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8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186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早周雨彤安排好了元宝,又整理好了所有的材料。准备出门,周始走了出来问她,“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挺早吧,就是接下教授而已。”周雨彤回道。

“嗯,早点回来,下午去接爸爸出院,晚上一起出去吃顿好的。”

“噗”周雨彤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些天周始果然是受够了自己的蔬菜宴忍不住了。“行,你带着一老一小先去,提前告诉我地方举行,晚了我就直接过去了。”

说完周雨彤就出了门,原本是想开车的,可是又觉得时间还充裕,又已经安排了车子直接去机场接了,便想做个地铁。环保一下。上了地铁坐了几站猛然间才发现,竟然坐反方向了,赶忙跑了下来跑到对面去坐。,更郁闷的是到了飞机场才发现不是那个机场,再另一个机场。

赶忙往那边赶去,路上就接到了教授的电话,问她在哪。

周雨彤只能尴尬地表示她坐反了地铁,又去错了机场,现在在赶过来。

教授一听笑得前仰后合的:“你直接去饭店就行了,有个朋正好来接我了。”

“好的好的。”周雨彤这松了口气,大骂自己二傻。今天真是出门不利,一下子犯这么多低级错误。

又急匆匆地往酒店赶,总算在教授一行到了没久赶到了。

然而刚刚见到教授一行人,周雨彤就愣怔了,今天又是坐反地铁,又是去错机场,原来都是老天爷想要阻止她过来啊?她心中一生苦笑。

虽然想过总会遇上的,却没想会这么快。周雨彤定了定心神,这才保持住了礼貌的微笑。“教授,抱歉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彤,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逸,你应该听说过他,你们天朝非常著名的设计师。”教授非常热情地把周雨彤介绍给了肖逸。

这么多年不见了,肖逸身上那种温暖得如春日阳光般的感觉,早已不见了,周雨彤感受到的是他身上那一丝原本不属于他的冷峻和桀骜。5年了,改变了太多,她都早已不是当日的她了又怎么能强求,他还在原地呢?

周雨彤礼貌地伸手,“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天朝的骄傲。你好,我叫周雨彤,是教授的学生。”肖逸却并没有丝毫要和她握手的意思。盯着她良久,才勉强伸出手。

“肖逸。”

肖逸看着眼前的那个人正是他日思夜想了这么多年的人心中早已沸腾了,然而当他看到她疏离而冷淡的目光,看到她干巴巴地说了那句天朝的骄傲,看她完全就像不认识他一般。

他的心里一阵抽痛,这么久了不愿提起她,却没能忘记她;怨恨她的冷漠无情,却忍不住想念她。

周雨彤想抽回手,却觉得自己的手被紧紧禁锢了难以抽走。心里一阵尴尬,脸上不由泛起了红晕。

肖逸松开了手。

“我去拿钥匙。”周雨彤逃也似的走向了服务台,整个人都恍惚着,服务员递了钥匙给她还愣着,服务员叫了才反应过来。讪讪地拿了钥匙。

把钥匙给了教授就道:“教授,这是房间钥匙,您先把东西放好了,我带您去吃点东西再回来休息,您看怎么样?或者你有没有别的安排?”

“很好,你安排好了就好。”教授接过了钥匙,点了点头,又对肖逸说:“逸,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点?”

“已经订了饭店了,本来就要给你们接风洗尘的。”肖逸笑道

“哦!逸你太好了!”教授愉快的答应了肖逸的邀请。

教授和随行的同事各自回了房间放行李了,只留下周雨彤和肖逸两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中。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肖逸刚想开口,一句,最近好吗,就在口边了,教授他们却已经放好了行礼重新回到了大厅里。

众人一行出了酒店,便要上车去酒店。肖逸开了车来,教授肯定会去肖逸车上坐。本来就是订了中型客车来的,也没什么坐不下的,周雨彤便想和其他同事坐一辆车。

可教授却鬼使神差般地上了车,还下车来特特地地叫了周雨彤,小声地对她说:

