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22章 送给魏丹丹的靠山

第222章 送给魏丹丹的靠山

林明忠的情绪十分不稳定,肖逸不放心留他一个人,便让人送了周雨彤回家。【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

周雨彤虽然心里心里还是不肯原谅林明忠,可是肖逸要留下来,她也并没有阻止。她也知道肖逸这么做一部分原因是,毕竟林明忠是看着他长大的,多少有一点感情,还有多半却是因为这毕竟是她爸、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只嘱托了几句,便离开了。

第二日,一大早便起来了,除了暖暖这个不懂事的奶娃娃,家里没有谁是睡得着的。天才蒙蒙亮,肖家的客厅里便已经坐满了人了。

“爷爷奶奶,昨天晚上我和肖逸赶到医院,没多久秦奶奶就去世了。”周雨彤的眼眶红红的,只低着头。“阿逸昨晚不放心,就没回来。”

肖家老小得知了这个消息,一时都失声了,客厅里一片宁静。只有暖气还发着轻轻地响声。

半晌之后,老太太得眼中已经满是泪水了:“阿洁这……咳……”

肖老爷子环住了老太太,安慰道:“老太婆,你也别太伤心了,自己的身体要紧。”

肖老太太点了点头,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不多时家门被打开了,肖逸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走到了周雨彤的身边坐了下来。

“爷爷奶奶。”

“阿逸,林家现在怎么样了?”奶奶擦干净了泪水急切道。

“李琰铭去了,陪着林伯伯呢,我这就回来了。儿孙犯事归儿孙犯事,秦奶奶是秦奶奶,身份在那里,丧事已经在着手办了。不多时就会有人来报丧了。”肖逸躺在了沙发上十分疲惫,眉头紧紧地皱起,一手放在了自己得胸口,然而沉浸在哀戚中的众人谁也没有发现这个动作。

“那阿珍被带走了,阿忠不会有事吧?”奶奶又问道。

肖逸摇了摇头:“爸回来了吗?这得等爸回来了才知道。林伯母被带走这件事和我们并没有关系。奶奶您放心一点都不会拖累到我们家的。”肖逸和周雨彤对视了一眼,还是没有告诉家里人,就是林明忠找人告发了卫珍这件事情。

周雨彤是林明忠私生女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和家里说起过。这件事情周雨彤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也只是和自己的爸爸说了,爷爷奶奶那里并没有说出来。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肖爸爸也回来到了家中,又带来了不好的消息。林明忠虽然没有被带走。但是现在却也被人看起来了。林巍和卫珍还有林玉儿现在估计一时半会儿都出不来。

奶奶不由叹了口气,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在昨日之前林家都还是那么强大那么风光,只一夜却变成了这样。还好自家的孩子不说有多大出息,至少都很懂事,也不败家守成还是可以的。不像林家,确实也是太过了。

秦奶奶的葬礼很快就结束了,肖逸带了元宝和暖暖一起去吊唁,周雨彤没有阻止。林明忠看见了两个孩子抱了抱又亲了亲,再没有过多的言语和表情了。( )

离开了葬礼。周雨彤却见到了另外一个人,魏丹丹已经等候她多时了。

肖逸要陪着她,却被她拒绝了:“你带着元宝和暖暖先回去,没什么事情的,我能应付得来。”说完便朝着魏丹丹走去。

“好久不见,丹丹。”

“是好久不见,呵呵,你答应我的事情呢?说好的帮我嫁进林家,可是现在呢?林家在哪里?林家还有什么?”

