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九十八章 争抢

第九十八章 争抢

第二天一早,林澍还未起,魏丹丹就打开房间给“妞妞”喂食“死狗,出来吃早饭了。”

可一进房她就惊呆了“妞妞”竟然躺在地上,身体都已经是冰凉冰凉的了。

魏丹丹有些慌了,要是让林澍知道“妞妞“是被自己弄死的,那她这么多天这么麻烦养这么只死狗真的是白养了。但是魏丹丹并没有慌乱,马上换上了一副死了亲娘的表情,哭着跑到了林澍身边。

“阿澍,妞妞,妞妞她死了……昨天带出去还好好的,回来就呜哩呜哩叫,都怪我不好没上心,呜……………………”

林澍刚醒,还没回过神,就被哭得梨hua带雨的魏丹丹撞了满怀,听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先是一愣,然后整个人都清醒了“妞妞死了?怎么会的?昨天检查不还好好的吗?”

林澍赶忙跑到房里看妞妞,当他看到妞妞冰凉的身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的时候,只觉得撕心裂肺地疼。

“呜,昨天你去洗手间,姐姐先回来了,就看她从妞妞身边走过,好像踢了妞妞一脚,我也没看清楚,姐姐也是喜欢狗的人,我只觉得我是看错了,也没在意。可是回来妞妞就呜哩呜哩叫,我安抚了好半天才睡着。早上醒来就没有了。”

魏丹丹已经弃不成声了。“姐姐,姐姐为什么要怎么做……”

“别哭了。”林澍抱住了魏丹丹“我们去把妞妞带回来吧!”

是的,周雨彤不是周天,那为什么还要让她带妞妞?魏丹丹才是阿天,真的阿天和真妞妞应该都回到他的身边。阿天是不会不要他的。

听了林澍的话。魏丹丹心里划过了一丝微笑,脸上却仍挂着忧伤面容,在林澍怀里嘤嘤哭泣。

晚上周雨彤带妞妞去医院闹腾了一个晚上,早上周雨彤躺在床上根本起不来,睡到了中午才起来吃午饭。懒洋洋地吃了饭,看了看妞妞,刚想出门去顾家。家里却来了不速之客。

一开门。看见的就是林澍和魏丹丹。

“你们来做什么?”看着登堂入室的二人周雨彤有点莫名其妙,她可不会觉得魏丹丹是带着林澍来她这个姐姐家串门的。况且因为昨天的事情,周雨彤心中对于魏丹丹的怨恨有增无减。见到两人也没什么好脸色。

“周雨彤,有些事情得和你谈一谈。”林澍板着脸,也没管周雨彤直接进了周家。

“姐……我和阿澍来是为了一点小事。”

魏丹丹怯生生地跟在了林澍的身后,诚惶诚恐的表情让周雨彤十分厌恶。可林澍都进门了,自己总不好把人家赶出去吧!好在奶奶拖着渣爹去超市了。有什么事也不怕奶奶知道了担心。

来者是客,尽管周雨彤心里火气很大,可是妞妞的事情她有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照魏丹丹这种个性。百分之百不会承认,又是一顿闹腾。现在自己就一个人撕逼也撕不过他们,周雨彤还是决定息事宁人先不要惹事。

“怎么了?”周雨彤给两人倒了水。也算尽一下地主之谊。

“妞妞呢?”林澍做了下来四处张望着寻找妞妞。

“在午睡,怎么了?”昨天妞妞身上疼周雨彤哄了半夜才睡着。现在还没醒。

“怎么这个点了还不醒?”林澍皱起了眉头。

“你有话对我说,妞妞又听不懂你管他做什么。”周雨彤有些不耐烦,见到这两个人她总觉得十分不爽。

“别的废话我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我来是为了带走妞妞的。”林澍支着头,脸上的表情冰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周雨彤一头雾水,她做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你在说什么?”

林澍冰冷的双眼直视着周雨彤,却迎上了她坦然而坚定的眸子。然而现在的林澍完全没有看到周雨彤眼中的坦然,他心里,他眼里看到的只是周雨彤对自己的不屑。“我要带回妞妞。”

“我做了什么?你倒说说看。”这倒是恶人先告状了,她还没去找魏丹丹说妞妞的事情,她倒好意思来兴师问罪。

魏丹丹一脸委屈地拉住正要发火的林澍:“阿澍,姐姐也不是故意的,那件事情就别提了,我们就带妞妞走,就好了。”

周雨彤更火了,什么不是故意的她做什么了?“魏丹丹,你自己做的好事你自己心里明白。林澍我告诉你,随便你怎么捧这个女人,就是和她结婚。我都不会说一句话,可是妞妞我绝对不会让他落到这个女人手里。”

“周雨彤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不想多计较了,今天妞妞我一定要带走。”说着林澍起身往房间里去了周雨彤赶忙追了上去挡在了房间门口:“我不会让你带走妞妞的。”

林澍也不管她,一把把她拉到在了地上,看见满身白布的妞妞,心下大是心疼:“妞妞。怎么变成了这样?”

