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三章 又遇故人

第三章 又遇故人

林澍开始看着周雨彤这身打扮,觉得应该是个小太妹。可是看她奋不顾身救了妞妞,又收拾了恶少,顿时对她的好感提升了许多。

听着她的请求并不十分难办,便应承道:“这点小事啊,走吧。这里离商场不远,我现在陪你去吧?也算报答你救了妞妞。”

周雨彤想了想,自己要去买东西,染头发难免有一番周折,况且就是和他去了又有什么好怕的,反正周天已经死了,自己是周雨彤,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太妹。

进了商场,周雨彤到了打折区,买了最简单款式的衬衫和牛仔裤,然后迫不及待换上,周雨彤才觉得自己总算能见人了。

林澍又带着周雨彤进了一家美发店。这家店周天是知道的,是林澍和别人合伙一起开的,周天和林澍一起来过几次,周天一直觉得染头发烫头发太不健康,从来不弄这些,只是偶尔来剪剪而已。

美发店的总监叫kevin,是林澍从小的好朋友,一个超级毒蛇、腹黑、阴阳失调、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此处省略1000字)的gay。

周天一直没有想明白林澍是怎么会和这样一个人成为好朋友,后来得出结论,应该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臭味相投、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此处省略1000字)

现在想来说不定两个人都是弯的也不稀奇。周雨彤自己内心yy了一下两个人缠绵的场景,不由把自己恶心到了。

“阿澍!”kevin看见林澍的到来很高兴,更高兴的是看见旁边的周雨彤。“hi,girl!mynameiskevin!”kevin热情地拉着周雨彤。

若不是之前便认识他,知道他什么德行,周雨彤肯定要被他吓得魂不附体。

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周雨彤,林澍只好无奈地说:“kevin别吓坏人家小姑娘了。”

kevin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举动对别人的冲击有多么巨大,翘着兰花指捂嘴笑得花枝招展。

“哟,怜香惜玉了!”

每次看到他这样的时候,周天的嘴角总忍不住要抽搐,周雨彤也不例外。kevin上辈子肯定是老/鸨出身!

说着,kevin便带着两人上楼进了工作室。

林澍牵着妞妞坐到沙发上。“帮她把头发染回来,这里也卸指甲吧!帮她一起弄了。”

kevin讨好地摸了摸妞妞,“妞妞,越长越漂亮了。”

妞妞十分不给面子都没给个正眼,转了个身,只把一条白花花的大尾巴留给那个gay看。

周雨彤心中默默给妞妞点了一千两百万个赞。goodboy!

“这笨狗和他的主人一样不知好歹。”kevin翘着兰花指,指了指已经蹲在林澍身边的妞妞。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kevin已经被周雨彤凌迟了无数次。自己什么时候不知好歹啊!

“你就积点口德吧!”林澍显然十分不悦。

“好了,好了,我说错了不行吗?”kevin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立马认错道。

妞妞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朝着kevin走去,然后在kevin脚边停下,脸色有点扭曲地站了一会儿。

等妞妞重新走回林澍身边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惨叫。

“啊!林澍,这条混蛋狗!”kevin,用手帕捂住了嘴狂叫一声之后便跑了出去。

只见kevin站的位置边上有一堆固体液体混合的排泄物。

周雨彤忍不住都想去亲一下她的乖儿子了,妞妞实在太聪明了。

林澍有些无奈,只得起身把妞妞的屎屎尿尿处理掉了。

看着林澍熟练地做着铲屎的事情,周雨彤的心一下子就柔软了。他确实出了轨,可自己就没有错了么?周天每天就只知道工作工作,学习学习,从来没有想过他、

想到他的时候一个电话他便出现在周天的眼前,平时又为她处理好一切琐事,连妞妞都那么用心的照顾。林澍是医院的院长,他难道不忙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背叛周天?为什么是她?周天最信任的人,吴慧怡。

kevin再回来的时候,眼圈红红的,别别扭扭的,也不理妞妞。只带着哭腔对着周雨彤说:“坐下,说吧,要怎么弄?”

