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二十九章 开坦克的忱爷

第二十九章 开坦克的忱爷

“啊?”为什么给这只蠢狗洗澡总是这么容易出状况?周雨彤心里叫苦不迭,又要在别人家里洗澡,怎么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放浪形骸了。然后,小公主,怎么越听越别扭啊。

周雨彤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床上已经放着一套衣服了。

“之前准备的晚上你陪我出去的衣服,卫生间里,毛巾什么的都是新的,洗好了就换上,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再换。”肖逸把周雨彤推进了浴室,微微一笑,周雨彤都来不及说什么,门就被关上了。

虽然周雨彤很想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腐朽文化的侵蚀,可是周雨彤不幸地意识到这是在一个大男人家里,于是乎周同学拿出了军训洗战斗浴的基本功,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差没穿着衣服洗了,很快就解决了战斗,换上了新行头。

穿上新衣服的周雨彤不由臭美地在镜子面前多看了几眼,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穿上好看的衣服就是好看。

想想自己现在穷得连好看点的衣服都买不起,周雨彤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校服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自己能不能去巴着花容月貌的肖帅求**啊?

臭美了一阵之后,周雨彤也觉得有点没劲,便去了肖逸的房间,敲了敲门却久久没有回应,耳朵紧贴着门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肖帅不会是天妒红颜,老毛病又犯了吧?

心下一紧张,周雨彤也没多管推门而入,只见肖帅果然**着上身倒在了床上。

“肖叔叔!”周雨彤急忙跑了过去。

周雨彤赶忙让肖逸平躺好了,有摸了摸他的脉搏,觉得很有力,心脏跳得也很正常,只是呼吸却几乎没有了,心下狐疑,却也容不得她多想。赶忙掐了掐人中,可是仍旧没有反应,翻箱倒柜一阵没有找到什么药。

周雨彤心中不由怀疑,肖逸不是逗自己吧?可是想着肖逸毕竟是生过大病的人,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他现在的检查,心里也拿不定主意。

算了,周雨彤心一横,干脆做心肺复苏人工呼吸,总不错了。这些也算是基本功,周雨彤练得十分熟练,现在当然也不再话下。

可是当周雨彤往肖逸口中吹第二口气的时候,周雨彤就觉得不对了,自己的后脑勺有一股力压着自己不让自己起来。

肖逸果然是作弄自己。

肖逸睁开了眼,一下子就将周雨彤拉到了身下。

“小丫头这么坏,趁我晕过去占我便宜。”肖逸一脸无害的微笑。“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说正不等周雨彤反应,就吻住了周雨彤。周雨彤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还来不及反应,肖逸的舌头就已经滑入自己的口中。

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怎么自己现在就是小白兔了,林澍这样,肖逸也这样,一个个都欺负自己。

周雨彤想要推开肖逸,可一伸手就摸到了肖逸手术的刀痕,万一自己力气太大伤到他怎么办,可他看上去又不像有事的

,想了想,周雨彤决定还是相信自己的医术,自己做的手术怎么可能有问题。狠狠地推开了肖逸。

“到底谁占谁便宜了!”周雨彤嘟着嘴不满道。“人家好心想救你。”

“我占你便宜,那你要不要占回来啊?”肖逸无赖地将周雨彤压在了身下,贪恋地舔了舔周雨彤的唇瓣。

“你……”周雨彤真的对肖逸无语了,枉费周天一直把肖逸当做小白兔,合着小白兔只有自己。想想肖逸那样显赫的出身,又兼着自己那么会挣钱,还有一副好皮囊,周天一定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觉得肖逸是天真无邪的小白纸!这简直是张黑的不能再黑,画满了乱七八糟鬼画符的再生纸!

“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肖逸一脸讨好地凑到周雨彤耳边。“我的身材你还满意?”

周雨彤一下子满脸通红,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什么满意不满意?和我什么关系啊?”

“刚刚不是你想看的吗?”肖逸委屈道。

周雨彤心下再也不相信这张人畜无害的委屈得滴得出水的俊脸了,自己当初怎么就被迷惑了,觉得自是小白羊呢,明明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哪有,我哪有那么不要脸啊!不理你了。”

就在周雨彤挣扎着想跑开的时候,肖逸的电话响了。

肖逸接起了电话。

“喂?姐?……好我下来开门……”说完肖逸就拿了件衬衫,边穿边往外走。

一个穿着干练的短发女孩子跟着肖逸进了客厅。“小兔子!这么漂亮的妞哪里骗到的?”

小兔子?周雨彤心中暗暗吐槽,兔爷,小白脸!

“姐,你能不能别在那么叫我了!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肖逸拿自己这个表姐正的也是没办法,从小自己就没被别人欺负过,只有自己阴别人的时候,可面对自己这个表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她一直是用纯武力**。

周雨彤之前就知道,肖逸还有个表姐,只是一直没有见过,因此也不太了解。

表姐大人可丝毫没有顾忌到小兔子的挣扎,直愣愣地冲到了周雨彤面前,微笑着捏了捏周雨彤的小脸蛋。

“小美女,可真漂亮,这脸蛋,这皮肤!我是小兔子的表姐,叫沈忱,你可以叫我忱姐。”

周雨彤被沈忱的热情深深地雷到了,只木木地说,“忱姐好,我叫周雨彤。”

“雨桐?是梧桐树的桐?”沈忱好奇道。

“是红彤彤的彤。”周雨彤解释道,然而,她接下来的半辈子都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介绍彤字。

“红彤彤?哈哈,那以后就叫你红红呀!”沈忱爽朗一笑。

周雨彤真的厥倒了,红红?为什么是红红?

肖逸有些心疼起了周雨彤,赶忙维护道:“什么忱姐,以后叫忱爷!人家明明好好的叫彤彤,你非得给别人乱起名字才开心啊?”

“小兔子,你皮痒啦?”沈忱挥了挥拳头,直接就拎起了肖逸的领子,真的有一种拎小兔子的感觉。

“我去告诉奶奶!”肖逸习惯性地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肖逸觉得自己再也不想见到沈忱了。

从小沈忱就是个野丫头,可偏偏肖老爷子喜欢的很,觉得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都不像自己,唯独这个外孙女却是像足了自己。

然后,肖老爷子喜欢的不得了,就悉心栽培,沈忱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是跆拳道黑带九段,散打九段,部队里的枪没有她不会使的,连坦克都能开得飞起。

肖逸从小就聪明,阴人的各种损招都使过,然而对沈忱从来没有成功过任何的诡计。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什么计谋策略都显得那么苍白。

每次沈忱捉住肖逸要打的时候,肖逸就会说,“我要去告诉奶奶。”然后这么多年了,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掉,这下丢脸丢大了。

不过肖逸很快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当年的自己了,好歹也是180的大男人,况且这么多年自己也不是没练过。直接上手,一下便把沈忱抓住自己的手打了下来。

沈忱并没有很生气反而有些高兴,“小兔子长进不少嘛?听说你之前开了刀,以为你还病怏怏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精神了。不错不错。不过叫奶奶的习惯这么大了还是没改。”

——*——*——*——*——*——花花专用的花纹分割线——*——*——*——*——*——

红红:妈,忱姐是你自己吧?一会儿红红一会儿小兔子的~~~这幅德行一看就是你的作风。

忱姐:红红,我什么德行呀?

红红:忱姐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简直是女中豪杰~~~~~

某花:我倒是想做忱姐,也得有那个命。。。。况且,我要是做了忱姐,你确定小兔子还能是你的?**了啊!不过要是忱姐就好了~~~~~开坦克诶!多带劲!

...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