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16章 买不到的后悔药

第216章 买不到的后悔药

娟子带着新郎官穿梭在人群中忙碌着敬酒。

因为娟子家里是农村的,所以有着一些挺糙的是十分实诚的亲戚,而他未婚夫家里的亲戚却都是十分“体面”的样子。那男的全程都是一副不乐意的表情,敬酒敬到了娟子的亲戚的时候都是斜着眼睛看人的十分敷衍。到了自己那边的亲戚则有了些礼貌,却也总有着不情愿的感觉。

周雨彤和岚子都看在眼里,不由十分为娟子担心。然而她们只是第一天见到娟子的未婚夫,并不了解这个人也不好仅仅凭第一印象随便否定别人。只能闷头吃菜,一桌上别的都是娟子的朋友,并不是十分熟悉两人只能小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终于敬到了周雨彤他们这一桌,那男的眼睛已经长到了头顶。

娟子热情地介绍道:“初岩,这是我大学得舍友彤彤和岚子。这是彤彤的未婚夫肖逸,肖逸可是很厉害的建筑师,是我们国家的骄傲,是最年轻的普利策奖得主!彤彤岚子,这是初岩,孙初岩,我的未婚夫。”

“国家的骄傲?呵呵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孙初岩冷冷地瞟了一眼肖逸,周雨彤只觉得莫名其妙,可是奈何这是娟子得未婚夫。肖逸却并没有放在心上,横竖见不了几面的,没什么好生气的。

周雨彤和岚子礼貌地说了句“你好”,孙初岩却瞟了一眼周雨彤,淡淡说了一句,“你们好。”

娟子要敬酒,周雨彤因为怀着孕,并没有喝酒。只是喝了点饮料,然而孙初岩发现了却道:“我们都喝的是酒,你喝饮料这不好吧?”

周雨彤和肖逸都觉得万分莫名其妙,娟子赶忙解围:“彤彤怀孕了,你不要胡说。好了好了,我们敬完了去下一桌吧!”

孙初岩又瞟了一眼周雨彤,然后有些不甘心地走了。

周雨彤十分不高兴。孙初岩得瞟视让她十分不爽。可是毕竟是好友的订婚宴,也只能咽下了这口气。

“这人什么来头?怎么眼睛长在头顶的吗?”周围娟子的好友小声吐槽道。

周雨彤和岚子相视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肖逸的不悦也写在了脸上。对他怎么样他并不会生气,可是孙初岩瞟视周雨彤的眼神,实在让他万分不高兴。那眼神中的意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的意思。这娟子看着挺靠谱一个姑娘,找的这个未婚夫什么东西啊?

“我要去上洗手间。”周雨彤小声和肖逸说了一声。

“我陪你去?”肖逸也跟着一起起身了。

说着两人一行便去了洗手间。却在洗手间外面遇到了孙初岩,他看到了两人。又冷哼了一声,然后瞥了周雨彤一眼也不说话就走了。

“这人……”周雨彤没有说下去,可是肖逸都知道她要说什么。

两人从洗手间出来,走到了宴厅门口。却见到,孙初岩讨好地扶着一个大肚便便头顶地中海的老头走了出来。

“大伯,你今天还高兴吗?”

之间那老头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妈怎么给你找这么一个扶不上台面得媳妇。你看看她家里那些人的样子!”

“大伯,我也说我妈。可我妈偏偏喜欢这姑娘,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个孙初岩一脸无可奈何。

周雨彤当时差点一个冲动冲了上去,却被肖逸拦住了。

肖逸却走了过去,“孙伯伯,您好,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您。”

老头见到肖逸显然十分吃惊:“肖少,哎呀您怎么在这里了?您和初岩认识?初岩你这臭小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认识肖少啊?”

李初岩看到老头的反应显然也很惊讶:“大伯……这……”

肖逸礼貌道:“孙伯伯您误会了,我并不认识您的侄子,我的未婚妻和您侄子的未婚妻是舍友,今天是陪她来的,不过见到您很意外,上次那哥们的事情还得谢谢您了。”

老头的表情有点尴尬,似乎是想起了刚才对娟子的嫌弃,干干的一笑:“应该的应该的,不是什么事情,令尊最近可好?”

