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18章 闹剧

第218章 闹剧

“孙初岩,我肚子里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却要娶别的女人!”那女人义正言辞地指着孙初岩骂着。

娟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眼中充满着泪水。

孙初岩的父母赶紧充上了台:“快把这个女人拉下去,她都是胡说的,不要相信她!”

“我有没有胡说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做亲子鉴定。”那个女人却毫无惧色,众人皆惊,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台下的周雨彤拉了拉岚子,两人赶紧上台扶住了娟子。

“娟子这婚你还结吗?”周雨彤不由问道。

“我……”娟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娟子,上学的时候你还是那么厉害一个人,怎么现在反而成了这样?这个男人你根本不能要!”周雨彤劝道。

“你们两个还是娟子的朋友吗?胡闹什么?怎么能这么劝娟子?”孙初岩的父母厉声质问着周雨彤。

周雨彤却毫不示弱:“我们正因为是娟子的朋友才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这婚娟子不结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

“你你你!”孙初岩也气得不行,撩起拳头就想打周雨彤,却被肖逸一把抓住了。

“有能耐弄大人家姑娘的肚子,你怎么就没种承认?还想打孕妇?你就是个人渣。”说着一推把孙初岩推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人!知道我们家是什么人家吗?敢这么闹我儿子的婚礼!”孙初岩的妈妈一张涂得鲜红的血盆大口,手指四处乱指着。孙初岩却拉住了他的母亲。

“妈……”

“你大伯看着呢!他最疼你了,不会让你吃亏的。不娶就不娶,这么一个乡巴佬,不娶也罢。妈给你找更好的!”孙初岩的妈妈继续bb着。

周雨彤却不愿意再和这种人说什么,扶起了娟子:“娟子我们走。”

说着几人就堂而皇之地离开了酒宴。

带着娟子来到了肖逸定好的酒店里,岚子和周雨彤就把肖逸和王凯赶到了另一个房间去了。帮着娟子换了身上的衣服洗了澡。

“娟子你怎么会要那样的男人?”周雨彤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她实在有些无法理解娟子。

娟子却不说话。

“彤彤你别问了让娟子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好了。”岚子道。

周雨彤只好不再说什么。

晚上,娟子的父母来了。其实周雨彤一直很奇怪,刚刚那种场景之下孙初岩的父母都挺身出来护儿子了。娟子的父母这么就一点声音都没有。都过了这么久才想到娟子。然而毕竟是长辈,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岚子拉了拉她,她便跟着离开了房间。给娟子一家人留足空间。

“彤彤你说娟子在上学时候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现在成了这样?”周雨彤十分不解。

岚子摇了摇头:“你看娟子这么一个开朗的人,可是我总觉得她心里藏着的事比我们多多了。我们还是问清楚娟子的想法再说吧!彤彤你今天也太莽撞了,你那样撕破脸皮了。指不定最后吃亏的还是娟子。”

被岚子这么一说,周雨彤也有些愧疚。低下了头:“是我气昏头了。等等问问娟子。”两人来到了隔壁的房间,来的时候肖逸就定了连着的两个房间。

肖逸和王凯两人聊得正欢,肖逸不是什么有架子得人,王凯也是个逗/比两个人很快就臭味相投聊一块去了。

“倒是给你们两个创造了二人世界?岚子。你说会不会我们再晚点来他们都弯了啊?”周雨彤调笑道。

岚子却并不和周雨彤一挂:“你呀,脑子里都想什么呢?你家肖帅弯了,我可不舍得我家凯子也弯了。”

肖逸不由捂着嘴笑了起来:“你们俩适可而止啊!我儿子听着呢!带坏我儿子。我可得找你们算账。”

“谁说儿子了,肯定是女儿。有元宝那个捣蛋鬼就够够的了,这回肯定得是女儿。”周雨彤拧了拧肖逸的耳朵。

“好好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肖逸讨饶道。

看着周雨彤和肖逸两个人打打闹闹的,王凯和岚子都衷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娟子怎么样了?你们怎么过来了?”王凯问道。

“她父母来了,在和她说话呢,我们就先过来了。”岚子解释了一下。

就在这时,周雨彤接到了娟子的电话。

“彤彤,我跟着我爸妈先回去了。”电话里的娟子听不出情绪。

“我们送送你呀!”

