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03章 某人生病了

第203章 某人生病了

周雨彤刚想离开教授的办公室却又被叫住了。

“彤,今天我打逸的电话,他好像生病了,作为朋友我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一下他?”

“嗯?他生病了?”周雨彤又问了一遍。

“是的,原本还有些问题要问他,可是他好像现在在医院。”教授耸了耸肩,眉头那一抹担忧怎么也化开。

叫他,昨天晚上傲娇矫情玻璃心,在外面被冷风吹了,昨晚那么冷的天,又一冷一热,不生病才怪了。

“教授您看吧,也不是必须的。”周雨彤是反正不想去的,可是教授看样子是很想去的样子,周雨彤都有点怀疑教授是不是弯了看上肖逸了,总觉得现在教授已经是一天不见到肖逸就不高兴不安心的状态。

教授低下了头,思忖了一下:“要不,等一下你跟我一块去一趟吧!”

周雨彤只能含泪,教授您跟肖逸已经这么熟了,他又不是不会说英文,能不能放过她。她一点不像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教授,要不您自己去,反正看病是以朋友的身份去的,也没有什么需要我翻译或者别的的,带着我是不是有点太公事公办了?”周雨彤抱着一丝侥幸试探着教授。

就是因为昨晚那个什么了,她总觉得应该远离一点肖逸比较好,总觉得碰面都会十分尴尬。

“不会的。”教授有些不解。“你和逸不是也是朋友吗?”

周雨彤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跟着教授去了医院。

肖逸是真的病了,小跟班陈晟翔,一大早就接了肖逸的电话。

“我在家里,发了40度的高烧。你赶紧过来接我去医院。”肖逸的声音十分虚弱。

陈晟翔一听快被吓傻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就发烧了,今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项目要接洽怎么办?甩给他吗?简直是开玩笑!他一见客户说话舌头就捋不直啊!

可是又想着赶紧送他去医院,早治疗,早轻松。

躺在了病床上的肖逸,发着高烧打着点滴。还要听着一旁陈晟翔的聒噪。

“老大。今天的洽谈要不延期吧?我真的不能够啊!我一见甲方,舌头都捋不直,你是要逼死我我吗?”陈晟翔哭丧着脸抱着一堆材料坐在了病床边。

肖逸也有些无奈。生病不是他想的,好吧,虽然他昨天就意料到吹了那么大半夜的冷风,肯定得发烧感冒。做完回了家还特地喝了一大杯的姜汤。又吃了感冒药,提前预防着。

早上起来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用来煮鸡蛋了。不过想起昨晚的事,虽然,换来的是今天的发烧头疼,不过真是太值了。

恰巧早上又接到了理查德教授的电话。问了他另外一些问题。他就顺水推舟地说了自己生病住院的事情,并且极力暗示了一下,希望他能来探视一下的心情。

不过谁要见那个基/佬倾向的歪果仁。他只是想让那个歪果仁做个传声筒告诉周雨彤,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明白。

“老大。你倒是给点建议啊!我到底要怎么弄啊?”一旁的陈晟翔早已着急上火。公司里能说会道的人基本上就都在外面到处跑着,剩下的人差不多就都是画图工了。“要不等叫阿三今天回来?”

“阿三那边就是做火箭,今天也赶不回来……”肖逸忍不住想泼一下陈晟翔冷水,这个小跟班什么都好,做出来的东西他是绝对的放心,都不用多看。

可是就一点,见了甲方就捋不直舌头。原本都是他一直在带着,不过现在他有了新的主意。毕竟小跟班年纪也上去了,总不能到了四五十岁还做小跟班吧!干脆趁这个机会让他锻炼锻炼,这样接下来的日子他才能腾出空闲相妻教子。

这样想着,肖逸正色严肃道:“今天的事情,谁也救不了你,自己去吧!”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重话:“谈不成,年底的奖金就别想了。”

