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87章 项目

第187章 项目

周雨彤打了个车,坐在车窗里,一路闪过无数的风景,几乎都能引起她心中的回忆,他们在一起2年,分开却有5年了,然而2年间所有的点点滴滴似乎都变成了碑文,铭刻在了脑海中,让她难以忘怀。

然而那今天短短的一个小时却几乎将她的回忆击得粉碎,他说她是为了顾鑫才和他在一起的,甚至要用帮顾鑫找回失去的一切留下她。

周雨彤觉得自己的心里被重重地刺痛了,原来她在他心里竟是这样的。

回到了家,周父已经回家了,正带着元宝在客厅里玩耍。

周雨彤简单打了个招呼,便去了周始的书房里。

周始对于她的到来有些意外:“回来啦!怎么想到来找我了?”

“哥,我今天见到肖逸了。”周雨彤自己倒了被水坐在了沙发上。

“是吗?”周始十分意外,饶有兴致地靠在了椅子上,听周雨彤诉说。

周雨彤抿了口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支着头:“他觉得我是为了顾鑫才一直哄着他,他觉得我和他分手了之后就迫不及待去米国追顾鑫了。”

周始却沉默了片刻:“既然你都不在乎他了为什么还要管他怎么想的?

“我……”周雨彤想解释,却发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你不明白。”

“我又有什么不明白?你是当局者迷,你根本放不下他,所以才在乎他是怎么想的,你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算了哥,我有点累了回房歇歇。”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有过了几日,导师神色凝重地把周雨彤叫了过来。

“彤。这个项目,现在突然出现了问题,业主不知道为什么态度突然发生了360度的转变,甚至有要换设计公司的意向。”

“这不会吧?不是合同都看好了吗?不是今天就要签约了吗?怎么突然要换公司?”周雨彤不由也皱起了眉头,前面说的都好好的了呀!双方对合作都很满意怎么突然就说要换公司了?

教授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上午我和业主见面的时候,人家十分不上心。连签约都找借口拖延了。而且还隐隐约约向我表明再另外接洽设计公司。”

“那么q大那边怎么说?这个项目又不单单是我们的,他们也有份呀!他们难道不着急?”周雨彤问道。

“我问了q大,他们只是说别急。态度完全变了,好像十分不在意的样子,你说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教授挠着脑袋十分头痛,现在教授几乎全身心都扑在了这个项目上。更是出动了事务所里一般的设计师直接来了天朝,为了能更好地完成这个项目。之前来之前还让她在帝都租下了办公室,已经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精力和前期投入。

要是这个项目突然不成了,那么这些日子的努力就等于全部白费了,事务所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周雨彤现在也几乎找不出任何的原因。所有一切都已经敲定了,就差今天去签约了,原本教授去签个合同。那么这件事就完全敲定了,接下来他们只要安心设计方案就好了。

可是合同不签好。甚至有换设计公司的意思,那么她们现在是继续往下做还是不做,就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教授你先别着急,我去再问问看。”

教授点了点头。

周雨彤便拿了车钥匙便往外走,接连去了业主那里,又去了q大的设计院,可是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最后q大的负责人饶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其实这个项目究竟谁来做,原本就只是一个人的决定。”

周雨彤一愣,马上体会出了这句话的含义,肖逸不就是最高负责人吗?换句话说,其实这个项目是谁来做其实就是他定的。

手不由一抖,他是想用这个做威胁?心里只觉得一阵失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成了这样,以前他最不屑的就是仗势欺人,然而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曾经他自己最讨厌的人了。

周雨彤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只能像人家道了谢,离开的q大设计院。上了车,插上了车钥匙,周雨彤却犹豫了。要去找他吗?那岂不就是称了他的心,可是不去找他吗?真的要让这么多人这么多天来的心血付之东流?

教授那么殷切的期盼,同事们那么认真的工作,都要因为她的原因付之东流吗?可是去了又能怎么样?低头认错向他臣服?出卖自己,来取悦他?她做不到,也不想做。

缓慢地启动了汽车,行驶在了车上,路边的景色不断变化,周雨彤的心里却复杂极了。她不想让大家的努力付之东流,也做不到向肖逸低头。她十分矛盾。

终于行驶到了路口,一个右转,便是会办公室,直行便是去肖逸那里。周雨彤迟疑了一下,直行的红灯恰巧跳起,她一狠心,方向盘一打,便右转了。

教授得知周雨彤此行也没有任何收获,不由十分失望,却也没有责备什么。周雨彤心中却侥幸地觉得,也许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将q大那边负责人的话默默藏在了心里,谁也没有告诉。

又过了两天,业主竟真的打电话来告诉他们,准备要换设计公司了,教授的设计理念,他们并不十分满意,准备还是换个公司。

顿时教授整个人就颓废了下来,办公室沉浸在一片恐怖地安静之中,所有人的情绪都十分低落。

不远万里来到天朝原本准备大干一场的,然而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这么多天的努力完全就没有一点回报,所有人都非常低落。

周雨彤的内心,却更挣扎了,这两天看着大家的忐忑。她一直都很内疚,工作室整整两天气压都低得吓人。教授又是那么相信她,把那么多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去办理,而她却成了项目泡汤最大的因素,明明知道原因,却不愿意去做点什么。

