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72章 祖传手艺

第172章 祖传手艺

周雨彤拿了药箱,翻了消毒药水和绷带出来。小心翼翼地给阿兰清理了伤口,又包扎了起来。

阿兰哭哭啼啼着断断续续地把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告诉了周雨彤。原来自从阿文进了牢里,她就和阿立同居了。阿立没了阿文管教,就和脱缰的野马一样,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没钱了就逼着她出去mai。

她也是受够了阿立,可每次要逃,却又被他抓了回来一顿毒打。这次就是她想跑被阿立抓了起来打。

“我现在也不能答应你什么,只能尽量帮你想想办法。”周雨彤皱起了眉头,虽然之前阿兰一直对自己有敌意,可是并没有真的伤害过自己,要她见死不救,她也是做不出来的。

可是,她又能怎么帮她?

正说着,猛然间门外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周雨彤心下一紧张,这么沉重而急促的敲门声,明显就不是周始。

阿兰也是神色一紧。

“你坐会儿,我看看去。”周雨彤齐声走到了门前,透过猫眼,果然看到了门外站着一个彪悍的大汉,一脸煞气,使劲地敲着门。

“快开门!周雨彤!你个臭女人!还敢回来!哼哼!快把阿兰那个女人交出来!”阿立咚咚咚猛烈地敲着门。

周雨彤哪敢开门,她才不信他开了门阿立会放过她了,阿文现在还在牢里了,阿文不弄死她就不错了。

心下十分害怕,要不要报警吧?周雨彤看了一眼一脸惊恐阿兰瑟瑟地缩到了一个角落。

一咬牙,回到:“阿立,你要是想进去陪阿文。你就继续闹继续砸!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山就来了!”

“你又想骗我是不是!你报呀!我怕你不成。你敢报警就有本事别把我放出来!不然我就盯死你!”阿立却不知道仗了什么势却来了劲。

周雨彤后悔不该管闲事了,原本她都把阿文弄牢里去了,就应该躲着阿立,最好一辈子都别见到他了。这种亡命之徒能少招惹就少招惹,自己还凑上去了。又开了一眼阿兰,叹了口气。

只好先拖着等周始过来了再说。现在唯一庆幸的是,之前为了好好价钱特地把重新装修过。这门质量还是比较好的。一时半会儿估计阿立也撞不进来。

只得又打了个电话给周始,周始也知道情况应该比较严重了一个劲往这边赶。

到了周雨彤家门口,周始就见了阿立在那里一边用力的敲门。一边咒骂着。心下大概明白,估计是周雨彤又惹麻烦了,不过见是阿立也没有太多的担心。毕竟当年他误会周雨彤的时候,还和这几个人有过联系。让他们去找她麻烦。

“阿立。”

阿立见了来人一愣,只觉得有些眼熟可是一下子没能想起来是谁。

“你是……”略一思忖。就想起了周始:“周先生!”背后不由升起了一股股寒气。

“很久不见了,你过得怎么样?”周始笑着走了过去拍了拍阿立的肩膀。

“很好,很好,周先生。没事,我先走了。”周始的亲热并没有让阿立感到丝毫温暖,反倒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想脚底抹油快跑了。当年周始来找他们做打手的时候,背地里做过的一些事情。他至今记忆犹新。只觉得得罪谁也别得罪这主。

“诶,别走!我还想和你聊聊了。”周始却微笑着拉住了阿立。

“不了,不了,我还有点事情。”说完阿立就跑了。

周始耸了耸肩,自己还没说什么呢?怎么就跑了?嘴角露出一丝邪魅地笑意。

收起了笑意,整理了下着装,敲响了周雨彤家里的门。

周雨彤一听敲门声以为还是什么阿立,只是看着门,没去开门。又一听,这声音和刚刚明显不一样了。才跑去猫眼里看了一眼,顿时就安心了。

“哥,你吓死我了。”周雨彤拍了怕胸脯,开了门。

“你知道怕了?惹了什么事情?”周始进了屋环顾了客厅:“元宝呢?”

