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7章 跟踪

第197章 跟踪

热门推荐:、 、 、 、 、 、 、

林明忠的声音有些颤抖:“妈能不能让我和彤彤单独谈谈。”

林母皱了皱眉头,还是点了点头离开了。

房间里就只剩林明忠和周雨彤两人。

“彤彤,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些日子,周洪盛自杀的时候,便猜到了。”周雨彤淡淡道。

“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林家,一点都不想要林家的帮助吗?我是你的父亲,我愿意为你做任何的事情。”林明忠的几乎的语气几乎有些哀求。

周雨彤听着只觉得十分讽刺,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那之前的二十多年他都去哪里了?他认出了他都没有一点和她相认的意思,这样的爸爸她宁愿不要。

“林伯伯,不用了。”周雨彤的语气疏离而冷漠,“我不想和林家有任何的牵扯。既然当年您选择了让我放弃林家的姓氏,那林家就不会再和我有任何的关系了。林伯伯。”

周雨彤不断地强调着林伯伯三个字,停在林明忠的耳中分外刺耳只觉得心中一次次被扎得流血。然而周雨彤却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林明忠。

“您要是想用钱用权,来弥补你犯下的过错,那我只能告诉你,林伯伯,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相信我的母亲也永远不会原谅你犯下的过错的。”周雨彤的语气越发地云淡风轻了,然而在林明忠听来却有千斤重,一下下重重地打在他的身上。

“彤彤,这么多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再挂念你们母女,真的,我对不起你的母亲,也对不起,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接受我好不好?我是多想听你叫我一声爸爸。”林明忠的眼中充斥着悔恨的泪水。

周雨彤看着痛不欲生的林明忠突然有一种快感,这样的男人就该有报应,她绝对不会原谅他。无论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周雨彤的母亲,这样的男人都不值得原谅。

“对不起,林伯伯,我真的不需要,我觉得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已经和秦奶奶承诺过了,以后林家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您走您的阳关大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关。”说完周雨彤拎起包便往外走。

林明忠却像发疯一样抓住了周雨彤:“彤彤,彤彤,爸爸知道,我不该这样软弱无能,不该置你们母女不顾……彤彤你等着,我马上回去离婚,就算我身败名裂也要给你们母女一个名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好不好?”

看着一直一本正经的林明忠,在自己面前哭成这样,周雨彤一点心软的意思都没有,用尽力气掰开了林明忠的手:

“林伯伯,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不过这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有我的父亲,虽然他很渣很无耻,至少给了我姓氏,至少在我孤苦无依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生存下来的环境。而您,那时候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拼命想和我们母女划清界限。既然您都已经决定了,就请您不要后悔。”

说完周雨彤便再也没有管林明忠,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林母早已在客厅里等她了。

“秦奶奶,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请您也说到做到。我不希望我和我的家人身上再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告辞了。”

林母点了点头:“希望你也信守诺言。”便不再说什么了。

周雨彤离开了林家,独自一人开着车,行驶在马路上,眼中的泪水不自觉地就淌了下来。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周雨彤,一切周雨彤的记忆在她而言,几乎都是感同身受,自己也经历过的。

周雨彤小时候的那种痛楚,那种无助,顿时涌上了心头,虽然她并没有经历过,可是那种无奈和绝望,那种恐慌和害怕,深深地镌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她的手不断颤抖着,极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痛楚。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怎么也不能够。只觉得胸口一阵阵钝痛,让她痛不欲生。她不敢再开车了,只得找了个咖啡店,停下了车,买了杯咖啡,慢慢喝下去,回味着舌尖的那抹苦涩,才渐渐让起伏的心潮冷静下来。

周雨彤离开后,林明忠却几乎魔怔了一般,拿起电话就打给了卫珍:“我要和你离婚,立刻马上。”

林母冲进了房间,抢过了林明忠的手机就扔在了地上:“你疯了吧!你要是敢离婚,先等我死了再说。”

“妈,我求你了,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意思,你就让我称心这一回吧?”林明忠跪倒在了林母的面前。

林母啪啪,两记耳光,落在了林明忠的脸上:“你还不明白吗?她根本就不稀罕咱们林家,就算你离婚了,要让她认祖归宗,她也绝对不会接受林家的。”

“妈,你打我也好不认我也好,我一定要离婚,我不管她接受不接受林家,我只想她叫我一声爸爸,只想听她叫我一声爸爸!”林明忠不断抽着自己的巴掌,啪啪啪……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

“你你你!”林母被气得一阵晕眩,扶住了胸口。

林明忠也感觉到了林母的不对,赶快站起了身扶住了林母坐了下来:“妈!”

他也知道林母的老毛病了,赶紧从林母口袋中拿出了药,又拿了水喂着林母吃了下去。

缓过神来的林母轻轻抚着自己的胸口,艰难道:“你要是敢离婚,便先办了我的丧事。”

林明忠一阵泄气倒在了沙发上,用手捂住了眼睛。

卫珍和林巍并没有去太远的地方,只是周雨彤来家里赴约,他们便在附近找了个咖啡店坐着。

猛然接到了林明忠的电话,说要马上离婚,卫珍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哗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怎么了?”林巍不由问道。

卫珍哽咽道:“你爸要和我离婚,那个小妖/精!和她那个狐/媚/子妈妈一样!只会破坏人家家庭。”

林巍拉起了卫珍:“妈,我们现在就回去见爸!我就不信他真敢和你离婚!他敢离,我就敢弄死他那个宝贝女儿。”林巍也是狠得咬牙切齿的,原本好好一个家,和和美美的,就因为周雨彤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他的家被周雨彤的妈妈破坏过一次了,几近崩溃他决不允许被破坏第二次!

