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32章 张雅丽

第232章 张雅丽

第232章

在外面疯了一个月周雨彤和肖逸终于回到了国内。下了飞机终于回到家里,两人步调一致地躺在了床上不想动弹了,就想好好睡觉了。

大睡了一整天,到了第二日两个人才重新恢复正常。肖逸忙着去公司上班了,而周雨彤则忙着把带回来的东西整理了一番,到了第三日才总算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然后去了把两个孩子带了回来。生活也算重新回到了正轨。

然而又过了几日,正当周雨彤去幼儿园接元宝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周雨彤压根不认识她是谁,然而她却走到了周雨彤的面前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张雅丽,你是元宝的妈妈,顾鑫的妻子吧?”

听到最后一句话,周雨彤差点没一口吐血,元宝的妈妈就算了,顾鑫的妻子到底是什么鬼?还有张雅丽是谁啊?她根本不认识啊!

“请问你是哪位?我好像不认识你。我是元宝的妈妈不错,不过我不是顾鑫的妻子。”周雨彤礼貌性的和张雅丽握了个手,虽然她满脸都是不情愿。顾鑫那个家伙是怎么回事,明明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还用自己做挡箭牌。

然而周雨彤这下可是真的冤枉顾鑫了,毕竟他用她做挡箭牌的时候,她还没有结婚呢!

“什么?你不是顾鑫的妻子?”张雅丽不可置信地看着周雨彤。

“顾鑫和你说我是她的妻子的?”周雨彤决定这次可绝对不再做顾鑫的挡箭牌了,顾鑫的桃花运来的越多越猛烈越好。她才不想做挡箭牌了。

“你们离婚了?”

“我们从来没有结过婚!”

“元宝不是顾鑫的孩子吗?”

“当然不是!元宝有自己的爸爸!”周雨彤这下更加坐实了顾鑫拿自己当做挡箭牌的罪名了,心里想着一定要找一个好一点的机会好好收拾收拾顾鑫,不然这个混蛋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张雅丽一时语塞,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是多么的搞笑,想起周始之前的表现,张雅丽只觉得心里一阵闷痛,所有人,所有人都在嘲笑她的无知,嘲笑她的愚蠢吧?

看着失魂落魄的张雅丽。周雨彤有些意识到自己好些太直接了。这么赤果果的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这个小姑娘人家肯定是受不了了吧?周雨彤有些心虚地想着。

然后换上了鼓励的语气:“小姐,小姐,顾鑫一直都是单身,并没有妻子。更加没有孩子。他只是骗你而已。所以如果你喜欢顾鑫你尽管上好了!我支持你!他全家都希望他赶紧找个合适的女孩然后结婚生子呢!”周雨彤想着自己这么友善友好又激励性的话语一定能给这个小姑娘不少勇气和自信吧?

可不想张雅丽的眼中却溢出了泪水,不停的摇头:“不要了,不要了!我再也不要见到顾鑫了!那个骗子!他……他竟然这么讨厌我!这么欺骗我!”说着张雅丽捂着脸转身就跑。

周雨彤哪放心这么一个小姑娘这么跑走了。还哭得这么肝肠寸断的。一边拉着元宝一边追了过去:“小姐,小姐,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好不容易抓住了张雅丽,气喘吁吁道:“小姐,你听我好好说,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好不好?”

张雅丽一时之间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疼痛,哭得早已泣不成声了,也没有太多的反抗,被周雨彤拉进了路边的一家咖啡厅。

周雨彤知道要说服两个人在一起这件事情难度系数可能有点大,估计一时半会是肯定不行的,就是说通了这个小姑娘,顾鑫那里也不好说。不过要让这个小姑娘哭成这样就跑出去了她也是绝对做不到的,开导的话还是要说几句的,最好是能够让她对顾鑫重拾信心,那么她的任务也算是达到了。

周雨彤随便点了两杯咖啡,又拿出了包里元宝的奶瓶让他抱着自己去喝。

掏出了常备着给元宝用的纸巾,递给了张雅丽。早已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张雅丽,早已没有什么形象了,脸上的妆糊做了一团,到处都是红红黑黑的,周雨彤又只得从包里拿出了湿纸巾递了过去。

还好她现在主业是全职妈妈身上这些东西也齐全,不然真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位已经哭成大花猫的大小姐了。

周雨彤抿了口咖啡,然后坐着看着张雅丽,终于张雅丽平静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擦干了眼泪恢复常态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是恢复了镇定了。

“我是不是特别傻,你们是不是都在背后笑我?上次那个姓周的是不是真的是你的哥哥?”张雅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

“姓周的?”那应该就是周始吧?周雨彤点了点头:“那是我哥哥没错,不过也是顾鑫的大哥。其实对我而言,顾鑫也是弟弟。”

张雅丽冷哼了一声,“弟弟?那元宝为什么叫顾鑫爸爸?”

“爸爸?”