“彤,你也坐到我们车上来,这个项目现在你是最了解的,逸是这个项目最高的负责人,你可以过来和他谈谈。”

周雨彤是多么想回绝教授的提议,可是教授一说完,便也没多管周雨彤便上了车。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做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这么多天周雨彤说实在的就是个跑腿的加传声筒,见到的都是手下的他手下的一些人,连他的小跟班都没见到,项目又是挂着别的Q大设计院的名,和他的事务所完全没有联系,她压根就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最高负责人。

周雨彤越发后悔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要选这个教授,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从见到肖逸那一刻起,她的心跳就完全乱了,整个人也十分不在状态,她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刚上车,驾驶位子上的小跟班一下子认出了周雨彤:“诶!你是!……”刚想说下去就被肖逸出声制止了。

“开车吧!”

周雨彤万分尴尬,这个小跟班叫陈晟翔,是其实是肖逸手下一个很厉害的设计师,不过只是经常被他拉来做牛做马。他是认识她的,可是周雨彤也并没有想到他会被拉来做司机,还能一下子就认出她来,心里一紧。

教授却来了兴致:“彤,你和翔认识?”

“当然认识了!当年……”陈晟翔脱口而出。

“开车!”

“不是。“

肖逸和周雨彤几乎同时出声,制止了陈晟翔的话匣子。

陈晟翔被这两人吓了一跳,立刻收声,不敢再发出声音。

周雨彤一时也觉得尴尬,和教授解释了一下:“陈先生和肖先生都是国内最顶尖的设计师,我在国内读大一的时候就都听说过,一直拿他们做榜样的,不过并没有合作过。”

本想说不认识,可是她觉得有点心虚,便说了没合作过,这也就不算骗了教授吧?内心小小自欺欺人了一下。

“是吗?彤,这次你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和你的榜样们合作。”

教授对车内诡异的气氛完全没有感知,又兴致勃勃地对肖逸说:“逸,前期的一些工作都是彤和你们在交涉,接下来的工作中,她也会担任很重要的角色。她是既能很好地理解你们,又很懂得我的思路的人,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非常愉快。”

周雨彤一直很明白教授对自己的定位,完全由外国设计师组成的团队,也许技术是顶尖的,但是却并不能很好地了解天朝的国情,教授是对天朝市场有野心的人,希望通过她这个中国成员的加入能够更好地和中国人做生意。

而对于周雨彤来说,也正是看中了理查德教授这边自己的优势,才决定跟着他干的。

肖逸点了点头:“你们的诚心我看得出来,前期工作进展都十分顺利,很期待后期的合作。”

车里又陷入了平静,周雨彤便开始看着前方出神。

目光无意地一撇,后视镜上的破破烂烂,却仍旧摇摇晃晃的出入平安,早已褪色,却仍旧让她一眼便能辨认出来,是她买的那个地摊货。

周雨彤只觉得心里一片苦涩,车已经换过了,这个又留着做什么?

“彤!彤!”周雨彤正出神,教授却叫了她好几声了。

“嗯?怎么了教授,抱歉,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周雨彤有些尴尬道。

教授却笑了:“是你儿子晚上顽皮了吗?”

话音刚落,车内的气压便低了下来,周雨彤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教授怎么会突然想到提这个?她最怕的就是肖逸知道元宝的存在了。然而现在否认什么更容易让人怀疑了。

周雨彤微微一笑,掩饰了下心中的慌乱:“他挺乖的。”又马上换了个话题,引开了众人的注意力,这才舒了口气。

因为教授提起了元宝,周雨彤一顿午饭都吃的战战兢兢的。还好同事们都并没有因为旅途的劳累而没有兴致。外国人对于中餐的兴致之高,掩盖了周雨彤的恍恍惚惚。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默不支声、味同嚼蜡的周雨彤。

午饭后,周雨彤便送了同事们和教授回酒店休息。

“彤你今天没开车,你怎么回去?”教授回房前不由问了一句。

“做地铁好了,环保。”周雨彤笑道。

教授点了点头:“那你路上小心,明天的日程你知道的,记得准时过来。”

“好的。”

另一边,车上的肖逸瞥了一眼陈晟翔:“下车。”

“啊?”陈晟翔没反应过来,疑惑了一下。

“下车。”

意识到肖逸要做什么之后,陈晟翔几乎要跳了起来:“我怎么回去?”

