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4章 意外

第194章 意外

热门推荐:、 、 、 、 、 、 、

晚上带着一身疲倦,回到家中,周始在客厅等着她。

“怎么这么晚回来?”周始递杯水给周雨彤,又接过了她的包。

周雨彤十分疲倦,喝了口水就倒在了沙发上,支着头和周始说话:“今天被教授拉出去应酬了。”

“觉得累就别去呗!小富婆,你最近可不差钱。”周始笑着拿出一张卡放在了周雨彤的手中,“最近阿兰饭店里的粉红,你自己去查了偷着乐去吧!”

周雨彤听了也乐了:“是吗?有多少啊?很多吗?”接过了卡塞在了口袋里。

周始揉了揉周雨彤的头发:“很多,你眼睛实在是尖的,怎么被你发现阿兰这么棵好苗子了。我都想挖墙角挖过来了。“

虽然知道周始只是说笑,周雨彤仍然紧张道:“这可不行,阿兰可是我好伙伴!哥,你可不准和我抢人!”

“好好,不和你抢,不和你抢。”

兄妹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儿,周雨彤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哥哥,你知道今天教授带我去的应酬是见谁吗?”

“谁啊?不会是林明忠吧?”周始随口一猜。

却见周雨彤无奈地点了点头:“就是他,我也不知道他们父子是怎么想的,儿子非要威胁我敢我出国,可是父亲却似乎在帮我在国内立足的感觉。”

“你回来找过他?”周始不由问道。

周雨彤旋即回答:“怎么可能!我都快恨死林巍了,我怎么会去找林明忠,恨不得避得远远的。那天打我电话,我没说几句就挂了,我也正奇怪了,他怎么知道我回国了。你知道吗,他还不断在招人关照我,还要和教授合作在国内做分公司,让我做管理人。我都拒绝了。”

周始也觉得十分奇怪:“这父子两人也是逗。”心下记下了这件事情,一定要去查一下。

“是呀,我睡去了,明天还要上班了。”和周始道了晚安,周雨彤便回房休息了。

清晨起床,周雨彤和往常一样逗弄了下元宝,喂着他吃早饭。

“彤彤晚上想吃些什么?我等等去送元宝,顺便买菜回来。”周父端了被牛奶出来,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伯伯你看吧,我都行。”也不多聊,吃过了早饭,周雨彤便拿了包出门去了车库拿车。

周始家的小区,都是统一的地下停车库,每栋楼都能直接从楼梯里下去。周雨彤也早已习惯了每日里从地下车库中把车子开出来然后去上班。

今天也不意外,就像往常一样,拉开了车门,把包放了进去,就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上,关上车门准备开车。

插上车钥匙,启动了汽车,暖了会儿车,刚想开车,猛然间汽车突然失去了控制,猛地冲了出去,嘭一声撞到了另一辆车子,却并没有停下,撞飞了车子又冲向了地下室的一面墙。

一阵猛烈地巨响,周雨彤完全被吓懵了,大脑一阵空白,好在车子的安全气囊全部弹了出来,总算人没有什么事情。

惊魂甫定的她赶紧冲下了车,看着已经被撞得不成形的车子,还有四处狼藉的碎片。心中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点。很快小区的保安人员听到了动静也赶了过来。

完全被吓坏了周雨彤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周始的电话:“哥,你快到地下室来。”说完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始下来的时候,还没有洗漱,连拖鞋都没有换好,看到了车祸现场也是惊呆了,赶紧找到了周雨彤,见到她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这才放下了心,把早已吓坏地周雨彤搂在了怀里,轻声安慰道:

“没事了,没事了,不怕, 不怕。”

“哥!我……”被吓懵了周雨彤投进了周始怀中终于抑制不住哭了出来,真的吓死她了,她刚刚汽车失控的那一刹那她觉得她肯定死定了,还好安全气囊没有出问题,不然她真的得死定了。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不怕,我送你回去,今天先请个假,别的我会帮你处理的。”周始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周雨彤开车十分小心,连闯红灯的记录都没有一个,车子的保养也一直是他在做,从来没有停过。

可是却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联想到之前林巍的威胁,他不由觉得一股寒气从背后升起,却也不敢和周雨彤说,生怕她吓坏了。

周雨彤被周始送回了家中,在沙发中几乎团缩成了一团,她不敢想象当时车上如果还有元宝或者其他任何人,那么结果……太可怕了,她不敢往下想下去。

虽然周始没明说,可是她也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林巍:“哥哥,是林巍,肯定是林巍,他还是不肯放过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哥!那就是个疯子!”

“好了好了,我会查清楚的,你也不要自己吓自己。”周始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尽力安抚周雨彤,让她不要那么害怕。

然而周雨彤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周伯伯,你不要出去,还有元宝,今天不要去幼儿园了。他肯定还会做什么!”周雨彤已经草木皆兵了。

周始虽然已经尽力去查了,然而到了最后仍旧一无所获,只是在昨晚的监控中看到一个黑色身影的人,开了周雨彤的车门,进去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可是那个人长成什么样,根本就看不清。所有排到的影像都是他背对着摄像头,或者低着头的,根本没有办法辨认。

周雨彤心中却早已有了答案,在家恢复了两天的周雨彤总算恢复了镇定。还是拨通了林巍的电话。

“林巍,我知道那件事情是你干的是不是。”和林巍这种人,周雨彤已经觉得没有拐弯抹角的必要了,他既然都敢做出来这种,肯定是算准了我们肯定抓不到她的把柄。然而,这并不表示她就一定不会反抗。

