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84章 原因

第184章 原因

周雨彤发现了周父不吃药之后,周始和宋柯一起给周父洗了半天脑,才算让他半推半就地吃了药,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还是每次吃药都和打仗一般,不过总算肯吃药了。果然病情就有了明显的好转,已经不需要人总是陪着了。

周雨彤也省心不少,想着总不能一直把元宝扔在宋家,便去了宋家老太太家里把元宝接回家。

元宝不在她身边倒也没说不适应,反而白胖了不少。

一到宋家,周雨彤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元宝,十多天不见元宝也是想得厉害,原本也是想抽空来看看元宝,可是家里那么两个病人她也是分身乏术。

又是亲有是抱,就是不肯撒手。

宋家老太太见周雨彤这幅样子,可是笑坏了:“好了好了,快进屋吧!”

元宝也有些不耐烦地推开了周雨彤。 “妈妈,好了!”

才几天不见,这个臭小子就和自己不亲了,简直是养不熟的小白眼狼。

宋家老太太看着周雨彤郁闷的表情不由笑了起来:“小孩子记性好忘性也大的。”

“知道的,这些天麻烦干妈了。”

“不麻烦不麻烦,元宝可乖了,又是听话又是懂事,这些天总是见着元宝,我是腰也不痛了,背也不酸了,整天神清气爽的。”老太太迎着周雨彤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哪有妈妈听着别人夸自家孩子不高兴的?周雨彤的脸上是乐成了一朵花,自家孩子她再清楚不过,从小就是懂事的孩子,就不用大人操心的。不过老太太说什么神清气爽也是夸张了,笑着道:

“干妈,你就别逗我了,元宝不让您腰酸悲痛我就安心了,哪还能指望他和灵丹妙药一样?”

“你看,和你说实话你也不信,不过彤彤有件事还是要和你说一下。”宋家老太太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

周雨彤有些不解,“怎么了?”

老太太起身给周雨彤倒了杯水。又哄了哄元宝:“奶奶和妈妈说话,元宝自己去玩。”元宝点了点头自己跑开去玩了。

周雨彤见老太太这幅阵仗不由也提起了精神,估计是比较严重的事情吧!不会是元宝身上有什么问题吧?

“彤彤,其实周始带元宝回国是故意的。”

老太太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告诉了她,这让周雨彤呆住了,她早就觉得这件事情不对。你说好好的没事,元宝在米国有顾鑫和陈姨看着,带他来国内给她添乱做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突然听老太太这么认真的说出来更加觉得不同寻常了。

“干妈…你和哥哥…”

“我们商量过,肖逸见过元宝了。”干妈坦然地承认。

“干妈…”周雨彤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干妈你骗我的吧?”

“没有骗你,我和周始商量过,就是为了让肖逸见元宝才没和你商量就带元宝回国的。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觉得你肯定不会答应。”

老太太诚挚的眼神让周雨彤觉得不像再撒谎,却又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居然联合起来…联合起来…出卖她…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周雨彤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知道不能和老太太发脾气,可是一种深深被出卖的感觉让她十分难受。

“彤彤,你先别急,我知道你不愿意肖家知道元宝,怕肖家不接受元宝。我没和肖逸说是你的孩子,只说是亲戚家寄养的。这些天,元宝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和住在肖家的。

肖家都很喜欢元宝,你看到的那些玩具都是肖家人买给元宝的。即便只是陌生的孩子,肖家人都愿意这么爱护,你说要是肖家知道元宝就是自己家孩子,肯定会分外疼爱的。”老太太的声音不急不缓十分舒服,一句一句耐心地劝说着周雨彤。

然而周雨彤心中的担忧缺丝毫没有减弱,除了那句肖逸并不知道元宝是他的孩子,让她略微不那么紧张。

“干妈,不一样的,真的不一样,有些事情你们都不懂。”周雨彤不住的摇头,肖家人的性格她懂,肖逸的性格她也知道,这才是她更不愿意回头的原因。

肖家人对她好到和亲生女儿一般,肖逸给她无休止地解决各种麻烦。所有人都觉得是她高攀了肖逸,她真是好福气能遇到肖逸。

而她就得理所当然地接受肖逸的不坦诚,接受肖逸干涉他的生活,接受肖逸摆布她身边的人,然后像金丝雀一样被他圈养。

她知道当日的事情和任何人说,大家都会觉得是她小题大作,借题发挥。肖逸让顾鑫出国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肖逸骗了自己她和林玉儿在一起,是怕她多想…

这一切的不坦诚她都应该接受,因为是她高攀了他,而他们全家不但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嫌弃,还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般。

那以后呢?以后肖逸出轨了,背叛了她,为了孩子因为她的高攀,是不是她必须更加地全盘接受,更加“贤良淑德”。

周雨彤不想这样委曲求全,也不想变成金丝雀,所以这段感情她宁愿不要。

老太太也知道一下子要周雨彤想明白是不可能的,只能期待能一点一点让她想通过来,也不多逼她,只道:“你不愿意让肖家人知道元宝的身世,我是绝对不会告诉肖家的。可是,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要这样下去。”

周雨彤也无暇多留,和宋老太太告了别就带着元宝逃一样地回到了周始家中。

听完了车,周雨彤并没有着急下车,拉住了元宝的手:“元宝,奶奶是不是把你送到了一个叔叔家里住了些日子?”

元宝点了点头:“叔叔坏,元宝放水床上。”

“噗。”周雨彤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元宝这小家伙,就一天到晚喜欢尿床在不喜欢的人床上,之前李煜宸是,肖逸也是。等以后他懂事了让他后悔去吧!想着李煜宸以后一直拿着这件事情要挟元宝的样子,周雨彤心中更乐了。

好不容易才意识到,元宝不喜欢肖逸?周雨彤不由有些吃惊:“元宝,不喜欢叔叔?”

