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富美重生记>第102章 收拾极品

第102章 收拾极品

第二天一早,大家谁也没有再理陈文文,对于陈文文的各种叫唤,大家都和默契地就当没听见。三人也没管陈文文就去一教上课了。

一教是建筑系的专业课教室,建筑系所有的专业都有各自固定的专业教室,而且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不变的位置。周雨彤现在是大一就在二楼。

二楼所有的教室都是贯通的,中间是一条大的走廊,两边分布着教室,每个教室都只是半封闭的,对着走廊的那边是没有墙的。因此在走廊中一路走过去就和逛商铺一样。

据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便建筑系的学生之间的交流。不过周雨彤之觉得她是不会出交流什么的,她就是个小宅女而已,身边几个人都搞得她焦头烂额的了,还是不要多惹麻烦了。

一开学挑座位他们三个就挑了靠墙角连着的三个位置。那里又有窗又没人注意。周雨彤和岚子都觉得挺好的,娟子也就随了大流。而陈文文则坐到了男生堆里去。三人都巴不得离她远远的再好不过了。

还没上课,三人就座位上安静的等着。

只听那边陈文文来了,拿了作业出来,不少人都蜂了上去:“文文你画得真好!”

“文文你学过吧?”“文文你好厉害啊!”

然后就是陈文文得意的笑声:“好久不画了都生疏了。”

周雨彤狠得牙痒痒,岚子和娟子也都十分不屑。不过三人都闷头没有说什么。

老师来了,陈文文得了所有老师的夸奖,就连隔壁规划专业的老师看到了都夸了几句。

周雨彤没被老师说什么吧,可那个成绩。周雨彤看着只觉得想哭,两辈子加起来,除了刚刚变成周雨彤那阵就没得过真么低的分数。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不过周雨彤还是忍了下来,小不忍则乱大谋。陈文文觉得她能骗得了所有人一辈子吗?

就这样过了很郁闷的周五,周雨彤上完了课就回家了,回去抱着妞妞郁闷了会儿,也没喝家里人提过这件事。周末两天吧自己关在家里啊。愣是画完了接下来一个星期的作业。

肖帅就郁闷了。现在周雨彤白天上课,晚上晚自习,周末还关家里做作业。连面都见不到。可是无奈再怎么撒娇卖萌,软硬兼施,周雨彤就是很不给面子不肯出来。只说:“下个礼拜周末陪你,这个礼拜没时间。”然后肖帅就被打入了冷宫。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周雨彤照旧画着每天的作业。到了周四,周雨彤故意就把作业就都摊在了桌上。就去洗澡了。

“你脑子坏了吧!”娟子忍不住骂道。

周雨彤微微笑了笑:“我就给她了,明天等着看好戏。”

娟子半信半疑:“好戏?”周雨彤神秘地一笑。

果然一回去了桌上的画又没了。

岚子有点担心地问周雨彤:“彤彤要不要再重新画啊?”

周雨彤笑嘻嘻地拖着岚子说:“岚子放心啦,我心里有数,她自己这么不要脸。我就让她连里子都没有。”

岚子娟子见周雨彤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慌乱,二十十分笃定的上晚自习,睡觉然后第二天就起床去上课了。

第二天上课。大家都教了作业,老师翻看了一下又把陈文文夸了一通。然而当看到周雨彤的作业的时候不由都皱起了眉头。两人的所有作业都是一模一样的。虽然本来就是临摹别人的画。偶尔一两张画重了是很正常的,可是所有的都画重了,而且一看都是一个人画得,只是周雨彤那个明显更用心画的更仔细。

然后把两个人都叫了过来。当陈文文看到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作业时就傻了眼。

“怎么回事?”老师板着脸看着两人。

“都是我画的,上周作业周四画完就丢了,这周干脆画了两份,果然还是丢了一份。”周雨彤坦然地说,她万全就是实话实说,没有任何的夸张。

“你胡说什么?就是我自己画的,老师她的也是我画的是她偷了我的!老师她上次画得那么烂!”陈文文挣扎道。

周雨彤不得不佩服陈文文的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脑子是被枪打了吧?也不多说话,就看着老师。

陈文文是个嘴甜的,每次上课,老师一空下来,就去拉着老师聊天,拍老师的马屁,老师还是蛮喜欢这么一个嘴甜,手下又有功底的小姑娘。周雨彤却是不会去讨好老师的,基本上不和老师说话,老师对这么个学生除了觉得长得漂亮外几乎没有别的印象,很不辛的这个老师还是女老师不看脸。

“下次作业你们再交一样的上来,这个学期的平时成绩就都是0分。”老师撂下一句话气呼呼地就不管两人了。

周雨彤这才舒了口气,老师毕竟是老师姜还是老的辣。

下了课,陈文文一早就回了宿舍,就开始各种砸椅子砸门,各种乒乒乓乓,也不说话,就是不让人安生。

周雨彤就火了,该生气的应该是她好不好?陈文文还有理了?什么奇葩啊!

