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九十九章 瘟神

第九十九章 瘟神

周雨彤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暑假倒也惬意,因为腿受伤了,只能躺床上。顾鑫知道了好好嘲笑了一番周雨彤没用,然后就每天带着淼淼一个老早来周家报到,然后明目张胆振振有词地赖在周家一天。

拿人家手短的周雨彤又不好意思赶人家只得好吃好喝地供着。不过兄妹两人的进步着实让周雨彤十分高兴。经过这个暑假,顾鑫总算大概把之前学过的知识都掌握了。周雨彤内心不由yy起了顾鑫一开学他们老师震惊的表情,满足感大增。

高三开学早,转眼已经到了顾鑫暑假的最后一天了。顾鑫带着淼淼仍旧混在了周雨彤家里。

兄妹两人在客厅的餐桌上写作业的写作业,画画地的画画。周雨彤已经能下地走路了,正在厨房里给兄妹二人切水果,时不时扔一块给围着她转悠的妞妞。

“休息下,去洗洗手吃点水果!”周雨彤端着果盘走了出去。

淼淼有些小兴奋道:“西瓜,淼淼最喜欢吃西瓜了。”然后拖着小拖鞋啪踏啪踏地跑去洗手了。淼淼每次这样啪踏啪踏地小模样总让周雨彤忍俊不禁,“小心滑,别摔跤了。妞妞去看着点。”周雨彤刚说完,妞妞就跑过去看着淼淼了。

“又是妞妞吃剩下的。”顾鑫傲娇地瞟了妞妞一眼。

“顾少爷您能不能别这么别扭,我不过就是喂了妞妞几片,又没把妞妞啃过地给你吃!”周雨彤十分不高兴地双手叉腰。顾鑫是什么坏脾气,一天不别扭会屎啊?

看也不看周雨彤,收拾下手里的作业:“妞妞啃过倒还没什么,就怕被你啃过。再这样子站着就真成杨二嫂了。”说完也去洗手了。

“我是杨二嫂。你也成不了鲁迅。”周雨彤也不理顾鑫,自顾自啃起了西瓜。

兄妹两人洗了手也坐下吃了会水果,看了会儿电视,也倒惬意。

一会儿门铃响了,周雨彤踹了一脚顾鑫:“奶奶推爸爸回来了,开门去。”

顾鑫不悦地瞪了一眼周雨彤,还是走了过去开门。然而当顾鑫看到门口的人的时候有点惊讶。来人看到顾鑫也是一惊。

“请问您找哪位?”顾鑫礼貌地询问。来人是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妇女,一脸的刻薄和矫情。

“你也是看上周雨彤那小贱人的小白脸?周雨彤那小贱人呢?”中年妇女一脸蔑视地瞟这顾鑫。

顾鑫那是受得了这种委屈地人,要是在之前他早就几巴掌招呼上去了。现在因为周雨彤之前的教育,脾气已经收起来不少了,这才忍了下来:“你找错地方了。”说着就要关门。

可那中年妇女也不是好想与的,推住了门:“我都问过了保安了。不会错的,就是这里。周雨彤那个小贱人呢?”

顾鑫心下气恼,也不管多的,“嘭”地就关上了门,气呼呼地走回了客厅。

“谁啊?”周雨彤好像听到了外面顾鑫和人争吵的声音。可也不想多管,麻烦的事情她是避之不及,顾鑫能摆平就让他去摆平。

“神经病。”顾鑫没好气道。

门铃又一次响了起来。麻烦来了果然是挡不住的,周雨彤哀叹了一声。再次踹了顾鑫一脚,顾鑫无奈地起身开门,奶奶推着渣爹走了进来。

周雨彤这才舒了口气。“爸,奶奶回来啦?”

“今天买了淼淼最喜欢的糖醋排骨,中午做给淼淼吃好不好呀?”周雨彤的经济宽裕了,奶奶和渣爹都养得很好,红光满面的,越发慈祥了。

“淼淼和阿鑫来啦!”渣爹虽然有时候还是任性地闹别扭,不过也折腾不出什么大风浪,周雨彤又给他找了新的兴趣爱好,整个人的精神和之前比不知道好了多少,脾气也变得正常了不少。

淼淼一听奶奶的话,高兴地跑过去狠狠亲了奶奶一口:“奶奶最好了。”然后又很马屁精地推着渣爹的轮椅:“周伯伯气色越来越好了。”

奶奶笑得和花一样,渣爹听了心里也很熨帖。

中午,一家子和和睦睦地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然后午睡了一会儿。奶奶就推着去棋牌室了。

没错为了陶冶渣爹的性情,让渣爹不再暴躁不安无所事事,周雨彤给渣爹找了个新爱好就是打麻将。

小区里的老年人活动室,老爷爷老太太们打麻将,一天也输不掉十几块钱。买个安生,周雨彤还是很乐意。奶奶送了渣爹去打麻将就去活动室里跳跳扇子舞之类的,一家人的日子总算像点日子了。

周雨彤都觉得这一天就要这么安稳地过去了。门又被敲响了,周雨彤继续踹顾鑫。

“记得给我开门钱!”顾鑫给了周雨彤一记爆栗,起身去开了门。

果然还是早上那个神经病,还带了扩音器。

“周雨彤你个小贱人,你不来见我,我就用扩音器在你们小区门口喊话。”来人真是林澍的妈妈……

“顾鑫让她进来吧!”在客厅里的周雨彤再想装听不见也不能够,叹了口气,她怎么总是遇到这样的极品啊?

