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79章 往事随风

第179章 往事随风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雨彤并没有像顾鑫所担心的那样和他冷战或者争吵,就好像那件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就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正是这样才是顾鑫真正担心的。

虽然和周雨彤之间再也没有过任何的争吵和不愉快,然而顾鑫明显感觉到了周雨彤的刻意疏远。不管他说什么,周雨彤都是淡淡地敷衍,不带一丝一毫的喜怒哀乐,顾鑫觉得自己已经被周雨彤关在了心门之外了,他的一切都引不起她丝毫的关注。

带着元宝一起哄她开心,她也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毫不顾忌放肆大笑,只是礼貌性地微微一笑。

这样的每一天对顾鑫而言都是煎熬,他可以忍受周雨彤和他吵闹、骂他,可是却根本受不了她这样子无视他。然而他也想打破僵局,周雨彤却油盐不进根本不给他机会。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这日,周父与往常不一样,分外地兴奋,一早便起来,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

周雨彤下了楼,见了忙活着的周父,十分好奇:“伯伯,今天怎么你在厨房里忙呀?陈姨呢?”

“我让她去买食材了,今天叔叔要给你们露一手。”

看着今日神采奕奕,心情十分高兴的周父,周雨彤不由多问了一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呀?”

周父一愣,正在盛饭地手一滞:“啊?”又立刻回过了神:“伯伯给你们做个饭非得要什么好日子吗?”

“伯伯给我们做好吃的这还不是好日子吗?”周雨彤甜甜一笑,帮着周父把早饭端到了餐厅里。

顾鑫和周始下楼了,也觉得今天有些不寻常,不由也问了一声,也被老爷子应付了一下。

大家并没有太把这样的不同寻常放在心上。周父如今身体比起以前已经大好了经常自己出门也不用陈姨的陪同,有时候还能帮着陈姨去幼儿园接元宝回家。现在老爷子多个做饭的爱好,大家也都乐见其成。

“顾鑫啊!等等你出门的时候,先去送元宝还有淼淼上学。陈姨去买东西了,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周父给顾鑫分配了任务。

顾鑫狠乐意地便接受了:“没问题,伯伯你放心就好。”

周父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晚上都早点回来了。伯伯给你们露一手。让你们卡看看什么才叫美食。”

众人纷纷很捧场地奉承了下周父,愉快地早餐之后大家便各自工作去了。

晚上,周雨彤想着周父早上的话。早早地便下了班,又顺路去了趟蛋糕店,买了个蛋糕回家,淼淼和元宝最喜欢吃了。总是吵着要吃,可家里为了两个小朋友的健康。并不让他们多吃。不过今天周父这么高兴,不妨也让小朋友们高兴一下。

拎着蛋糕回到家里,周雨彤果然一下子就获得了元宝大人的香吻无数,一摸脸上满是元宝的口水。

“彤彤还买蛋糕了呀?”周父戳着围裙。自己滚着轮椅从厨房中出来,见了蛋糕也十分高兴:“不错不错,正好一家子一起乐呵乐呵。庆祝庆祝。”

“伯伯今天辛苦了呀!我上楼换个衣服就来给你打下手。”周雨彤放下了手中的包包和蛋糕,换了拖鞋。

周父却笑着道:“没事没事。你学习工作辛苦,回来好好休息休息,带着两个孩子玩玩,陈姨给我打下手够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那我等等就下来。”说着便上楼了。

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坐在了餐桌前,周父的手艺要说好,和阿兰那种专业级别的是差很多的,就是和陈姨也比不上。

不过,周父难得发挥一下,大家也都十分捧场,连元宝也十分捧场地说:“爷爷做的饭最好吃了。”把周父乐得不行。

一家子愉快地吃完了饭,说笑了一会儿就各自回房了。

哄睡着了元宝,周雨彤倒了杯水,站在窗前,抿了口,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璀璨的星空,做了一个深呼吸。

