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238章 终章

第238章 终章

周雨彤下班回到了家中,原想收拾收拾便开始做晚饭。却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起来一听猜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魏丹丹:

“姐,我现在和我姐夫在一起,你要不要来看看啊?”魏丹丹笑得好不妩媚,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看着自己眼前那个英俊的男子。

“魏丹丹,我不想再和你有过多的牵扯,你够了,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周雨彤不耐烦道,她已经不想在理魏丹丹了。

魏丹丹却笑得更加妩媚了,“你真的不好奇,我和我姐夫再做什么吗?“

“不好奇,因为你们根本不可能再一起。”说着周雨彤就挂断了电话。

不多时,魏丹丹便发了个地址过来,周雨彤却不愿多理会。径自去做饭了。

电话的那头,魏丹丹,巧笑嫣然地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听到她这么信你,你是不是很高兴?”一边说一边将艳红的指甲,触碰到坚毅的脸上。

“我高不高兴不用你管,那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还没把她叫来。”肖逸寒冷的声音如同冬日里的坚冰,往日明媚的双眸也在这时射出阵阵寒气。

“哎呦,她会来的,别担心。在她来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做好准备。”魏丹丹整个人已经移在了肖逸的身上。

肖逸却冷冷地推开了魏丹丹,“放准你自己的位置。”

说完便进了卫生间。

周雨彤在家中早已做完了晚饭,等候了良久却也没有能够等回肖逸,心中隐隐有了不安,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周雨彤有些不耐地在客厅中来回转悠了几圈。

拿出了手机打了肖逸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周雨彤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又一次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姐姐,我让你来见姐夫,你又不肯,那干嘛还一个一个打电话?”魏丹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姐夫在洗澡,你要不等等再打来。”

周雨彤的脑海中嗡地一下,下意识地去看了拨出去的号码,是肖逸,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周雨彤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抓起了手机大声道:“你又再玩什么把戏?阿逸呢?阿逸呢?”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魏丹丹娇俏地笑了起来:“地址给你了,可要快点。”

旋即挂下了电话。

周雨彤只觉得五雷轰顶,心里一阵乱麻,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地没有意识了起来,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叮铃叮铃”又是一阵刺耳的铃声把周雨彤的意识拉回到了现实。

是肖爸爸,周雨彤又是一惊,肖爸爸一直挺忙的,和肖逸结婚这么救基本上就没有主动找过自己,可是这次,会是什么事情?和刚刚的事情会有关系吗?

周雨彤来不及多想赶紧接起了电话:“喂,爸,怎么了?”

“彤彤,肖逸在哪里?他现在在哪里?”肖爸爸的语气十分激动。

“我也找不到他,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肖逸那个傻孩子……他怎么就这么傻……”

那日肖逸去过肖爸爸办公室之后,肖爸爸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就让人去查了肖逸找他之前去的地方,这才找到了那家医院那个医生,知道了一切。

“肖逸……他……他的病又严重了,医生,医生说他活不过1年了,这个傻孩子就一直瞒着我们,瞒着所有人……”说到此处肖爸爸已经声泪俱下了。

肖逸是他唯一的儿子,是他最爱的人留下的唯一的儿子,然而现在,他却知道了这样的消息,肖爸爸恨不能得病的是自己,恨不能自己代替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子去死了算了。

周雨彤也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整个人更懵了:“爸,您再说一遍,肖逸他,他怎么了?”

“医生说他已经自己一个人支撑了很久了,却死活不肯告诉我们,你说这个傻孩子,不想我们伤心难过,那现在我们就好受了吗?”

“爸,我知道肖逸在哪里,我马上去找肖逸,您别急,万事不到最后总有一丝回环的余地。爸……我找到肖逸再和您说。”周雨彤来不及多劝肖爸爸,挂下了电话,拿起了车钥匙就往外去了。

她要去找肖逸,这个傻瓜,竟然最后还想用这样的手段逼走她,他有没有脑子的?这个傻瓜!

周雨彤照着魏丹丹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酒店里的房间,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后,魏丹丹妖娆地打开了门。

一切都是意料中的模样,周雨彤一把推开了魏丹丹,肖逸赤裸着上身挡在了她的面前。胸口那道深深的疤痕分外刺眼。

周雨彤气急,一巴掌扇在了肖逸的脸上。

肖逸也不躲开,“你都看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了,离婚吧。”

“离婚?你说离就离,你说结就结?你个混蛋!你说过不再骗我的,说过不再瞒我的,就为了逼我离婚,就和这个女人搞在一起骗我!你个大骗子!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你给我好好回医院好好看病!你要是敢有半点闪失,元宝,暖暖,你别想他们再认你!”

周雨彤口若悬河地说着,双手朝着肖逸身上一阵猛打。

肖逸听明白了周雨彤的话,一愣,抓住了她的双手,“你说什么?你知道了什么?”

周雨彤大大的杏目中已满是泪水:“不就是生病了?不就是医生说你活不过一年了吗?就为了这个你就要骗我推开我逼我离开吗?我就是那种只能共富贵,不能度难关的人吗?”

“彤彤,我,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肖逸也慌乱了起来。

“爸爸都知道了,他也都告诉我了,阿逸,不要推开我,就算医生说的是真的,就算你真的只有1年了,也让我陪着你好不好?”周雨彤抱住了肖逸把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眼泪漱漱地往下落:

“国内看不好,我们去国外,西医不行,我们找中医,总有办法的,你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我,不要,不要……没了你,我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

肖逸抱住了周雨彤,心中闪过万千的念头,然而此时要他再推开怀中的人儿,他却如何也做不到,一行清泪从眼中默默地落下。

是啊,为了她,为了孩子们,他也不该放弃自己不是吗?

“我错了,彤彤……”

一年之后,周雨彤开着车穿梭在山中十分难开的山路中,旁边坐着双目闭合脸色有些苍白的肖逸。

开过一片碎石路,车子一阵震动,肖逸长长地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

周雨彤开了一眼被吵醒了的肖逸:“山路就是这样的,没事,这些对我是小意思,你再睡会儿,一会儿到了常大夫那里我再叫醒你。”

“你瘦了这么多……”

“瘦了穿衣服漂亮呀!你看现在誰看得出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好好睡你的觉,一会儿见了常大夫他又要折腾你了!”周雨彤调皮道。

一年了,之前那个医生说他活不过1年了,可是现在一年已经过去了,他现在越来越好了,她说过,国内医生看不好去国外看,西医看不好看中医、藏医、白医……总有一种办法能抢回他的命。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也不会放弃。

看着周雨彤瘦削的脸颊,肖逸的目光却越发清明,为了她,为了孩子他也要坚持住了。陪她看着孩子长大……

山林间一座小木屋里,一个穿着青衣的老者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

“今天晚了半个小时。”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周雨彤扶着肖逸走了过来:“常大夫,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的车技你又不是不知道,差点没开沟里去了。”

老者斜睨了周雨彤一眼:“让你把人放我这你又不舍得。”

周雨彤心中腹诽真要把肖逸扔这里了,指不定被这老头拐去出家也不一定,她找谁哭去?她还是情愿每次都累一点开车来回。

两人扶着肖逸进了木屋,周雨彤就被赶了出来。等到木屋的门再一次打开,老者走了出来,拍了拍手中的灰尘,“下次,一年之后再来找我。”

周雨彤一阵狂喜,上次来时,常大夫说了让一个月之后再来,现在就是一年了,肖逸又可以多活一年,下次是不是就可以两年,三年……然后痊愈了?

“也别高兴得太早,那些个庸医开的药还得吃,还要注意休息饮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