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24章 死而同寝

第224章 死而同寝

林明忠的葬礼十分惨淡,卫珍还有林巍都没能出来为林明忠送葬。热门</strong>(шщш.щuruo.舞若小說網首发)只有林玉儿在肖逸的几番斡旋之下总算是能够暂时出来参加林明忠的葬礼了。

林家已经没有旁人了,原本肖逸也想帮忙主持葬礼,可是如今的肖家却并不想和林家有太多瓜葛,再者肖逸和林家除了曾经较好过以外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他也不太适合主持林明忠的葬礼。

后来出面处理林家事务的人竟然是李琰铭,周雨彤煞是吃惊。

原本她也不明白李琰铭和林明忠究竟是什么关系,只知道一定关系匪浅。她回来的时候林明忠就让李琰铭照顾他,她的身份他却愿意告诉李琰铭,只能表明李琰铭和他确实有着很深的渊源。如今连林明忠的葬礼都是李琰铭在操持更是坐实了周雨彤心中的想法。

询问了肖逸才知道,原来李琰铭是秦奶奶的姐姐的孙子,也就是林明忠表哥的儿子。秦奶奶的妹妹和妹夫都是烈士,李琰铭的父亲就是秦奶奶夫妻养大的,因此和林家分外亲厚。现在由他主持林家大局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林明忠临终拜托了肖逸想要和秦彤合葬,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林家人肯定不会答应这件事情。不管现在的林明忠是否落魄,但是他毕竟曾经也是公众人物,葬礼很受公众的关注。原本林明忠的死因已经是肖逸奋力隐瞒才没被公布,要是落葬还出现这么诡异的情景,林家该如何向公众解释?

然而肖逸竟然答应了林明忠,却一定会奋力一试,现在主持林家的是李琰铭。肖逸私下找过李琰铭,李琰铭果然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肖逸的一再劝说还是没有让李琰铭动摇。

劝不动李琰铭肖逸只能从周雨彤下手了,林明忠死后,周雨彤的消沉他看在眼里。林明忠死后的第二天,肖逸将之前她收集到的一箱子旧物交给了周雨彤,原本他是想找合适的时机拿给周雨彤看。希望能够化解父女二人之间的矛盾。还没有等他将这些东西交到周雨彤的手里,林明忠已经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发黄的手帕,生锈的手表,脱线了的围巾。还有一本残破不堪的日记本。

翻开了日记本,那真是秦彤的日记。里面不但记录了和林明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还写下了怀孕时的兴奋与不安,知道了林明忠有家室之后的悔恨和忐忑,还有秦奶奶找到她是的伤心和害怕……

那么细腻的笔触。真实的情感,自己的母亲秦彤只是一个天真到有些幼稚的少女。周雨彤不由叹了口气。

那么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有她的害怕开心悔恨难过……也有转瞬即逝对林明忠的恨意,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尽的思念。

即使实在秦奶奶找到了她告诉了她一切,她悔恨万般不该破坏别人的家庭。天真善良的秦彤,只是做下决定自己生下孩子然后远离林家的一切,再也不见林明忠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她确实做到了,见过秦奶奶之后的日子,秦彤没有再见过林明忠。但是日记里充斥地却是对他的思念,甚至临死前的一天,秦彤也用她的笔,写下了,希望他诸事顺遂的话语。

周雨彤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的生母,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林明忠这个大骗子,不但欺骗了她还害了她一生,为什么她还能写下希望他诸事顺遂这样的话语?要是换做是周雨彤自己,她不诅咒林明忠出门被车撞死,已经是用尽一生的涵养和品德了。

“怎么会有秦彤这样的傻女人!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周雨彤带着哭腔道。

肖逸揉了揉周雨彤的脑袋。其实他也没有办法理解秦彤,可是又隐隐约约能感受到秦彤的想法。当初他以为元宝是顾鑫的孩子,觉得周雨彤为了顾鑫才欺骗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也恨之入骨。最后却也和周雨彤说出了,要娶她的言论?

爱情也许总是那样的会让人无法理解,让旁人觉得可笑又可悲。

“你的母亲为什么这么傻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她最想见到的人却是林伯伯,最不能忘怀的也是林伯伯。她一定也十分希望能等到林伯伯。这是这么一个为爱情盲目到奋不顾身的傻女人最后的遗愿了。帮她还愿吧?”

周雨彤没有说话,想了一夜,起来告诉了肖逸她答应让林明忠和秦彤合葬的事情。

肖逸和周雨彤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由周雨彤出面说服李琰铭。

因为要说的事情实在是太机密了,肖逸找了一个隐僻的角落让周雨彤先等着,自己去叫了李琰铭过来。

李琰铭见到周雨彤的时候神色十分复杂,林明忠为周雨彤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然而他也一直都看着林明忠的痛苦。虽然他和林明忠差了一个辈分,但是却是忘年交,很多事情林明忠都没有瞒着他。他也知道今天一切的源头。

他劝过林明忠,也想过办法阻止,可是却都没能改变最终的结局。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她。他不理解她,他想问问她究竟为什么那么冷酷,为什么非要林明忠做到这步田地?林明忠愿意补偿她,愿意给她想要的一切。为什么她不能爱慕虚荣一些,接受物质上的补偿?为什么非要这样执拗,林家走到今天这一步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然而他又并不能为难她,他答应过林明忠要做她坚实的后盾,在她危险的时候保护她,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他的一切都得益于林家,他不能违背他对林明忠的承诺。

千言万语,无数的质问到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一句:“你来啦?”

