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21章 秦奶奶去世了

第221章 秦奶奶去世了

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肖家给暖暖办了盛大的满月酒。[txt全集下载].访问:. 。周雨彤虽然并不赞成这么大‘操’大办的,可是想着家里的老人家高兴,也就不拦着了。

宴会进行到了一半,大家觥筹‘交’错相谈甚欢之时,肖逸接了个电话,一脸严肃地走到了周雨彤得身边。

“怎么了?这么好的日子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周雨彤不禁问道。

“你过来。”肖逸拉着周雨彤走到了外面没有人的地方。

“林巍和卫珍都被带走了,林‘玉’儿赶着回去的路上撞死了人,却因为急着回家走了,算是逃逸也刚刚被带走。”

“这么快?”周雨彤不由也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快,一时也愣怔了。

肖逸有些疲惫双手捂住了眼睛:“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又是这么个日子。秦‘奶’‘奶’被气得不轻,好像已经送医院了。”

周雨彤低下了头,林巍终于被带走了,终于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了,终于能够为‘奶’‘奶’报仇了,终于她再也不用提心掉胆地生活了。然而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觉得开心,没有觉得放松,‘胸’口仍旧像被一块巨石压住一般难以呼吸。

“他怎么样了?”

肖逸很快就明白他是谁,摇了摇头“不知道没有消息,应该没事吧?”

回到厅中宴会上的气氛也开始变得有点奇怪,很多人的眉头也都皱了起来,渐渐无心宴饮,一一告别了。

很快客人便散尽了,肖家他人也得到了消息,肖爸爸脸上完全没有了原本的喜‘色’,而是换上了凝重的表情。

“阿逸,我要出去一趟,家里你照顾好了。”说完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匆匆离开了。

回到了肖家的众人也都忧心忡忡。

“妈,你说这好好的,阿珍母子怎么就被带走了。还有‘玉’儿那丫头……”肖姑姑扶住了肖老太太进了客厅。虽然肖家和林家已经不来往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平心而论,肖家绝对不希望看见林家有事,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在。

就是肖逸。其实一直也只是想着把林巍抓起来严惩就够了,从来没有想过抓卫珍。抓林巍还只是他们小辈之间的争斗,可是连卫珍都动了‘性’质可就不一样了。林‘玉’儿也是个不省事的,这个时候竟然还来凑热闹了,林家一天进去了3个人。

肖家老太太的手也有点抖了起来。支撑着自己的拐杖,“国萍你们夫妻两个照顾带暖暖回房休息,阿逸和彤彤跟我来。”

肖姑姑从周雨彤的手里接过了暖暖,元宝因为周雨彤知道晚上家里肯定不会太平,宴席结束之后就让顾鑫帮忙带回去了。周雨彤也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席间她注意到了顾鑫的神‘色’一下子变了,由惊讶变为喜悦转而又陷入了深深地担忧。

她觉得顾鑫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然而她一点都不希望顾鑫参与进来,他根本没有能力做什么。周雨彤并不知道顾鑫会不会因此有什么举动,但是为了不让他有任何举动。热门</strong>她把元宝‘交’给了他。

顾鑫接过元宝的时候,深深看了周雨彤一压,她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肖姑姑和姑父回了房间,肖逸和周雨彤对视了一下,跟着爷爷‘奶’‘奶’的脚步来到了两位老人房中。

老太太是知道肖逸准备扳倒林巍,也是默许的。确实自己家的媳‘妇’孙子被欺负到了那个份上实在太过分了,要是不做点什么,以后肖家的脸往哪搁?

然而肖老太太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会演变地这么严重。

不由有些厉声,“阿逸,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卫珍都进去了?阿巍那小子不靠谱你要治治就算了。可是他妈妈……你把事情闹这么大,你想过后果没有?”

肖逸心下叫苦不迭他哪有胆子把事情搅这么大,一个林巍他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了,要再把卫珍也算上。借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

“‘奶’‘奶’您这可真冤枉我了,不是我干的,就算是我,我也不会挑这么个日子,今天可是暖暖满月的好日子。况且,林伯母的事情。我根本查不到什么,我怎么可能动的了他啊!”