“都很好,谢谢您的关心,你要是有事先去忙,我们先进去了。”肖逸至始至终保持着微笑,拉着周雨彤往里面走。

周雨彤有些不解:“你认识那个人?”

“我能说你爸认识吗?”

“我爸?他怎么可能认识他!”周洪盛这么可能认识这么个人。

“不是……”

周雨彤终于反应过来肖逸说的是谁了,狠狠在肖逸脚上猛踩了一下:“你再胡说。”

“好了好了我错了。”肖逸讨饶道。“之前林巍在这附近出了点什么事情,林玉儿摆不平,找了林伯伯,林伯伯便让来找了这个人,我当时陪着林玉儿走了一趟。”

“哼,物以类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周雨彤没好气道。“你也是。”

肖逸十分委屈:“喂喂,我不是为了给娟子长脸这才去和那个人打招呼的么?不然你觉得没事,我干嘛搭理那种人?不过今天这事要是让林伯伯知道了,你说林伯伯会怎么做?会不会为了给你出气,自断臂膀呢?”

“关我什么事情?”

“晚上和你说。”

再说门口那个老头和孙初岩在两人走远后继续着对话。

“大伯那个肖少是……?”孙初岩问道。

“你个混小子怎么不早说你媳妇和肖少媳妇是舍友啊?”老头恨铁不成钢道。

“我这不也是才知道吗?大伯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爸爸你一直在电视上看得到,你呀你,还不好好讨好你媳妇,肖少肯陪着未婚妻来这种地方,足以说明他那个未婚妻他是及其看重的。你媳妇要是肯帮你说个一句半句,你就发达啦!”老头拍了拍孙初岩的肩膀就走了。

“哎呦!大伯!这……”

晚宴结束了,周雨彤和肖逸便回到了自己定好的房间,顺便在边上开了一个单间给岚子,说好明天一起回去。

回到了房间里两人继续着刚才的对话,肖逸从后面抱住了周雨彤,坏笑了起来。

“只要林伯伯断了他。我就能让他开口说出林巍那件事情。然后你懂的。”

“可是……对你会有影响吗?毕竟是你陪着过来的。”周雨彤有些担心。

肖逸揉了揉周雨彤的头发:“终于知道关心你老公了啊?”

周雨彤狠狠敲了肖逸的脑袋:“你还好意思说。背着我尽干这种事情!”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说林伯伯叫我陪着林玉儿办件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我怎么好意思随便拒绝。”

“不是什么大事。林巍就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是助纣为虐!”周雨彤没好气道。

“好了好了,我就是陪着露了个面,我又不傻。又不是我自己的事情露个脸就够意思了,什么话都没说。,都是林玉儿说的。没事的。”虽然周雨彤口中说着责怪的话,但是肖逸的心中不由暖暖的,她愿意关心自己这不就是最好的改变吗?

周雨彤却还是摇了摇头:“算了算了。毕竟是娟子未婚夫,不好不好。”

肖逸也知道周雨彤有多重视娟子和岚子也不便再劝,只是默默记了下来。

到了月底便是周雨彤和肖逸的婚礼了。周雨彤原本想让顾鑫带着元宝回来的。可是元宝却有些不想回来,顾鑫也忙。便只好作罢了。没有元宝的婚礼,然而一直觉得有些遗憾。婚礼还算顺利,沈忱一直在前面挡着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连闹腾的人都没什么。

周雨彤和肖逸都十分满意,他们结婚可不是用来让别人训开心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开心。

肖逸也是下了足够多的心思去做这件事情,虽然比较仓促不过也倒十分让人眼前一亮。周雨彤也十分感动。

林家和肖家的关系曾经一度是很好的,然而所有来宾都惊讶的发现,肖逸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林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不由联想起了这几个月以来肖家的作为,都是有意无意地再和林家划清界限。震惊之余,大家似乎猜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有些事情只要自己心知肚明就好。

然而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林明忠见了肖逸。

“你在做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林明忠开门尖山的质问不由吓了肖逸一大跳。

不过肖逸打定主意打死不认账:“林伯伯,你说的什么呀?我怎么不太明白。”

林明忠冷哼一声:“你爸爸都不一定斗得过我,就你这点道行,你觉得我还看不透你?”

