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6章 承诺

第196章 承诺

热门推荐:、 、 、 、 、 、 、

“妈,你知道这个畜生对彤彤做了什么吗?他找人撞死了人家奶奶,又绑架了人家的孩子,前几天又对她的车子动了手脚。彤彤差点就没命了!”林明忠也是气极,指着林巍大声吼了起来。

林巍刚想继续顶嘴,却见林母的眉头紧锁,也不敢在说什么,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

“好了!你们父子两个都够了。吵成这样像什么样子!”林母这回事真的怒了,父子两人都被镇住了。

“这件事情以后谁都不准再提了,阿巍不准去找周雨彤麻烦!阿忠,你也不准再提这件事情了,以后也不准再去见她!”林母的语气不容置疑。

林明忠却心中一痛:“妈!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我都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就不能让我补偿一下她吗?妈!”

卫珍终于忍不住了,冷哼了一声。“哼!做父亲的责任!你对她知道要尽责任了,阿巍呢!从小到大你关心过他什么!”

“阿巍有的还不够吗?你把他宠成这样无法无天,一天到晚给他擦屁股,这还不够吗?”林明忠歇斯底里道。

“够了!我去找周雨彤谈,她要什么我都会满足她,只不过,阿忠你永远不别想着把她认回来!她永远不可能姓林!”林母一锤定音道。

“妈……”林明忠仍旧不死心,每次看见那张肖似她的脸,他的心中都是一片煎熬,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是懦夫,一直不敢为她们母女争取什么,是他欠了她们的。他欠她们太多太多了。

“够了!除非我死了,不然林家的名声绝对不允许你败坏!不管是哪个女人还是她的女儿都绝对进不了林家的门!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不然你别怪我心狠。”

林母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露出过这么狠绝的表情了,林明忠不敢再说什么,他知道林母是说到做到的人,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已经是林母的底线了,他不敢在越雷池一步。

“咳!”叹了一生气猛地抽了自己一个巴掌,坐在了沙发上,抱住了头。

原本毫不知情的林玉儿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个女人,周雨彤,竟然是她大伯的私生女?她几乎不敢想象,她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大伯,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而且,那个私生女竟然还是她?

奶奶还说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一切要求?是不是她要要回阿逸,要自己离开阿逸,奶奶都会答应,都会逼自己答应,不,她不要那样,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绝对不可以!不可以!

自己努力了那么久,这么多年了,等了他这么多年,他才略微有点动摇,他才对她露出了笑脸,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的幸福。

“不行!奶奶你不能去见她!你不能去承认那个贱/种,不可以,奶奶你不可以去见她!”

谁都没有想到,林玉儿会横冲出来。

林母已经很生气了,见状更加不悦了:“玉儿,别胡闹,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奶奶你要是去见她,我……我就自杀!”林玉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吼了一声。

却听林母,冷哼一声:“你们一个个,我都管不了了是吧!一个个都威胁我,都来和我唱反调!是要老婆子我先死在前面是不是?”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林明忠拍了拍林玉儿的肩膀:“玉儿,彤彤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她不会伤害你的。”

“你走开!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那么敬爱的大伯会做出那样没脸没皮的事情!那个贱/种!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抢不走阿逸的!阿逸是我的!”林玉儿像疯了一样大喊大叫了起来。

林明忠一时语塞,这个从小看到大的侄女虽然对着别人刁蛮任性一点,可是对着自己从来没有发过脾气,总是做着自己的小尾巴,大伯大伯叫个不听。他是真的把这个侄女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然而她现在却这般地恨他,甚至说出了这样的话……一边是和亲生女儿一样的侄女,一边是自己亏欠已久的亲生女儿,他们喜欢的竟然是同一个男人……他顿时无比地恨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他不能勇敢呢一下,那时候便离了婚,她也不会死,而彤彤也不会受那么多的磨难。

他好恨啊……

周始已经查完了秦雨的姐姐的事情,厚厚的一沓资料放在了他的面前,然而他却十分矛盾要不要继续看下去,因为那堆资料里他看到了林明忠三个字,一张24年前的存单,每个月都会有一笔来自林明忠的存款打进来,可是一直没有动过,直到今天都没有动过。

而她的名字叫秦彤……24年前便去世了,去世的日子便是周雨彤的生日

周始最终选择合上了那堆资料交到了周雨彤的手里:“这是你要的资料,我没有看完,只看了一半。”

周雨彤知道周始的要死,点了点头,翻阅了起来,果然那个男人就是林明忠!看着存单上每个月林明忠打给秦彤的钱,分毫没有动过,看着那张和自己和秦雨都十分肖似的脸庞。

原来这才是她的妈妈!她的名字叫秦彤。着酷似秦雨的脸,却丝毫没有她的那种妖冶,却宛如一池清水,平淡而而温润。

不知道是这具身体本身的反应,还是真的躲在周雨彤身体中的周天的灵魂也确确实实被感动了。一滴好不察觉地落在了那张纸页上。

“彤彤,你没事吧!”周始不禁有些担心。

周雨彤摇了摇头:“没事,没事的。”周雨彤手中紧紧攥着那叠资料,落寞地回到了房间中。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一切,可当一切变成现实之后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心里觉得很心塞。

