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10章 母亲

第210章 母亲

这一日是周雨彤的生母,秦彤的生日。长久以来,因为一直不愿意对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周雨彤潜意识里排斥着来看这位生母。

然而如今已经为人母的周雨彤,想法已经不一样了。如今的她对秦彤有着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同情思念又有一些可惜。

带着元宝,买了捧百合花,来到了秦彤的墓地。

墓碑上的黑白相片已经模糊了,却依稀可见那张和自己颇为相像的脸庞。周雨彤弯下了腰,把刚刚买来的百合放在了秦彤的墓地上。

20多年来,她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也没有来看过她。然而她却是给予了自己生命又最最疼爱自己的那个人。周雨彤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绞痛,要是她还在的话,自己的童年,自己的生活应该就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样子吧?

然而一切都没有如果,秦彤早已香消玉殒,而她则还得面对现在的生活。

周雨彤盯着墓碑不由有些出神,秦彤回事怎样一个人呢?一定是和秦雨不一样的,不会那样的妖冶,不会那样的心机。秦彤肯定十分的单纯,十分的善良,因此才会被林明忠欺骗,以致最后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彤彤。”一生低沉的嗓音将他拉回了神。

周雨彤转头一看,却是林明忠。“你来啦!那我走了。”

抱起了元宝周雨彤就想要离开了,他并不想和林明忠再说什么,可以说她甚至于都不想再看到他这么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一个抛弃了她们母女的男人,她和秦彤所有痛苦的根源都来自于这样一个男人。

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出了滔天的恨意,再也没有别的感情了。

“彤彤,你……你就这般恨我吗?”林明忠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去拉周雨彤,然而却还是收了回来。

周雨彤吸了口气,隐藏了下眼中闪烁的泪光,转过了身:

“呵呵。比你想象地更加恨!好好管教好你的儿子。只要我有能力,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说完周雨彤扭过头便往前走,再也不去看身后的林明忠。

早已老冷纵横的林明忠噗通一声便跪在了秦彤的墓前:“是我对不起你。这是我的报应,报应,报应啊!兄妹相残,女儿这般恨我。都是我活该。是我的报应啊!”

周雨彤听到了林明忠的哭声,然而她却丝毫没有同情心。有那么一些人。自己做错了事情,临了才发现自己根本弥补不了自己的过错。除了痛哭和忏悔就再也没有别的了,然而被伤害过的人,就要因为他们的后悔。他们的痛哭就原谅那些人么?

那受伤的人自己的痛苦所受到的痛苦,又有谁了解?他们无助哭泣的时候那些犯错了的人又在哪里?忏悔和痛哭如果还有用的话,还要法律还有公道做什么?她不会原谅林明忠。绝对不会。

如果说对周父,她还有着一丝一毫的怜悯。对于林明忠她却只有恨,再也没有别的感情了。

回去的路上,周雨彤看着元宝天真的脸庞,心中有了一丝的不舍。她不愿意做私生子,甚至一直耿耿于怀。那元宝呢?真的要让元宝有这样的痛苦和压力吗?林家就算对她再不仁不义,还是想法设法给了她一个合法的身份,至少在所有人看来,她都不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

可是元宝呢?明明她可以让元宝有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她却不愿意,这样真的好吗?

“元宝,我们给爸爸一次机会好不好?爸爸其实也会很爱元宝的。”周雨彤试探着问道。

元宝眨了眨眼睛,却摇了摇头:“不要不要,爸爸是坏人,不要爸爸。元宝要顾叔叔。”

“打住打住!不准再说下去了!”周雨彤捂住了元宝的嘴巴,元宝一愣呵呵呵笑了起来。

周雨彤也笑了起来:“你个小坏蛋!”

元宝却扒开了周雨彤的手:“元宝要爸爸也只要顾爸爸!”

周雨彤捏了捏元宝的脸,“那就哪个也不要了。”

元宝并不懂事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周雨彤得心头却爬上了一丝愁绪,看来元宝是注定得失望的了。

也许自己当初的真不该把元宝带出国吧?元宝和肖逸的疏离,确实是她一手造成的,不过肖逸也是活该,不然总不能憋屈着自己去迎合他吧?她才做不到了,想着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周雨彤也觉得心绪不宁,干脆不去想了。反正横竖要带元宝回米国的。

又过了几日,肖逸突然又来找周雨彤了,“有正事和你说,和林巍有关的,别闹脾气了,好好说话。”

原本周雨彤是有些不愿意的,不过一听和林巍有关,也并没有拒绝跟着肖逸来到了肖逸家中。

肖逸已经搬到了以前周雨彤和奶奶住的那个小房子中。里面的装饰什么的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物品的陈设也原来一样。

“你……怎么住到这里来了?原来的房子呢?”

肖逸给周雨彤倒了杯果汁,然后拉上了窗帘,“那个房子也住,只是今天觉得这里比较方便,就过来了。”

“你明知道这里……故意引我哭是吗?”周雨彤不由想起了奶奶,出事之前祖孙两都是住在这里的,这套房子里有着祖孙两人不少的回忆。

肖逸把周雨彤揽在了怀里:”不哭不哭,我没考虑周到了,对不起对不起。”

周雨彤却推开了,顺杆子往上爬的肖逸,擦干了自己的眼泪:“你找我来什么事情,直接说吧!别扯这些有的没的。”

然而肖逸却觉得自己十分的冤枉,他根本没有扯什么啊?明明是周雨彤自己触景生情了,怎么又怪他了?好吧好吧就是他的错了,他只能忍了。

“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这件事情比较敏感,再外面说了不好。想着这里又近又方便,就带你来这里了,没想到就惹你哭了。”

周雨彤也不愿意再继续纠结这个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赶快说吧!”