“老大!”陈晟翔已经嚎了起来,他真的怀疑,老大是不是今年就是不想给他发奖金,这只是个借口,借口,借口而已……

肖逸却不再理会他的哀嚎,自顾自的闭目养神,顺带思忖一下该怎样才能把周雨彤勾搭回来。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理查德教授带着周雨彤抱着鲜花和水果走了进来。

“逸,你好些了吗?”教授关切地走到了床边。

肖逸心里偷笑了起来,这个歪果基/佬没想到这么给力,直接就把人给带来了。

不过看着周雨彤的脸色,他只觉得十分伤心,一夜夫妻百日恩额,昨天她把他给睡了,还睡病了,她就不该担心一下,忧伤一下,着急一下吗?可是为什么看着周雨彤的脸色,就和没事人一样,甚至还十分不情愿。

肖逸见周雨彤来了,故意装得更加萎靡不振了,还捂住了嘴一阵猛咳:“咳咳咳咳……有点严重,昨天夜里冷风吹多了,今天早上就不行了。”

陈晟翔心里已经吐槽了无数句,老大不是有病吗?没事吹什么冷风啊!

周雨彤看着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肖逸,完全没有丝毫的同情。谁让他自己作,不作就不会死。

“逸,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好好休息呀!这是我和彤给你送来的礼物。”教授担忧地看着肖逸。

肖逸看了一眼鲜花,点了点头:“谢谢您了,教授。”又和陈晟翔说,“阿翔,给教授和彤彤倒水。”

肖逸瞟了一眼周雨彤,又看了一眼忧伤得拧得出水的陈晟翔,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

“教授,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把彤,借我用一下。”

教授和周雨彤他听到了肖逸的请求,不由都十分疑惑。

“怎么了?”教授问道。

肖逸挣扎着坐起身。喝了口水:“手头有个项目需要接洽,不过公司里人手都在外面,能不能请彤帮我一下。”

周雨彤吃了一大惊,肖逸这是做什么?有病吧?他的项目让她接洽?不怕她一接洽就不是他的了?好吧,好像目前在国内没人有这种能力。不过还是觉得她一点都不想管这个闲事。

“这怎么可以,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人,也没有那个能力。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陈晟翔一下子明白了肖逸的用意。心里早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老大,你实在太英明神武了。这么好的泡妞的办法亏你也想得到。立马换上了一副殷勤的表情。

“没问题的,没问题的,周小姐你就当帮帮我吧!这个项目本身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我一见甲方舌头就捋不直。而且现在确实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等等我和你大概讲一下。肯定就没问题的。”

陈晟翔满脸期许地看着周雨彤。

教授也点了点头,今天他也没有别的事情了,现在周雨彤手头的事情,别人也都能做。况且教授私心觉得,周雨彤能多有点人脉,绝对对他是有好处的。

肖逸见周雨彤还是有点犹豫。却换上了一副哀怨的表情,用中文说道:“昨晚可都是为了见你。我才生病的。”

周雨彤没想到肖逸竟然当着别人的面就说了出来了,教授就算了歪果仁听不懂中文,她不翻译就是了,可是陈晟翔还在那边站着了了。

一看陈晟翔,果然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周雨彤觉得自己都想找个洞钻下去了。

肖逸见火候不够,便又想说点什么,反正他一点都不介意再小跟班面前炫耀一下他苦逼心酸的追妻史。不过他知道周雨彤,肯定不乐意了。

果然周雨彤见他又想说什么,生怕他又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忙道:“我去,我去,我去便是了。”

肖逸果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跟着陈晟翔坐上了汽车,周雨彤十分苦逼地翻看着那些资料。听着陈晟翔滔滔不绝地讲着情况。

