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25章 承认与否

第225章 承认与否

“李大哥,他和我说要和我生母合葬的时候,我说什么也是不肯答应的,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不情愿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шщш.щuruo.舞若小說網首发)可是我看到了这个,我的生母至死都想念着他,我想她如果在天有灵也会十分希望能够和他葬在一起的。”周雨彤将秦彤发黄的日记本递给了李琰铭。

继而又道:“李大哥,这也是他的遗愿,我希望您能帮助我。”

李琰铭接过了那本日记,看了起来,眼中不由有了一丝动容,然而合上日记,却又恢复了冷静的神色:“你的生母我听林伯伯说过,确实是一个很善良真诚的女人,我也确实十分感动,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我怎么可能让林伯伯和你的生母合葬了。林伯母和林巍都还在,玉儿也在一边看着,这么重大的决定他们点头了,我无话可说,可是你和肖逸都不敢去找他们说明什么?他们根本不可能答应!不要为难啊我了。”

看着李琰铭脸上的难色,周雨彤也知道确实是为难了他了,虽然秦彤并没有养育她,然而她的第二次生命是秦彤给予的,秦彤为了生她甚至于失去了生命,周雨彤很想为她做些什么,希望能够满足她最后的愿望,也算是报答她把周雨彤带到这个世界上。

“李大哥,您考虑地是林巍林玉儿还有卫珍,那你考虑过林……”周雨彤想脱口而出林明忠,却又觉得人都已经不在了似乎这样称呼并不好,可是真的要叫爸爸?那她是绝对万分不情愿的,只得改口道:“你考虑过林伯伯的感受吗?这是他最后的遗愿了,你真的希望他含恨而死吗?”

李琰铭若有所思这些话肖逸都和他说过了,他也想过,林明忠并没有留下遗书,因为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不妥,可是李琰铭知道林明忠确实是这样期许的。李琰铭知道周雨彤其实心里还是并不愿意承认林明忠的,那句林伯伯都是万分挣扎之后的结果,然而她能答应这件事并且为这件事情奔波求他。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你……最希望的不就是让他含恨而死吗?不是至死都不愿意原谅他吗?为什么现在又用这样的话来劝我?”

周雨彤就知道李琰铭会这么问,只得叹了口气:“李大哥你这样从小喊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我的童年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些只是我的养父养母,小的时候我的养父输了钱,跑回了家竟然想要卖掉我来换钱。还有我手上的这个纹身下面其实是一个很深的疤。”周雨彤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了李琰铭的面前。

白皙而纤长的手上,一朵妖冶的花朵盛开在手背之上,别有一番风情,又有谁会将这么美丽妖娆地东西同狰狞得伤疤怜惜到一起。

“这是我得养母留给我的,她走的时候甚至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后来养父为了利益甚至几次愿意帮着别人对我下毒。曾经我很痛苦。我不明白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会对我这样,为什么同母异父的姐姐得到了妈妈全部的爱,而我却被父母所厌弃。[起舞电子书]”

说着说着周雨彤的眼中不由落下了伤心的泪水,她小时候的那些事情只是记忆,她也许没有太深的体会,然而周洪盛对她下迷魂药帮着秦雨绑架她,又为了秦雨引狼入室差点让别人**了她。那时候她的绝望她的无奈她的委屈,一点一滴都是自己熬过来的。她又能如何不刻骨铭心。

李琰铭并不知道周雨彤的身世他所看到的只是林明忠一味的近乎溺爱的所谓关心,目睹的是林明忠疯狂毁灭林家来博她一笑的冲动。然而别的,他无从得知。

“对不起……”

面对李琰铭诚恳地道歉。周雨彤却摇了摇头:“后来我知道了那只是我得养父母,其实我对他们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原本的恨意也丝毫不见了。当我知道当年的真相,我甚至开始同情他们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不是因为林……他的不负责任,我的生母,我,我的养父,我的养母甚至于我的奶奶的命运都不会是这样!他一个人。毁了这么多人,你说我能够轻易原谅他吗?我能够放得下心中的愤怒吗?