顾鑫恶狠狠地盯着神经病阿姨看了一眼,才让人进门了。

林母一脸嫌弃地打量着周家的房子:“小贱人,你金主怎么不给你换个好点的房子?我家保姆住的都比你家好。”

周雨彤无暇顾及林母的嫌弃,拉住了顾鑫:“你带淼淼出去吃个冰淇淋吧!”

“不行,你腿脚还没好全,不方便。”顾鑫隐隐觉得来者不善,周雨彤又是个身残志不坚,他要是带着淼淼出去了,指不定要被怎么欺负了。

“哼,又傍上这么个小白脸,你金主知道吗?”林母阴阳怪气道。

周雨彤心里气急,却也不想和她争执只想快点把兄妹二人弄出去。免得尴尬。

“我和淼淼关上门在房里玩,你有事就叫一声。”说着顾鑫就牵着淼淼的手进了房间。

“你有什么话说吧。”周雨彤都没准备给她倒水,赶紧说完滚蛋。

可林母却没有丝毫觉悟:“什么家教,就这么招待客人?”

周雨彤真是被这一家子打败了,儿子弄伤了人家,妈妈还来兴师问罪?周天当时是怎么看上林澍的?

周雨彤不想跟她吵架,淼淼和顾鑫就在房间了。她一直刻意地压制着自己的情绪。闷声去倒了杯水。放在了林母面前。

林母嫌弃地拿起了杯子抿了一口,“这水怎么有味道?”

周雨彤恨不得直接拿水泼她脸上:“我们家只有这个,你爱喝不喝。”

林母“哼”了一声。“没家教。”

“阿姨,您能有话说话吗?”周雨彤已经慢慢平静了,被狗咬了,难不成她还要咬回来?

“那只死狗把我们家丹丹咬伤了。你怎么声音都没有?我们不在乎你们那点赔偿,可态度总要有吧?”林母傲慢地抬起了下巴。蔑视地看着周雨彤。

周雨彤差点笑出声来,这话她说才对吧?他儿子把她弄伤了连脸都没露过。周雨彤却也不想和她争执:“魏丹丹如果要赔偿让她来找我就行了。我赔她就是了。”

“哼!丹丹在乎你这点赔偿吗?哼哼!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不准缠着我们家阿澍了!你再来缠着我们家阿澍,我就不客气了!”林母一脸煞气。尖锐的声音几乎要把人的耳膜刺破。

“阿姨,请您管好你家阿澍,我一点都没有想缠着人家。也没有去缠着他。”周雨彤已经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实在很不耐烦这些人了。

“你不缠阿澍。他为什么会好好的不要丹丹了。你这个小贱人就是看上了我们家的钱又舍不得那些小白脸,就这么一直勾着阿澍!”林母瞪大了双眼,指着周雨彤就骂。

周雨彤几乎笑出声来,为什么总有人的自我感觉这么好?“阿姨,我知道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去找林澍了,看见他就绕开走。”这种人和她吵了她只会越发起劲,哄着过了就行。

“哼!你知道就好!我们家是你高攀不上的!我是不会认你的,我心里只有丹丹才是我们林家的儿媳妇!”林母见周雨彤这般唯唯诺诺越发起劲了。

周雨彤只觉得心里好笑,反正骂几句也少不了肉,就当看个笑话,也不回嘴,诺诺称是。心里越发庆幸周天没有嫁给林澍,真要嫁了这么个恶婆婆她可消受不起还是让魏丹丹去享受这么美好的生活吧!

几句话翻来覆去骂了几遍之后,林母也自觉无趣:“哼哼,今天来这里找你是你的荣幸,你别不知好歹。我是为你好!你配不上我们家林澍的,以后只会更加痛苦。”

“阿姨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不会再见林澍了。”

“知道就好。”说着甩着个小包就走了。

周雨彤才算舒了口气。

“林澍和你什么关系?”顾鑫打开了房门。

“没关系。”周雨彤有些疲倦。

“你就这么被她骂不还嘴?”顾鑫的脸色有着一丝说不清的意味。

“不然怎么样和她对骂吗?有意思吗?那种泼妇我又骂不过。”周雨彤喝了口水靠在了沙发上。

“你认识魏丹丹?”顾鑫试探道。

周雨彤真的后悔没让他出门真的是个巨大的错误,叹了口气:“妞妞身上的伤就是拜她所赐,我还包子地忍了。”周雨彤想想就觉得憋屈,她出了能忍好像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想麻烦,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顾鑫讳莫如深地一笑,也不说什么,带着淼淼也走了。(未完待续)

ps:今天一位读者,给我写了几百字的长评骂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很心塞,第一次写文,第一本书,我也不知道我竟然能写这么多,第九十九章了。我已经写到了120章了,最近卡文了很久没动,成绩不好,然后又看了那个评我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很想哭……

我知道我的文其实真的存在很多问题,很不成熟,但是我一直很努力地在想情节,想写法想场景……现在写得不顺的时候,一天坐着就只能憋出一章两章,真的很辛苦……

可素被一个看了几章的人骂惨了了,然后我就玻璃心了……我一个人哭会儿……心里很难受……

ps很感谢各位还愿意订阅我的书的大大,还有那些打赏过我,送我粉红票票的大大,呜……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包容和支持。花花爱你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