肖逸也做了下来,抿了一口茶水。

“元宝出事那天,你不是和我说林巍的事情么?我就上了心。去留意了一下。你知道的有些事情。就算我打过招呼了,周始去查也是根本没办法的。我干脆亲自去了,还真被我弄到不少料。不过……”肖逸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周雨彤。

“不过什么,你快说啊!”一听到肖逸说有查到料,周雨彤就十分激动,可是又听他不过了。实在是着急不过了。

“不过有些事情你还是要告诉我,周始说林巍和林玉儿之所以一直找你麻烦不单单是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他不肯说,你告诉我吧!”肖逸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他也需要确定一下,毕竟随随便便开罪林家的事情。他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还是不敢随便做的。

不然不单单是他的问题,连他爸爸甚至都会有大麻烦。

周雨彤没想到肖逸会问这个,心中十分矛盾。这件事情她真的不想太多人知道,除了周始以外便再没有告诉过别人了。可是现在要对肖逸说嘛?

犹豫地看了肖逸一眼。她下意识地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些让人难堪,毕竟要说出她是别人的私生子,这件事情也不是十分光彩。

“彤彤,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是我需要了解事情的根源,这样才能更好的去解决这件事情不是吗?相信我好吗?我真的是想帮你。”肖逸看出了周雨彤的犹豫,也知道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着十分惊人的秘密,单看周始都不肯告诉他,他便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此他并没有通过自己的方法去知道这件事情。而是希望周雨彤能够告诉他。

“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知道吗?”周雨彤十分的不情愿,然而肖逸愿意问她,而不是自己去查,她又觉得有些感动。毕竟连周始都能弄到的资料,他又怎么会找不到呢?

“彤彤你应该相信我,不是吗?”肖逸真诚地和周雨彤凝视。

片刻之后,周雨彤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我原本打算不让别人知道,烂在自己肚子里的。”

低下了头,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是林明忠的女儿。”

肖逸惊讶的几乎睁大了眼睛,他一开始就觉得林明忠对周雨彤分外的热情,又想到那天林明忠看自己的嫌弃样,原来是这个原因。怪不得那么训自己了,那个岳丈看女婿能顺眼啊?况且他还是犯过那么大过错的女婿。

然而,林巍却因为这个原因而恨透了周雨彤,这……其中又有怎样的曲折?

周雨彤又继续说了下去:“我的妈妈不是秦雨,是秦雨的姐姐,叫秦彤。当年和林明忠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被他瞒住了,并不知道他有家室。知道她怀了孕,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有妻子了。他的妻子找上了我的妈妈,又害的她难产死了。”

肖逸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早已被真相给惊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林伯伯那么一个刻板的人竟然有着这样的过往,更加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周雨彤竟然是林明忠的……私生子。

“林家现在都知道你的存在吗?”肖逸担心的询问。

周雨彤点了点头:“是的,都知道了。秦奶奶和我谈过了,我永远不会和别人说出这个秘密,而林家也再也不会和我有任何瓜葛,并且林家要保证我的安全。但是林家根本没有做到!林巍和林玉儿一次又一次地对我做过分的事情,我不会再忍了。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我还要脸,但是我一定会抓紧时间找到办法扳倒他们。”

“彤彤,这件事情,让我再想想,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肖逸一改刚刚的轻松,而是换上了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周雨彤也知道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她刚刚知道的时候也惊呆了。肖逸肯定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也不再为难他。

“肖逸,我知道这件事情确实很难让人相信,我自己知道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不过希望你如果真的有信息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一下。我真的和需要你的帮助。”周雨彤诚恳地请求道。

肖逸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一定会帮你得,不过我需要找一个最合适的方法,我有我的考量,不过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母子吃亏的。”情况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需要找一个更加合适的方法,他也需要回去和家里再商量一下,他现在任何的举动都不单单代表他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他的父亲还有他的家庭,他不能一时气盛。

肖逸肯站在她这一边,她已经舒了口气了,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也不急于一时。

又过了几日,周雨彤又找到了魏丹丹。

魏丹丹最近过得并不是很好,从她得气色上便看出了,她最近的不如意。虽然还是画着浓重而精致的妆容,但是完全掩盖不住她脸上难看的脸色。

想来她用来拿捏林巍的把柄已经失去了效力,她的日子应该也并不是那么好过吧?

周雨彤的嘴角不由扬起了一丝弧度,但是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换上了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丹丹最近过得还好吗?妹夫应该对你不错吧?”魏丹丹不是喜欢和她装好姐妹么?那她就满足她的爱好,装装像了。

魏丹丹虽然气急,但是也并没有表露在脸上,而是淡淡一笑,从包中拿出了一支烟,点燃了:“当然不错,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不得不说,魏丹丹吸烟的样子还是很让人心醉的,雪白而修长的手指,前端图着鲜亮的甲油,随意地靠在了沙发上,夹着一根并不是很粗的女士烟,一缕缕清白的烟从指间缓缓升起。

不过周雨彤却觉得一阵恶心,从胃中翻了出来,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吸烟了。伸手抢过了魏丹丹手中的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

“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魏丹丹嗤笑了一声,却也并没有再抽,而是端起了咖啡抿了一口。“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