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01章 惊喜

第201章 惊喜

周雨彤带着元宝回到了家,却接到了另外一个电话,是顾鑫打来的,还是一个国内的号码,不由有些吃惊,这货不会也回来了吧?

“喂?”

“彤彤,我在周始家楼下,你能下来下吗?有些话我想单独和你说。”顾鑫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又带着深情

“我……好吧。”周雨彤挂下了电话,然后摸了摸元宝的头:“你顾爸爸来了。”

“顾爸爸,顾爸爸!”元宝激动地拍起了手,周雨彤却苦笑了起来。

拿了钥匙下了楼,又对着厨房里的周始喊了一句:“顾鑫来了,已经在楼下了,你这里住得下吗?”

“啊?”周始十分意外,顾鑫也没和他说过他会回国,一想今天是周雨彤生日,可不是么!

心里不由提顾鑫也觉得惋惜,他这么喜欢花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那盆花是什么意思。顾鑫的心就是不是那盆花,他也看得明明白白。

可转念一想,对元宝而言,顾鑫再亲,也毕竟不是亲生父亲,况且顾鑫的爷爷奶奶……还是能让元宝有一个完整的家吧!

周始根本来不及准备,好在家里东西都还齐全,空间也大,顾鑫来住个几天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能住的,他怎么不上来?”

“我不知道,可能东西太多了,我下去帮忙搬一下吧!”周雨彤回答道。

周始心里却有点明白顾鑫肯定是单独有话和周雨彤说,却也想不识相一下:“那要不要我一起下去帮一下忙?”

周雨彤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给周始:“你好好做你的饭。”

说着便下楼了。

今天的顾鑫很不一样,穿得西装革履的,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的,看得出好用了啫喱水之类的东西定过形。一反往常随意的样子。

周雨彤不由捂住了嘴。笑了起来。“你干嘛?穿成这样。”

顾鑫淡淡一笑,拉住了周雨彤的手,“你跟我来。”说着把周雨彤塞进了一辆车子里。

“你这是要做什么?”周雨彤有点慌了想下车,却发现,顾鑫早把车门给锁了。

“什么都别说,就今天,给我一个机会。”顾鑫真挚的眼神。诚恳地看着周雨彤。

“顾鑫……”周雨彤想拒绝。可是却被顾鑫打断了。

“好吗?”看着顾鑫那样的眼神,周雨彤实在开不出口拒绝。只好点了点头。

得了她首肯的顾鑫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拿起了手机拨了周始的电话:“大哥。我和彤彤,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晚饭了。”

电话那头的周始,却有点头疼了。却也无法,只能嗯了一声。只希望周雨彤能处理好这件事情。不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啊。

顾鑫开着车并没有和周雨彤说太多的话。车上放着舒缓的音乐,一路开到了江边。

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江边的路灯连成了一片。宛如一条舞动的巨龙,一直绵延到了天边。

周雨彤跟着顾鑫走到了一处偏僻的码头。周围漆黑一片,顾鑫不会是想要把自己卖掉把?周雨彤心中忍不住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然而手中却感感到了阵阵温热,顾鑫始终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一刻也不曾松开过。

猛然间,周围一下子凉了起来,想起了一阵阵巨大的响声,远处的天边映出了一朵朵璀璨的烟花。

“生日快乐。”顾鑫深情地看着周雨彤。

周雨彤也是十分惊讶,然而看着顾鑫炽热的眼神,却下意识地回避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顾鑫会为了她的生日费了这么多神。

“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什么都别说了,饿不饿?先吃东西。”说着顾鑫又把周雨彤拉到了一处仓库。

仓库里早已布置过,虽然不及饭店里那样豪华气派,却也精致温馨。仓库中间摆着一张小小的餐桌,上面点着蜡烛,桌上早已摆满了丰盛的食物。

“真小气,请我吃饭都不能挑个好地方。”周雨彤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有些怪异的气氛。

却听顾鑫淡淡一笑:“你要吃饭店以后天天带你吃。”

周雨彤干笑了几声,有些尴尬:“开个玩笑了啦。”

虽然食物很精致丰盛,可是周雨彤却觉得味同嚼蜡心里总是想着事,吃得也十分沉默。

顾鑫只是一味地给周雨彤添菜,也不说什么。

两人便在沉默中吃完了这顿饭。

就在周雨彤以为这顿饭就这么结束了的时候,顾鑫却换上了一副表情,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她知道他心里其实很矛盾,她以为也许他会忍住选择不说,然而她忽略了,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久到她都为他感到不值。

“彤彤……”

“顾鑫,我有话要跟你说。”周雨彤并没有让顾鑫说下去了,她决定她要果断一次。不能再因为贪恋他对她,对元宝的好,而一直耽误她了。

就像她爷爷奶奶说的那样,顾鑫这么的优秀,这么的年轻,他值得更好的,而不是像她这么一个拖着孩子的女人。

顾鑫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说吧!”

“你爷爷奶奶说得很对,你该好好考虑一下你的人生大事了,好好找一个女孩子,家世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人好,对你好干干净净的就好。”周雨彤一咬牙把这些话说了出来,然后拿出口袋中的钱包。

取出了顾鑫交给她的那张卡:“这个,你应该交给只得托付的人。”

顾鑫苦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了放在周雨彤的眼前。

“我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可是。我还是想说,你不要阻拦我,不然我会一辈子后悔的。”说着屈膝跪在了周雨彤面前。

“彤彤,嫁给我好吗?”

周雨彤一时语塞,“顾鑫,你知道我的答案的。你这是何必呢?”