林巍和卫珍回到了家,林家又是一阵大闹。

要不是林母还压得住场子,林家几乎就要翻天了。

虽然卫珍和林明忠在林母的镇压下都冷静了下来,然而早就有嫌隙的夫妻二人,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加深了,从原来的貌合神离已经变成了怒目相视。

然而这一切,林玉儿和林巍都看在了眼里。

终于解决掉了林巍这颗定时炸弹周雨彤的心情很不错,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周雨彤十分愉快。

教授见了多日神情憔悴的周雨彤终于换了副模样神清气爽的来上班了,不由也高兴了起来。

“彤,今天你特别美丽。”

“是吗?教授今天你也特别帅气。”周雨彤调皮道。

“哦,是吗?”教授得意地扭了扭脖子,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开过了玩笑,教授收了收领带:“好了好了,严肃点,明天项目要汇报,今天大家都用功一点。”

得了令,大家纷纷投入了努力的工作之中。到了快下班的时候,肖逸也过来看了一下,了解了下成果的进展,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真的忙到了这种程度只有下班才有空。

每次都是这个点才来,大家刚刚做好的成果,他又提了些修改意见,只能加班再修改,这一改就又是十点了。

终于把汇报资料做完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周雨彤整理了包便回去了。

一路开着车便回到了家。

然而她却不知道,肖逸说完了修改意见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把车停在了楼下,他就一直坐在了车里,盯着写字楼的大门

他在想,也许今天周雨彤没有开车,那他就可以适时地过去说,我载你一程吧?要是周雨彤开了车……他还没有想好……

每次都是这般,他等在楼下,想过去说一句,我送你,却发小周雨彤都开了车子。而他却只能默默地看着周雨彤的车子开远。却希望着下一次周雨彤能没开车。

然而现实对他一点都不心软,今天周雨彤又开了车。周雨彤换了车新车,他差点没认出来,还好没有错过了。可是她开着车,他应该怎么办呢?

肖逸迟疑了片刻,算了,今天便慢慢地跟了上去,远远地跟在了周雨彤的车子后面,小心翼翼地多藏着不让她发现。

一路就跟着周雨彤回到了家里,远远地看着周雨彤的车驶入了地下停车库,他就把车停在了勉强能看到那幢房子的地方,看着周始家的那层楼的等突然亮了。

肖逸这才想起来,这是周始的家,周雨彤住在周始的家里。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周雨彤出国就是周始办的,估计在国外也一直是周始照料着,回到国内住周始家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是她的孩子……为什么没有把孩子留给顾鑫,而自己带着孩子回国了呢?一想到顾鑫,肖逸不由骂了自己一句:“变态!”

人家都已经连儿子都有了,他这么神经兮兮地做什么?

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林玉儿嗲嗲腻腻地声音响了起来:“阿逸你在哪里啊?”

“不要你管……”肖逸心中一阵烦躁。

“阿逸……我……明天有一部新上映的电影的首映,我刚刚弄到了票,我们一起去看吧?”林玉儿鼓起勇气还是说出了她的邀请。自从上次在周雨彤工作的地方见过面之后,肖逸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一定要见他一回,不然她就要疯了。

肖逸叹了口气:“玉儿,以后在外面不要说你是我女朋友了,那样子对你不好。”

那一次林玉儿在周雨彤面前自称是他的女友,他想反驳,可是莫名地就很想看看周雨彤的反映也就不说话了。

然而周雨彤的反映却让她十分失望,连一点不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全程绷着礼貌的微笑,放佛这件事情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么多天来,周雨彤一直装着根本不认识他,不在意他,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会彻彻底底地忽略他。

她表现得一直很好,很棒,看着她神采奕奕地再台上汇报演讲,他觉得自己的神思完全被她牵引了,可是他却总能鸡蛋里挑骨头,故意和她为难,故意激她,刺她。

而她却统统照单全收了,却丝毫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就是平常员工对刻薄上司的憎恶都不曾看到一丝一毫。

他知道他输了,他根本比不过她的心硬,他无比想念她,就算知道她未婚先孕给顾鑫生下了孩子,他还是抹不去心头对她浓浓的思念。

“阿逸,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那天你不是都没有反对我说我是你女友了吗?阿逸你为什么还是不能接受我?”林玉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肖逸却冷下了心肠:“玉儿,这么多年,我择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妹妹,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我也希望你明白,我们绝对是不可能的。”

“是她吗?是因为她回来了是吗?所以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是吗?”林玉儿突然用一种十分凶狠的语气道。

肖逸知道林玉儿对周雨彤的不善,生怕她又找借口为难她:“当然不是,她离开这么多年,我都没能接受你,玉儿都是我的问题,我真的一直都把你当妹妹一样,真的不能接受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

“周雨彤,就是她,她这个贱/种、狐/狸/精!是她把你的勾引走了!我不会放过她的!”林玉儿大叫着挂掉了电话。

肖逸心下大惊,赶忙叫了几声:“玉儿!玉儿!”然而电话早已被挂断,肖逸再往回打怎么也打不通了。

肖逸心下十分懊恼,又给她添乱了。R115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