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8 夜劫

第198 夜劫

又是一个加班的日子,没歇没了的加班让周雨彤十分无奈,可是想着教授上个月给她发的工资,她决定还是暂时臣服于教授的淫威之下。

晚上和同事们一起叫了个外卖,一边做东西一边吃了个晚饭,扔下筷子还没休息,又继续着手头的活。

陆陆续续做到了晚上十一点,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走光了,周雨彤回过神来,收拾收拾东西赶紧离开。

虽然路灯一路通明,但是路上早已没有什么人了,寒风呼呼地垂着,周雨彤感受到背上一阵凉气,不由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快步走到了停车场里,拿了车便上路了。

周雨彤最喜欢这种时候开车了,没有了拥堵,没有了烦躁,车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温暖的空调让人觉得暖洋洋的。也不着急着回家,周雨彤不紧不慢地再路上开着,看着周围早已暗淡了的高楼群中,稀稀落落地闪烁着几星余光。

汽车因为一个红灯而停了下来,一道刺眼的光从周雨彤眼中划过,她的心头划过一丝不祥,第三个路口了,连续三个路口和她走一样的路,不由感到一丝恐惧。

不会的,这只是巧合,秦奶奶承诺过她,林巍不会再有什么动作的。她心中这样想着。

绿灯亮起,她再次发动了汽车,往前行驶,然而她现在的心境却完全不复刚才的依然自得,加重了油门,想着早点赶到家中。

更加令她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前方道路的中央,一辆卡车停在了那里,刚好把路堵得实实的。她根本穿不过去。周雨彤不由注意了一下四周,这里一段最近在修路,路边的监控什么的还没重新装好,又很荒僻,周围连个人都没有。

汽车只能慢慢停在了那辆卡车前,周雨彤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她的车一停,卡车上便跳下来了几个人手中都拿着棍棒。慢慢向着她围了过来。周雨彤下意识地锁紧了门窗,哆哆嗦嗦地拿出了手机,拨通了110。

“喂。警察局吗?我……我现在……啊!”

“嘭”的一声,铁棍敲在了她的车子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周雨彤被吓坏了。“我。我在……路和……路口有人有人……啊……”又是一声猛击。

周雨彤蜷缩成了一团用包顶着头,躲在了车座下面。

“哐当!”一声。车玻璃也被砸了个粉碎。周雨彤害怕极了,今天肯定死定了,然而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手中只能紧紧握着自己唯一可以用来作为武器用的保温杯。车玻璃又被敲碎了一块。

周雨彤哆嗦地更厉害了。手中捏着的保温杯上都是汗,她已经看准了一个匪徒,随时随地准备出手。这种时候拉一个垫背的也是好的。

一阵刺目地光芒在眼前晃过,来人了。周雨彤心中一紧,那便是一直跟着自己的那辆车子,难道他们也是一伙的?天哪,自己这是被围追堵截了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难道自己今天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吗?

她一个手无傅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和这些大汉拼啊?她心理已经想着要不要干脆用手中的保温瓶砸死自己算了,免得到时候被他们折磨,更加痛苦。

那车上的人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手中拿着手机还在打着电话:“你自己和你的人说,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否则后果你自己看着办。”说完递给了为首的那个人

那人也是一愣,接过了电话,“是,明白了,好!”说完那人手一挥,周围地大汉快速聚集了起来回到了那辆卡车扬长而去。

“咳。”周雨彤抚了抚胸,舒了口气,靠在了方向盘上。

一只修长的手从早已被敲坏了的车窗中伸了进来,从里面打开了车门,然后把吓得魂不附体的周雨彤拉了出去,环在了胸口,紧紧搂住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没事了不要怕。”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雨彤一阵恐慌,

忙乱中中猛地抬头,对上了那深情而关切的眼神。

“谢谢你,我没事了。”周雨彤推开了那人双手环抱在了胸口,拿出了手机,想要打周始的电话,现在的情况她肯定自己回去不了了,得让周始来接她。

肖逸却感觉到一丝莫名的酸意,嫉妒涌上心头,没有多想伸手夺过了她的手机:“你要打给谁?”

“我……打给我的家人。”周雨彤伸手去抢肖逸手中的手机,却见肖逸握住了手机的手重重一挥,手机便飞了出去,甩在了地上放出了碎裂的声音

“你!”周雨彤一时气急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也不管肖逸,便往回走,大不了她走回家去了。

却又被肖逸拉了回来,一下子撞到了他结实的胸膛。“你就那么爱他,连未婚生育这样的事情都愿意为他做?”

周雨彤猛然一惊,抬头对上了肖逸的双眼,满是忧愁和无奈。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肖逸估计和谁询问过了,才知道其实她并没有结婚,然而他并没有去查,所以他就继续误会了下去。至于那个“他”多半是指顾鑫吧?

周雨彤也不打算解释什么,就让他误会好了,原本就不想让他明白过来,这样子挺好的。

扭过了头,不去看他:“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你怎么就这么贱?”肖逸的语气顿时冰冷了下来,那是周雨彤从没有感受过的冰冷,她从未想过吗,肖逸那么一个拥有春日阳光般温暖笑容的男人,会有这般冰冷的时候。她的心也被凉透了。

抬起了头,毫不示弱地盯着他的眼睛:“我就是愿意这么贱,不用你管!”

两人谁也不说话互相凝视了良久,肖逸扭过了头去:“他为什么不娶你?都有了孩子了,为什么不娶你?他是想做什么?”

