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80章 离家出走

第180章 离家出走

周雨彤一夜没睡,有时候她也在想,她是不是应该放了自己,也许可以尝试一下,她想给元宝一个完整的家,不想让元宝发现自己是私生子。

她也许不容易怀孕,可是也有人工受孕了,真的想要个孩子也许也并不是那么难。

也许事情事情并不会像她想象的坏。这么多年了,顾鑫对她一点一滴的好,对元宝的好,她看在了眼里,也记在了心里。

无论是对元宝来说,还是对她自己而言,也许顾鑫是最好的选择。她几乎能够肯定,她现在的情况想要再找个比顾鑫好的,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试图说服自己,可心中却总有一丝勉强,总有那么一些不情愿。

周雨彤睁着眼睛等到了天亮,心中两个小人不停地吵了一个晚上,不停不歇的。早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起床。

见到了顾鑫,也许她会点头吧?她这么想着,然后收拾了一下,又帮着元宝把衣服穿好了,让他自己下楼去。

周雨彤化了个淡妆,把黑眼圈遮住了下楼去。

元宝在自己的位置上已经坐好了,手里抱着个奶瓶喝得起劲,陈姨系着围裙正从厨房中端早饭出来。

周雨彤四周环顾了一圈,客厅、餐厅里都没有周父的身影,不由问了一句:“陈姨,伯伯呢?”

往常这个时候周父不是在餐桌前吃早饭,就应该在沙发前看早间新闻呀!

“他呀!早上起早了,说要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快回来了吧!”陈姨笑着把元宝早餐放在元宝面前。又给他系上了一个小围兜。

“嗯。”周雨彤点了点头,拿走了元宝喝空了的奶瓶,又给了他把勺子,让他自己去捯饬眼前的早饭。

不多时,顾鑫和周始也下楼了。

顾鑫看着周雨彤的眼神有些与往常不同,周雨彤却当做没看见,自顾自地吃着早饭。

周始没看到周父。不由也问了一句:“爸上哪里去了?怎么还不来吃早饭?”

“出去逛圈了。一会儿该回来了吧!”陈姨回答道。

周始也不再说什么,大家吃过了早饭,便准备各自出门了。

周父还是没有回来。周雨彤心里就有些担心了,想起昨天晚上和周父聊天的时候,周父的情绪并不是怎么好,今天他又很反常一个大早就出门了。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临走前不由多了个心眼,问了陈姨一句:“陈姨。伯伯什么时候出门的?怎么还没回来?”

陈姨略一思索就回答道:“我起床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人,打了他电话,他说早上出去遛弯了,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周雨彤掏出了手机。给周父打了个电话,发现电话竟然是关机的,心下不由大惊。

“陈姨。伯伯电话关机了!”

陈姨也紧张了起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你赶紧给周始戳个电话。”周父的身体虽然已经好了很多了,不用总是要人看着了。可是陈姨已经习惯性地紧张着周父的身体。

周雨彤点了点头,赶忙给刚出门的周始打电话:“哥,伯伯早上一个老早就出门到现在没回来,我打他电话还是关机了。”

“怎么会这样,我来找找。”周始的眉头皱了起来,安慰着周雨彤道:“你们也别太担心,指不定只是手机没电了。”

“我也明白,只是觉得伯伯这两天总觉得有些奇怪,昨天晚上还一个人在花园里发了许久的呆,还说明天再过几天就是他和伯母的结婚纪念日云云,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周雨彤和周始解释的时候,顾鑫收拾完了东西,也从楼上下来了。

看着周雨彤和陈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周雨彤真和周始讲着电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陈姨和顾鑫解释了一下:“阿始爸爸早上出门现在还没回来,彤彤打他电话也关机了。”

顾鑫脸上不由也有了担心的神色:“怎么会这样?”

电话那头,周始听了周雨彤的话也担心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了,你让陈姨在家里守着,爸爸回来了就打我电话。”

“好,我等等也和事务所请个假,一起找找。”周雨彤和周始商量好了,才挂了电话。

“陈姨,你在家里守着,伯伯要是回来了给我和哥哥打电话,顾鑫,你送一送两个孩子去学校。我和哥哥分头去找伯伯。”周雨彤分配了任务。

陈姨点了点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们赶紧去找吧!你说阿始爸爸,真是的。”

“行,你去吧!”顾鑫看向周雨彤的目光带了一丝探寻。

周雨彤心中明白他在探寻什么,然而现在这个节骨眼她却无暇顾及,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找遍了平时周父可能去的地方,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周雨彤心中也十分担心,正想打个电话问问周始他那里的情况,周始却先打电话过来了:“别找了,我知道他去哪里了?”

他的声音听着有说不出的担心,周雨彤赶忙问:“伯伯去哪里了?”

周始叹了口气:“查了下家里门口的监控,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他就被人接走了。陈姨在他房里找到了一封信,说是他回国了,见了阿天就回来,让我们勿念。”

“啊?”周雨彤几乎被惊呆了,她终于明白了,昨天周父说大后天就是他和周母的结婚纪念日,他是要赶在那之前回去见周母。那样的话,周天的墓碑就在周母墓旁,那他们苦心孤诣瞒了这么久的事情,不都被周父知道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在往机场赶,看赶得上哪趟飞机,就做哪趟了,还能怎么办。赶紧追上他,不然真要有个好歹的。”周始也是心力交瘁。

“那你小心点。”

挂完电话,没过多久,周雨彤又接到了周始的电话:“彤彤,这次得你去追爸爸了,我刚刚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

“什么?你要不要紧啊?怎么样了?”周雨彤心里也是着急上火了。这节骨眼上。周始还出了车祸。

“有事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没大事,就是脚受了点伤。我让人帮你定了飞机票了,下午两点的,你赶紧回去拿点东西,准备下了。去追我爸。”

“我知道了,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回去。”

周雨彤挂了电话,赶紧就往回家赶。匆匆关照了下陈姨。

“陈姨,我回国找伯伯去了,哥哥腿受伤了再医院。你等等打下哥哥电话,去照顾一下他。”想了下又补充道:“这两天元宝先扔给肖逸吧!”