“染回黑色就好了”周雨彤也不想撞枪口上,低头道。

“这还要找我吗?路边随便找个洗剪吹就能做!”kevin委屈道。

林澍只是瞟了kevin一眼,kevin只能低头不在说话,不情不愿地给周雨彤弄起了头发。

房间里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林澍一直和妞妞玩着。周雨彤也没什么话要说,kevin瘪着嘴委屈得要滴出水了。

终于,kevin将周雨彤的头发重新梳好,然后说了一句:“好了。”

周雨彤才如释重负。“谢谢。”

不得不说kevin的技术确实无可挑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周雨彤这才觉得终于像人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林澍淡淡道。

“不用了,今天很谢谢了,等我有钱了我就把钱送到kevin这里还给你。”周雨彤微微一笑,既然自己都重新来过了,就不想和过去发生什么交集了。

“没事的。”林澍笑得温文尔雅。

然而这一和谐的场面却被突如其来的响声给打破了。

门突然被推开了。“阿澍。”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周雨彤真的觉得自己的运气已经不是一般的差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自己这么“心想事成”都可以出去买彩票了。

是吴慧怡,那个自己相信了很多年却最后抢走了林澍的吴慧怡。

“慧怡,你怎么来了?”林澍有些奇怪道。

“我,我,你不要管我。这个女人是谁?”吴慧怡的眼神有点闪烁,可是指着周雨彤的时候却十分怨恨。

“这和你有关系吗?”林澍有点生气道。

“阿澍!你不要我了么?我为了你,和周天都反目为仇了。周天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不要我。”吴慧怡拉着林澍的手便哭了起来。

周雨彤瞟了一眼旁边正在看好戏的kevin,就知道他和吴慧怡肯定有关系,别让她再遇到不然肯定不放过他。

“阿天刚刚走,你让我静一静。”林澍推开了吴慧怡拉着妞妞和周雨彤便要往外面走。

“阿澍!阿澍!”吴慧怡不死心地拉住了林澍。“这个女人是谁?

周雨彤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然后上前抱住了林澍的腰,把头埋在林澍胸口。

“阿澍,她是谁,她好凶,人家好怕。”

周雨彤也没给林澍说话的机会,换了一副刁蛮地样子,对着吴慧怡接着说:“我是阿澍的女朋友!你这么一个又老又丑,人老珠黄的阿姨,缠着阿澍做什么,要不要脸啊!”

周雨彤心中说不出的暗爽,自己说的可不都是实话,吴慧怡比起现在的自己就是又老又丑人老珠黄。

吴慧怡也被惊得说不出了话,原来她只是想借着周雨彤的事情闹一闹,她压根就不信他们两个会真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不要信口雌黄!”吴慧怡怒目道。

“阿澍,她骂人家贱女人。”周雨彤又埋头在林澍胸口佯装哭泣。

吴慧怡正要再说什么,却被林澍打断了。

“慧怡,别闹了,过几天我再去找你。我们走。”林澍拉着周雨彤便离开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吴慧怡和kevin。

“kevin,那个女人是谁?”吴慧怡咬牙切齿道。

“额,这个我就不知道了。”kevin耸了耸肩,用手帕擦了擦眼睛细声细气道。

出了美发店,周雨彤停下了脚步:“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谢谢你。”说完便小跑着走了。

林澍朝着周雨彤离开的方向看了眼,然后又蹲下身子挠了挠妞妞。“回去吃饭好不好?”

带着妞妞朝反方向离开了。

——*—*—*—我是花花专用的带花花的美丽的分割线—*—*—*——

kevin:花姨好~~~~(90度鞠躬)

某花:嗯,小k来啦?

kevin:嗯~~(暗送秋波)给花姨请安

某花:免了,下次掼蛋的时候让着我就行了。

...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