随手放下了杯子,转身想回到书桌边看书,余光却瞟见院子里似乎有人。

谁呀?这么大晚上在园子里做什么?不由定睛一看,那人竟是周父。周雨彤总觉得今天周父做饭这件事情就有些不寻常,可是周父不说,她也说不出到底是为什么。晚上见周父独自一人在院子里,越发觉得有些奇怪。

心下有些不放心,给元宝掖了掖被子,下了楼,去院子里看周父。

皎洁地月光洒下一地的清辉,除了潺潺地流水声,便只有稀稀落落地蝉鸣。周父安静地坐在轮椅上,手中不知道拿了什么,周雨彤走近才看明白,竟是一块老旧的手表。

周父双眼紧紧盯着那块手表,手指一边又一边摩挲了表面。周雨彤看着那块手表似乎有点眼熟,印象中周母曾经有一块十分类似的手表,可是周天指见过一次。

周母把那块表一直收在一个盒子里,那一次周天也是非常偶然地看到的。之后搬过家,那个盒子便丢了,周母还为此伤心了一阵。周雨彤印象十分深刻。

“叔叔。”周雨彤的到来打破了花园的宁静。

周父回过了神,愣怔了一下:“彤彤啊!”收起了原本哀戚地神色,把手表收回到了口袋里。

“伯伯,那块表是不是阿天姐姐的妈妈也有?”周雨彤不由出言问道。

周父听了,苦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看伯伯的样子便是想阿姨了吧?”周雨彤笑着问了一句,在一边的休闲椅上坐了下来。

周父深深看了一眼周雨彤,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恍惚中就好像见到了周母一样。

也和周母一样的倔强,一样的固执。周父开始也想过劝周雨彤。然而他无奈地发现,他说服不了周母,也说服不了她。她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并坚持到了现在。

深深叹了口气:“孩子,你知道大后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大后天?周雨彤有些懵,她确实真的就不知道了,只好摇了摇头。

“那是我和阿天的妈妈的结婚纪念日。”周父又从口袋中掏出了那个手表。浑浊的眼中有了一丝湿润。

周雨彤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怪不得周父今天这么不同寻常,原来马上要到周父周母的结婚纪念日了。

“这样啊!”

周父用手绢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周雨彤这个孩子,他真的是打心眼里真的当做自己的女儿般疼爱了。周父也不希望周雨彤重蹈自己当年的覆辙。

“你知道当年我们为什么离婚的吗?”

周父的话引起了周雨彤的好奇,这么久了她一直希望知道自己父母当年离异并且老死不相往来的原因,然而周母临死都不愿意开口。周父更是守口如瓶。

现在周父真的要告诉她一切了吗?周雨彤抑制着心中的激动:“是为了什么?”

“咳,是我的错。我内疚了一辈子了。当年,我就已经想来米国发展了,总是米国天朝两头跑。后来有了阿天,开始我也没多想什么。后来无意之间。听有人说起,那时候阿天妈妈和另一个男人走得很近,甚至和我说阿天都不是我的孩子。”周父说着眼中已经满是泪水了。

周雨彤也被周父的话震惊了。周天竟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质疑了血缘。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悲哀,怪不得妈妈当年死活也不肯原谅爸爸了。就是和爸爸离婚之后。妈妈都没有再和任何男人有过牵扯,妈妈又怎么可能背叛爸爸?

爸爸怎么可以怀疑妈妈呢?

周父又继续道:“我听了传言之后,就信以为真了,做了一件我后悔了一辈子的事情。我不但和阿天妈妈吵了架,还拉着阿天去做了亲子鉴定。”

周雨彤心中的震惊越发大了,原来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怪不得妈妈情愿一个人辛苦拉扯自己,也不愿意原谅爸爸。如果换成她,她也不愿意原谅爸爸。

她的心中十分复杂,一方面,她亲眼见到周父的悔恨,以及对周天的想念,这么些日子周父都是靠着要养好身体回国见周天的信念才支撑了下来。她真的感受到了周父对周天的爱意,和愧疚。

另一方面,她知道了当年的事情,有着周天灵魂的她,还是不愿意接受曾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怀疑血缘的事实。

她终于理解妈妈不愿意告诉她一切的原因了,妈妈把一切的痛苦都自己承担了,保护了她。

“伯伯,你就不怕周天姐姐懂事了恨你吗?”

