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81章 惩罚

第181章 惩罚

到了国内,天空灰蒙蒙的,下着小雨。烟雨迷蒙,路边的树木轻轻摇曳着翠绿的叶子,在一滴滴雨珠的冲刷下渐渐垂下树枝,在一片清冷中透着几分凄凉与黯然。

周雨彤来不及有片刻的停留,直接打了个车冲到了公墓,临下车还不忘付了定金,让司机师傅等着,以备不时之需。她的心中却丝毫没有成算,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父。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帮着周始用谎言欺骗这周父,虽然是善意的谎言,然而也正是善意的谎言,揭穿之后才更会令人伤心。

心中早已矛盾了一路,可脚下却丝毫不敢停歇。她不确定她晚去一秒后会发生什么,更不确定知道了真相的周父,会有多么的绝望和伤心。

她唯一所能做的的就是尽可能早的感到周父身边,在他可能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采取措施。最好最坏的打算,甚至想过是不是要叫好救护车。

终于,已经跑到周母和周天的那个墓区了,远远地就看见周父颤颤巍巍地站在风中,几乎全身的力气都倚在了那根并不是很粗的拐杖上。

周雨彤不由大惊,周父能走走了她是知道的,可是根本就没有到那种能走这么多路的程度,只是能勉强支撑着在家里的院子挪两步而已。

从墓园的门口到这里起码要走二十分钟,因为是在山里,还都是上上下下的台阶,正常人走了都很累了,不要说周父这么一个身体这么差的老人了。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来不及多想,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周父的身边。

“伯伯。”周雨彤气喘吁吁地站在了周父身边。

进出才看清楚周父一身的尘土,手上头山还有未干的蹭破的血迹。周雨彤赶忙扶住了遥遥欲坠的周父。

“伯伯。你怎么一个人跑国内来了!”周雨彤的鼻子一酸,话语间不由带了点哭腔。

周父的眼睛看了看周雨彤,又移到了周天的墓碑上,赫然已经是几年前的日子了,生硬地推开了周雨彤,目光呆滞,头不住地摇着:“你们都骗我。骗了我这么多年!”

“伯伯。我们……”看着周父绝望的神情,周雨彤觉得一切的解释都是那么苍白,那么无力。“伯伯。你受了这么多伤,我们赶紧去找个医院包扎下,不然要感染的。“周雨彤不顾周父地推拒,上前扶住了了周父。

然而周父却。一拐杖挥了上来,推开了周雨彤。也重重地落在了她的手臂上:“你们都骗我!骗我!骗我!”

失去了拐杖的助力,周父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周雨彤只觉得手臂上一阵剧痛,可是看到周父踉跄着倒在了地上。也无暇自顾,扑了上去,扶起了周父:“伯伯要不要紧?伤到哪里了没有?伯伯。我们错了,去医院好不好?我们赶紧去医院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因为吃痛。还是看着周父心疼,周雨彤眼中的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了。

“不要你们管!你们让我去死吧!不要你们管!你们都骗我!你们骗得我好苦啊!”周父也大哭了起来,握住拐杖的手,不住地用拐杖拍打着地面。

“伯伯,伯伯,你别这样!哥哥是为了你好,而且阿天姐姐也不希望看到您这样。”周雨彤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了周父,不让他在挥舞着拐杖,不然在这种情况下,伤到她已经是小事了,要是伤到了周父自己,那才是令所有人担心的。

“阿天!……阿天……我可怜的女儿……”周父仰天大哭了起来。

周雨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伯伯,阿天姐姐就在那儿看着你呢!她要是知道您这么伤心,也会伤心的。别让阿天姐姐伤心啊!”

“她会知道我么?她妈妈根本不会和她提起我,根本不会!阿天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么个爸爸!她永远不会原谅她的爸爸!”周父声嘶力竭地喊着。

周雨彤胸口一闷,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她会原谅这个质疑过自己血缘的爸爸吗?知道了这一切的她会吗?

她不由把目光看向了墓碑上妈妈巧笑嫣然的照片,妈妈至死都没有原谅爸爸吧?不然她不会至死什么都没有告诉周天。她不会情愿把一切带到另一个世界都不然周天知道这一切。

周雨彤的心里是复杂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劝周父,她也总有那么一丝对于周父的埋怨。

若不是他的亲信旁人,她的一家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美满羡煞旁人的家庭。妈妈也不会为了郁郁寡欢又积劳成疾,那么早早地就离开自己。

周天很爱她的妈妈,数十年的相依为命,妈妈就是周天唯一的依靠。因此当周雨彤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心中对于周父更多的是埋怨。

然而看着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的周父,看着他一身的尘土,血迹斑斑的伤疤,周雨彤的心却柔软了。

如今她就尽在他的眼前,知道了一切,却永远不会再与周父相认,而周父却将一直生活在悔恨和对周天母子的思念之中,这不已经是对他最严厉的惩罚吗?

看着周父苍白的双鬓,眼角深深的皱纹,周雨彤的心中豁然了。周父已经收到了最重的惩罚了,她也不再是周天了。往事随风,过去的一切,于她而言也都随风飘逝了。

“伯伯,您这样子想过哥哥吗?哥哥为了您都出了车祸,还在医院里不知道怎么样了!伯母把哥哥交给您,您就这么对待哥哥,您还有什么颜面面对伯母?”

周父听了一愣,停止了哭泣,嘶哑着说道:“阿始出车祸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不然怎么会是我来,不是哥哥来?赶航班的路上,哥哥受了伤进医院了。才让我来。和我说的时候哥哥还在医院里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着她眼泪留得更加凶了。

“咳!”周父深深叹了口气。

周雨彤赶忙乘热打铁:“伯伯,周伯母和周天姐姐都看着呢!你就这样对哥哥吗?”