“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随便污蔑我,我会找我律师来和你谈话的。”电话中林巍轻蔑地一笑。

“肖逸我已经不要了,林玉儿要,你让她拿去便好了,我绝对不会说一句话,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哼,周雨彤我和你说过了,有多远滚多远,别回国内,你这个贱/种,看见你我就恶心。我警告过你了!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不滚,你就等着带着你生的小贱/种去死吧!”林巍的声音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恶毒。

周雨彤却也毫不示弱:“林巍,你以为你就能这么一直无法无天下去了吗?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周雨彤奋而甩出了电话。

晚上,顾鑫打来了电话,魏丹丹的事情并不能够有任何的进展,至始至终都无从知晓她究竟是怎么和林巍勾搭上的,唯一知道的却是魏丹丹确实知道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

周雨彤想了半天也许这也是她现在唯一的切入口,总算魏丹丹的地址还是比较好弄到的。

她并没有要和魏丹丹约见的意思,直接就堵在了魏丹丹门口。

几年不见,魏丹丹除了那张肖似周天的脸,和周天已经没有任何想象的地方了。全身上下,穿满了名牌,脸上画着妖冶的妆容,周雨彤甚至觉得那张脸也再也不能和周天联系起来了。

周雨彤她现在也只有24岁,魏丹丹又比她小上两岁,那现在只有22岁,可是在她看来,魏丹丹比她成熟了不止一个年龄层。她甚至自嘲地想着她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至少她看着还是比较嫩的。

魏丹丹初见周雨彤,一下子便认了出来,吃了一惊,不过不动声色地就掩盖了转瞬即逝的惊讶,笑语宴宴地拉住了周雨彤的手:“姐姐,这么多年了,你怎么才想来找妹妹。”

再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一对亲热的姐妹。

周雨彤也学乖了,魏丹丹会装她就不会了吗?

“丹丹,这么久不见了,姐姐想好好和你聊聊,我们找个咖啡馆坐坐吧!”周雨彤温婉而得体的微笑,就好像一个和蔼的姐姐。

姐妹两个各怀心思,一起找了个咖啡馆就坐了下来。

“丹丹,这些年,我也没有想过你会跟了林巍,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亲妹妹,我实在不愿意看着你跳进火坑,林巍实在不是良配。”周雨彤虽然知道她再怎么说都是没有用的,却忍不住还是想要劝劝魏丹丹。

魏丹丹也不接话茬,饶有深意地一笑:“姐姐,你以为我们两个真是亲姐妹吗?”

原来魏丹丹也知道她不是秦雨的孩子,周雨彤不由吃了一惊,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秦雨的孩子,秦雨怎么会不知道,她告诉魏丹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好吃惊的。

“原来你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秦雨告诉你的吧?”周雨彤平静道。

魏丹丹却也没想到周雨彤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冷哼了一声:“既然你都知道这件事情,那还有什么好装姐妹情深的,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好了。”

“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装姐妹情深的,只是想劝你一下,你不听我也没有办法。我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你究竟是怎么和林巍在一起的?你究竟知道些什么?”周雨彤抿了口咖啡,尽量让她看起来平静一些。

魏丹丹淡淡一笑:“这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不过姐姐,我倒想好好劝劝你,你还是早点会米国去比较好。你以为林巍就因为林玉儿那么点小事才不肯放过你的吗?姐姐你太天真了,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魏丹丹终于说到了重点,周雨彤眼角一跳:“除了林玉儿的事情,我们还有什么 过节吗?还是,其实都是你在背后捣鬼?我不知道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姐姐,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你把我、把妈妈、把魏家害成这样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哼哼,不是因为我,我才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左右林巍的想法。你永远不会想到是为了什么,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为好。”说完魏丹丹也没有兴致再谈下去,起身便离开了。

周雨彤心中的疑惑却越发大了,如果不是为了林玉儿,也不是为了魏丹丹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对自己会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心中的疑惑不但没能解开,反而越来越大,这也让他十分烦躁。

然而到了第二天,更加让她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周始神色凝重地找了周雨彤谈话:

“周雨彤,和你说一件事情,希望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情?你说吧?”最可怕的情况她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最近周雨彤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防范林巍身上,对周始的话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

周始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你爸爸,昨晚自杀了。”

“什么?”周雨彤不可思议地惊叫了起来。周洪盛后来一直都被关一处监狱里。因为好歹是周雨彤名义上的父亲,虽然周雨彤不愿意管他,周始却会时不时地帮忙送点东西过去,打探打探情况。当然这些周雨彤都丝毫不想知道,她根本不想管他的生死。

然而当周始告诉她,周洪盛自杀的时候,周雨彤还是被震惊到了,这么久了,周洪盛虽然一直被关了起来,不过从没缺过他的吃穿,他也从来没有一点要自杀的意思。

就在前不久,周始也曾去看过,他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轻生的意思,却在这个节骨眼自杀了。周雨彤只觉得有一种深深地阴谋的味道。

“他最近有没有见过谁?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好好的会自杀呢?”周雨彤问道。

周始愧疚道:“我现在也不是特别清楚,也是刚刚被告知的,明天估计就会正式通知你去处理遗体了,到时候我们再好好问问吧。”

周雨彤也只能点了点头,心中越发烦闷了。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