“教授,你找过肖逸吗?他是业主的最高负责人。他怎么说?”周雨彤试探着问道。

“逸。这两天不天朝,而且他说他虽然是最高负责人,然而做决定的并不是他一个人。他也没有办法。”教授一脸地沮丧倒在了沙发以上猛灌着咖啡。

周雨彤心中有愧,也不敢多问只是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心不在焉地整理着之前的资料。

因为项目的落空,大家都十分失落。不到下班时间,教授便离开了。同事们也纷纷离开了。

周雨彤独自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一页一页地翻看着之前的资料,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猛然间他“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抓了包和钥匙就下楼了。

一脚油门下去。几乎没有做什么停留直接就去了肖逸的事务所。

还是原来的地方,连装饰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周雨彤和前台说明了来意。却被告知要见肖逸需要预约,她是见不到的。就是连陈晟翔都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吃了闭门羹的周雨彤十分失落,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自己还是太弱小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力量,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手,她只能处处受制于他们,只能被他们压着,甚至连见他们的机会都没有。

周雨彤只能打了李煜宸电话,问了他肖逸现在的联系方式,米国现在还是大半夜,李煜宸被周雨彤一个电话吵醒了,朦朦胧胧的十分迷糊,可是当听到周雨彤问他要肖逸联系方式的时候,眼睛刷一下就睁开了。

“什么情况?你要找他做什么?你不会后悔了要回去找他吧?”

周雨彤就知道他是这幅反应,不耐烦地说:“我要做什么不关你的事,快点把他现在联系方式给我了,我找他有急事。”

“不行,你不说清楚,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李煜宸怎么甘心让周雨彤重新回到肖逸身边,那样的话,他还怎么暗爽肖逸连自己有个儿子都不知道?他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他在肖逸身上唯一找回的一点自信心啊!

“你不给我也行,我马上就把你的那些和gay一起拍的照片寄到你爸爸的信箱里,你自己看着办吧!”周雨彤没耐心和他墨迹,直接威胁道。

“你!行!行!行!算你狠!还是原来的联系方式,他这种人没事从来不换电话号码的。”李煜宸没好气道。

“你发电话发给我,我没有。”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周雨彤一点都没有兴趣背人家电话号码,之前所有的号码都记在了之前的手机里,一起还给顾鑫了,现在没有也很正常。

“噗!”听到这话,李煜宸分外高兴,刚刚地不悦少了一半:“那我发给你。”

挂了电话后不久,周雨彤就受到了李煜宸发来的肖逸的电话,迟疑了片刻还是拨了出去。

“喂!”肖逸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雨彤却一下子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沉默不语。

肖逸有些不耐:“请问是哪位?再不说话,我挂了。”

“是我。”周雨彤赶忙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肖逸立刻听出来了周雨彤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了?”

“我……我在你的事务所门口,要见你,前台不让。”周雨彤尽量掩饰着自己的紧张,让她听起来平静一些。

“我知道了,会给前台说的,你进来吧。”

果然他就是在帝都的,说什么出差了都是借口。

挂了电话,周雨彤再一次走到前台,总算被迎了进去带到了肖逸的办公室前。

一切和五年前都没有太多变化,就是办公室都还是五年前那个。

周雨彤心中不由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当年她来的时候绝对不会被拦下来,前台对她十分熟悉,每次来都会笑脸相迎。然而现在前台已经换过了,不认识她了。

五年间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

走进了肖逸的办公室,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周雨彤不由心中一阵难受,当初他在这里教她素描,是多么的开心,有多少美好的回忆,只是这次来到这里她一点喜悦都没有。

前台在她进门之后,就关上了门离开了。

肖逸坐在那张熟悉地工作台前,正在写写画画。恍惚间,周雨彤似乎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五年前。

然而肖逸一开口却让她回到了现实:“怎么突然想到来找我?怎么了?”

他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工作,鼻尖仍旧快速地在纸上划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肖逸的冷淡,让周雨彤心中讪讪,却也只好鼓起勇气:“你们为什么突然要换设计公司?你们不是一直对教授的理念十分欣赏,这才不远万里请他来天朝,为什么又说对他的理念不满意了?”

肖逸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向周雨彤,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我们商量之后,经过了慎重的选择才决定的。”

周雨彤听了肖逸冠冕堂皇的话,心中的怒气更甚了:“肖逸,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做决定,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我以为你是公平公正的人,从来不会仗势欺人,也不会把私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可是现在正是失望透顶了。心里没鬼,你又做什么要躲着教授?有人都直接告诉我了,我还会不明白吗?”

肖逸站起了身,走到了周雨彤的面前:“让你失望了,我一直都是仗势欺人的人,只是从前一直是帮着你欺负别人,而现在是仗势欺负你罢了。”

“你!”周雨彤死死地盯住了肖逸的眼睛,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不是吗?”肖逸从周雨彤身边走过,倒了杯咖啡走到了窗户边。“你想要那个项目是吗?”他又走到了橱柜边,抽出了一摞文件随意地扔在了桌上:“想要项目,我这里要多少就有多少。那个又算什么?”

肖逸靠在了书桌前,看着周雨彤。

可是她的内心却更加疼痛了,他把她当什么了?竟要这么侮辱她?(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