老爷子和老太太相互扶持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老太太深深叹了口气:“那怎么会成这样了?这样一来,事情闹得这么大了怎么收场?”

“老太婆,我看你也别‘操’心了,事已至此我们也没什么办法,让阿逸父子两个去处理吧!”爷爷拍了拍‘奶’‘奶’的手。

然而‘奶’‘奶’紧锁的眉头却一点也没有松开:“他们父子两个真要能处理好了,我也就不这么担心了,阿逸是个小辈根本就算个p,他爸爸也不知道顶不顶用。这事闹大了肖家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了。”

周雨彤心里却隐隐约约有了些线索,肖逸做事绝对不会这么莽撞,要说再过个几年再想办法对付卫珍她信,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绝对不相信肖逸会做这么没有把握的事情。思来想去,难道是林明忠自己干的?

心中不由一阵嗤笑,他以为这样她就会原谅他吗?始作俑者并不是林巍也不是卫珍,最最对不起她们母子的人是他林明忠,不是别人!

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这般幼稚,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甚至极有可能伤害到肖家,林明忠是有多自‘私’!

肖逸马上就联想到了之前林明忠的默许,也想到了周雨彤心中所想,然而他却反而并不着急了。他觉得如果真的是林明忠自己策划的,那就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不会连累肖家。因为现在对于周雨彤而言,肖家才是她的家,林明忠那么爱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伤害她所珍惜的东西。

“‘奶’‘奶’,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您和爷爷别太担心,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早点休息。我会处理好的。”

离开了爷爷‘奶’‘奶’的房间,肖逸却拉着周雨彤离开了肖家。

“你干嘛?这么晚了,你拉我去哪里?”周雨彤对于肖逸的举动十分不解。

肖逸把周雨彤塞进了汽车副驾驶的座位上。带好了安全带,自己也上了车,发动了汽车便离开了。

“去看看秦‘奶’‘奶’,这种时候林伯伯现在一定也是万分着急。”肖逸平静道。

周雨彤却冷哼一声:“他着急?哼……”

“彤彤。我知道你对林伯伯有很大的成见,然而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身体里留着他的血液。况且你并不了解他,他真的很用心想要弥补你。”肖逸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周雨彤却来了脾气:“哼,我不了解他?他如果真的想要弥补我。之前那么多年去做什么了?现在这样大义凌然,这样父爱如山,我是不是就该感‘激’涕零?呵呵弥补我?这样的弥补我宁愿不要!”

“彤彤,冷静一点,只是去看一眼秦‘奶’‘奶’,也是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别和我争好吗?”肖逸握住了周雨彤的手,眼中诚恳请求。

周雨彤扭过了脸不再说话。

车窗外的霓虹灯闪烁着,透过车窗的玻璃,映在了周雨彤的脸上。天空中下起了小雪。落在挡风玻璃上的雪珠很快被扫去了。车中一片寂静,只有发动机发出隆隆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刮雨器刮玻璃的声音。

良久的沉默之后,汽车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中,肖逸拿了把伞下了车,周雨彤却使小‘性’,坐在车上一动不动。肖逸撑起了伞,绕到了汽车的另一边,打开了车‘门’。

“好了,下来吧!就当是为了我。我想问林伯伯一些事情。”肖逸拉住了周雨彤的手,将她拉下了车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两人相拥着走进了医院。

急救室外面的林明忠比之前肖逸见到的还要苍老。原本‘花’白的头发,现在更加白了,脸上抹不去的疲惫。眼下一片青黑。浑浊的双眼中不满了红血丝,佝偻着坐在墙边的长椅上。

“林伯伯,‘奶’‘奶’怎么样了?”肖逸快步走了过去,半蹲在了林明忠的面前。

林明忠的神‘色’有些呆滞,抬头看向肖逸,转眼看见了周雨彤。眼中一下子恢复了神‘色’,站起了身。

“彤彤,彤彤,你来了……彤彤……”千言万语在口中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周雨彤看着他这幅父‘女’情深的样子越发厌恶了。

“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吗?你知道把卫珍拖下水之后这件事情闹得有多大吗?肖家要被多少人记恨你明白吗?你还是这样不负责任,还是这样不顾别人!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林明忠伸出来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眼中的光芒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

肖逸却扶着林明忠又坐了下来:“林伯伯,现在秦‘奶’‘奶’怎么样了?林‘玉’儿呢?要不要紧?我能不能做什么?”

