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37章 释嫌

第237章 释嫌

周雨彤也弄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照片会出现在岚子那里,还是这么有误导性的照片。可是即便是岚子现在还怀着孕多疑,可是为什么会不相信她呢?为什么会怀疑她呢?她的心头也是一痛,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让她丧失理智,她还是让娟子赶紧去跟着岚子,岚子怀着孕,她不想岚子有任何的危险。

四周的人看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看了过来,周雨彤也没有心思吃什么饭了,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水渍,赶紧离开了。回到了办公室就把自己关了起来。

娟子送走了岚子便回来了,看着周雨彤紧锁的办公室的门,叹了口气,拎着手中打包回来的饭菜去敲门。良久,周雨彤才来开门。

“娟子有事吗?”周雨彤的神色十分疲惫,整个人萎靡不振的。

“给你带了饭菜回来。”说着走进了办公室。“彤彤,岚子现在怀着孕情绪不稳定,今天的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找机会和岚子好好解释一下就好了。”

娟子把饭盒放在了周雨彤的办公桌上,然而看着娟子小心翼翼的表情,周雨彤心中的委屈也溢了出来。

“你也觉得我是那样的人?”

娟子赶忙否认:“当然不是,彤彤你别多想,下午还要上班赶紧吃了饭,别饿坏了。”

周雨彤却越发失望了,看着娟子的闪躲,看着娟子小心翼翼的神色,她明白,岚子的话确实也说中了娟子敏感的神经。叹了口气,反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和王凯确实私下见过两面……这件事情我答应过王凯不会说出去,我现在和岚子说什么她都听不进我的解释。还有娟子,我即使不爱肖逸了也不会爱王凯,即使我要出轨,我也不会挑岚子和你的另一半。我重视你们胜过一切。”

“我……”

“娟子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吴迪文对你的感情吗?他是想追过我,可是在那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交集了,即便是上次在岚子的婚礼上我们见到了都没有说话。况且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不知道你究竟担心什么?”周雨彤不解的看着娟子。

“我知道,我没有担心什么,彤彤我……我……”

就在这时周雨彤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肖逸,“喂,肖逸怎么了?……什么?岚子过来了?……我知道了……是的……是她是吗?哼……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周雨彤拿了自己的包,然后就往外走,看见干在那里的娟子抬头道:

“岚子去肖逸哪里闹了,一起过去,你劝劝岚子?”

“啊?”娟子有些吃惊,赶忙点了点头:“我明明把她送回家了,她……”

“什么也别多说了。”

两人立刻往肖逸那边赶,到了肖逸公司,便直接进了办公室。沙发上岚子王凯各坐一边,肖逸却置身事外地在看文件,见了周雨彤和娟子来了才抬起头。

“你来啦?午饭吃了吗?我特地让阿翔去买你最喜欢吃的咖喱去了,一会儿吃了再走。”

周雨彤点了点头。

岚子却冷哼一声:“肖逸你倒是心宽,看见这样的照片还能这么淡定。”

周雨彤刚想出言解释,肖逸却已经站起了身:“这样的照片又怎么样?这件事从头到尾彤彤都没有瞒过我什么,我有什么好不淡定的。再说就算我对彤彤没有自信,我对我自己的魅力还是有自信的。彤彤绝对不会为了别的男人背叛我,米国的五年没有,现在更不会有。”

听了肖逸这些话,周雨彤一阵莫名的感动,心中的委屈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泪水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阿逸……”

肖逸走到了周雨彤的身边抱住了她:“好了知道你委屈了,别哭了。”

说完又看向了王凯:“这件事情你来解释吧?毕竟彤彤没有什么需要向我解释的,不过你还是得和岚子好好解释一下。”

此时的王凯满脸愧色,脸色通红,羞愧地点了点头,艰难地开口道:“岚子……这件事和彤彤没有关系,都是我得错,彤彤是为了帮我。”

岚子和娟子都对这突来的反转大吃一惊:“什么叫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岚子,上次的事情我隐瞒了你,那个邹丽华……我确实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并不是我想的,她灌醉了我,她是个职业的骗子。她一直纠缠着我,想要敲诈我,也差点成功了。可是却被彤彤撞见了,肖逸帮着查明白了那个女人的底细,然后彤彤帮我出面解决了这件事情。”王凯言简意赅地把整件事说了出来。

“你……你和那个女人……”岚子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凯。

“对不起岚子,我绝对再也不会了。是我求彤彤千万别告诉你的,都是我的错。”王凯低下了头,眼中竟有了泪意。

肖逸拉了拉周雨彤的手,又示意娟子一起出去,给岚子和王凯两人自己留下空间。

出了办公室,刚好看到陈晟翔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老大,你要得饭给你买回来了,那非洲……。”

肖逸满意地点了点头:“嗯,非洲那个项目我原本就已经和阿三说好了让他顺路去看看。”

“老大……你!”陈晟翔已经泣不成声了,老大总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难缠顾客扔给自己就算了,还总是这么压迫自己,欺骗自己,天理到底在那里啊?