“姐姐,你有火有气对我撒啊,怎么能这么对妞妞!”魏丹丹哭着跑了过去,顺路踢了一脚周雨彤,然后扑倒在了妞妞身上。“妞妞,妞妞。”

周雨彤重重摔在了地上,双手和膝盖着地,只觉得膝盖上一阵剧痛,又被魏丹丹重重踢了一记,闷痛回不过神来,却听得这些话,咬紧牙关站了起来,跑过去推开了魏丹丹,抱住了妞妞:“不准你碰妞妞!”

妞妞被这一阵争吵声惊醒了,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

林澍扶住了作势摔倒的魏丹丹:“周雨彤你够了,不准碰妞妞的是你!”说着一把抓住了周雨彤的手腕就把周雨彤摔在了墙上,抱起了妞妞就往外走。

“妞妞!”周雨彤也顾不得四肢百骸剧烈的疼痛追出了门去,可电梯已经关上了门。

周雨彤无法只得去楼梯上追,好在周雨彤家的层数并不很高,周雨彤道楼下的时候刚好。林澍他们也刚刚从楼梯里出来。

周雨彤已经顾不得形象了,一边追一边喊:“保安,强狗,强狗。”

这时的妞妞已经完全醒转,一阵狂吠挣脱了林澍的怀抱,冲着魏丹丹跑过去,对着腿上就是狠狠咬了一口。然后赶紧跑到了周雨彤的身边。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点都不拖沓。

周雨彤停下来抱住妞妞。已经脚软地摔倒在了妞妞身上,刚刚那一阵争抢之中,周雨彤几次被摔倒。身上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又加刚刚的一阵狂奔,胸口闷痛,喉咙里一阵阵的甜腥。

妞妞也感觉奥了周雨彤的不对。轻轻舔了舔周雨彤的手就窝在了她的身边。

“哎呀!”魏丹丹大叫了起来。

林澍见魏丹丹被咬赶紧去扶住了魏丹丹,又见妞妞窝在了周雨彤的身边。心下莫名的一阵狂躁,朝着妞妞跑了过去。

妞妞却拿出了调戏吉娃娃地雄姿,挡在的周雨彤的面前朝着林澍一阵狂吠。

周雨彤抱着妞妞只觉得什么都值得了。妞妞真的是有灵性的,眼眶中的眼泪打着转。

“林澍!你看着。是妞妞自己不愿意跟你走的。至于妞妞身上的伤,你问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就知道了。你问问她妞妞为什么会咬她!”周雨彤挣扎着站起了身,挺直了腰板。“忘了说了。下次要带回妞妞,你该去找周始来。问问周始愿不愿意把妞妞交给你。周始才是周天真正的亲人,你算什么?”

周雨彤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赤果果地就戳着林澍心中最最痛的地方。

“阿澍,我好疼!“一边的魏丹丹又不听地大呼小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保安也跑了过来。

林澍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妞妞,扶着魏丹丹就走了。

两人刚走开没多远,周雨彤就普通坐倒在了地上。妞妞担心地舔了舔周雨彤。

周雨彤这才舒了口气“大宝贝,我为了你也是豁出去了,你以后是不是对我好点?”

“周小姐你没事吧?”保安抱歉地走了过来“抱歉了,来晚了。”

“没事没事,谢谢你们了。”周雨彤有些疲倦地笑了笑,然互挣扎着走回了家。

一到家就倒在了沙发上起不来,全身上下痛得就像被碾碎了一样。

妞妞舔了舔周雨彤,一路小跑叼了周雨彤的手机给了她。

如果周雨彤现在还有力气肯定要给妞妞一块大大的肉条做奖赏,太贴心了,怎么今天才发现妞妞原来才是自己的小棉袄。给顾家打了电话请假,又给肖逸打了个电话。

肖逸赶忙开车过来带着周雨彤去了医院,还好没有骨折,可还是有点伤到骨头了,要卧床休养。

周雨彤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肖逸哪肯轻易罢休,当晚就打了周始电话。

周始原本在外地出差,一听说了周雨彤被林澍伤了,马上就赶了回来,第二天中午就到了周雨彤家里。肖逸知道他来了也赶了过来看见满身是伤的妞妞,周始叹了口气:“林澍真的是魔怔了,彤彤你安心养着,我认你这个妹妹,就不会让魏丹丹得逞了。林澍这么对你,我也是没有想到,不过再没有下次。”

“林澍哪只是魔怔了,打女人是个男人该做的吗?”肖逸满眼地心疼,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林澍是怎么下得去这么重的手的。周雨彤的膝盖上一片乌黑黑的淤青。

“农夫和蛇的故事,可怜妞妞了。”周雨彤心疼地摸了摸至始至终默默守护在床边陪着她的妞妞,心里是满满的感动,两辈子的不离不弃,从周天到周雨彤,妞妞都这么全心全意地对自己。

“肖逸,彤彤是我认下的妹妹,彤彤也许不乐意,我心里却是认的,你给我好好照顾彤彤,不然我也不会心软的。”周始瞟了一眼周雨彤,对着肖逸说。

肖逸觉得自己好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不过想到林澍会被周始收拾的更惨也就认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