“在房间里。”周雨彤打开了房门,元宝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客厅里,周始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阿兰,大概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周雨彤看过了元宝走了出来,关上了房门:“睡着了。“

周始看了一眼周雨彤,皱起了眉头,心下十分气恼,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么冲动,带着元宝这么一点大的孩子,还到处冲英雄做好汉的。万一这个阿兰有个什么歹心,带了她回了家,不是引狼入室吗?

“你还知道元宝!什么事情都该你管?我要是不来,你准备怎么对付那个人?”周始生气道。

周雨彤一早就想到了肯定会挨周始骂,心里早就后悔死了:“哥,我知道错了,是我太冲动了。”也不嘴硬,就认了错。

“晚上,我把元宝带我那里去。你随便你,我不管你了。”

“哥,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也别生气成吗?”周雨彤拉住了周始。“等过几天去看过干妈他们,我就回去了,保证绝对不再生事了。”

周始看着周雨彤一副讨好状地撒娇,态度也软和了点下来,叹了口气,心想阿兰的事情不解决,周雨彤也不会安心,只得转头对着阿兰道:“阿立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今天你住彤彤这里,不过以后的日子你自己过。”

周雨彤没想到周始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件事情,心下十分高兴:“谢谢哥哥了。”

阿兰听了愣怔了几秒之后,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谢谢周先生。”眼泪忍不住在眼中打转。

“哥,正好是饭点,我今天买了菜,你留下来一起吃点吧!”周雨彤讨好道。

“不了。我回去了。”周始看了看表:“阿立的事情会帮你解决的,明天晚上过来告诉你结果。”

“谢谢哥,哥哥辛苦了。”周雨彤笑呵呵道,就知道周始最靠谱了,没想到这么有效率。

周始离开了,周雨彤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便准备进厨房了。自己弄点吃的。阿兰却抢了先:“我来做吧。”

周雨彤微愣,却也没拒绝,周始之所以没留下来吃饭。百分之九十九就是因为不想吃她做的菜。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现在有人主动抢着做饭她是求之不得了。

交代了下阿兰,厨房里的东西,和食材。便靠在一边看阿兰做菜。

看着看着周雨彤有些觉得不可思议,阿兰在厨房里简直和换了一个人一样。周雨彤捏手术刀是及其灵活的。连着一手好刀工,可是换到了菜刀整个人都不好了。

举着把菜刀那仗势比上手术台还紧张,就是练了这么久也是勉强,切东西切得只能勉强入眼。而阿兰。一把菜刀在她手里,灵活极了。那刀工干脆利落,周雨彤一个外行人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又看她炒菜。就和纪录片里那种大厨一样,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周雨彤都看呆了。

“阿兰。你可以啊!看你做菜和看大厨一样。”周雨彤不禁赞叹道。

阿兰淡淡一笑:“家传的本事,我太爷爷是那时候的宫廷御厨,我爷爷当时也是在钓鱼台做过主厨的。爸爸死得早,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别的学不会,这做菜倒确实有点天赋。”

“那你怎么不开个饭店啊?”周雨彤不禁问道,记忆里很早,阿兰好像很早就出来跟着阿文混了,反正她认识阿文的时候,阿兰已经是她认识的样子了。

“叔叔婶婶欺负我没有爸妈,爷爷奶奶走了,就把我赶了出来。什么都没有,能干什么?”阿兰叹了口气。

周雨彤心里去活络了起来,不过也不急着和阿兰商量,只道:“饿死我了,我们快点吃饭吧!”