“你不用回到我,什么也别说。”顾鑫收起了那枚戒指。拉着周雨彤离开了这里。既然她不愿意答应。那么他情愿不要答案,这样他就可以一直等下去,等到她答应的那一天。

“走吧。晚了,该回家了,元宝肯定在念叨你了。”

两人回到了家,顾鑫并没有因为刚才而尴尬。周雨彤却有些不怎么自然,早早得进了房间休息。元宝因为很久不见顾鑫了非要赖着顾鑫和他睡。周雨彤也没阻止。

周雨彤离开了之后。肖逸便找了个酒吧,自己一个人喝了会儿闷酒,不多时一个装扮妖娆的女人便贴了上来。肖逸已经有了醉意,可神思却十分清楚。只觉得那个女人身上一阵浓重的劣质香水味,让他十分恶心。甩下了酒钱,就离开了酒吧。

一个人在繁华的街道上游荡了很久。看着五颜六色闪烁的霓虹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流。他觉得很寂寞,很空虚。

这些年,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有比她聪明的,有比她美丽的,有比她会玩的……形形色色只要他喜欢,一招手能来无数。然而他都不喜欢,看着那一张张或是美丽,或是妖艳的脸颊,却丝毫无法吸引他的兴趣。

除了周雨彤以外的所有女人他都不愿意接受,甚至都不愿意去触碰她们。

开了车,一路行进,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周始的住处。已经很晚了,孩子应该都要睡了吧?他的心中十分矛盾,要不要给周雨彤打电话,想见她,又担心打扰了孩子休息。

然而理智终究战胜不了情感,肖逸想着,元宝那个臭小子,现在弄醒他指不定还能让他起来上个厕所,省得又尿床。

这么想着,肖逸还是拨通了周雨彤的电话。

周雨彤还没睡,在看着书,听到了铃声,心里猜测着估计就是肖逸,除了他想不到谁会在这种时候打自己电话。

然而她心里也十分矛盾,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只觉得不接吧,总归是要见面的,没什么意思。接吧,也没什么意思,他要说什么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思忖了片刻,电话铃声还是不断地响着,周雨彤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一下。”

“嗯?”周雨彤以为肖逸会和她解释什么,或者说些什么,没想到他那么直接,已经到了楼下了。不由有些疑惑:“你来我家楼下做什么?”

肖逸沉默了片刻:“彤彤,下来一下好吗?我有话想和你说。”

看了下时间,周雨彤还是有点犹豫,毕竟已经这么晚了,现在出门,被家里的谁看到都会不太好。

走到了床边,往下看,路灯下真的看到了肖逸的车子,还有站在车外打着电话的肖逸。

“太晚了,我已经睡了。”周雨彤还是拒绝了。

“你不来我便一直在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过来。”肖逸的声音有些疲惫,却又十分坚定。

“你……”周雨彤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了,听了这话,也倔了起来:“你爱干嘛就干嘛,悉听尊便。”说着就挂了电话。

说着就关了手机,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然而在床上辗转反侧,周雨彤却根本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仍旧没有一点睡意。便起身又走到了窗口,看了下楼下。之间肖逸仍旧那样站在路灯下,一动不动,好像变成了一个雕塑一般。

这么大冷的天,又这么晚了,周雨彤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拿起了件外套又拿了钥匙便走出了房间。

换上了鞋子,打开了门,刚要出去,却听顾鑫的房门打开了。

“要出去吗?”

周雨彤有些心虚又有些尴尬,“我下去一下就上来。”

“外面冷,小心点。”说完顾鑫便不再说什么,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雨彤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扔下了钥匙,想要回房,却又想起了路灯下的那个身影,心中有一些动容,算了下去一下就上来而已。

重新捡起了钥匙,便出门了。

周雨彤不知道的是,顾鑫早已看到了路灯下的肖逸,他没有去告诉她,却也没有上床睡觉,哄着元宝睡着之后,便一直站在窗边看着如雕塑般一动不动站着的肖逸。

肖逸在那里站了多久他便也看了多久。

直到,他听到了周雨彤房门打开的声音,先是脑中轰的一声,却又安慰起了自己,她只是出来喝水而已,对只是喝水而已。

心中这么想着,耳朵却一直竖起,听着房外的动静,一刻不肯放松。

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却听到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顾鑫再也忍不住了,便开了房门,想要拦住周雨彤,不想让她下楼。

然而见到了她,他才发现他根本开不了口,他不知道该如何拦住她。拉的住她这一次,以后呢?以后他不知道没有发现的千千万万次呢?会有人替他拦着她吗?

既然以后也拦不住,那这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回到了房中的顾鑫抱住了已经熟睡的元宝,看着他均匀起伏的胸口,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

吻了吻他的额头。至少元宝的心还是他的。

周雨彤坐上了电梯,下了楼,心里却有些懊恼,见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听那些她都能想象得到的话?他不回去又怎么样?冻死了是他自己的事情!

她生元宝的时候要死要活的,也没想着他什么事情啊!拼什么她倒要管他死活。一个赌气就想按了电梯回家去。

可是电梯已经停在了底楼了,电梯门大开。

周雨彤叹了口气,算了都已经下来了,干脆就去看看,劝他回去了自己就回去。

走出了电梯,慢慢地往外走,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出了楼道。

透过门玻璃,遥遥看了看那盏路灯,她是多么希望他已经离开了,那样的话她也不用这么纠结了。

然而转念一下,她也是想见他的吧?不然她又为什么要下来?就算电梯到了楼下,开了门,再上去也没什么费事的,可是她就是下来了,并且走到了这里。

她的心里早早已经做了决定不是吗?(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