原本魏丹丹只以为周雨彤最多就是把林巍抓进去出个气,林家那么厉害。过不了多久就得放出来的。却完全没有想到连林巍的妈妈都被抓起来了,林巍的奶奶都被气死了。现在听说连他爸爸也算是半监禁了,已经被人看了起来。

魏丹丹怎么会不明白轻重,林家就是这个都毁了!就凭林巍做过的那些个事情。这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周雨彤很难得地拉起了魏丹丹的手:“丹丹,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换个地方吧。”

魏丹丹虽然气闷,也只好跟着周雨彤去了一家茶馆。

包厢里,两杯清茶蒸腾出袅袅白雾,淡淡地清香弥漫在了空气中。

周雨彤悠悠地从包中掏出了一张卡。她早就想过了。她知道魏丹丹觉得林巍即使被抓进去,林家也有办法把他弄出来,所以才肯把那些个东西给自己。可是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让林巍随随便便能够出来。一开始她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么一天,魏丹丹找自己兑现承诺。

“你想嫁进林家,我知道,不过是为了有个靠山,说实话谁都不会相信你和林巍是海枯石烂的真爱。”周雨彤端起了茶杯微微抿了一口。

“靠山山会倒,靠天天也会塌,不如靠自己吧!”周雨彤慢慢地把手中的卡递到了魏丹丹的面前。“里面我存了一笔钱,魏家有多少翻个倍,你要是想出国我也可以帮你。”

魏丹丹不可置信地看着周雨彤:“一开始你就算计好了是不是?那你还骗我!你还答应我!”

“丹丹,你要是现在想嫁进林家,我也可以帮你,可是守一辈子活寡,外加那么一个烂摊子。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妹妹,况且当年的事情确实连累了你妈妈,所以我才不计前嫌这样为你打算,到底想要怎么样你自己看吧。”周雨彤发现自己越发有做坏女人的潜质了,这样的桥段可不是她这个坏女人在欺负小白花女主吗?

魏丹丹的手紧紧握拳,鲜红地指甲深深嵌入了雪白的皮肤中,留下了一个个血红的印子。

“周雨彤!你!”

“丹丹,说真的我也没有想过会变成今天这样,卫珍我根本动不动的你知道的。事已至此,那上这笔钱,随便找个国家,够你挥霍一辈子了,不好吗?林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你还要执着什么?”

魏丹丹气急,拿起了那张卡,看了看:“密码多少?”

周雨彤一听顿时心就放了下来:“你的生日。是以你的名义开的。你想去哪个国家?我马上去联系人帮你办妥签证。”

“哼……”魏丹丹却冷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出国?周雨彤是你自己心虚了吧?现在林家没有了,没有人能威胁我了,你怕你的身世被别人知道,你怕我告诉别人你是私生女?你怕你亲爱的丈夫会因此嫌弃你。哈哈哈哈……是吗?”

周雨彤却耸了耸肩不以为意:“我一点都不介意你说出去了,你看看到底会怎么样。对了肖逸知道这件事情,就是肖逸的爸爸也大概知道吧!”

魏丹丹瞪大了眼睛,手上的青筋应过分用力而暴露。为什么为什么周雨彤明明是个贱/种,明明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为什么她现在什么都比她好?为什么她能过得那么幸福美满,而自己却只能这么凄惨?她不甘,她不甘。

然而魏丹丹也明白,现在再多地不甘也奈何不了对面那个气定神闲的女人。这么多年她都熬下来了,多熬些日子又何妨,她一定会等下去,等看到周雨彤痛哭流涕哭倒在她面前的那一刻。紧咬地嘴唇赫然松开了,露出了得体的微笑:“好,肖太太,那我们走着瞧吧!”

说着把那张卡放在了包里。然后离开了包厢。

周雨彤放下了茶杯的手,顿时有些颤抖了起来,差点她就绷不住了。是的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世,虽然她说的都是事实,肖逸知道,肖爸爸也知道,可是她并不想别人知道这一切。这是她的耻辱,所以她提议要帮魏丹丹办出国。然而魏丹丹并不愿意出国,她也不能强求,她不能让魏丹丹看出她的害怕。

她要是看出来了自己的在意。只会加倍地变本加厉,难为自己,她一定要不在意,越不在意越不会成为别人的把柄。终于她扛住了。然而心中那丝阴霾却怎么也抹不过去。

回到了家中,周雨彤一直闷闷不乐地板着脸,肖逸见了不由问道。

“怎么了?魏丹丹又给你气受了?”