周父不由又掉起了眼泪,也不管别的,拿起袖子就擦着眼泪:“阿始妈妈,当初最舍不得的就是阿始了。”

“伯伯,我们去医院吧!别让哥哥担心了。”周雨彤继续劝道。

周父终于点了点头。不再折腾了。

周雨彤这才舒了口气。赶忙起身,拿过了周父的拐杖,把周父的手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慢慢扶起周父。

虽然周父因为生病,一直很瘦,可毕竟那么大骨架还是在那里的。此时的周父几乎没有了任何力气,整个人都压在了周雨彤的身上。把她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里又几乎没有任何人,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周雨彤都要觉得绝望了。

咬了咬牙。周雨彤扶着周父,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外面挪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周父弄到了车上。周雨彤不由称赞了自己的先见之明,不然出来连一辆车都找不到的话。她真的要哭了。

周父回到了车上整个人就虚脱了,脸色发白,全身上下都再出虚汗。

司机看见了差点就拒载了。让周雨彤赶紧打120.

可是这地方要打120等着人家来了,都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再者周雨彤刚下飞机,通讯问题都没解决,手机根本打不了电话。

只好苦苦恳求,才算答应把两人送到最近的医院。周雨彤也能够理解,毕竟要是周父真有个三长两短,人家这车以后还做不做生意了?因此司机答应送两人去医院,周雨彤已经感激不尽了。

临下车留了两倍的车前给人家,可人家却也没收。

到了医院,周雨彤几经周折问护士借了电话,联系到了林澍才算把周父转院到了长华医院救治。

林澍知道了这便是周天的父亲,刚忙赶了过来。又经过这么久的恢复,林澍已经基本上可以不用拐杖行走了,虽然走路还有那么一丝不自然,可是不认真看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看着周雨彤担心的神态,林澍不由安慰道:“没事的,检查下来只是皮外伤而已,然后就是太累了。老人家可能难养好一些,不过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周雨彤这才松了口气,周父送来时的状态挺不好的,虽然她当时也觉得看周父那么有劲的折腾问题应该也不大,只是毕竟她太久不接触病患了,又是担心则乱,分外担心一点。

现在听了林澍的话,心中的大石放了下来,点了点头,“这样就好。”

随着周雨彤的目光,林澍不由也看向了病床上昏迷着的老人,几乎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阿天的爸爸?”

周雨彤点了点头:“阿始哥哥是阿天姐姐的哥哥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阿始哥哥的爸爸不就是周天姐姐的爸爸吗?”

“我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周始和我说过他爸爸是迫不得已的,可是阿天,从小没有爸爸,你知道她有多辛苦吗?”林澍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痛苦。

周雨彤看了林澍一眼,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林澍,让他一直好好活着,活在对周天和周伯母的愧疚和悔恨之中,不是对他最好的惩罚吗?”

林澍没想到周雨彤会这么说,先是一愣,却噗嗤笑出了声:“你是为了劝我好好治他呢?还是为阿天,抱不平?”

周雨彤扯了扯嘴角,露出了魅惑的笑颜:“你猜呢?”

转而又“哎呦”一声叫了出来,捂住了手臂。放佛刚才那么妖冶地微笑根本不是她做的一般。

林澍只以为她是调皮搞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一笑。

周雨彤掀起袖子,一块长长的青紫的伤痕撸了出来,林澍才大惊:“怎么弄得!”

“周伯伯刚刚看见了周天姐姐的墓碑,生气怪我和哥哥骗了他,才迁怒了我。刚刚光顾着担心周伯伯了没觉得,现在疼死我了。”周雨彤委屈道,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又要掉下来了。

真是的,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看着周雨彤泫然欲泣的模样,林澍不由又失了神,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妖妖条条的声音又一次再两人耳边响起。

“周雨彤!你怎么又回来了!”kevin敲着兰花指捏着一块手帕,假装抹着眼泪。“阿澍,人家肚子好疼。”

“噗!”周雨彤没忍住差点笑出了声,这么长时间了kevin怎么还是这幅模样?不过……好吧……确实把直男掰弯不容易,比如李煜宸,把弯男扳直几乎也不可能,比如kevin。

“笑什么!你个小贱蹄子!离我们家阿澍远一点。”kevin没好气道。

林澍却板着个冰山脸,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他真的受不了医院里那些个腐女护士了!这么随时随地要和kevin保持联系,他解剖个母兔子都要告诉kevin,是誓死要把他掰弯的节奏吗?

又看了一眼笑疯了的周雨彤,只觉得简直太丢人了。他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尴尬。

“不舒服去看医生,呼吸科耳鼻喉科妇科产科消化科泌尿科……都去做一遍检查好了,肠镜胃镜一个别漏下,大血小血一个都别省!”林澍面无表情地拖着kevin往远处走,一边回头又对周雨彤道:“等我几分钟。”

kevin听了脸都绿了,肠镜胃镜做过的人都知道有多难受,要是林澍非要给他肯定不会少折腾他,这里是他的地盘,只要不折腾死了,自己还不是仍他“蹂/躏”啊?

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败下阵来,又怕林澍真生气了,只能狠狠瞪了周雨彤一样以做警告。

周雨彤捂着嘴早已笑得前仰后合了,见状笑得更疯了,kevin还是那么少女心,一身粉色衣裤,手中拿着一个手机,还用着kitty猫的手机壳。

可是这么少女心的kevin始终没能引起林澍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这么多年了,还这么不离不弃,周雨彤忍不住想祝福一下kevin早日修成正果,心中不由邪恶地yy了下林澍有一日拜倒在kevin石榴裙下的场景,又把自己给逗乐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