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99章 真相

第199章 真相

第二日午间,周雨彤吃过晚饭,找了一个没有人关注的小角落给林母打了个电话。

“秦奶奶,很抱歉给您打电话,毕竟我说过和林家在不会又联系的,可是你答应我还没两天了,为什么你们林家的人又来找我麻烦?”周雨彤的语气冷静而疏远,林家的举动太过分了。她完全不能理解林玉儿和林巍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林母有些不解:“怎么了?谁又找你麻烦了?”

“我不知道是谁,不过肯定是谁林家的人,昨晚,我差点被人打死在外面。秦奶奶,我真的对你们林家的所有的东西万全不感兴趣,并且我现在已经决定了,等我做完手头这个项目,我就会回米国去,不再回来了,希望您还有林家也能信守诺言离我越远越好。”气急了的周雨彤越说越快,语气也越发的不善。

林母沉默了片刻,“彤彤,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放心我说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希望你也冷静一点。”

周雨彤冷哼一声,说得轻巧冷静,当铁棍在她的头顶晃过的时候,让她怎么冷静?

“秦奶奶,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好好过日子,不过您可以试想一下当铁棒砸碎了你的车窗从你头上晃过的情景,您试试看你会冷静吗?哦,对了,您是永远不会遇到这种情况的所以您也体会不到我的心情。”周雨彤嘲讽了一声。

林母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我知道了,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秦奶奶,有一点,我不想和林家发生任何的关系,这是基于我能好好生活。我和我的儿子的生命财产安全能够得到保障的基础之上。如果我一直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之中,我真的不确定我会不会鱼死网破一下。我知道林家势大,我是没有任何胜算的,但是我的身世如果被林家的对头知道了,我相信这不是您希望看到的。”

周雨彤也不想再和林家好好说话了,越是和他们好好说话越是不被搭理,她也是烦够了。

“彤彤。我想你能够明白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一旦被外人知道了你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无论是我还是你林伯伯。都不希望你收到伤害,但是如果你先做出了让林家受到威胁的事情,那我也不能怪我们了。”

秦奶奶的话并没有吓到周雨彤,“秦奶奶。你与其这么威胁我,还不如好好管住你那些孝子贤孙。他们不对我做什么,我又何必好好的日子不过要鱼死网破呢?别的我也不想多说,只希望您能够说到做到。”

挂了电话,周雨彤平复了一下情绪。一转身却看见了肖逸站在她的身后。吓了一跳,暗骂自己没有警惕性,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刚才那些对话。真的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你干嘛,偷听我讲电话?”周雨彤不悦道。

肖逸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下一片青黑,显然昨晚并没有睡好,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换了一个话题:“吃过饭了吗?昨晚回去还好吧?”

“不需要你管,教授现在办公室休息,不过要是你去他绝对愿意接待你。”说完周雨彤便想离开。

肖逸却挡住了她的去路:“昨晚……”

“昨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周雨彤打断了肖逸的话,他不想听他解释什么或者说什么,一切都是那么没有意义。

肖逸却并没有因此放弃,“昨晚我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忘不了你,你回来吧!我娶你,孩子我也会好好照顾的。”

周雨彤不由抬起了头用轻蔑地眼神看着肖逸,他是什么意思?是想施舍自己?觉得自己没人要了,可怜自己?

呵呵,他以为他真的是圣人吗?不是他的孩子都能接受,还愿意娶自己。是不是她就应该感恩戴德,感激他的施舍,感谢他的帮助,然后一辈子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做牛做马?

周雨彤冷哼了一声:“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好意?谢谢你的念念不忘?”

肖逸眉头紧蹙:“你想怎么样?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你觉得这对孩子好吗?对你自己好吗?别人怎么看你?”

“不用你管我!我自己带着孩子怎么多年了,不需要你来管我,你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把你的林玉儿管管好,你想喜当爹让她给你生一个足球队去好了!我不需要你的好意。”说完推开了肖逸便离开了。

肖逸并没有再跟上来,也没有再去找教授。

林家这边,林母并没有告诉林明忠什么,只是把林巍和林玉儿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们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为什么一点生路都不愿意给她留呢?”

林母也是气急,原本之前都已经说得好好的了,只要周雨彤不出什么幺蛾子,林家绝对不会为难她。一直以来林母都认为,不管怎么说,她身上总有林家的血脉,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所以,当年当她知道秦彤怀孕的时候也并没有逼着秦彤去堕胎,只是一直想办法把这件事情瞒住了。然而最后还是被卫珍知道了,卫珍还是去找了秦彤,差点害的秦彤一尸两命。

“那个贱/种才不是我的妹妹!我没有妹妹!”林玉儿扭过头去不看林母。

林巍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那也不是我妹妹,我妹妹只有玉儿一个。况且,我什么都没做啊!她又跑来告什么状!”

“我没好好查过,我会来找你们两个吗?到底是谁干的?自己承认了!还好她是来找的我,要是被你爸爸知道你,你觉得会这么善了吗?”林母十分不悦,这两个孙子孙女,都是被宠坏了。

这卫珍也是根本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孙子孙女交给她带,到现在没有一个成器的。林玉儿不说了,林巍以后这个林家怎么放心交给他啊?她两腿一蹬,林家该怎么办啊?

