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5章 争执

第195章 争执

热门推荐:、 、 、 、 、 、 、

第二天,周雨彤就收到了要她去给周洪盛处理后事的消息。和监狱的狱警沟通了之后才知道,周洪盛自杀之前的一天见了一个人,一个周雨彤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人。

那个人就是魏丹丹。

周洪盛见过了魏丹丹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到了第二天狱警查房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死了,死在了窗边,用一条床单拧成的绳子,系在了床边的铁栅栏上,换乘了一个圈,而他的脖子就套在了那里,脸朝下把自己给坠死了。

周雨彤并没有掀开白布去看他,只是让殡仪馆的车子把他接走了,跟着去拿了骨灰把他下葬在了奶奶身边的墓地。

一身素服的周雨彤身边只有周始陪着,连元宝她都没带来,对于周洪盛她的心中除了厌恶没有太多的感情,然而他死了,她却更加感到不安,这一切为什么会这么的莫名其妙。魏丹丹又为什么会见周洪盛?

他们之间肯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竟逼得周洪盛要自杀来保守这个秘密?周雨彤的心情跌倒了谷底。

回家的路上,周雨彤不禁问起了周始:

“哥哥,周洪盛究竟为什么要自杀?这么多年了他要是想不开,早可以死一千次一万次了,可是他都没有,却在见过魏丹丹之后死了?”

“彤彤你见了魏丹丹,她不愿意告诉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林巍才对你恨之入骨,可是你见完她之后,她马上又见了周洪盛,周洪盛又立刻自杀了,这几件事情没有关联的话,我绝对不相信。“周始不由皱起额眉头。

周雨彤也感觉到这几件事情肯定有着关联,周洪盛肯定是知道那个原因的,然而魏丹丹却并不想让他告诉她那个秘密,他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干脆就自杀了。

可是周雨彤又觉得十分奇怪,“可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他宁愿自杀来保全呢?”

“我也不清楚,现在一切只是猜测,周洪盛已经死了,现在只有魏丹丹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然而她肯定是不愿意告诉你的,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慢慢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答案了。”周始叹了口气。

周雨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保持了沉默,自己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魏丹丹知道,周洪盛知道,可是她不知道的事情……

大脑中零星的记忆,似乎慢慢地连了起来,又似乎十分模糊。猛然间她终于抓到了事情的关键,魏丹丹知道,肯定是秦雨告诉她的,周洪盛也知道,那么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她的身世了。

是的,只有这件事情了。秦雨和周洪盛很多年没有任何的交集,离婚之后秦雨连她都不愿意见不要说周洪盛了,要不是为了要害她,秦雨甚至到了最后都不会去见周洪盛。

那么她们之间的秘密也就只可能是她的身世了。当年她知道了她并不是周洪盛和秦雨的孩子,甚至都不是秦雨孩子,她的父母另有其人。

那时候周洪盛说出了她的母亲是秦雨的姐姐,却始终没有说出她的父亲是谁,只是说是一个他们根本惹不起的人。周雨彤对于这样不要自己的父亲,根本也就不想知道是谁,一点都不感兴趣,也没有追问什么。因此至今她也不知道究竟谁才是她的父亲。

然而,现在一个让人惊讶的答案在她脑中呈现了。难道,林明忠就是她的父亲?她几乎不敢相信,然后联想起事情前后的点点滴滴。

林明忠完全符合,周洪盛他们不敢惹的条件。而且不管她多冷漠,多不识抬举,而林明忠对待她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和不耐烦,反而似乎总有着一种刻意讨好的意味。

难道这是真的?林明忠真的是自己的父亲,而且他早在之前便认出了自己,却一直不愿意和自己相认。

那一切都解释得通了,怪不得卫珍那么不愿意看到自己,甚至都不愿意和自己坐在相邻的位置上,怪不得林巍对自己那么恨之入骨,一次又一次想弄死自己。他口口声声的贱种,原来是指这个。

原来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原来是这样的。

周雨彤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要是真地像她所想的那样,那一切真是太狗血了。然而,她内心中却对自己的猜测总是抱有怀疑的态度,只能试探地周始说:“哥哥,能不能帮我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周雨彤略作停顿,“帮我查一下秦雨的姐姐。”

周始十分不解:“为什么要查她?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你先查,我也只是想到了。也不是特别清楚。”周雨彤现在还不愿意过多地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别人,毕竟私生子,母亲还做了小三,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名头。

想到这里她不由苦笑了一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原来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她又如何能要求元宝以后不怨她?

她甚至至今都没有去看过她的亲生母亲的墓,她又有什么颜面要求元宝呢?

周雨彤的心情更加失落了。周始却不知道周雨彤心中所想,只以为她是为了周洪盛的事情难过,安慰了一下:

“人死不能复生,你自己还是要多保重的。”

周雨彤也不解释,只默默点了点头。

又过了几日,元宝想去逛超市,周雨彤也有时间,便想带元宝去附近的超市了走走,牵着元宝的手便下楼了。

“妈妈,元宝等等可不可以吃一个巧克力甜筒?”电梯里,抱摇了摇周雨彤的手。

周雨彤点了点头,“可以的,不过回来要好好刷牙。”

“嗯!”元宝脸上露出了甜甜地微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电梯停在了一楼,因为超市离家里不远,周雨彤也不想开车了。自从上次车祸之后,虽然她也没有矫情到不碰车子,不过能不开也就尽量不开,减少碰汽车的次数。

走出了小区,却见林明忠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周雨彤的眉头不由皱起了眉头,虽然周始那边还没消息,可是她下意识里对林明忠更加反感了。拉着元宝便往别出走。

可林明忠却并不罢休,追了上来:“彤彤,怎么都不接伯伯电话呀?”

