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17章 忙着赚奶粉钱

第217章 忙着赚奶粉钱

转眼几个月便过去了,顾鑫成功的接手了顾氏。周雨彤十分惊喜,更加让周雨彤觉得开心的是,魏丹丹果然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拿到了很多证据,然而她并没有然周雨彤看到实物,拿了个平板让周雨彤看,并且提出了自己条件。

“我拿到的东西你已经看到了,但是我现在绝对不会马上把这些东西给你。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做好了,我什么时候把这些个东西给你。”魏丹丹看着窗外,眼神有些迷离,但是神智却分外清醒。

周雨彤原本就有打算魏丹丹不会立刻把东西给她了,也并没有意外,淡淡一笑:“你给我一半的材料,然后我完成了诺言,你再给我另外一半。”

“好。”说完魏丹丹便站起了身,看着周雨彤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几个月了?”

“6个月了。”

魏丹丹却有些恍惚,嘴角扯起了微小的弧度:“恭喜你了。”

“你的孩子呢?应该很大了吧?”

魏丹丹点了点头:“7岁了,当初不该生下她,我妈想用这个孩子讹住林澍,可是怎么可能……”魏丹丹摇了摇头似是在自嘲。

“孩子是无辜的……”

“好在都熬过来了……呵呵,还得谢谢你让我家破人亡了……”魏丹丹的脸上又闪过一丝嘲讽。

周雨彤却不以为然,当时肖逸因为愤怒秦雨的所做所为,略施小计就让魏家破产了,魏丹丹的爸爸后来自杀了,秦雨的情况也不很好。但是周雨彤并不觉得是她的错,别人对她下死手。她只是略微反击一下而已,错了吗?不过为了稳住魏丹丹,她也并没有接话茬,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争执。

“你妈现在怎么样?这么久没见过了。”

“拜你所赐,很不好,爸爸死了之后,妈妈便得了抑郁症。一直担心会有人来害死她。你出去生孩子去了米国。你知道我当年生孩子的时候有多惨吗?”魏丹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

“有因必有果,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谁这一路过来都不容易。”周雨彤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交到了魏丹丹的手里:“这是给小姨的。”

魏丹丹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不拿你的钱吗?”接过了周雨彤手中的卡。

“我带出来了就没有想过你会不拿。”

周雨彤接受了教授让她在q大上课修学分的主意,经常就挺着个大肚子出现在了q教室里,偶尔去工作室里看看苦逼兮兮赶方案的教授和同事。

司机已经这天周雨彤特别做了点小点心之类的带去工作室慰问一下教授。教授很烦躁,原本以为留下了周雨彤就是又留了个助手。自己省心又省事。然而当他知道周雨彤怀孕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总不能让人家听着大肚子干苦力吧!就算周雨彤愿意了。肖逸也会弄死他的。

这不看到挺着个大肚子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周雨彤的时候,教授的内心其实是奔溃的。

“彤……你来啦?”教授操着一口不标准的中文说道。

“嗯,做了点点心过来给您吃。”周雨彤讨好道,今天来见教授她领有打算了。

“你们中国人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什么事?”听着歪果仁一本正经说着这样子的话。周雨彤差点没乐得合不拢嘴。

不过也被教授说中了,周雨彤呵呵呵呵笑了半天:“教授。肖逸那边总有他没时间做的项目,给别人也是可惜,我想能不能和你合作,你的设计公司的中国分部,我掺一股?”

“彤,话说你儿子的爸爸……是不是就是逸?”教授想了这么久,终于想明白了,周雨彤肯定之前就是认识肖逸的,不然怎么会那么突如其来猝不及防连孩子都有了。

周雨彤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你们欺骗了我那么久!你还告诉我逸没有女朋友!彤,你就是这么对你的老师的!”想到了之前的尴尬教授也不是一点点的抓狂。

最后教授还是同意了让周雨彤入股的事情,条件是她一生完孩子就赶紧回来上班。不过,为此周雨彤的小金库都空了,阿兰那边赚到的钱这里就都投进去了。

再说阿兰,知道了周雨彤结婚的消息也十分高兴,不过由于米国那边实在太忙了根本走不开,这就没有回来参加周雨彤的婚礼,另外也是觉得周雨彤的婚礼,她去了也尴尬,她之前的身份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毕竟对周雨彤也不好。处于这些考虑她压根就没打算回来,而是和顾鑫周始一起背着周雨彤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

这么久以来阿兰一直潜心经营,饭店效益很好,不过阿兰并没有就此满足。她也是个有野心的,周雨彤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找回了自己,她十分珍惜这个机会,也一直十分努力。准备了很久又和周始商量,她准备在改良原本的饭店,另外开一家中式连锁的快餐店,并且希望能做成品牌推广让更多的人来加盟。

周始对于阿兰的想法和赞成,又拉了顾鑫一起投资,阿兰的中式连锁快餐店就这么开了起来。

周雨彤知道了之后超级惊讶的,她没有想到自己小小的一个举动,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蝴蝶效应。原本她只是想赚点零花钱,阿兰给她带来的惊喜已经不仅仅是赚点零花钱了。果然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她也当了一回伯乐,感觉简直棒呆了。

连肖逸知道了也忍不住夸了周雨彤眼光好,还让阿兰也可以回国开店,指不定可以变成饮食大亨。虽然周雨彤也很动心,不过想想步子还是不要迈得太大了。

更然周雨彤吃惊得是,顾鑫没两个月就收回了顾氏。肖逸也十分吃惊,没想到顾鑫不用自己帮忙,也能这么快就完成了这件事情。心里对顾鑫不由高看了几分。然而两人不知道的是。顾鑫为此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要不是周始及时出手支撑了顾鑫一把。顾氏现在就已经在倒闭的边缘了。