“阿始怎么了?怎么伤了腿?”陈姨更加担心了,眉头深深拧成了一个川字型。

周雨彤叹了口气:“赶着去机场出了车祸。我不多说了,先走了。我到了国内在联系你。”

说完,便赶紧开车去了机场,一边还和导师理查德教授打了个电话,和他说最近会国内了,要请几天假。

教授听了并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些高兴:“刚想和你说,下个月,正好我也要去天朝,这下真好了,你办完事先别急着回来了,可能到时候我们来之前需要你做一些准备工作。”

“啊?”周雨彤有些始料未及,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际遇,不过也无暇多想。“好的,教授您来之前提前告诉我,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我们随时保持联系吧!”

“好的!”

和导师沟通好了之后,周雨彤心中略定,上飞机之前,拿出手机给顾鑫发了个短信:“我会国一趟找伯伯,元宝交给你了。”

还没等她关机,就收到了回信:“放心。”

周雨彤嘴角挑起了一丝弧度。

上了飞机,周雨彤不由吐槽了下,周始就是财大气粗,竟然订的是商务舱,不是经济舱。已经都上了飞机了,也没什么好多想的了。找了位子便坐了下来。

不多时旁边一个穿着皮草,带着墨镜的贵妇人走了过来,坐在了她的边上。

开始周雨彤也没多想什么仍旧看着手中的杂志。

那贵妇人摘下了墨镜盯着周雨彤不可思议地看了半天,周雨彤意识到了被人盯着,这才抬起了头,愣了几秒钟,这个女人怎么那么熟悉?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了。

那贵妇人却转身,就朝着空姐叫开了:“空姐!我要换位子!给我换位子!快点!立刻马上!”

周雨彤这下懵了,什么情况她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这个女人一见到她就要换位置?

这个商务舱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空姐赶忙跑了过来:“女士,抱歉,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吗?”

“我要换位置!我不要坐在那里快点帮我换位置!”那个贵妇人手中拿着墨镜,抱胸站着,颐指气使地对空姐怒声呵斥。

“这……”空姐十分为难,“抱歉,商务舱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我们没有权利要求别的乘客和你换位置。您是由于什么原因要换位置的?也许我们能帮你解决。”

“我不想和她坐!”那女人用手指了指周雨彤,又对着空姐横道:“你再不给我换位置,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下岗滚蛋!”

周雨彤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这是谁了,这不就是林巍的妈妈,卫珍吗?

实际上和她有着血海深仇的不应该是她自己吗?应该这样上蹿下跳不愿同坐的不也应该是她自己吗?为什么她见了自己,反而和疯狗一样了?

卫珍和林玉儿关系这么好?好到和亲生母女一样同仇敌忾?

只觉得万分莫名其妙,却也不想发作什么,本来这件事情就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不想掺和进去。

空姐此时却着急万分,飞机要起飞了,要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延误了她是要担责任的。“女士,您先坐一下,等飞机起飞了,我再帮您协调好吗?”

“不行!快点!现在!”卫珍板着脸丝毫不肯退步。

看着空姐为难委屈的表情,周雨彤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卫阿姨,这么多年不见了,见到您我都快认不出来了,也不知道您对我究竟有什么成见,连挨着坐个飞机都不愿意,一共就十多个撑死二十个小时而已。

说实话,我也不待见您,不过我不像您那么财大势大,也不会去为难空姐非要换位置。这里是国外,您这样丢得是过人的脸。”周雨彤说得不卑不亢地,也不管卫珍的颜面问题,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反正已经被她不待见成这样了,不是她讨好了她,她就能放过她的。周雨彤也不怕她,早晚有撕破脸皮的一天,也没必要忍今日的屈辱。

“你!”卫珍的表情十分精彩,一阵红一阵绿的,眼睛也因为生气而瞪了出来,手插在腰间,指着周雨彤“你”了半天。

“抱歉,女士,飞机就要起飞了,请您坐下,系好安全带,不要影响飞机起飞。”空姐见状,看了下手表,灵机一动道。

“你!不准开!不给我换位置就不准开!”卫珍来了劲歇斯底里道。

周雨彤也是醉了,这女人脑子有病吧?她儿子侄女来得罪了自己,她还看自己不顺眼了。遂掏出了手机,开了机,打开了照相机的功能,对着卫珍“啪啪啪啪”拍了几下。

卫珍大惊:“你做什么?”

“拍照,传社交网站,虽然阿姨您势大,国内社交网站估计不敢登,不过现在国人越来越多的都在国外,您说要是有个热门叫‘天朝高官夫人为难空姐阻碍正常飞机起飞’丢脸的会是谁?”周雨彤一边操作着手机,一眼都没看卫珍。

卫珍越发生气,脸色通红,“不准发!”说完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空姐感激地看了一眼周雨彤,她也点头示意了一下。关掉了手中的手机,系好安全带坐了下来。

原本心情就很糟糕,经过这么一闹,周雨彤的更加心中憋闷了。干脆闭上了眼靠在了座位边假寐。

卫珍却也终于忍住了,没在闹腾了起来。

飞机起飞了,一路无话,安静得没有一点声响。(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