这么多天,林明忠确实打了她不少电话,可是她一个也不愿意接。

“伯伯有事吗?我最近有点忙,抱歉,我先走了。”周雨彤抱住了元宝就想离开了。

可是林明忠却仍旧追了上来,“这孩子叫什么呀?是你的孩子吗?”

周雨彤猛然间停住了脚步,抬头直视林明忠。

“林伯伯,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们父子两个究竟是为什么一个都不愿意放过我,五年前林巍雇凶撞死了我奶奶,逼我离开国内;现在又绑架元宝,又给我的车子做手脚,就像弄死我们母子。可是您倒好,我根本不需要的您的帮助,却这么三番两次缠着我,您要是真的觉得过意不去,想要帮我,就请您管好您的儿子,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

忍耐了这么久,周雨彤心中的怨恨再也无法忍耐了,丝毫不给情面的说出了那些话,原本从头到尾她都没什么好心虚的,从头到尾她说得都是实话。一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林明忠对于林巍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不知道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林巍对周雨彤做了这一切,怪不得怪不得从米国回来之后周雨彤对待他的态度完全是180度的大转弯。

原本没有出过之前,周雨彤虽然从来没有讨好过他什么,却一直十分有礼貌,有耐心,十分敬爱。然而这次回国之后,周雨彤却变得异常冷淡,而且甚至有一分不屑。

原本林明忠只是以为周雨彤是因为肖逸的缘故,不想和他们走得特别近,然而原来一切都是他想错了。

“彤彤,你听我说。”林明忠回过了神,急忙追了上去:“伯伯并不知道,阿巍对你做了这些事情,我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彤彤,你一定不要怪伯伯,伯伯只是想帮帮你。”

周雨彤越发不耐烦了:“那请您回家好好管教您的儿子,这样大庭广众的,您这样追着我走,谁看着都不好。”

“彤彤……”林明忠还想再说什么,然而看到周雨彤果决而冷漠的神情,只能忍了下来,停下了脚步,不再去追她。

林明忠的身影已经被甩得很远了,周雨彤才放下了元宝。

“妈妈,那个爷爷是谁呀?”元宝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周雨彤揉了揉元宝的脑袋,“元宝不用认识的。”她只想让元宝知道美好的事情,那些个肮脏龌龊的事情,都让她来承受就好了,不要让元宝知道了。

元宝也是个听话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追问:“妈妈,我们去买巧克力冰淇淋。”

周雨彤牵着元宝便去到了冰淇淋店里。

林明忠看着周雨彤离开之后,便马上去查了周雨彤所说的事情,一件件千真万确,顺便把林巍这么久以来的所作所为都查了个遍。

林明忠只觉得自己快被气炸了,原本他以为林巍最多是败家一点,没轻重一点,却没有想到林巍竟然已经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回到家中,直接把一沓资料扔在了林巍面前。

“你干了真么多年好事!”林明忠指着林巍怒斥道。

林巍也吃了一惊,他把所有事情都打点好了,怎么可能还传到林明忠耳朵里,不行他不能自乱阵脚了:“什么事情啊?爸?”

“什么事情,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情了,你干了多少好事啊?我为了你被人指着鼻子骂!你高兴了?”林明忠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巍骂。

“谁敢骂你啊?爸没什么事情,你别管了。”林巍也没去翻那堆资料,横竖所有的事情他都把屁股擦干净了,一点把柄都没留下,就算所有人都明白是他做的,横竖也没有证据。

“你!你!你!这个逆子!”林明忠被林巍气得不轻,一想到周雨彤差点因为林巍的缘故受到伤害心中的怒气更甚了。“周雨彤怎么惹到你了,你为什么三番两次和她为难,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林巍这些明白了林明忠究竟为了什么事情,这么打动干戈了,原来就是为了那个贱/种。冷哼了一声。

“哼,我还想是谁那么大胆敢骂你了我以为是为了谁了,原来是为了那个贱种。”

林明忠根本没有想到原来林巍早已什么都知道了,不由大吃一惊:“什么贱种不贱种?你听谁说了什么?”

见到林明忠吃惊的表情,林巍也来了劲,站起了身,丝毫不示弱的和林明忠平视:“你自己不要脸做的事情,生下的贱种还怕别人知道?”

“啪。”一记响亮地耳光落在了林巍的脸上。

卫珍、林母和林玉儿都纷纷被引了过来。

“阿忠你这是做什么?”卫珍护住了林巍:“阿巍疼不疼打伤了没?”

“你让开!”林明忠推开了卫珍:“这个逆子,我今天就要打死他!”

林玉儿赶忙上前拉住了林明忠:“大伯,你这是做什么呀,哥哥做错了什么你说便是了。”

“玉儿你让开!”林巍推开了卫珍,指着林明忠毫无惧色:“爸,你今天有种就打死我算了,给那个贱/种腾地方好了!”

“阿巍你胡说什么啊?”卫珍也急了。

“我胡说什么了?周雨彤不就是我爸和那个野女人生的贱/种吗?”

林巍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几乎吼了出来。

“阿忠,你听我解释,我……”卫珍见劝儿子不住,只得转向了丈夫,可是林明忠的脸色此时早已铁青。看着卫珍的眼神也充满了质问。

“好了!阿巍不准再胡说了!”林母威严道,“有你这么说你爸爸的吗?”

林巍虽然不服气,可是奶奶的话,却也不敢再顶嘴,执拗地扭过了头去。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