周雨彤点了点头,克制住了内心的情绪说了一句:“节哀。”林明忠是在她面前撞死的,从那天之后她就没有睡过安稳觉,每晚都会莫名的惊醒。

她心中痛恨林明忠对她和她的母亲所做的一切,然而看到他撞死在自己的面前却又无比的伤痛。她不想她死,他宁愿他一直无病无灾高高在上的活下去,带着越发深重的悔恨和罪孽,饱受自己内心的折磨。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林明忠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的她还是没有原谅他,但是她的心中却也背负上了伤痛和悔恨。

然而这一切她不能也不想让任何人发现,尤其是林家的人。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心里早已有了悔意。

“原本这句话该我对你说。”李琰铭低下了头小声在周雨彤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那么淡然而轻松的语气,没有质问没有反问,只是淡淡地陈述,落地似乎都听不到声音,却化身为一计重锤。直击周雨彤的心口。

“李琰铭你在说什么?”还没等周雨彤开口,肖逸已经本能地护在了她的身前。

“我在说什么?她应该比我更加明白。”李琰铭不屑地扭过了头。

“够了!”肖逸开始后悔劝服周雨彤来这里。

恰巧这时一身缟素的林玉儿带着冷笑走了过来,刚才李琰铭被肖逸叫走的时候她就知道肯定和周雨彤脱不开关系,特地尾随而至:“哼,你还有脸过来?你满意了?把林家害成你就满意了?”

“林玉儿你再胡说什么?”肖逸把周雨彤护在了胸口。

“我在胡说什么?你们不是比我更加清楚?阿逸,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是你,你竟然会为了这个女人把林家害成这样?奶奶是多么相信你?还有大伯母对你多好?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这么对他们!”林玉儿直指着周雨彤的鼻子骂道。

“玉儿,你要怪什么都怪在我身上好了。和彤彤无关!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肖逸并没有把林明忠的事情告诉林玉儿,他不想和她解释什么,林明忠已经死了,他不想让这位敬爱的长辈再承受来自亲人的憎恨了。况且就算林明忠不做,这一切他还是会做的。

周雨彤却渐渐平复了心情推开了肖逸的怀抱,抬头挺胸站到了林玉儿的面前。是的她对林明忠确实有着一些悔意,但是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拦住他的自杀,但是绝对不会原谅他对她们母子的所作所为。

但是她对林玉儿还有林巍甚至是卫珍都问心无愧。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自己,而她只是让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没有诬陷他们。他们之所以会被抓起来,全是因为他们的贪婪,他们内心的丑恶!

要是卫珍和林巍奉公守法,林明忠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抓住他们的把柄?他们现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他们应得的。林玉儿也是。

“林玉儿,我没有害林家,林家走到今天都是你们咎由自取。林巍和卫珍被起诉的事情,桩桩件件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犯下的罪孽吗?有什么是诬陷他们的吗?还有你林玉儿!撞死人逃逸的是你自己,又谁陷害过你吗?”周雨彤毫不示弱地质问林玉儿。“林家遭得孽还不够多吗?这都是你们应得得报应!”

“够了!周雨彤!你这个贱/种!你和你妈一样!都是天生勾引人的狐/狸/精!……”林玉儿歇斯底里地大叫还没有结束,只听“啪”一声。一记重重地耳光落在了林玉儿的脸上。

“我妈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唯一的错误就是太傻了受了林明忠的欺骗。而你们林家的所作所为才是罄竹难书!”

李琰铭快步走到了周雨彤面前护住了林玉儿,“如果你今天来只是为了找林家算账,那么这里不欢迎你!林家的所作所为自会有法律给予公正的评判,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林明忠虽然让他照顾周雨彤,却也把林玉儿托付给了他,亲疏有别,两人之间真要有了争执,李琰铭还是会坚定盲目地站在林玉儿这一边。人都有私心,就算林玉儿对别人做了再十恶不赦的事情,对他而言林玉儿仍旧只是他的小妹妹而已。就算周雨彤再如何的义正言辞,她也只是一个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也许他会在危难的时候帮她一把,但是绝对不会帮着她站在林玉儿的对立面。

周雨彤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她当然记得十分清楚,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又能如何和李琰铭说?就这么放弃了吗?想起了秦彤日记里的那些浓厚的思念,周雨彤叹了一口气。

她并不能理解秦彤,却又十分同情她的遭遇,既然生前不能同床共枕,死后就让她们同寝了了秦彤的夙愿吧!

“李大哥今天我来找你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能单独谈谈吗?”周雨彤收回了内心的愤恨隐忍着怒意,平和地和李琰铭说到。

“琰铭大哥希望你能平心静气和我们谈谈好吗?”肖逸也恳求道。

两人一说李琰铭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可能同意那样的事情,那样他就真的成了林家的罪人了。

“你们想都别想不可能的。”说完搂着林玉儿便离开了。

周雨彤万分失望,马上林明忠就要出殡了,要是现在还说服不了李琰铭,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了。“阿逸……我们……”

“彤彤……这是你妈妈的遗愿,还有时间,只要李琰铭肯配合,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了。”肖逸坚定地看着周雨彤,这是他对林明忠的承诺,他无论如何一定会做到。

沉思了片刻周雨彤抬起了头:“你去带走林玉儿,我追上李琰铭,我会劝服他的。”

肖逸点了点头,两人迅速行动了。

肖逸快速追上了李琰铭,还好他还没有走到人多的地方,周雨彤拉住了李琰铭:“李大哥,阿逸只是先带走了林玉儿,求你听我说几句话,就几句,你要是还不肯答应,我再也不会用这件事情来烦你了。”

说完周雨彤普通就跪倒在了李琰铭的面前。

虽然此处并没有什么人,但是让人看到周雨彤无端朝自己下跪,多少也会让人觉得奇怪。李琰铭不由皱起了眉头,只得道:“我让你说,说完那件事情不准再提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