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23章 林明忠之死

第223章 林明忠之死

第223章

岚子的婚礼很快就到了,周雨彤和肖逸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去了。【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首发】恰巧就遇到了林澍。

原来之前王凯生病的时候,林澍对王凯颇多照顾,两人有了不错的交情。王凯和岚子都对林澍十分感谢,这次还特地请了林澍做证婚人,也是周雨彤没有想到的事情。

肖逸对于林澍的出现颇为意外:“他怎么来了?还是证婚人?”

“王凯之前不是生了重病么?岚子找我来借钱,我便想到了天始基金,介绍了林澍和岚子他们认识。没想到他们倒成了好朋友。”周雨彤解释道。

肖逸有些吃味:“干嘛要找林澍,借钱我也能借啊!”

周雨彤扔了两个白眼果子给他:“这醋你也吃,还是没结婚之前来得可爱,逸结婚就成了大醋坛子。林澍是长华医院的院长,当然找他更方便啊!”

肖逸傲娇的扭过了脸:“反正我生气了。”

周雨彤捂住嘴笑了起来,不过还是假装哄了几句,很快傲娇小兔子就恢复了常态。

仪式进行的十分顺利,很快就开席了,完成了使命的证婚人林澍,被安排在了周雨彤一桌上。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原本林澍就是周雨彤介绍给岚子他们认识的,这里除了周雨彤林澍几乎谁也不认识,岚子又不知道之前的事情,自然就把他安排在周雨彤一桌了。

林澍挺久没有见周雨彤了,难免要问候几句:“彤彤最近怎么样呀?怎么都不带我干儿子来看看我?对了听周始说你又生了个女儿,怎么今天两个娃都没有带来?”

周雨彤耸了耸肩:“之前忙着生孩子了,现在忙着带孩子了。你想见元宝找阿始哥哥就是了,元宝现在待他那里的时间,比和我在一起的多多了。”

她可丝毫没有推脱的意思,确实元宝一个星期一般就周末回家住两天,别的时候都住在周始家里,主要因为那里有顾鑫。

顾鑫虽然已经确定要回国了,可是顾家太久没人住了。还需要维护休整,他就一个人住出去也麻烦,干脆就赖在了周始家里,美其名曰照顾周父。元宝那个小坏蛋也学坏了。不说要和顾鑫住了,就说要陪周父,把周父给乐的怎么也要让元宝留下来。

周雨彤看着元宝和肖逸的关系也越发缓和了,元宝也挺乖的,只能叹了口气随便元宝了。

“哈哈。是吗?你也倒放心,周始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带我干儿子?”林澍笑了起来。

肖逸听着林澍一口一个干儿子十分生气。自己那个混蛋儿子倒现在还没开口管自己叫爹了,有个顾鑫还不够,现在还冒出了个干爹,是可忍孰不可忍。又迫于是岚子的婚礼,总不好闹僵了让岚子难看,只好死死认真,全程板着一张冰山脸。

周雨彤看着肖逸那张全世界欠了他几百万的脸,不由问了一句:“你怎么啦?干嘛这幅表情?”

见周雨彤总算还想起来自己了,肖逸心里也算好受了一点。( )可嘴上却不饶人:“干儿子又是什么事情?为什么我儿子又成了别人的干儿子?我这个当爹的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这件事啊?”周雨彤恍然大悟,噗嗤笑了出来呢:“林澍帮了王凯申请到了助医贷款,又帮着联系医生,忙前忙后的十分用心,我自然要好好感谢人家。元宝讨人喜欢,林澍说了几次了要给元宝做干爹,我就答应了呗,又不是什么大事情。”

肖逸是被气得不轻,这还不是大事情吗?

周雨彤见肖逸脸色更加难看了又道:“那时候你可是对我说要封杀我,说那个项目是我在国内的最后一个项目了。”

“我那不是随口一说吗?”肖逸自知理亏也只得吃瘪了。

一直忙着和林澍聊天。周雨彤却忘记了刚刚还坐在对面的娟子,等她想起来的时候,娟子,却已经不见了。同时一起不见的还有当年那个在园林里想要和她分一组的吴迪文。

周雨彤心下不由有些好奇了,这两个人同时不见了,莫不是有什么?刚想出去找,却受到了娟子的短信,说身体不舒服得先回家了,让周雨彤替她和岚子说一声。周雨彤心中叹了口气却也没有说什么。

看着岚子这么和和美美得甜蜜婚礼。娟子肯定是想起自己之前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心里委屈了。只得发了个短信关照了几句,又问她要不要自己送送。

娟子只说没事,让她好好陪岚子。

肖逸喝了点酒,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强忍着和周雨彤说要走,可是周雨彤那肯先走,今天可是岚子的婚礼。还以为是肖逸因为林澍得关系闹别扭,并没有放在心上。

“好了好了,乖乖的别闹,过一会儿就回去。”周雨彤亲亲在肖逸脸上吻了一吻。

又过了几日,是周雨彤的生日也是母亲秦彤的忌日了。周雨彤和肖逸商量了一下,并不想过生日,只想低调地去看看自己的妈妈。把孩子们各自安顿好了,也不和家里人说去做什么了,便和肖逸一起出了家门。

虽然周雨彤也曾怨过秦彤的识人不明,迷迷糊糊就做了人家的小三,让自己成了私生子,可是母亲都是伟大的,秦彤为了孩子失去了生命,周雨彤如何也恨不起来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

周雨彤对于秦彤真的也是一无所知,并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只朦胧中记得之前在秦彤墓地遇到林明忠的时候他带去的是白玫瑰,想着林明忠应该是知道秦彤的喜好的吧!去了花店里买了一大捧的白玫瑰便去了。

