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04章 尴尬

第204章 尴尬

乍一听,周雨彤有些吃惊,完全没有想到肖逸会为了她守身如玉,可是几遍是这样又怎么了?他以为这样她就会轻易地原谅他当初的欺骗?况且他说的就指望她会相信吗?

周雨彤转过了身,双眸盯着肖逸:“你以为你随随便便说一句我就信了吗?”

肖逸附身将周雨彤压在了病床上,坏坏一笑:“昨晚我的表现,还不能证明吗?你还要我再证明一次吗?”

“你!”周雨彤恼羞成怒,狠狠推开了他:“你这套,留着去骗别的女人去吧!”

刚想走,却见肖逸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哎呦……痛死我了!”

周雨彤压根就不想搭理他,拎了包就往外走,也不管他在病房中如何哀嚎,昨天晚上没狠下心下楼了,是她这么久以来最大的失策!

离开医院之后,周雨彤没有再和肖逸有任何联系,就是教授再去看肖逸,周雨彤也找了借口没去。

然而,过了几日,周雨彤一去办公室就看见了肖逸。理查德教授有给他专门准备了一个办公室,但是之前肖逸并不怎么用,每次来也是在教授办公室待一会儿就走。今天他似乎是做了常驻的打算,甚至还带了笔记本电脑来。

周雨彤却不准备管他,他来就来呗,她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大家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天,除了肖逸吃饭得时候邀请了下周雨彤,晚上下班又邀请了一下,都被拒绝了之后并没有发生别的事情。

当然仅仅是这些,已经引起了其他同事好奇的目光。就是教授也对两人的状态充满好奇,旁敲侧击问了周雨彤知不知道肖逸过来的目的。

周雨彤只能随便搪塞一下。

到了第二日。周雨彤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桌上早已经放好了她喜欢的花茶,到了还有可口的甜点。

周雨彤心下疑惑的时候,肖逸却似乎等着她一般,向她投来了温暖的微笑。

因为是在办公室里,周雨彤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声张。可是等到大家都已经来上班了。门口却来了个送花的小伙子。

收货人是肖逸。肖逸签了单,直接就放在了周雨彤的办公桌前,这下大家都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向着周雨彤投来了探究的目光。

周雨彤有些生气了,本来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要放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收了吧,别人会八卦。不收吧还是会被别人八卦,最烦这种了。干脆也不去动那些东西。也不搭理肖逸

到了下班的时候,肖逸又一次拦住了周雨彤,然而却并没有得到周雨彤的搭理,却也不放弃。一路就开着车跟在了周雨彤的后面。

“你干嘛啊?”周雨彤停完了车想要上楼,肖逸也停下了车,手中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肖逸微微一笑:“我是元宝的爸爸。就算你不接受我,也不能拦着我看儿子吧?”

“那我就要拦着呢?”周雨彤双手抱胸挡在了肖逸面前。

肖逸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表情。依旧保持着微笑:“我保证,我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告诉元宝我是他的爸爸,也不会抢元宝,不过你别拦着我看元宝好吗?”

看着肖逸这么低声下气耐着性子和自己说话,周雨彤心下也有些动容。想着前几天好像听顾鑫说今天要和朋友聚会,应该遇不到,也不怕尴尬,便不再阻拦。

“你说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告诉元宝,不准告诉任何人。”

肖逸诚恳地点了点头。

两人上了楼,周雨彤打开了家门,元宝噗通噗通便跑了过来:“妈妈!”看了周雨彤身后的肖逸,脸色却一下子变了。

“回来啦?。”顾鑫兴冲冲地走了出来,看见了肖逸也是一愣。

“你好,顾鑫,我今天来看看元宝。”肖逸倒是个不怕尴尬的,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和顾鑫握手。

顾鑫回过了神,神情有些冷淡:“你好。”说着抱起了元宝就往客厅里走。

周雨彤的脸色也几变:“你今天没出去见同学啊?”

“周伯伯的一个老朋友重病,估计快不行了,阿始哥哥陪着过去看病人了。我就没去。”顾鑫的语气十分冷淡,周雨彤也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换了鞋便回房换衣服了。

肖逸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也走进了客厅。顾鑫抱着元宝坐在了沙发上,肖逸便也坐了下来,微笑着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元宝的面前:“元宝,还记得叔叔吗?”

元宝眨着大眼睛看了眼肖逸,却转过了头去,抱住了顾鑫。

“元宝,怎么教你的?小朋友要讲礼貌。”顾鑫淡淡说了一句。

元宝虽然还是不情愿,可是还是转过了头对着肖逸叫了一声:“叔叔好。”

肖逸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倒了谷底,元宝这孩子竟然和自己这么生疏,反而和顾鑫那么好。虽然十分失落,却并没有放在脸上。他知道不急在这一时,元宝一直和顾鑫接触的多一点,自然和他熟了。

而自己只要现在开始努力,不相信元宝不会和自己亲近。

肖逸丝毫没有受元宝的冷淡影响,反而十分讨好地从带来的包装袋中,拿出了很多玩具还有小零食。好歹他也带过元宝几天,元宝的喜好还是知道一点的。

“元宝,这是叔叔给你带的玩具,还有你最喜欢吃的小点心,你不来看看嘛?”肖逸用一种诱惑地语气哄着元宝,果然十分奏效,成功地吸引了元宝的注意。

元宝一听有玩具有零食,立马从顾鑫身上跳了下来,小跑到了肖逸身边,去翻那些零食。可是就看了几眼,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看顾鑫。

顾鑫却板起了脸:“元宝。妈妈怎么和你说的?”