周父听了周雨彤的提问,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怎么会没想过这个。然而当年的他是哪来的信心认定周天一定不是他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觉得心中的悔恨就要把自己淹没了。

周雨彤看着神色复杂而痛苦的周父,心中叹了口气,毕竟她现在已经不是周天了,她又有什么立场职责周父?之后的事情,不用周父说她也明白了。

亲子鉴定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然周父现在也不会这么悔恨,至于她的妈妈,性格那么烈的女人,又怎么会原谅这个曾经质疑过她的人?

周雨彤看着周父的状态,也不想再问什么,只道:“伯伯,我送你回去休息吧!夜深了,太凉了,还是要注意身体。“

周父不语,算是默认了,周雨彤就把周父推回了房间,自己也想回房睡觉了。

上楼走在走廊里,推门进房,却见顾鑫坐在了床边,守着正在熟睡的元宝。

“去哪里了?”顾鑫小声问了一句。

“陪伯伯说了会儿话。”周雨彤淡淡道。

顾鑫起身走到了周雨彤的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钥匙放在了周雨彤的手中。

“之前你把卡还给了我,不愿意替我保管了,我只好把这个给你,帮我收着好吗?”

周雨彤把钥匙塞回了顾鑫:“你自己的钱你自己收着,我不想管。”

“周雨彤!”顾鑫一下子抓住周雨彤的肩膀。“你听我说!我想了很多日子了,我希望你管着我,就这么一直一直管着我,管我所有的事情,管我一辈子。”

周雨彤有点懵,顾鑫这是算挑明了吗?她怎么回答呢?

“我……”周雨彤还没说完就被顾鑫一下子吻住了。

周雨彤万全没有想过顾鑫会这么做,愣怔了3秒,想推开顾鑫,肩膀却被她紧紧锁住了。

顾鑫的吻来得那么激烈,周雨彤几乎被抽取了全身的力气,良久之后才放开了她。

“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照顾元宝好不好?”顾鑫目光如炬,双眸紧紧地盯着周雨彤。

然而她的心里却复杂万分,抬眼看向顾鑫的眼中泪光潋滟。

“顾鑫不可以的。”

“为什么?你心里有我的是不是?我会把元宝视如己出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给我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顾鑫的手捧住了周雨彤的脸颊,细细为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周雨彤却一个劲地摇头:“我不能生孩子了。”

话音刚落顾鑫斩钉截铁道:“我们有元宝了,够了!”

“不一样,那不一样。顾鑫你说过不让我为难的,你说过的。”周雨彤生怕自己动摇,垂下了眼睑,不再去看他。

顾鑫叹了口气,把手中的钥匙塞到了周雨彤的手中,“替我保管好,彤彤。考虑一下,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深思熟虑过。我知道我再做什么,我想过后果。我都想过,相信我一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顾鑫把周雨彤揽在了怀里,亲亲吻了吻她的额头:“元宝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我会考虑的,明天明天给你答复。不过答应我,无论什么样的答复,你都接受。”周雨彤抬起头,婆娑的泪眼看向了顾鑫。

顾鑫点了点头:“不要让我失望,我想给元宝一个完整的家,好吗?”

他所有的话,对于周雨彤而言,并没有引起她心中太大的波澜,唯有这一句,却是戳中了她的心事,她想给元宝一个完整的家,然而……

这样真的可以吗?

周雨彤深深地望向床上那个香甜熟睡的小人儿,心里满是苦涩。(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