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八十六章 恩师

第八十六章 恩师

肖逸一听,赶忙道:“我和彤彤立马来?在哪家医院?”

“谢谢你了,肖先生,我们在长华。”

挂了电话肖逸神色凝重地对周雨彤说,“宋老不行了,在医院要……要见阿天。”

周雨彤一听:“怎么回事,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又觉得不是探究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赶快过去。”

周雨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很确信,老师已经认出了自己。老师已经神志不清了,还有妞妞,他们看似是糊涂的,其实却是最明白的。他们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眼睛,才能更加清楚地看透本质。

一路上周雨彤的心情都很低落,肖逸心里升起了一丝疑惑,却很快又被扼杀了,虽然每次都很好奇,可肖逸心里至始至终都觉得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也不想多去探究。

两人很快就到了医院,宋老已经进了icu,肖逸被拦在了外面,周雨彤被独自带了进去,看着床上痛苦呻/吟的老人,周雨彤几乎不能自已地哭着跪倒在了宋老床前。

“老师,老师,是我不好,不是我你不会情绪那么激动。”

那句老师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床上的老人听到了这句呼唤,登时睁开了眼睛,眼下一片清明。不知从何来的力气,拉住了周雨彤的手:“阿天,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的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周雨彤重重地点了点头。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当然不愿意再失去生命。“老师。您也要挺住,挺过去就好了,挺过去就好了。老师我们才重逢不过一天你舍得再扔下我一个人吗?”

宋老欣慰地点了点头,虚弱道:“能再见到你,老师已经很满足了,阿澍也是当局者迷,那个女孩怎么会是你。老师知道。你也对他失望了,可是他对你的感情一分都没有假的。你可要看明白了。”

“老师,周天已经死了,或者的是周雨彤,周天的一切都和周雨彤无关了。”周雨彤紧紧握住了宋老的手。“老师你说过要给我住持婚礼的,你一定要坚持住了,我马上就结婚了。”

宋老看了看外面的肖逸:“老师要食言了,宋柯也算安稳,你师母有她照顾我也放心,只有你,阿天老师放心不下你呀!原本能再见你一面,已经很满足了,可看到你现在却越发不放心了。”

“他很好。老师放心,我会好好的。”周雨彤也望了一眼玻璃窗外的肖逸。

宋老微微点了点头:“好就好,你宋柯姐还没认出你。不过你师母肯定一见便能认出你。以后多去看看你师母,有什么事尽管去找宋柯便是了。”

周雨彤点了点头,“老师是怎么认出我的?”

“因为你也是老师和师母的女儿呀!”宋老满足地一笑伸手划过了周雨彤的脸颊,滴……仪器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宋老的心跳在这一刻停止了。

“老师!”周雨彤像一个失去了父母的稚子般嚎啕大哭。

门外的护士医生,听到了仪器的声响。纷纷涌了进来,肖逸赶紧架走了哭天抢地地周雨彤。宋柯扶着师母刚刚赶到门口就看见了白布蒙住了老师的面孔。

师母失控了一般扑了过去。宋柯赶紧扶住了已经瘫软的师母。

接下来就是宋老的葬礼了,宋老一生都很朴素身后事也不愿铺张,只是简单地搞了个遗体告别仪式,便火花了。参加的除了周雨彤,就是宋老的一些血亲,别的想来给宋老的送行的无论是多重要的人物都被师母婉拒了。

连肖逸沾了周雨彤的光,这才能为宋老送行。为此肖逸还被肖大大叮嘱了一番。

葬礼结束后,师母紧紧地握住了周雨彤的手,“好孩子,老宋瞑目了。”说完就再也说不出话了,眼中的泪水奔涌而出。

“师母……”周雨彤紧紧抱住了师母痛苦了起来,这么救了她终于能肆无忌惮地重新找回亲人了,他们没有觉得她是怪物,他们甚至还庆幸能再次见到她。周雨彤心头百感交集。

师母拍了拍周雨彤的背,轻声在她耳边道:“放心,师母不会和别人说的,宋柯也别让她知道是你了,只说我认你做了干女儿好不好?”

周雨彤已经泣不成声了,微微地点了点头。母女两人又哭到了一起。

宋柯得知母亲的打算之后,先是一惊,盯着周雨彤看了许久:“要是真是阿天就好了。”微微叹了口气,拍了拍周雨彤的肩膀,“你以后就是我妹妹了,有什么困难直管来找姐姐。虽然姐姐我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是爸爸的名声在那,谁敢欺负你了,让他一辈子得了病都别想治。”

宋柯煞有介事地瞟了肖逸一眼,肖帅表示很无辜。

周雨彤却噗嗤笑了出来,都当了妈的人了,还这么贫。“姐,你家大宝贝呢?”

“爸爸刚走,大宝贝这几天就生病了,在医院呢,你姐夫正陪着。”宋柯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以后我就是没爸爸的孩子了。”说着眼眶又红了。

师母却擦干了眼泪:“都别哭了,哭了这么多天了。你爸都安葬了,你在这么唧唧歪歪是让你爸不安心是吧!我们活着的人都得好好活着。”

姐妹二人赶紧擦干了眼泪,双手紧紧握住。

重生之后,周雨彤第一次感到了安心,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自己有更多的亲人了。

林澍也来参加了葬礼,看见了师母和宋柯紧紧握住了周雨彤的手。心里早已翻江倒海,她就是周天,可她,周天,再也不要他,林澍了。林澍不由自主走了过去,口中对师母和宋柯说着话,眼睛却紧紧盯着周雨彤。

“师母,宋柯,老师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老师让我告诉你,不要被眼睛蒙蔽了。”师母直视这林澍的双眼。

林澍一时语塞:“师母,……我……我真的很想阿天,很想她能活着,能再给我弥补的机会。”

肖逸却挡在了周雨彤面前:“阿天已经走了,林院长,您还是好好活在当下吧。”

周雨彤却有了一丝心软,毕竟林澍对周天真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无论是周雨彤还是周天都不应该再为难他,可现在的周雨彤却没有忘记魏丹丹。“林院长,我妹妹的手术拜托你了。”说完便和师母宋柯告了别,拉着肖逸便走了。(未完待续)

ps:其实这里花花是写哭了的,之前天使基金那章花花也是写哭了的,不造能不能感动各位大大……有点闷闷地小沉重……

阿花这两天情绪也有点不对,咳……有一种很受打击的感觉……算鸟,日子是熬出了的……大神都是熬出来的……

...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