几日之后,周雨彤接到林母的电话,要约见她。她大概知道估计就是林明忠回去说了什么吧?也没细想便答应了。

几年不见,林母老了很多,头上的头发已经几乎全白了,脸上的皱纹也越发深了,见了周雨彤仍旧十分和善地笑着:“彤彤来啦?快坐!这么多年不见了,彤彤越变越漂亮了。也不来看看奶奶,奶奶想死你了。”

周雨彤有些干巴巴地抽动了下嘴角,她不确定林母是真心的想念她还是只是这么一说,然而她知道的是林母找他太绝对不是和她说一句很想你这样的话。要是正想她的话,她都回来这么久了,林明忠都知道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要见她。

“有些忙,忙忘了。”周雨彤的回答也十分敷衍。

林母也预料到,周雨彤的态度肯定不会太好,能够过来见她一面就很给她面子了。也并没有十分生气:“彤彤,阿巍做的那些个事情你林伯伯回来都和奶奶说了,奶奶骂了他一通,以后他再也不会了。”

周雨彤几乎冷笑出声,奶奶的命,就一句骂过他了以后再也不会了轻描淡写地就想揭过吗?奶奶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只要让她找到了证据,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林巍她一定要让林巍付出代价。

然而现在她明白,和林母如何打嘴仗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也不接话茬,只是低头不语。

林母见状也不继续说下去,转而换了话题:“之前你林伯伯想帮你弄个工作室,不是挺好的吗?你怎么就不愿意了呢?”

“我要是有那样的能力,我自己都能做起来,要是没有纵使林伯伯帮了我,最后也做不好还不如不做。”周雨彤淡淡道。很想很快结束这个话题,然而出于礼貌却不得不继续和林母虚与委蛇。

林母有些尴尬,也不生气:“彤彤,你想要什么,或者需要什么帮忙的,你只管和奶奶说,但凡奶奶能做到的,一定都帮你达成心愿。”

周雨彤也猜到了林母会这么说,然而她真的觉得权利或者金钱就能收买一切吗?林家对她的亏欠永远偿还不了。

“奶奶,我也不想和您绕弯子了,有话就直说了,我知道我的生母是谁了,也知道我的生父是谁了。”周雨彤不想和林母继续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她知道林家出了林明忠也许没有一个人希望她活着的。

然而所有的林家人都不得不考虑林明忠,所以林巍那么多次其实早就可以将自己置于死地,却都收手了,他不敢。

而林母,如果不是一直考虑这儿子的感受,早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想办法弄死自己了。而不是逼着秦雨嫁人非要给自己一个合法的身份。

原本林母,只以为周雨彤并不知道她的生父,也并不打算告诉她这件事情,毕竟一旦让她知道了,万一她要是闹腾起来,那绝对就是大事情了。没想到周雨彤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有些始料未及,但是毕竟是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也不是白混的,根本没有任何表露,仍旧十分风淡云轻地微笑着。

“哦是吗?那你又想如何?”

“秦奶奶,我只希望林家人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我不需要林家的任何帮助,也不希望林家的任何人来打搅我,威胁我和我的儿子的生命安全。我只希望好好的平平静静地活下去。”周雨彤顿了一顿继而又道:“远离林家。”

这些话,当时她知道周洪盛不是她生父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无论谁是她的生父,她都不在意,既然他们当年做出决定不要自己,那么自己绝对也不会再有任何想要认回生父的打算。

当年的周天也就是这般,周始不找来,不告诉她周父的那些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爸爸这么回事。甚至于后来周雨彤知道了父母离异的真相,她都没打算原谅周父。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随时随地用周天的笔迹写出一封N多年前留下的信,告诉周父周天和周母都原谅他了云云,那样周父至少就不会像在内疚,总是默默流泪。她不愿意,周天很小气,即使周父做到了今天这般,她都不愿意原谅这么一个质疑他们母女的人。她要让他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

所以,她更不可能原谅林家,原谅林明忠,更不会接受林家任何的帮助。也更不会因为所谓的骨肉亲情就原谅林巍的所作所为,只要有证据,她绝对会告得林巍身败名裂,只要她有能力,她绝对会让林家毁于一旦。

周雨彤的表现完全出乎林母的意料,将她所有的打算都搅乱了。林母不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远离林家?”

周雨彤的背挺得更直了,不卑不亢道:“是的,远离林家,就像过去的二十多年,我没有林家照样过得很好,以后也是这样。所以,我不需要林家的任何帮助,奶奶您可以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的父亲是周洪盛,母亲是秦雨,虽然都不争气,但我绝对不是有妇之夫和别人的私生子。”

林母这下被气到了,冷哼道:“这样最好!也省去了我的麻烦,你说的我会做到,林家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希望你也遵守你自己的承诺。”

猛然间门被推开了,林明忠冲了进来,看了一眼林母,神色复杂地看着周雨彤。他一直在门外听着,林母和周雨彤的对话,他也早知道她会这么回答,她早就拒绝过自己了不是吗?然而他仍旧不愿意相信,他是多么希望想被周雨彤承认一下。

只要周雨彤说她想要,他就是拼着身败名裂也要想尽办法为周雨彤正名。这么多年了,他每晚都会梦到秦彤,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他,然而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敢做。然而终于苍天有眼,让他遇到了他们的女儿,他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孩子。

他是多么想为她做些什么,想多见她几眼,然而她却说她根本急不稀罕他,根本就不承认他,根本就不想要林的姓氏。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