一向胆大心细的肖逸不由真的被吓到了,不可能啊?自己一直都做得天衣无缝的,怎么会让人发现,林明忠肯定在诈他,他一定要顶住了。

“林伯伯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不是特别明白,我最近一直都在忙着和彤彤的婚礼。”

林明忠从手中甩出了一大叠文件在肖逸的面前:“你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我一直在后面给你擦屁/股你都不知道已经得罪多少人了!你爸都不一定保得住你!”林明忠厉声道。

肖逸快速地翻看了那堆材料,不由吓出了一声冷汗,自己真的还是太嫩了一点,果然没有擦干净屁/股了。可是林明忠说在帮他擦屁/股?他可是在做损害林家的事情,可是林明忠却在帮他?

肖逸马上反应了过来,林明忠其实是在帮周雨彤,不由陷入了沉思。

林明忠叹了口气:“你还是太嫩了,根本不行,我怎么放心把彤彤交给你?”

“林伯伯……我……”

“我和你爸爸已经谈过了,这辈子你只能娶彤彤一个,要是你敢对不起她,你爸爸会替我收拾你的!”林明忠的脸上挂起了凶恶的表情。

肖逸赶紧敛气凝神认真道:“这辈子除了彤彤,我谁都不会要。”

林明忠点了点头:“不知道你这下载哦走了几辈子的狗屎运!竟然能娶到彤彤。”

肖逸低着头不敢吭声。

“你在做的事情,你就继续做吧,我不会阻止你,不是你也会是别人,阿巍是咎由自取。与其让别人,还不如就你来做……至少,你会……放阿巍一条生路,是吧?”林明珠的眼神死死地盯住了肖逸。

肖逸却只觉得一阵强大得威压向扑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起来,林明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果然还是太嫩了。“我……尽力……”三个字他都说的十分艰难,只觉得身上有千斤重。

林明忠倒在了椅子上,靠着:“都是我造的孽……”

肖逸不敢说话,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林明忠从抽屉中又拿出了另外的档案,扔在了肖逸面前。

“这是我给彤彤的嫁妆,我知道彤彤不会要的,我已经全部转到她的名下了,现在先交到你手上,以后慢慢地给元宝也好,给未出世的孩子也好,也算我对他们母子尽一份力。”

肖逸却没敢去拿那些东西,那么厚厚一沓档案袋,东西肯定不在少数,不过他拿了之后被周雨彤知道了,那可就出大事了。周雨彤的性子绝对正眼都不会瞧这些东西一眼。

“林伯伯,这个我不敢拿,我怕彤彤生气。您还是自己给她吧!”

看着肖逸刚刚还抬头挺胸和自己对峙一下子就变成了这幅窝囊样,林明忠只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一些安慰:“拿着好了,就和彤彤说是你给孩子的。林伯伯就这点请求,你还不答应我的话我就不给你擦屁/股了。”

肖逸有些进退维谷,思忖了片刻,给周雨彤的又不是给他的,他有什么不好意思?大不了以后周雨彤不要了再捐一个基金之类的。伸手便拿了。

林明忠点了点头:“好好照顾彤彤,你们的婚礼不用给林家送请帖了,肖家现在要做的是和林家彻底地划清界限。”

肖逸心里泛起了一点苦涩,林明忠现在竟然肯为周雨彤做到这份上,可是当年,当年为什么不勇敢一下呢?也许彤彤还能原谅他一下……

想到此处,肖逸不由忆及自己,他又何尝不是因为一时疏忽,让元宝狠了这么久,只希望还来得及补救。(未完待续)

ps:感叹一下买不到的后悔药。。。悔不该当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