外面吃点东西,再逛逛了回家。

小朋友记性大,忘性也大,吃过了一顿午饭元宝就不记得了上午的不高兴了,咧着嘴笑得十分开心。周雨彤带着他在超市里、公园里转悠了一圈。

元宝下午也没有睡午觉,在外面疯玩了一阵,到了黄昏母子两人才买了菜,手牵着手伴着夕阳往家走去。

夕阳洒下余晖,母子两人的身影被拖得长长的。

不远处地小巷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惨叫,一个女人凄厉地喊了一声“救命”。

周雨彤一听这声音,下意识地抱起了元宝加快了脚步,又觉得那声音十分熟悉不知道再哪里听到过。心下不由又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元宝。

又听又是一声“救命。”周雨彤心下一紧。

“元宝,我们玩个游戏,你现在开始不能说话,回家妈妈就给你吃一颗巧克力好不好?”

元宝点了点头,笑着用小手捂住了嘴巴。

周雨彤抱着元宝,寻着声音轻声走了过去。站在巷子口,停下了脚步,躲在了墙后面,探头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凶狠地男人,正用力地殴打着一个女人。

“还敢叫!再叫,我弄死你!”

那个女人惊恐万分,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周雨彤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阿兰吗?而那个男人,正是阿立!

天哪,远远地就能听到阿立一巴掌,一巴掌扇在了阿兰脸上。阿兰脸上弥补着红色的掌印。

周雨彤一咬牙,“警察来啦!警察来啦!”大叫了一声之后马上跑开了,躲在了一边的楼梯里。

更加神助攻的是,就在周雨彤喊完没多久,就传来了一阵警笛声。

阿立闻声果然惊慌失措,不甘地忍下了阿兰跑走了。

周雨彤见状,赶紧跑进了巷子里。

“阿兰,快走。”拉起阿兰就跑。

阿兰见了来人先是一愣,一想到一会儿阿立见到自己又要把自己往死里打要钱。也不多说什么,跟着周雨彤就想跑。

然而被阿立打得太严重了,竟跑不动,没走几步就摔倒了。

周雨彤见状又害怕阿立去而复返,只能放下了元宝,把阿兰架了起来,一手拉着元宝一手扶着阿兰,一路小跑回了家。

终于回到了家里,反锁了门,周雨彤的心才算落了下来,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

“小雨……”阿兰神色复杂地看着周雨彤。

她这下才暗道不好,自己没事又多管什么闲事啊?这阿兰对自己本来就有敌意,自己竟然嫌命长地引狼入室,自己一个人还好,还有元宝呢?怎么办啊?下意识掏出手机,拨通了周始的电话。

“哥!你快来我这里,快点。”

“怎么了?”周始心下十分不解,这两天他几次要来,周雨彤都让他放心,说娘两过得挺好的,不用他费事的。今天竟然反常地叫他去,不由皱起了眉头。

“哥,你来就是了,出事了。”周雨彤来不及多解释。

“马上过来。”周始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周雨彤才略微放心点。

“小雨谢谢你。”阿兰低下了头,眼中满是泪水。

“啊?额……”周雨彤还沉浸在后悔之中,刚刚回过神来有点尴尬。

“妈妈,巧克力。”元宝拉了拉周雨彤的衣袖,睁着大大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周雨彤。

周雨彤见阿兰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意,这才放松了些警惕,“阿兰你自己先坐。”说完抱起了元宝,走进了房间。拿了颗巧克力放在了元宝手里。

“元宝在房间里自己吃巧克力,妈妈和那个阿姨说会儿话,把门关起来,一会儿就进来。”

元宝点了点头。

周雨彤走出了房间,随手拿了把美工刀藏在了口袋里,又锁上了房门。

阿兰不知所措地站在了客厅里,头发凌乱,脸上被打得肿得十分狰狞,手臂上还有带着血痕地伤口,十分狼狈。

“阿兰,你坐呀。”周雨彤拉着阿兰坐在了沙发上,又起身给阿兰倒了水。

把水杯塞在了阿兰手里,周雨彤自己也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到底是怎么了?阿立做什么这么打你?”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阿兰眼中宜被泪水蒙住了,说话也断断续续连不起来。

周雨彤看着阿兰这一身伤的,不由叹了口气:“那你先别说了,喝点水,我给你清理下伤口。”(未完待续)

...R64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