两人盛了饭菜端到了客厅里,周雨彤迫不及待地就动起了筷子。不由更加吃惊了。

“真好吃!”上辈子周天算是见识多的了,五星级饭店,出差经常会去。这辈子周雨彤也没少吃过。两辈子的阅历加起来,周雨彤还是对阿兰的厨艺,有很高的评价。

也许比不上那些豪华饭店的主厨,不过稍微再培训培训,勉强做个中高档饭店的主厨还是能够的。

“挺久没好好做饭了,以后有机会,我做顿大餐给你吃。爷爷有挺多地祖传菜谱,都交给我了,满汉全席弄不出来,不过勉强做几个大菜还是没问题的。”说起自己的厨艺,阿兰还是很自信的,眉眼间也多了一丝自信和笑意。

两人又聊了很多,吃完这十分美味的一餐饭。周雨彤心里的想法略微有点成形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周雨彤就拉着阿兰起了床。

“阿兰阿兰,晚上哥哥也要来,我们给他个惊喜吧!哥哥帮了你那么多,你是不是应该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好好谢谢哥哥。”周雨彤兴致勃勃地拉着阿兰的手道。

昨晚知道阿兰有这门手艺之后,周雨彤的念头就活了,阿兰有这么一门手艺,开个饭店绝对生意红火。她手头这些年也存了一点小钱,要是能拉到周始的赞助,让他帮忙一起去米国开个饭店岂不是很好?

那样既可以帮着阿兰解决生计问题,又能给自己挣点小钱。

想了一个晚上,周雨彤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越想越觉得靠谱。当然这个想法她还不会这么冲动地和阿兰讲。先要征求周始的意见,不然平白让阿兰白兴奋也不好。

阿兰见周雨彤这么兴奋,也有些不明所以,听了她的话,也觉得没错。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确实应该好好谢谢人家。也没多想,点了点头。

周雨彤抱起了半梦半醒地元宝,就和阿兰上了菜市场。

到了菜市场,阿兰又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周雨彤拿的每一棵菜都被阿兰制止住拿了出去,到最后周雨彤干脆放弃了挑菜地举动。抱着呼呼大睡的元宝大人站在一旁看着,阿兰挑菜。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强迫症了,每一棵菜都要看三遍以上,甚至要每个摊位都看过一遍,最后才决定在那个摊子上买。

更让周雨彤看得瞠目结舌的是,买个菜,阿兰还要问菜贩子,这些菜是哪里种的,什么时候采的,怎么运过来的。害的几个菜贩子差点以为是卫生部门来抽查。

光买菜就买了整整一个上午,等两人拎着大大小小地袋子回到了家中时,已经将近中午了。

阿兰也来不及管母子两人的午饭,随便把昨天晚上吃剩下的菜有整合了一下,喂了下母子两人就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开来了。

令周雨彤郁闷的是,吃饱了的元宝大人表示,以后再也不要吃周雨彤做的饭菜了。然后被周雨彤无情地镇压了。

下午周雨彤陪着元宝玩了会,也没去给忙开了的阿兰添麻烦。将近两点多的时候,阿兰却端着一碗鸡蛋羹走了出来。

“刚刚早上特意买了河虾,煮了去了虾壳,给元宝炖了碗鸡蛋羹当点心。”

周雨彤接过了碗,“亏你想得到。”唱了一口,然后她就不想喂元宝了,“还有没有啊?”

看着周雨彤一脸馋样,阿兰也不由笑了:“你想吃,我再给你做就是了,也不费什么事,你先喂了元宝。”

周雨彤点了点头:“要呢!要呢!”喂了元宝吃过之后,周雨彤自己也吃了一碗。

到了晚上,周始敲响了周家的门。

“来啦来啦!”周雨彤迫不及待地去开了门,探出头:“哥哥!叫你别吃东西来,有没有听我的话啊?我今天给你准备了大餐。”

周始心中两滴汗流下,周雨彤的大餐,他只怕消受不起,不过也不忍心打击周雨彤的自信心,“嗯,没吃。”他当然不会告诉周雨彤,他从公司出来前,默默去买了份便当放在了车上。

“噔噔噔噔~~~~”周雨彤打开了门,迎了周始进了客厅。

“舅舅!”

只见饭桌前,元宝拿了把勺子吃得正欢,桌上虽然只有五六个菜,但是各个精致,甚至还有些个他都没见过的做法。不由好奇道:“这是?”(未完待续)R58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