“走。”肖逸面无表情道。

“老大,你要不要这样啊!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说了便是。”陈晟翔几乎要哭出来了。

“打的回去,给你报销。”肖逸不耐烦道。

陈晟翔这才满意道:“谢谢老大,说完立马跳下了车。”他怎么会不知道老大心里怎么想的,虽然嘴上不让他说,不过巴不得他帮着把这层纸捅破了。要是真生气了今天真得让他马拉松跑回去,哪会让他打的?

不过这前大嫂都有孩子了,老大应该就是为了问这个吧?陈晟翔不由停住了脚步,找了不起眼的地方远远地看着车子这里的情景。

这些年真是难为老大了,心心念念都是前大嫂,可是也是个倔的,就是不肯去找人家。要是真的已经名花有主了,他得多难受呀?陈晟翔想了想自己家里的老婆孩子热炕头,顿时觉着幸福感爆棚。

送完了教授,却见肖逸的车停在了酒店外。周雨彤只想当做没看见,便绕开了。

可是肖逸却又跟了过来,周雨彤绕不开了,只好走了过去。车窗摇了下来,“好久没见,聊聊吧!”

周雨彤上了车:“还有什么好聊吗?”

肖逸也不说话,只是发动了汽车往外开去。也不知开了多久,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了,周雨彤不禁有点不耐烦了:“你要说什么说吧!别走那么远。”

肖逸却是不说话,继续往前开着车,到了一片田野边才停了下来。也不说话下了车。

周雨彤却并不想下车,只是坐在原处不动。

肖逸却来开了周雨彤的车门,把她拉了下来。

“你干嘛啊?”周雨彤生气道。

“你有儿子了?”肖逸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教授提起的那一刻,肖逸心里就被震惊了,他想过,5年了她可能已经忘记了他,可能已经琵琶别抱了,可是从没有想过她竟然连孩子都有了。可他只能默默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抑制等,等到现在,问出口的一刹那他才觉得松了口气。

“是。”周雨彤没有去否认,她知道他要查什么都查得出来,她却不能让他去查,她情愿自己告诉他一切,也不愿意他去查。她说,至少元宝还不会暴露。

周雨彤斩钉截铁地肯定,让肖逸犹如突然放松警惕的人,又被重重地锤了一拳。潜意识里,他一直觉得她会否定的,怎么可能,现在她也就是个硕士研究生,怎么会结婚生子?

“孩子挺3岁了,挺健康的,他爸爸也挺好的。”周雨彤故意把元宝说成了3岁,她离开5年了,元宝只有3岁,肖逸再傻也明白这孩子和他完全没关系。

看着周雨彤自然而然地说出了那些话,肖逸心口一紧,只觉得一阵疼痛,强忍着道:“孩子爸爸是他是吗?和我分手了就迫不及待地出国去找他了,是吗?”

“你说呢?”周雨彤也不想正面回答,只是模棱两可地回答了。

肖逸冷笑了两声,上了车,周雨彤也跟了上去:“送我到一个有人的地方就行。”

肖逸也不说话,踩了油门,往回开了,停在了一个热闹的路口,周雨彤刚想开门下车,突然手腕被抓住了,“给你个机会,跟我回去,我能帮顾鑫拿回他所有的东西。”

顾鑫的东西关她什么事,周雨彤想都没想推开了肖逸:“谢谢你送我到这里,再见了。”

“你也不是那么爱他么?那时候为了求我帮他,你倒是费尽心机,现在怎么不想帮他拿回一切了?”肖逸冷哼了一声。

“顾家的一切,你想要拿去好了,我是不在乎的。“说完周雨彤嘭地关上了车门。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