尤其是后来得知林巍想要杀死我,最后害死的却是我唯一的亲人确实因为我的身世的时候,我恨透了他!也恨透了林家。李大哥,你不知道林巍和林玉儿后来对我做过些什么,你也不知道我从小到大经历过怎样的水生火热。我知道你觉得我冷血无情,他都那样对我了,我还丝毫不动容。可是我希望您也能从我的角度想,我的生母的生命。我的奶奶的生命,是他那些补偿能够换回来的吗?”

周雨彤的泪水早已肆意,李琰铭从口袋中掏出了手帕:“对不起,我片面了,可是我真的不能够帮你们,要是所有人都知道林伯伯地遗体和别的女人葬在了一起了,林玉儿林巍还有林伯母以后出来了将更加没有立足之地!他们也会怨恨我一辈子的。”

周雨彤接过了手帕,擦干了眼泪,抬起了晶亮的眸子:“不,李大哥不用所有人知道,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不会有别人知道,肖逸都安排好了,送进去火化完之后装进骨灰盒,那时候会把一个装了一些旧物的骨灰盒交给你,而真正装了林……他的骨灰的盒子,我和肖逸会带走然后秘密安葬。你只要看好林玉儿绝对不会有别的人发现的。”

“你们……”李琰铭没想到他们竟然打算这么做,然而这么做的可行性……他不由要斟酌一番,毕竟这件事情一旦捅了出去以他现在的力量,他需要掂量一下。

周雨彤见李琰铭已经动摇赶紧趁热打铁:“李大哥你只要保证抱着他的骨灰盒的人是你,别的我们都安排好了,绝对万无一失,你要知道这件事情要是捅了出去,最麻烦的人不是你,而是肖逸。你可以推脱并不知情完全被蒙在了鼓里,一切都是我们干的。”

李琰铭一想周雨彤说的确实有理,只要抱着骨灰盒的是他,没有人再会去检查这个,只要肖逸不出问题整件事情成功的可能可以说是绝对的。权衡一番之后李琰铭却也没有急于答应。

“要我答应。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一件事情。”说谈判是李琰铭最擅长的事情一点也不为过,既然是周雨彤他们求他,他们必须一定要拿出诚意。

“你说。我不保证一定答应。”李琰铭是老狐狸。周雨彤可得三思而后行。

“你生母的墓碑上,必须刻上这几个字。”李琰铭拿起了周雨彤的手,用手指在她的手心上写下了:“父林 忠之墓。”当中的明字,李琰铭有心空掉了,这样也不会让别人发现什么。

“李大哥你!”周雨彤一直觉得李琰铭是商人。考虑最多的一定是利益,如果他借机想要肖逸妥协,为他带来经济上的利益,她一点都不会奇怪。太没有想到的是,李琰铭既然会提这样的要求,一定要逼她承认林明忠是她的父亲。

“你既然承认了你的生母,也答应了两人的合葬,就是承认了林伯伯是你的父亲又何妨……况且……”李琰铭没有说下去的是,林明忠临终前对于周雨彤的安排,连他这个外人都十分动容。他也十分希望能够让林明忠真正的没有任何遗憾。

“况且什么?”周雨彤心里却有些乱。并不愿意立时就答应了。

“况且,这样你便是有父有母的孩子了,并不在是私生子不是吗?”李琰铭随口一说,却说中了周雨彤的心病。“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出殡了,你赶紧考虑吧!”李琰铭看了看手机上的时机。

“好,我答应。”周雨彤点了点头,只要秦彤认可,不管她如何做想,林明忠不都是她的父亲吗?她又执念什么?