周雨彤看着肖逸还在帮着林明忠气不打一处来,扭头不去看他。

林明忠慢慢张口:“‘奶’‘奶’……我也没有想到‘玉’儿会出事,也被带走了……是我不孝,妈是被我气得。”平时那么一个器宇轩昂临危不惧的大男人,现在竟然拉着肖逸哭得泣不成声的、

“哼……”冷哼了一声,周雨彤越发看不起他了:“你想到过什么?你想到过妈妈会死吗?想到过会因为你的错误,让我受了这么多磨难吗?竟然你什么都想不到,能不能请你什么都不要做!”

“彤彤!”肖逸再次出言制止了周雨彤的愤怒。

然而林明忠却拦住了肖逸,自己慢慢站了起来,抬头看向了周雨彤:“彤彤,我知道你恨我,我怎样做你都不会原谅我的,阿巍和卫珍是我给你的‘交’代,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不会影响到肖家半分,更加不会影响到你。我用整个林家来弥补我对你和你的妈妈犯下的过错。我不奢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的下半身能够平安顺遂。”

周雨彤却一直不停的摇头:“我不需要,你做的一切我都不需要!”

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医生走了出来眉头紧蹙,摇了摇头。

“抱歉,我尽力了。你们去见病人最后一面吧!”

林明忠和周雨彤具是一愣,肖逸拉着两人冲进了手术室。

秦‘奶’‘奶’的眼睛微微睁开,伸手拉住了肖逸又拉住了周雨彤:“‘玉’儿……‘玉’儿……”

周雨彤心肠再硬,看到这副情景眼中的泪水也仍不住流了出来,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肖逸知道‘奶’‘奶’的意思,重重地点了点头:“‘奶’‘奶’,您放心,‘玉’儿我会尽量照顾的。会帮她处理好那些的。”

秦‘奶’‘奶’得到了想要的答复,微微点了点头,闭上了眼中,一行浑浊的泪水从早已布满皱纹的俩家上滚下。

抓住两人的手也慢慢滑落到了病‘床’上。

“妈……儿子不孝……”林明忠哇一声扑倒在了秦‘奶’‘奶’的病‘床’上。

周雨彤也扑在了肖逸的怀里哭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如果秦‘奶’‘奶’真的只是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奶’‘奶’,秦‘奶’‘奶’真的对她很好,帮了她很多。给了她很多的温暖。

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的残忍,当这么一位和蔼可亲的秦‘奶’‘奶’一下子变成了和她有血缘亲情的亲‘奶’‘奶’,一切都变了。原本的和蔼可亲,变成了后来的心机重重。原本的帮助呵护,变成了后来的威胁算计。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会变成这样,她好希望这些都不是现实,都是她做的一个梦。眼泪不断地落下,肖逸紧紧抱住了周雨彤,轻轻抚着她的背,无声地安抚着她。

林明忠哭着哭着也被一旁得医生和护士扶了出去。

白布慢慢地盖住了秦‘奶’‘奶’早已失去了血‘色’的脸颊。抢救室里的医生护士忙忙碌碌地收拾着一切。

曾经周天也是医生护士中得一切,曾经在这样的急救室中她遇到过许多的生死离别。然而那时的她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会惋惜会哀叹,却并不会放在心上。

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位老人得离世,看着老人紧握着自己得手慢慢松掉失去体温。

她觉得她再也无法想过去那般淡然,那般不放在心上。

小說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