“不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便好了。”周雨彤的语气也十分不善。

就在这时,一阵警笛声响起了,周雨彤这才想起,她刚刚报了警。

警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周雨彤正想上去说话,却被肖逸拦住了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全程都是肖逸在说话。开始周雨彤还想插嘴几句。可是到后来干脆放弃了,不想说话了,肖逸想怎么样随他去好了。他一向习惯了为她包办一切不是吗?

交代完了一切,警察拖走了她早已残破不堪的车子,只剩两人定定地站在了路中央。

“我送你回去。”肖逸把周雨彤推进了车子自己的车子里。

周雨彤也不想反抗了,她确实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肖逸发动了车子。两人一路无语,开到了周雨彤家楼下便停了下来。

原本以为周雨彤会迫不及待地离开。然而出乎了肖逸的意料,周雨彤非但没有离开,还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让警察去抓那些人?那些人明明没有跑很远,警察去追指不定还能追得到的。”

肖逸对于周雨彤的问题十分惊讶。愣怔了片刻:“既然人没事,这件事情就这样吧。”

“哼哼,”周雨彤冷哼了两声:“人没事就这样算了?你要是来晚一步。你看到的我就绝对不是活着的了。他们都要置我于死地了,我却要算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我……就是那些人被抓了起来。你觉得就会收到惩罚吗?”

“是林巍是吗?”周雨彤也不想和肖逸再做无意义的争吵。林巍欠她够多了,这件事也不急于一时和他算账。

“不是他!你别多想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肖逸十分疲惫,这件事情应他而起,林玉儿固然过分,他也确实有问题。那天他就不该给林玉儿希望,不该在林玉儿说出她是他女友的时候不加反驳。他要和她好好谈谈,他不想把事情搞得更糟。

周雨彤却想到了林一件事情。“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后面,还一直跟着我?”

“我……”肖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一点都不想让他知道他已经跟了她很多个晚上了,往常总是远远的跟着,她根本看不到他,等到她上楼了,再在她家楼下坐会儿,看着她家里的灯关了。而今日,似乎他就有预感会有事情发生,竟然跟的很紧都被她发现了。

这样子解释很矫情,会让她很得意,他一直放不下她,就算她已经是别人孩子的妈了,他还是放不下她。

“顺路路过。”肖逸扭过头去看向了外面。

“是林玉儿是吧?你和她闹别扭了,她一气之下又拿我撒气,所以你知道她会干这件事情,就跟了过来,好喂她收拾残局,好让我把这件事情揭过去是不是?”周雨彤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又有着一丝无奈。

“她是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大小姐,我们这种平头百姓,就该让着她容着她是吧?”

肖逸完全没有想过,周雨彤会这么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她不是我女朋友。”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周雨彤呵呵一笑:“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回去了。”

周雨彤刚想离开,却被肖逸抓住了,整个人压了上来,吻住了她。还是那样熟悉的气息,那样熟悉的温度,那样熟悉的人,然而所有的感觉都变了,周雨彤只觉得万分恶心。被别人碰过了的东西,她是如何都不会拿回来的。

当年她没有要回林澍,现在她就不会要回肖逸。猛地咬了肖逸一下,可是肖逸却怎么也不愿意放开她,一股血腥味蔓延到了她的口中,双手被紧紧地禁锢住了,根本挣扎不了。

周雨彤放弃了挣扎,却闭上了双眼,不愿意去看他,不愿意迎合他,就放佛失去了生命的木雕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

思念了这么久的人就在他的面前,肖逸心的理智早已被湮灭了,他想要她,想把她留在身边。

想永永远远禁锢住她。

口中弥漫的血腥味,她的反抗,丝毫抵挡不住他对她的思念。然而当她心灰意冷地放弃了挣扎,仍由他轻吻,没有一丝一毫反抗,也没有一丝一毫回应的时候。

肖逸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他好像泄了气的气球,几乎是摔回了驾驶座上,他这样又有什么意思,“抱歉,我失态了。”

周雨彤冷哼一声:“是我的错,我不该回来的。”说完打开了车门

“我一直还爱着你,一直没有忘记过你。”肖逸猛然之间的告白,却没有制止住周雨彤离开的步伐,微微停滞之后,周雨彤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回到了家的周雨彤一关上们,就蹲在了门口哭了起来。她早该没有情绪才对,她早该忘记了他才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的难过,这样的绝望?

也许她真的该带元宝会去吧!再也不回来了,世界这么大,遇不到肖逸的地方很多,她为什么非要回到这个一定会遇到肖逸的地方?周雨彤给自己暗暗定了期限,做完这个项目,无论如何也要离开国内。不管教授如何挽留,如何威逼利诱她,她都要离开,去到一个没有肖逸的地方,带着元宝好好的活下去。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可是她不能不在乎元宝。

“妈妈!”元宝睡得迷迷糊糊地,听到了开门声,抹着墙走了出来,却见早已哭成了泪人的周雨彤。

“元宝。”周雨彤抱住了元宝,刚刚差一点点她就见不到她的元宝了,就没有办法看着她的元宝长大了。一阵后怕,心中也下定了决心,做完这个项目一定要回去,不管林家守不守承诺,她都不会再在国内待下去了。

她要保护好元宝和她自己,去一个林玉儿和林巍无法为所欲为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元宝不明白周雨彤在哭什么,却很懂事地摸了摸周雨彤的脸颊,“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周雨彤亲了亲元宝:“妈妈不哭,妈妈有元宝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哭呢?”(未完待续)

ps:话说。。。新书准备写古言了。。。不造大家怎么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