周雨彤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身世,魏丹丹知道。”

“她威胁你了?”肖逸又问道。

周雨彤就把下午和魏丹丹的谈话都和肖逸复述了一遍。

肖逸揉了揉周雨彤的头发:“你做的很好啊!没事的,爸爸都没有说什么。就是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过不去这道坎的只有你自己。”

周雨彤伸手拦住了肖逸的腰,靠在了他的怀里:“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我的身世?”

“傻瓜,要从哪家人家出生是你能选的吗?别多想了,我爱的就是你这个人,不关乎其他任何的事情。”肖逸吻了吻周雨彤的脸颊,顿时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他不敢表现出来,死死地忍住了:“别多想了,还有一点文件,我去书房看一会儿,别等我了。”

说完强忍着回到了书房,关上了门,倒在了门边,挣扎着从口袋中掏出了几颗药吃了下去,才渐渐恢复了神色。

肖逸的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心中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了上来,他不敢多想,死命地摇了摇头。

不是那样得,不会得,没事的,只是最近太累了,休息好了就好了的。肖逸不断自我安慰着,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亲戚或余悲 他人亦已歌。秦奶奶的去世就像是天空中一朵白云,不经意得飘落在了肖家上空,遮蔽了阳光,让整个肖家都阴郁了几天。然而又不经意地飘走了。

很快肖家就恢复了往常的欢声笑语,暂时还没有工作的周雨彤充当起了全职主妇。

虽然做的菜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不过肖逸早已习以为常了。也多亏了周雨彤,肖逸平时出去调研看基地之类的,就是和周围的工人席地而坐吃盒饭都一点都不觉得接受不了。甚至于觉得,比家里做的好吃多了。

倒是让旁人看了只觉得肖逸真是和蔼可亲,一点架子都没有,好评如潮。

这日周雨彤接到了岚子的电话,原来岚子和王凯要结婚了。一得知这个消息,周雨彤就高兴地上蹦下跳得。

肖逸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又不是你结婚,看你高兴得。”

“我结婚才不高兴呢,大了肚子没办法才结婚的,有什么好高兴的。”周雨彤嘟起了嘴。

“就这么不想嫁给我?”肖逸笑着抱起了周雨彤放在了床上。

“哼,嫁给你有什么好啊?就是来给你做老妈子的,一点都不好。”

“是吗?”肖逸一边说着一边就坏笑着挠周雨彤的痒。

周雨彤一时间笑得停不下来,“好了,好了,别闹了,和你说正经事情呢!”

肖逸放过了周雨彤靠在了床上,“什么正经事情?”

“岚子和王凯真心不容易,她们这么多年下来了,王凯又生了病,岚子吃了这么多苦才守得云开见月明,你说我送点什么好?”周雨彤十分佩服岚子的不离不弃,王凯生病的时候,岚子家里差点都把岚子关起来了,走到今天经历了多少苦难也只有岚子自己心里知道。不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岚子终于等来了属于她的幸福。

“你想送什么就送什么呗?我都全票赞成。”只要周雨彤高兴,肖逸都没有什么意见。

“我知道送什么,就不问你了啊!你说送太贵重了,又怕岚子不肯收,送轻了又觉得有些随便。烦死我了。”

肖逸支起了头想了片刻:“我们结婚的时候,岚子送了什么?”

“送了一对钢笔,刻了我们名字的。”周雨彤脱口而出。

“那我们送一对表给他们怎么样?也刻上他们的名字。”

“好呀好呀!”周雨彤连连点头,确实是个好主意。

“我在瑞士那里有个朋友刚好是开表行的,过几天我就和他联系一下,让他给寄一对过来。”说着说着肖逸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彤彤,我们结婚到现在还没有度过蜜月了,不如我们一起去一趟瑞士?正好去给岚子买结婚礼物?”

周雨彤心里虽然也有点想出去玩,可是还是摇了摇头:“暖暖太小了,离不开我,还是等暖暖大一点吧!”

肖逸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却并没有再坚持。(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