元宝虽然不舍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跑回了顾鑫身边,爬上他的膝盖,抱住了他的脖子。

“彤彤知道我给元宝带的这些东西的,没关系的。”不明所以的肖逸只以为,是不是周雨彤没有答应,顾鑫才不让元宝拿自己的东西。

顾鑫却并没有太多的表情:“现在的零食不健康。一直都不让元宝吃。”

元宝眼中虽然有着对零食的渴望。不过还是紧紧地抱住了顾鑫。

肖逸没想到是这样的,有些尴尬:“偶尔吃一点也没关系的吧?”

顾鑫却不说话,抱起了元宝走进了厨房。

肖逸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憋屈。明明是自己的儿子,现在却紧紧地抱着别的男人,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不仅仅是这样,自己的儿子还要别的男人来教他怎么养?他还不敢随便生气。这辈子就没这么窝囊过。

都是,当年自己没有明察秋毫犯下的错。要是当年他就知道周雨彤怀孕了,说什么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那现在这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肖逸也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耐着性子。然而一阵阴霾不由袭上了心头。周雨彤当时真的只是为了顾鑫才那么决绝地离开了自己吗?可是……

肖逸不相信会是这样,总觉得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然而究竟是什么呢?他突然想起那个电话。那个她说要立刻见他,可是他正被林玉儿缠着在外面的电话。那几日原本和周雨彤的关系就有点紧张。他担心周雨彤知道了之后会更生气才说了谎话。

难道……可是怎么可能,周雨彤怎么可能知道?

肖逸正在出神,周雨彤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顾鑫也给元宝泡好了奶粉,元宝正抱着喝得欢。

“晚饭在餐厅,给你热好了,你自己吃一点,我答应元宝晚上带他去游泳的。我们出去了。”顾鑫说话的语气中并没有任何的情绪,然而周雨彤却觉得异常的难受。

原本她是想避开顾鑫的,可是却正正好好遇上了,周雨彤的心中十分心虚,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嘱托了一句:“小心点,早点回来。”便不再说话了。

顾鑫带着元宝出门了,家里就只剩肖逸和周雨彤了。

“元宝和顾鑫出去游泳了,你要不先回去吧!”周雨彤看着肖逸温柔的眼神莫名的有点心虚。

肖逸却并不接话茬:“顾鑫对元宝很照顾?”

“嗯,”周雨彤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肖逸,还是道,“元宝心里估计我都比不上顾鑫。”

“该好好谢谢他。”肖逸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道:“没吃饭吧?要不一起出去吃点吧?”

对于元宝的冷淡,顾鑫虽然心中有些难受,但是还是很快调整了过来。现在儿子一时半会儿插不上手,就只能先从媳妇入手了,有了媳妇还怕儿子不跟着回来?

周雨彤却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肖逸,我们好好谈谈吧!”

“好,你说。”

周雨彤走进了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把一杯放在了肖逸的面前,自己则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从来没有和元宝提起过你,家里也从来没有说过你。可是你看到了元宝和你一点都不亲,甚至元宝有些反感你,不是吗?”

周雨彤虽然没有看到刚刚外面的场景,可是她并没有把房门关实,客厅里的对话她都听得到,元宝看见肖逸进门时的不高兴她也都看在了眼里。

肖逸几乎能猜到周雨彤要和他说什么,但是他怎么会是轻言放弃的人,那是他的孩子,他怎么会放任他做一个私生子?

“彤彤,元宝不喜欢我,这一点我承认,毕竟我和元宝见过的次数不多,元宝对我感到陌生也很正常。可是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能和元宝相处得很好的。”

“我没有给你们时间码?干妈把元宝让你带回家那么久,元宝不是个认生的孩子。元宝1岁左右的时候顾鑫住到了周始家里,元宝没几天就吵嚷着要和顾鑫睡,可是你带了元宝这么久,他都不喜欢你。”

“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才是元宝的父亲不是吗?”肖逸听着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可是却一点也不准备让步。

“没有你这个父亲,元宝之前的日子都过得很好。肖逸我过不了多久就会回米国,不会再回来了,你就当不知这回事好吗?就当从来没有见过元宝好吗?”周雨彤低下了头。

“彤彤,你觉得让你现在就当不知道元宝,你做得到吗?”肖逸没有想到周雨彤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反问道。

“那不一样!”

“又有什么不一样的?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元宝是我的孩子,之前没有好好照顾他,是我的失职。以后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爱他,照顾他。彤彤你不能这样剥夺了我的权利!”肖逸也有些生气了,“当年你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你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周雨彤盯着肖逸的眼中闪烁起了泪水,“那日你告诉我你在公司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

肖逸恍然大悟,果然,果然是因为这件事情,竟然真的遇到了,周雨彤还在不远处看着他!

“我,那几日我们本来就在闹矛盾,我不想多想,才那么说的。”

“是,我知道,你不想我多想才那么说的,顾鑫的事情也是你不想我多想所以才瞒着我的。所以所有的事情,只要你瞒着我的就是不想我多想是吗?”

“我……”肖逸一时语塞,“对不起彤彤,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在意这些。”

“是啊,我不该在意这些,你对我那么好,你们全家对我那么好,我是那么配不上你,所以这一切我都不该在意,都应该感恩戴德,都要无条件的接受……可是,对不起我做不到。”周雨彤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彤彤,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过你会这么想。也从来不觉得你配不上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欺瞒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阿逸,就和之前的五年一样,互不相干不好吗?”周雨彤也不知道自己再执拗什么,只觉得不管肖逸说什么,她都不想再听不想再想。她只想尽快带着元宝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彤彤……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一定会用我的诚意让你明白的。”

“随便你吧!”(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