“不用了,我们已经走了。对不起这次来让你们见笑了。”娟子忍不住有了一点哭腔。

周雨彤赶忙安慰道:“见笑什么见笑,你有事一定要和我们说呀!我们肯定会帮你的,没有过不去的槛。”

“嗯嗯,没事的,我会自己解决好的。”

娟子挂下了电话,可是周雨彤却莫名地觉得有些心慌。

“娟子跟着她爸妈回去了。”周雨彤皱着眉头看着众人。

岚子不由也有一些担心:“也不知道娟子会怎么样……”

“岚子王凯,你们准备了几天假过来的?”肖逸开口问道。

“假倒还算充裕,我是休了年假,正好回了家两天,然后准备来参加完婚礼再出去好好玩玩,王凯大病初愈还没找工作。也不要紧。”岚子道。

肖逸点了点头:“那我们也都不先急着回去了,先住几天周围玩玩,看看情况万一有点什么事情我们也好及时帮忙。”

“行,挺好,正好我和彤彤那么久没在一起玩了,肖逸可不能和我抢彤彤。”岚子抱住了周雨彤。

肖逸揽住了王凯的肩膀:“没事,我会帮你带好王凯的。”

到了第二日周雨彤和岚子一起商量着先去一趟娟子家里。想看看现在娟子的情况怎么样。但是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娟子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问了旁边的邻居才知道昨晚娟子家里出大事了,娟子竟然服毒自杀了,幸好发现的及时送了医院。昨天连救护车都惊动了。

周雨彤和岚子来不及多想赶忙打了娟子电话,接的是娟子的表妹。问清楚了娟子的医院,几个人就赶了过去。

娟子虚弱地躺在了病床上。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周雨彤看着万分的心疼。

“娟子娟子……”岚子看着眼泪都掉下来了,昨天晚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谁看了不心疼。

“伯母娟子怎么会想不开?这明明不是她的错!”周雨彤怎么也想不明白娟子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渣男自杀了。

一旁娟子的父亲瞪了一眼她的母亲,“还不是她妈妈,逼着她还要嫁那个混蛋说她不嫁那个混蛋还能嫁谁……我一开始就说那个混蛋不靠谱,她妈妈就是鬼迷了心窍才会冲着那个混蛋的家世非要逼着娟子嫁过去了。”

岚子和周雨彤都失语了。娟子的妈妈也不会是想要为了娟子不好才这么做的。然而正是这样以为娟子好为借口,却熟不知将娟子推进火坑的举动。最为可怕。

娟子的妈妈一边抹着眼泪:“我怎么知道初岩会是那种人,我又怎么知道娟子会自杀……”越说哭得越厉害。

周雨彤叹了口气:“伯母伯父你们也别自责了,娟子既然也不愿意嫁给孙初岩,千万别逼娟子了。娟子就是不嫁孙初岩。也能嫁的很好。”

周雨彤和岚子又陪了会儿娟子,到了下午娟子才略微醒转过来,看见了岚子和周雨彤紧紧握住了两人的手。眼中都是泪水。

“娟子你别哭,好好的。你说你,做什么傻事啊?那么一个渣男为了他自杀犯得着吗?”岚子一边给自己抹眼泪一边给娟子抹眼泪。

“岚子你别哭了,都是你哭了带着娟子一起去了。娟子你放心那个渣男这么对你,不要也就不要了以后给你找更好的。我和我导师现在合作了一个设计公司,真要招中国员工,你来帝都,我们一定给你找个好的。”周雨彤也抓住了娟子的手。