天气很冷北风裹着雪花呼呼地吹着,到了公墓外面,周雨彤下了车不由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天太冷了。”肖逸的口中也哈起了一阵阵热气,“我们赶紧看一下妈,然后回去吧,千万别生病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一手捧着开得正好的花束,一手抱住了肖逸的胳膊。两人依偎着快步走着。

公墓里平时就没什么人来,又因为是寒冬腊月到处都是白茫茫灰突突的一片,看不到半个人影。两人穿过了大片的墓区。终于快到了秦彤的墓了。

远远的却见墓碑前似乎有一个人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两人不由大惊,对视了一眼赶忙跑了过去。

近前才看清。躺倒在地上的竟然是林明忠,穿着一身正装,然而面容早已憔悴不堪,口中还吐出一口一口的鲜血,手里紧紧握着一束盛开的白玫瑰。

“林伯伯。林伯伯!”肖逸焦急万分地扶起了林明忠。

周雨彤也大惊放下了手中的花束,扶住了林明忠。

却见林明忠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了,呆滞了片刻,缓缓将头转向了周雨彤的一侧:“彤彤……你来啦?”

周雨彤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她从来没有想过林明忠会用这么做。这是做什么?恕罪?弥补?先是毁了林家又在自己生母墓前自杀,她心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只觉得他十分的可悲,又十分的幼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林家毁了他死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以为林家毁了他死了她的生母就能活过来了吗?所有一切的伤害就不存在了吗?她就会为此而原谅他了吗?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原谅你了吗?”

“彤彤,我不奢望你原谅我,我……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妈妈……对不起……”林明忠一边说。眼中的泪水不断地掉落了下来。

“林伯伯你快别说话了,彤彤快打120。”肖逸焦急道。

“阿逸,不要……”林明忠吃力道:“不要叫医生,我只求你三件事情。”说着林明忠又吐出了一口鲜血。周雨彤却不顾林明忠的阻挠,掏出了电话去打120急救了。

“林伯伯,您说,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好好照顾彤彤和孩子们,连同我的份一起照顾了。”

肖逸迟疑了片刻,“我一定会做到的。不用您说。这是我的责任。”

林明忠点了点头又道:“玉儿,一定要保住玉儿。”

自己的儿子是咎由自取,就是真的被枪毙了他也不心疼,可是他的侄女。他在他的弟弟坟前,在他父亲临终前答应过他们,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可怜的孩子。然而现在她却也身陷囹圄,他放心不下啊!

肖逸点了点头:“我答应过秦奶奶,会保住玉儿的,我就会尽我的全力。您放心。玉儿会没事的。”

得到了肖逸的肯定,林明忠又道:“把我和阿彤葬在一起。”

打完电话回来的周雨彤,冷哼了一声:“你休想,林明忠我告诉你,要么你就给我好好的活下去了,你想死我不拦着你,可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和妈妈合葬的!你不配!”

林明忠的眼中早已满是泪水,紧紧地握住了肖逸的手,肖逸默默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林明忠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站了起来,朝着秦彤的墓碑狠狠撞了过去。

“林伯伯!”肖逸虽然已经预料到林明忠死意已决,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做,一时也是大惊,赶忙扑了过去又扶起了林明忠。

周雨彤根本来不及反应,被定在了原地。

鲜红的血液从林明忠的额角滑落,雪地上白色的玫瑰也沾染上了鲜红的血液,异常妖冶美艳。林明忠的脸上却绽放出了愉悦的微笑。浑浊的双眼一时间闪耀出异样的光芒,只见他的手高高举起到了半空似乎在迎接什么,又像是抓住了什么。

猛然间,时间似乎停滞了。闪耀着光芒的眸子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颜色,高举的双手无力地滑落在了地上。

“林伯伯!”肖逸一声哀叹,眼中也不由留下了泪水。

周雨彤此时也恍惚间变成了失去了意识的木偶,一步一步机械地走了过来,蹲下了身子,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她恨透了他,她讨厌他,她永远不会原谅他,可是为什么现在他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竟会这般难过?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死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她要忍受他死在自己的面前?她刚刚就应该不管不顾地走掉的,那样她就不用看见他撞死在自己面前。

她好难过,只觉得一块大石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为什么她说了他就是死了她也不会原谅他的,可他还是要死?他为什么他不要自己原谅他了吗?

肖逸伸手合上了林明忠的双眼,然后轻轻将他放在了地上,细细抚去了他额角的血迹,为他整理好了衣服和仪容,又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林明忠的身上。

他知道林明忠一定不想让别人看到他那样的狼狈。他是那样的骄傲,那样光芒万丈,举手间挥斥方遒的林伯伯。他就这样走了,这样任性而又不顾一切的走了。

肖逸的心中被深深的触动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林伯伯。他爱秦彤,爱到最后竟愿意为她去死,然而却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而放任她死去。

要是当日的林明忠能拿出现在自杀的勇气去抗争,不顾一切地离婚也要和秦彤在一起,那很多得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说到底,林明忠确实不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既然自己是有妇之夫,就不该欺骗秦彤,就应该管住自己的情感。可是他并没有,自己犯下了错误却让别人承担了后果。也不能怪周雨彤会那么恨他了。

肖逸抱起了早已泣不成声的周雨彤:“别哭了,这样子对林伯伯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我不要他解脱,凭什么他能解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永远永远不会。林明忠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始乱终弃的混蛋!”周雨彤抽泣着哭道。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悲伤还是愤懑,只觉得她只想狠狠骂他,骂得他醒过来,骂得他无颜再沉睡。“妈妈也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未完待续。)

ps:今天最后写完了大纲,快要结束鸟。八月底最多九月初就要完结了。深深地不舍,写一天少一天了。马上要到说拜拜的时候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