“陈文文你够了!”说着走上前去“啪”就打了陈文文一记耳光。虽然手有点疼,可是这么多天来集聚的怨气终于爆发了,心里怎一个爽字。

“你打我?”陈文文不可置信地看着周雨彤,这么多天来她看到的周雨彤一直是都是息事宁人让着她,完全没有想到周雨彤竟然还有这么强悍的一面。

“打得就是你,怎么了?”说着又打了陈文文一巴掌。

岚子和娟子也都惊呆了,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劝架这么回事。

陈文文也被周雨彤吓住了,这才反应过来要还手,周雨彤一看陈文文要和自己打上了,一边伸手抓住了陈文文的双手,一边一声大吼:“岚子娟子!”

岚子和娟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一边一个抓住陈文文的手。陈文文力气再打也犟不过两个人。

“你们,你们……我去告诉孟书记,告诉辅导员!”陈文文大声喊了起来。

周雨彤心里心虚得紧她也没想到自己怎么就真打上了,可又一想,打都打了不打过瘾实在有些亏,干脆豁出去了,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你可以去辅导员和孟书记那里告状,不过你自己想好了,女生宿舍都是满的,谁会和你换宿舍?倒时候你回来一次,我打一次!你去找辅导员,我还没找呢!我们三个也去辅导员那里哭去,辅导员怎么样!你……”

周雨彤用机关枪扫射的速度把这么多天来陈文文的种种劣迹细数了一遍,此时的周雨彤简直文思泉涌,说话都不带标点符号。

“你你……”陈文文被吓得几乎说不出话了。

周雨彤其实心里根本没底,万一吓不住陈文文怎么办?她真要去告状怎么办?不行没有万一,一定要吓住,又提高了声音:“你不信可以试试看,我做不做得到!”

陈文文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周雨彤这才略微安了点心,又更加凶悍道:“告不告状?”

陈文文呆呆的一个劲摇头,眼中充满了恐惧。

周雨彤这才对岚子和娟子道:“放开她吧。”

岚子和娟子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周雨彤,差点就脱口而出大姐大!

周雨彤也不由有些佩服自己,果然当年是做过小太妹的,战斗力就是强悍,可心里心虚的要死,强撑着出了宿舍脚就软了。

周雨彤越想越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思来想去,还是屁颠屁颠去找了肖逸。

肖逸正在午休,听了周雨彤说的事,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你能这么凶猛?”

周雨彤揉了揉太阳穴:“嗯哪,就是这么凶猛,怎么办?万一她还是去告状了,那我不就很麻烦啊?”

肖逸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多大的事呀,没事的她不敢告状的。”

“万一哪!”周雨彤心下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冲动了,忍一忍就过去了,折腾这么多事情还是没骨气地来找了肖逸。

“就像你说的,真要说你们受得委屈多多了。我要是她呀,以后肯定识相点,多大点事,把你吓成这样。”肖逸抱住了周雨彤揉了揉她的头发。

听了肖逸的话,周雨彤才算有点安心:“你说我是不是做得过分了?”

“嗯怎么说呢?”肖逸在周雨彤脖间蹭了蹭,嗅了嗅周雨彤身上淡淡而温馨的香味。“你做什么我觉得都是不过分的。”

周雨彤转身搂住了肖逸的脖子,明媚的双眸满眼笑意:“那如果我对你那样呢?”

“你舍得吗?”肖逸坏坏一笑,蹭了蹭周雨彤秀美的鼻子。

周雨彤想了想,拉住了肖逸的领带:“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就舍得,而且大大地舍得,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放心,我这么聪明怎么会给你这么对我的机会呢?”肖逸又换上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那你是不是现在喂喂我啊?晚上去我家?”

周雨彤点了点头,然后吻住了肖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