娟子看了看她的父母,还是点了点头。周雨彤一直知道娟子是个极其孝顺的姑娘,原本再帝都她也有很好的工作机会,但是因为爸爸妈妈的一再要求,才回到了小城市。娟子的心中也十分憋屈。

这次她的爸爸妈妈还要逼着她嫁给那样一个人,她是真的明白了,才肯答应周雨彤的。

周雨彤知道,娟子得父母都很爱娟子,他们用他们以为对的方法疼爱娟子,却没想到反而让娟子过的很痛苦。他们希望娟子女孩子家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嫁一户有钱的人家就够了。然而娟子却一点都不甘心过这样的生活,所以一直以来娟子都过得很不开心,甚至很郁闷。

这次周雨彤觉得自己说什么也要帮着娟子过她自己想要的生活。

岚子和周雨彤又在这里待了几天,看着娟子的身体慢慢好了起来,周雨彤再次确认了一下娟子的想法。

“娟子之前和你说的时候你刚醒,现在你也好的差不多了,你愿意来帝都吗?我是认真的,你是q大的毕业生要来我们公司,起点是够的,来的话应该还会面试一下,我觉得对你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

娟子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来,等我好了,我就来帝都找你们。”

边上娟子得妈妈是不是地瞟视着娟子,可是娟子并没有放在心上。

“太好了,房子什么你都不用担心,我自己有一套老房子,虽然破一点就一点好歹也在市区,可以借给你住。”周雨彤高兴道。

娟子握住了周雨彤的手:“谢谢你,彤彤。”

一边的岚子甚是吃醋:“我也在帝都你怎么不早把房子借给我住?我现在还住在郊区呢!每天来回好几个小时。”

“好好好,我的错,肖逸,你怎么看?”周雨彤把头转向了肖逸。

“你就这种时候想得起我,我有些什么你不都一清二楚,我有的就是你的呗,老婆大人随意。”肖逸俏皮道。

“好了好了,说笑呢!现在我和王凯租的那个房子还不错,肖帅的房子可不敢住,一个月工资交物业都不够。”岚子笑道。

众人一阵欢声笑语。

和娟子说好了一切,周雨彤就和肖逸还有岚子王凯一起离开娟子的故乡,回到帝都了。

回到了家里,肖逸伺候着孕妇娘娘洗着脚,一盆热热的水正冒着热气,周雨彤把脚放进温热的水里面,全身的疲倦都被划开了。

“哎呦太舒服了。”周雨彤靠在了沙发上。

“这几天累坏了吧?”肖逸细细地给她按着脚趾脚底甚是舒心。

“呜,太舒服了,阿逸你不去开个洗脚店简直是浪费人才。”

肖逸脸上挂了三天黑线,不过周雨彤这么容易满足也让他觉得十分高兴。

“对了我现在动孙初岩的大伯你总该没有意见了吧?”肖逸笑道。

周雨彤思忖了片刻:“狠狠地动,怎么解恨怎么动,千万别手下留情了。这种人渣留着也是污染环境,浪费资源。”

“噗嗤”肖逸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好好好,都听你的。”

“肖逸,你趁空了,去把我和奶奶的那个老房子整理一下,好让娟子搬过来住。”

“嗯,知道了,放心。顾氏顾鑫已经拿回来了。他应该没多久就要回来了,要不帮他也把房子整理了?”肖逸好意道。

周雨彤却摇了摇头:“不用了,顾鑫近阶段不打算回来,所有的事情都让哥哥代管了。你说元宝这臭小子,也不想我,都不想着回来。”

“你还让我想开了,你自己倒先想不开了。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是第一位的,别多想了。”肖逸拿了块毛巾替周雨彤擦干了脚上的水渍,然后拿了拖鞋来替周雨彤穿上了,才去将那盆洗脚水倒掉。

肖逸心中想着,如果可以他愿意时光就一直停留在刚才,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他们只有彼此。他愿意一直为她洗脚,直到头发花白,眼角都是皱纹……直到永远永远……(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