这舌头不是挺利索的吗?都可以去说相声了,她就不信他见了甲方就捋不直了。就是肖逸给她下的套。

陈晟翔见周雨彤有些出神,只以为她是担心老大的身体。刚刚老大一说,他就明白了,老大现在就是在苦逼地追回大嫂。心里不由暗爽了一把,老大也有今天。

“不用担心老大的,老大就是发个烧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周雨彤十分郁闷,他哪只眼睛看出她在担心肖逸了啊?可是也觉得越描越黑,干脆不解释低头继续看材料。

业主是一个文化机构,这个项目主要就是做一个小型的展览馆。业主虽然有些龟毛,要求特别多,不过至少还是个讲道理的文化人。

周雨彤觉得这项目横竖也不是她做的,也就承担了沟通的角色,把业主的要求一一记录在册,也并没有多管,看着一边不断朝着自己使眼色的陈晟翔,一概置之不理,让肖逸头疼去吧!心下觉得十分解恨。

身边的陈晟翔,心中却在流泪,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啊?他是在逗他吗?周雨彤怎么也不和业主好好沟通一下啊?怎么就都应了下来啊?这以后可都得他做啊?这是要逼死他吗?

业主倒是对周雨彤的态度十分满意,临走的时候十分高兴地夸奖了周雨彤一番:“周小姐人长得这么漂亮,脾气又好,设计水平又高,很有前途啊!”

早已哭成泪人的陈晟翔,心里腹诽,您是哪只眼睛看见她脾气好,水平高的啊?

周雨彤得意地看了一眼陈晟翔,他不是要她来帮忙沟通了吗?她来了呀!而且业主十分满意。

回到了医院,陈晟翔哭丧着脸和肖逸汇报了一番,周雨彤却不以为意。装着无辜:“我以为,陈工不说话,就是默认可以的了。”

看着周雨彤装无辜使坏的样子,肖逸却不由笑了起来,挂了一天的盐水精神也有点好了许多。安慰了下小跟班:“没事的,这些条件对你来说小意思。加油加油。”

老大这是什么意思?陈晟翔几乎要吐血了,这么小意思的方案老大你来做啊?然而心中腹诽归腹诽,他可不敢说出来,想起当年那些窜梭于埃塞俄比亚、赤道几内亚……的日子,他还是默默把苦果咽了吧!

陈晟翔心下一想,赶紧识趣地离开了:“老大,我还有事,先走了。”过完也不等周雨彤反应过来,拿了文件袋就跑了出去。

肖逸见小跟班如此识相,心下十分满意,想着,这个方案其实也是可以让别人做的不是。

见周雨彤也想走的样子,连忙道:“我要喝水,给我倒点水。”

略一迟疑,周雨彤还是倒了杯水放在了床头柜上,刚放下,就被肖逸一把拉住拉到了怀里。

“你作死啊?手上还有针头,动掉了怎么办?”周雨彤大惊。

肖逸却干脆一把拔掉了针头:“那就不挂了呗!别走,陪陪我。”

“你放开我,我去叫护士来给你重新挂上。”周雨彤挣扎了一下,却被肖逸抱得更死了。

“我不要,你不准走,反正我不然你走。”肖逸没脸没皮地耍起了无赖。

“你怎么这么无赖啊!”周雨彤已经无语了,之前酷炫狂拽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呢?这才多久啊?怎么就变成了泼皮无赖啊?

“无赖又怎么样,我就赖上你了,你别想甩开我。”肖逸才不在乎什么节操还是颜面了。

自从他知道了元宝的存在,他就觉得其他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早日把元宝还有元宝她妈绑回家是真的。至于别的,在他看来根本不重要。

不过即便是周始不说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强力从周雨彤身边夺走元宝。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养大元宝,是他愧对了她,他不会伤害她。他要好好一点一点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

“肖逸,我们两个不可能了,你别这样。”周雨彤有些无力道。“你既然已经和林玉儿在一起了,那就好好和她在一起吧!”

“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我没有和她在一起过,没有,你离开了这么久,到现在为止,我的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女人。”(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