周雨彤瞪了元宝一眼,元宝这臭小子就开始装天真了,抱着奶瓶不说话,眨巴着大眼睛就好像再说:“我还小,我不记得了,我不明白。”

气不打一处来的周雨彤心中暗暗记下了一笔,回去一定得好好收拾这个臭小子,可是面子上却只能说:“孩子还小,不懂事,你千万别当真。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这孩子实在是笨,连我这个做妈的都时常认错,认错爸也十分正常。”

周雨彤昧着良心尴尬地笑了笑。

“可是姓周得那个人,为什么也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也帮着顾鑫骗我?为什么也说他是顾鑫的大舅子?”张雅丽咄咄逼人问道。

周雨彤心里完全明白。周始绝对是不可能直接肯定他就是顾鑫大舅子这件事情。当时的情景虽然她不在场,不过完全能够想象,肯定是这个小姑娘因为被顾鑫骗了,又被元宝误导了,然后就把周始认为是顾鑫大舅子了。

然后周始估计也并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然后小姑娘就以为是默认了。咳,周始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懂事,什么事都门清。可是说不懂事……这种恶作剧也做得出来。太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她该怎么说?总不能说周始也不懂事吧?叹了口气:

“小姐,怎么说呢,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周雨彤刚想解释,却被张雅丽给打断了。

“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顾鑫就是讨厌我。就是不愿意见到我。才不惜说出这样的谎言的!我张雅丽也不是嫁不出去的人!这种渣男我才不在意了!”说着猛灌了自己一口咖啡。

张雅丽是自己想明白了,原本确实她想带着钱来拆散顾鑫的婚姻,想用钱来夺走顾鑫。然而最后她竟然发现顾鑫根本没有所谓的婚姻。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愿意说出实情。他是有多么的讨厌自己?

她觉得自己不值,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要是她还想勉强什么,那一直痛苦的只会是自己。

周雨彤有些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看小姑娘喝咖啡的样子,好像也不像有事的人,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实顾鑫也有自己的难处,你也别把他想太坏。虽然他骗你确实是他的不对……”

“哼,他等着后悔去吧!我看他没有资金还能撑多久!”张雅丽冷哼一声:“他以后就是求着我,跪在了我的面前,我也不会给他投资的。”

“噗”周雨彤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傻妞啊!都这么久了还不知道顾鑫的资金已经没有问题了吗?然而思忖了一下,周雨彤还是决定不要告诉她了,让她自己暗爽一下也好。

见周雨彤笑了,张雅丽不由十分疑惑:“你笑什么?”

“你说的对!让他后回去好了。”

“哼!你是姓周的那人的妹妹,顾鑫的姐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再见。”看着周雨彤的模样,张雅丽不由想起了之前周始逗她时的表情,不由恼羞成怒,说完就站起了身。

刚想离开,元宝却放下了手里的奶瓶,跑了过去抱住了张雅丽的腿,抬起头,甜甜地道:“姐姐,你这么漂亮,以后一定会有更好的,顾叔叔不适合你。”

周雨彤不由满头黑线,这那是6岁得小屁孩能说出的话?自己这儿子是不是开挂了?仔细一想,一定是周始那个混/蛋教的。也不拆穿,走了过去想安慰了一下张雅丽。

却见张雅丽蹲下了身子,捏了捏元宝的脸:“混小子,我记住你了!”说完便离开了。

周雨彤带着元宝回了周家,找到了周始兴师问罪了起来。

果然元宝最后的那句话,就是这个混/蛋教的。

“你还是元宝的舅舅呢?他撒谎你陪他一起撒,还总是教他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周雨彤生气道。

周始却笑得前仰后合了起来:“前些天你和肖逸出门了,我去接元宝就发现那个小姑娘一直跟着我,后来就一直躲在了元宝的幼儿园附近,我想着估计她就是想要找你,干脆也不戳破。反正你也会戳破的,我干嘛做坏人。”

“你还不是坏人啊?这么欺负人家小姑娘!”周雨彤狠狠地揪了一下周始得耳朵。

周始吃痛,“哎呦”一声叫了起来:“我要是戳破了,顾鑫不得不高兴吗?你戳破就不要紧了。”

“你还说,顾鑫不懂事你就陪他一起不懂事,他爷爷奶奶催着他结婚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这么纵着他!”

周雨彤越说越生气了,周始根本就是什么都明白的人。他知道顾鑫家里在催,也知道顾鑫怎么想的,可是他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劝劝顾鑫,反而还纵着他。

周始却难得的屏气凝神,换上了衣服严肃的表情:“彤彤,正是我什么都知道,所以我才不愿意催他,我知道他心里有多难过。”

周雨彤被周始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吓到了:“哥……你……”周雨彤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没有注意过周始,他才是最最应该被催婚的那一个,听他这语气,好像有很多故事的感觉,这么多年了,难道周始还想着娟子?“你还放不下娟子?”

周始倒了杯茶,微微抿了一口:“我是不相信爱情的人,用情不深,就永远不会受伤,也没什么放不下的,至于娟子,这么多年了,我倒是真的无所谓了。不过顾鑫……我理解他的感受,他就是太用心了,今日才会这样。”

淡淡一笑,又道:“彤彤既然你这么懂事为什么不好好劝劝顾鑫?”

听着周始欠扁的话,周雨彤气不打一处来,他就是个老小孩,这么多年了就这么一直任性傲娇。这种事情她怎么劝?她劝那只是火上浇油,给他的伤口撒盐,唯一能劝的只有他周始。

“哥,你怎么就不懂呢?唯一能劝得动的也能劝他的只有你啊!”

“我懂他才不劝他,你先去问问肖逸为什么你走了那么多年都还等着你,你就会明白了。我就不信没人劝肖逸,这种事情越劝反而适得其反,就和张雅丽一样,想通了自己就回去了,想不通,就算顾鑫有家庭她也要执意做小三。”周始继续喝着自己杯中的水。

感情这种东西,太让人不能控制了,所以他只能控制自己不去碰感情,与其和顾鑫那样明知得不到,还痛苦的放不下,不如干脆不要拿起来。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不说顾鑫了,哥你自己的事情该提上日程了吧?你看肖逸比你小了好几岁,现在孩子都有两个了。”

“没人有没人不同的活法,彤彤你就不要为别人操心了。”周始一口喝完了杯中的水,然后把被子放回了原地,走出了房间。

看着周始离开的背影,周雨彤发现自己这个哥哥她从来没有看穿过他,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又究竟想做些什么?她看不透也猜不透。(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