米国周始家中的花园中,已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分了,周始和顾鑫坐在花园中的石凳上,石桌山摆了一瓶红酒并两个高脚杯,深蓝的天空中挂着点点星光。

周始不由问顾鑫:“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顾鑫淡淡一笑:“吱呀她能高兴,都是值得的。谢谢你了哥哥。”

“你这孩子……”周始把周雨彤当妹妹。顾鑫又何尝不是他弟弟。心里不由十分心疼。

“哥,你知道吗?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只能看着她了。所以后来我义无反顾的出了国。但是当我知道她和他分手了。她怀着孩子去了米国的时候,我心中是狂喜的,我以为我又有机会了。我不在乎元宝是谁的孩子,只要是她的我都会视如己出。然而就当我觉得自己快要成功的时候。我的幸福却被我最亲近的人毁了。”顾鑫摇了摇杯中的酒抿了一口。

周始叹了口气,其实感情方面他并不是特别在意。甚至某些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排斥。总觉得太麻烦了,每次都是刚要投入了,却又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

”顾鑫,其实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不是吗?不要在这么执念了。“周始劝了一句。

顾鑫却摇了摇头。又猛地灌下一杯酒:”她于我而言就是最好的,除了她一切都是将就,而我不想将就。”

“你这又是和别呢?彤彤和肖逸都结婚了。你还这样有意思吗?”

“哥,你觉得没意思。可是我就是想这样,哥别劝我了,我都懂,元宝醒来看不到我得哭了,我上去了。”顾鑫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这件事情别告诉彤彤,我不想打扰她,只想默默守护她。”

“你呀……不知道怎么说你。”周始也一饮而尽手中的酒,两人并肩各自回房。

娟子很快就要结婚了,周雨彤和岚子都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孙初岩那个人真的不是什么让人能喜欢的起来的人,可是奈何娟子要嫁给他。他们又有什么能说的呢?除了高高兴兴地去参加婚礼,祝福他们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不想去就别去了,我们把随礼让岚子带去了,娟子也知道你怀着孩子,会体谅你的,这么劳累买罪受做什么呢?”肖逸看着满面愁容的周雨彤劝慰道,周雨彤挺着个大肚子去受气也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周雨彤却摇了摇头:”娟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结婚我怎么可以不去?我也没什么劳累的,只是为娟子担心。“

”你和岚子后来也没有少劝过她,她要是肯听早就听了。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也说不了什么。“肖逸给周雨彤捏了肩膀。

”只能希望孙初岩能对娟子好一点。“周雨彤叹了口气。

肖逸并没有再接话茬。

婚礼当天,也算是很隆重了,摆了有几百桌的宴席,热热闹闹的。新郎这次总算没有不靠谱地换衣服去了,陪着娟子一起站在门口迎接宾客。然而脸上依旧一副不高兴的神色。见到了肖逸和周雨彤才算换了一副表情,笑着迎接道:”

“肖少来啦?快坐快坐快坐!娟子好好招待彤彤和肖少。“

看着他这幅嘴脸,肖逸和周雨彤都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看在娟子的面子上。

娟子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彤彤,一会儿岚子就来了,今天王凯陪着一起来了,王凯的身体现在是真的好了,真为岚子感到高兴。”

周雨彤听了王凯身体好了会和岚子一起来,不由感到了一丝高兴:”那太好了,我还担心着王凯了。不过等等看来得问问她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不多时王凯和岚子便到了,周雨彤抓着娟子问了好多王凯身体的问题,岚子有些害羞,不过告诉周雨彤,王凯已经没事了。王凯也对周雨彤说了许多感激的话。又在周雨彤的逼问下终于说出了计划着明年年初结婚。

两个好闺蜜都要结婚了,周雨彤也十分高兴,兴致很高。

婚礼开始了,新人们在红毯上缓缓走来,红毯旁边布置了很多鲜花气球还有吹泡泡的仪器。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泡泡漂浮在空中,在光束的照射下闪烁出了耀眼的光芒,伴着周围升腾起的阵阵白雾,让人恍惚中来到了童话世界一般。

孙初岩脸上至始至终的不情愿,娟子脸上的疲惫,却将周雨彤拉回了现实。这都在台上了还摆着这样的脸色,不知到了台下会是怎样的情形。

原本娟子是想让岚子当伴娘的,可是好像前几天突然就变卦了,不过都不是小气的人,岚子并没有一次生气。娟子不说周雨彤也猜到了大概是孙初岩的意思。

主持人说着热闹的话语,然而周雨彤却一直在出戏,台上本应该最幸福甜蜜的两个人,却都板着脸,似乎都很不高兴的样子。这让他们这些来宾作何感想?只觉得真为主持人感到尴尬。

婚礼进行到了一半,主持人费尽心思营造着温暖温馨的氛围,带热场上的气氛。然而这一切努力在两位主角的不配合下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周雨彤也万分着急,他们两个想要做什么啊?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身影窜上了台上。那是一个穿着旗袍楚楚动人十分有气质的女人。众人都为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惊讶,娟子脸上也难以遏制的表现出了一脸的惊讶。

周雨彤不由为娟子捏了一把冷汗,这是什么样的节奏?那女人是谁啊?

只见那女人从主持人手中抢过了话筒:“孙初岩,我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忍心抛下我们母子吗?”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哗然,连孙初岩的脸上都显现出了惊恐的神色:“你闹什么闹?这里是你闹的地方吗?”

孙初岩并没有否认那个女的说的话,而是指责她闹。众人心中不由更加惊讶了,今天恐怕就是一场闹剧。(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