“阿翔招呼一下彤彤的朋友。”肖逸却丝毫没有顾忌陈晟翔已经泪盈于睫的双眼,拉着周雨彤边往休息室走便道:“趁热赶紧吃了,一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

对于这一对活宝,周雨彤也是哭笑不得,肖逸就是喜欢捉弄陈晟翔这个老实巴交的小弟,然而陈晟翔别的方面智商逆天,不过一见到肖逸,完全就只能被玩弄于鼓掌之间,每次都只有哭的份。

然而现在周雨彤不得不先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看肖逸的样子,应该是要审问自己的样子了。只能先为自己默哀三分钟。

进了休息室,肖逸体贴地为周雨彤打开了饭盒,准备好了筷子和勺子。周雨彤反而有些猜不透肖逸的想法了:“阿逸……你不问问我……”

“问什么啊?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知道有什么好问的吗?”肖逸拉着周雨彤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把筷子和勺子分别放进周雨彤的左右手:“好好吃饭。”

“嗯!”周雨彤感动地点了点头,然后大口得吃了起来,早就过了饭点了她都快饿坏了。反正玩心眼她绝对玩不过肖逸干脆也不多想,好好吃饭要紧。

“照片是魏丹丹拍的,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在找人跟踪你,也是我不好大意了。”肖逸有些自责。

“我自己都没发现你怎么知道。”周雨彤笑了起来:“今天你说的那些话我真的挺意外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相信我。”

肖逸环抱住了周雨彤,“我相信你不代表我不吃醋,我不高兴了,看见那些照片我都气炸了。别的借位就算了,那个他抱住你什么什么情况?快给我解释清楚了!还有他抓着你的手!”说着肖逸便咬住了周雨彤的耳朵。

“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不小心扭了下脚然后王凯扶了一下我,抓手是因为我要打岚子电话告诉岚子他不让。好了好了醋坛子可以了吗?”周雨彤只得求饶道。

肖逸却不愿意轻易放过周雨彤:“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反正就是不可以。”

“好了好了,阿逸不要生气了啦!”周雨彤凑上前去哄了哄肖逸。

肖逸的眼眸却突然变得深沉了起来。

“怎么了?”周雨彤不禁问道。

“我错了,我不再你身边你还是应该保护好你自己,不要在意别的。什么都不要在意,你的安全最重要,我不想你收到哪怕一丝的伤害。”肖逸紧紧抱住了周雨彤,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肖逸的画风突转让周雨彤突然有些不知所措:“阿逸……怎么突然想到说这个?”

肖逸摇了摇头:“记得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保护好自己,别的什么都不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别的我都不在乎。”

“好了好了,阿逸,出来这么久了该去看看岚子和王凯了。”周雨彤并不想继续那个话题。

两人重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岚子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了,王凯跪在了岚子面前抱着她一起哭。

周雨彤叹了口气,这次王凯应该会长记性了吧?

见了周雨彤和肖逸,岚子把头低了下去不敢看二人。王凯却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

“彤彤肖逸,你们别怪岚子,都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错了,彤彤你千万不要生岚子的气。”

周雨彤扶起了岚子:“岚子,你别放在心上,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知道你现在怀着孩子压力大。你又是个敏感的人,我不会怪你的。”

“彤彤……我……”

“好了,解释清楚就好,不是什么大事,你好好养胎要紧。王凯虽然有错,不过确实也是无心的,这一次你就先放过他,要是下次他在犯错,我绝对不轻饶他。”周雨彤拿了纸巾轻轻提岚子擦干了泪水。

“彤彤,我……我错了……”

“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了,谁都别在提起了。可别哭了,哭坏了我干儿子,我可得心疼了。”周雨彤哄着岚子笑了出来。

书房中的肖逸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资料,突然胸口涌上一股腥甜。肖逸赶忙用纸巾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阵猛咳之后,口中充满了血腥味。抬眼一看手中的纸巾几乎被鲜血浸透了。

肖逸的心中陷入了一阵恐慌,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自己吃了这么久的药,还一直很注重保养,明明自己已经感觉好了很多,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会咳血?

“阿逸,刚刚给你热了牛奶。”周雨彤敲响了房门。

“别拿进来了,我在画图,不要弄脏图纸,我一会儿出来喝。”肖逸赶紧把沾了血的纸巾藏在了抽屉里,又喝了口水漱去了口中的血腥味。

“哦……好吧……我把牛奶放厨房里了。”

第二日,肖逸不敢再拖延了,没去上班就去了医院。

医生看了肖逸的身体状况一个劲地摇头:“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来医院治疗?你再这么拖下去都撑不了半年了。”

“医生,你说……我只有半年了?”肖逸不可置信地看着医生。

“你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现在我也没有太多的办法,要是抓紧时间治疗应该还能拖个一年,要是你再执意不肯住院,我我真的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医生放下了手中的病历。

“治疗也只有1年了?”

医生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肖逸猛地起身离开。

“你……你怎么就不肯听我的话呢!”医生冲上前去拉住了肖逸。

肖逸淡淡一笑:“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谢谢您医生。”

说着离开了。

千年一遇,肖爸爸在办公室里见到了肖逸。

“怎么想到来这里找我?什么事情?”肖爸爸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问肖逸。

“爸爸,妈妈走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难过?”

话音刚落,肖爸爸手中的钢笔掉落在了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很快被掩饰了起来,俯下身子去捡笔:“怎么想到问这个?”

“突然很想妈妈……”

“想妈妈就去看看她吧!”肖爸爸捡起了钢笔,继续伏案,写着什么。

“爸,妈妈走的时候你还那么年轻,这么多年了,就没有想过再找个妻子?”

肖爸爸放下了手中的笔:“除了她,所有的人都是将就,但是我不愿意将就。而且我有你,我只想好好带大你,看着你成家立业,以后百年以后到了地下见到你妈妈也能抬得起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