元宝用力地点了点头:“叔叔坏!”

“那别人呢?”周雨彤又问道。

元宝支着头,像个小大人般思忖了片刻:“太奶奶给元宝好吃的,太爷爷陪元宝玩,好!”

周雨彤不由陷入了沉思,虽然元宝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喜欢肖逸,可是看得出他还是很喜欢肖家人的,手中一直抱着一个从肖家带回来的玩偶不放,还口口声声地说肖家的爷爷奶奶好。难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缘故,即便是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也能这么融洽和谐的共处?

可是和肖逸又是怎么回事?肖逸脾气那么好,有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一般小孩就是不喜欢也至少不会讨厌他,可是听元宝的意思是逗把他划到了李煜宸那堆去了。元宝太小了估计也问不清楚,周雨彤只好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也不知道李煜宸要是知道他和肖逸被元宝划作了一丘之貉,该作何感想。

周雨彤收起了思虑,抱起了元宝,放在了地上,自己去打开后备箱,看着大大小小装了整整几个大袋子的玩具,拎了起来,又放了下来,关上了后备箱。

拉着元宝往家里走了几步,看了几眼元宝,又退了回来,打开后备箱拎起了袋子上了楼。

回到家,安置好了元宝,便跑到周始的书房兴师问罪去了。

“哥!元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周雨彤气呼呼地靠在了书房的沙发上,盯着周始。

正在看文件的周始一下子就明白了,宋老太太一定是和周雨彤全说了,不由笑了起来:“都和老太太说不要告诉你了,老太太还是太实诚了。”

周雨彤白了周始一眼:“马上给我订回去的机票,我要回去。”

“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想和肖逸在一起了,我能理解,但是元宝有权利知道谁是他的爸爸!你不能这样一直瞒着他!”

“哥!肖家要是知道元宝是肖逸的孩子,他们会放任元宝跟着我吗?会放任肖家的孙子成了私生子吗?哥你想得太简单了,万一他们想要来要回元宝,我们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到时候我就会永远失去元宝的!”周雨彤激动地站起了身来。

周始支着头,“彤彤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你好好去和肖家沟通,元宝既能有爸爸也能有妈妈,可以得到两家人家的爱不好吗?”

周雨彤明白自己说服不了周始,周始也说服不了她,双手叉腰,看着窗外不语。

片刻的安静之后,周雨彤重新看向了周始:“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为了元宝好,可是我真的不想让肖家知道这件事情,请你尊重我作为元宝妈妈的选择好吗?这两天,我会带着元宝回去,请你不要阻拦我。”

周始叹了口气:“好吧,我尊重你。”

两人就这么不欢而散。

晚上,周雨彤哄了元宝睡着了,便坐在床边 注视着元宝安静的睡颜。

窗外的月光透过链子,将微弱地余晖洒落在了元宝脸上。

周雨彤不由伸出手抱住了元宝,这是她的孩子,谁也带不走的孩子。周雨彤用自己的脸去碰了碰元宝的脸。只有这样真真切切地抱着元宝才能让她觉得略微安心。

手机的震动突然响起,这么晚了回事谁?

周雨彤轻轻放下了元宝,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间。

“喂,理查德教授。”周雨彤接起了电话,没想到教授会在这个点给她打电话。

理查德教授明显带有一丝歉意:“哦,抱歉,打扰你休息了吧?”

“没事没事,怎么了教授?”

“是这样的,因为合作方的原因,我这个星期内就得来天朝了,真的万分需要你的帮助了。要知道我是有多庆幸,你现在就在那里了。”

教授的求助打乱了周雨彤一切的计划,原本教授说的是下个月才回来,现在看来至少还有一个星期超过的时间,她完全来得及来回一趟米国,可是现在这个星期已经过去一半了,这个星期之内来的话,她根本没有时间送元宝回去呀!

“可是教授,我可能这两天就要回米国一趟……”

“彤,你真的非要回来不可吗?我真的很需要你,很希望你能为我提供帮助。给我们的时间很仓促,我们在米国也要做很多安排,在天朝那里只能依靠你了。”教授诚恳地请求道。

周雨彤的心中很矛盾,她也知道米国那里要安排的事情肯定不少,教授身边根本抽不出人马上到天朝来,就是能来现在就飞过来,到这里也是后天的事情了,根本来不及在准本国内这边的事情。

可是她又真的很想把元宝送回去,不然她根本没有办法安心工作。只是她的话遇到肖逸最多尴尬一下,可是如果还有元宝,被肖逸发现了这是她的孩子,元宝又和他是那么的像,肯定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教授,真的一定非我不可吗?”周雨彤又试探地问道。

“彤,真的,十万火急,真的万分需要你的帮助,这个项目对事务所来说真的万分重要。而且有了参与这个项目的履历,对你以后也是十分有好处的。”

周雨彤深深吸了口气,“好吧,教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说。”

帝都那么大,她住在最南边,肖逸在最北面,肖逸和元宝应该不会那么容易遇到,而且只要元宝每天在家里待着,没人会发现元宝的吧?

“太棒了,谢谢你彤。”

接下来的时间,周雨彤回到了房里,拿出了笔和纸,听着电话把教授给她安排的任务,一桩桩一件件都记了下来。都是费事的事情,还好周父的病情已经基本没有问题,再过几天就要出院了。接下来的日子又有的她忙了。

挂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思考了下接下来几天的安排,收拾完了书桌,和明天要带着出门的东西,调了个手机闹钟,伸了个懒腰走到床边,看了一眼茶几边,从肖家带回来的那堆玩具,又走了过去,一个个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整齐地摆放在了茶几和沙发上。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