“是我干的,和哥哥没有关系,那又怎么样?要是不是肖逸昨天去了,我绝对会弄死她。”林玉儿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反而咬牙切齿道。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林玉儿的脸上。

“奶奶!”林玉儿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母。从小到大,她都是被家中人捧在手里养大的。谁都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可是今天奶奶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一个私生女来打她。“你打我!”

“我打得就是你!弄死她?就算是一个犯人罪犯,这话也是你该说的吗?这是也是你该做的吗?你以为林家是什么?你就真能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吗?”

林母听到林玉儿那些话,也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这怎么会是从她孙女口中说出的话?原本以为林玉儿只是有些刁蛮任性。林家毕竟在哪儿呢!林玉儿就是霸道刁蛮一些也没有什么。可是林玉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让她吃惊了。

即便是她。要是看谁觉得不高兴了,也最多就是嘱咐身边的人,别让那人再出现在自己眼前了,甚至都不会想去给人家制造麻烦。可是林玉儿竟然会想要弄死别人。

林母心中不由警铃大作。这对儿孙实在是要好好管教了。

“她妈妈是狐狸精,她也是!她妈妈勾引大伯,她勾引了阿逸!她们都该死!大伯母当娘做的再对没有了!”林玉儿嘴硬道。

身边的林巍却暗叫不好。林玉儿什么不能说做什么扯出他妈妈?当年的事情,老太太本来就不高兴了。要是再知道点别的更加得生气了。

“玉儿胡说什么呢?”林巍赶快出言制止,却已是为时已晚。

林母房间的门被嘭地一声推开了,林明忠闯了进来。

“卫珍当年做了什么?”

林玉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却也没有想到大伯会在外面偷听。“没……没什么……”林玉儿心虚地低下了头。

林母心里也是被自己的这些个儿孙弄得心烦意乱,一个个都不让自己省心,只觉得心神俱疲。可是却也没有办法,现在家里这样的情况,她不镇着怎么行?

“阿忠,谁让你偷听的?”林母生气道。

“他们两个又找彤彤什么麻烦了?妈你不都答应彤彤了吗?为什么还会这样?卫珍到底对彤彤的妈妈做了什么?秦彤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妈!你就告诉我吧!”林明忠的眼中已经闪烁起了泪花。

“彤彤的事情,我不是真在和他们说吗?以后不会再有了,你不要掺和进来了,不然事情只会越弄越乱。”周母从口袋礼的药瓶中倒出了几颗药丸吞了下去。

“玉儿,阿巍,我最后再警告你们一次,周雨彤你们谁敢再动一下以后就不要想再出这个家门了,我说到做到。”

林玉儿和林巍都低着头不说话,林母又加大了声音。

“听见了没有?”

两人只能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林明忠虽然不再说什么,心里却也把这件事情记下了。离开了李牧这里便自己去查了。然而直到了真相的林明忠回到家中,直接把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卫珍面前。

“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了,你签了吧!当年你害的秦彤早产,我已经不想追究了,没想到你还去她生产的医院,故意窜通医生害她难产死了,我没有办法再和你这样的女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林明忠背过身去,不愿再看卫珍一样。

卫珍完全没有想到林明忠还回去查当年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几乎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今天突然被林明忠戳了出来只觉得始料不及。

“什么?你再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窜通医生让她难产?是她自己命不好,为什么来怪我?”卫珍却丝毫不肯承认这件事情,一旦她承认了,林明忠会轻易放过她吗?他们的婚姻还能继续吗?她绝对不会承认。

“你还要装什么?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会来找你吗?你真要逼着我把你送进监狱吗?”

林明忠对这个妻子也是失望透顶了,他知道她跋扈,知道她不讲理,可是他总是觉得她的心事不坏的,当年也只是一时失手才酿成的悲剧。况且当年确实都是他的罪责,是他背叛了她在前。

所以即便是卫珍害的秦彤难产死去了,他也从没有怪过卫珍任何事情,只是自己一直都深深地内疚着。既是对秦彤也是对卫珍。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来秦彤难产死亡的真相是这样的,竟然是卫珍窜通了医生,故意害死秦彤的。

林明忠心头对周雨彤母子的愧意愈发浓烈了,即便是毁了他自己,毁了林家,他也要给周雨彤一个交代。他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顺从自己的意志。

“那你送我进监狱好了,我不会签的。”卫珍推开了林明忠拿着那份离婚协议书走出了房间。“你去拿给老太太看看,你看老太太会不会同意你!”

说完就来到了老太太的房间,把材料交给了老太太:“妈,你看吧!你儿子要和我离婚。”

林母的眉头深深皱起,这又是怎么回事?不都说得好好的吗?怎么又闹腾开了?

“我都说过了,要离婚,就先给我开追悼会!”林母不耐烦道。

林明忠却跪在了林母的面前:“妈!她当年故意串通了一声才让秦彤难产死的,她是杀人凶手!我不可能再和她生活在统一屋檐下了,我做不到!”

“当年的事情,是我让她做的!你要怪都怪我吧!你要不要把我一起送进警察局?”林母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了,这件事情闹腾的已经够多了。她早就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然而即便如此,她也不会答应林明忠离婚这件事情。

“妈!”林明忠心中却不知作何感想,他知道林母不会这做,可是林母都这么说了,他又能如何说?“咳……”说着一拳头重重打在了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血印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