两人说妥了之后赶紧分开了各自忙碌了起来。

抱着林明忠的骨灰盒来到了秦彤的墓边。周雨彤的心情十分复杂,就在几天之前林明忠就是在这里永远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那鲜红的血液美丽的白玫瑰,如同镌刻一般永远地留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这么多天了。没有一天她能够安睡的。解剖过那么多尸体的周天绝对不可能会因为看见死人而失眠,真正让她难以入睡的却是那一朵朵怒放的沾染了血的白玫瑰,那是她父亲的血,这是她永远难以抹去的事实。放任自己的父亲撞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也许这辈子她的心里都总会有那么一朵带血的白玫瑰。

也许林明忠真的是她的父亲吧?她想让他用后悔和追恨折磨自己一辈子,他却用那么一朵带血的白玫瑰让她自责。人就是这样的矛盾。她不觉的她有错,却会一直自责下去。

周雨彤和肖逸默默安葬了林明忠,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白玫瑰放在了两人的墓碑前。“别多想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还好我的孩子以后不会有我的痛苦。”周雨彤把头埋进了肖逸的怀里。

伫立良久,两人才携手离开了墓地。

回到家周雨彤就发了很高的高烧,病的迷迷糊糊的,肖逸一直陪在周雨彤的身边照顾着她。

几日之后李琰铭便亲自登门,来到了肖逸家中。周雨彤刚刚退了烧病的神志不清的,可是听到李琰铭来了,却还是打起了精神。

“李大哥你来啦?”周雨彤有些虚弱地靠在了沙发上。原本肖逸是想让她继续躺床上得,不过周雨彤却执拗着一定要下床,可是病成那样,连元宝和暖暖都只能各自送到周家和肖家去照顾了,她哪里还动得动什么?只能窝在沙发里窝着。

肖逸忙着给李琰铭倒水切了水果出来,又拿了一个冰袋给周雨彤敷在了脑袋上。虽然已经吃了退烧药了,可是温度下来也需要一个过程,周雨彤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过程十分漫长,也只能慢慢休养。

“李大哥彤彤正发着烧,病的挺严重的,两个孩子都送去长辈哪里了,你可千万别见怪。”肖逸抱歉道。

“怎么发烧了?”李琰铭关切道:“前几日见到还好好的。”

“就是那日回来之后就病了,应该是外面太冷了冻坏了。”肖逸环住了周雨彤让她依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李大哥今天有什么事情吗?你说吧!”

李琰铭也不再多追问周雨彤的病情,只道:“今天我把玉儿送回去了,你这边怎么说,这件事情……”

“我已经请了律师在处理,也都大好招呼了,被害者那边提什么要求都答应,也都诚恳道过谦了,只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再上诉什么的。别的只能以后再慢慢来了,林玉儿要在牢里待一段时间这是肯定的,而且这个时间肯定不会短。”肖逸解释道。

“阿逸……这件事情……你能不能……”李琰铭的想法肖逸怎么会不明白,不过肖逸却立刻拒绝了。

“不行,最近林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多少人在盯着看呢?你可千万别想旁门左道的方法,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永远不要试图欺骗大众,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些人中有多少人比你聪明多了,你的想法人家甚至可以洞若观火。”肖逸严肃道。他做事一直有自己的原则,他永远不会去试图挑战公众的容忍度。

肖逸说的话,李琰铭又怎么会不明白,可是死心毕竟是人之常情,他也难免,实在是不忍心让林玉儿受苦。“我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玉儿她……”

“林大哥,玉儿的人生以后得她自己走,如今林家不比从前了,是该让她吃点苦长长记性了。我答应过秦奶奶和林伯伯照顾她,但是说真的,我没有能力也绝对不可能护着她一辈子让她胡作非为,李大哥希望你也能明白。”

李琰铭无话可说也只能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向了周雨彤。

“彤彤,林伯伯在你没有看到的地方为你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知道你最后也是被我逼着才不情愿地答应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原谅他。”

周雨彤不置可否:“谢谢你,李大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